新澳博>>散文>> 【杨柳岸征文】悠悠亲情

【杨柳岸征文】悠悠亲情

作者:欧阳慕爇发表于:2013-6-7 21:03:50  短篇抒情散文关注度:杨柳岸网络文学为您统计中..

新澳博:一个人要想获得成功,一定要抓住牛鼻子  文/路长全  1  一个人要想获得成功,一定要抓住,牛鼻子好,遵循,少数关键掌控好原则。  在一次研讨会上,一位企业的老板对我说,为什么总觉得时间不够用。  他把企业由小做大,做到年销售额11亿的规模。但是近几年却越来越累,每天忙到深夜,几乎没有时间休息。  ,你能不能举例告诉我,你上周都忙了些什么?好我问道。  他告诉我:,讨论促销方案,与广告公司讨论新包装设计,催收应收账款,面试招聘人选,好,然后他说,你看哪一件事不重要?  我说:,这些事都很重要,但他们是不是关键的少数?好我望了望他迷惑的眼神和过早脱发的头顶,继续说:,一个人要想获得成功,一定要抓住,牛鼻子好。好  放牛娃力气那么小,却能让牛跟着走,就是因为他牵住了牛鼻子,牵住了牛鼻子,就是抓住了少数关键。  世间的事,往往是少数掌控着关键,比如,世界上少数的富人拥有大部分的财富,你的企业里,少数的客户贡献了大多数的销售额。少数关键问题,决定了你的最终成败。  更何况,事情再多,你的一天也只有24小时,所以你必须有所取舍。  2  比如说促销方案应该由市场经理和销售经理负责,包装设计由市场经理负责,应收账款应由销售经理和财务经理负责,而部门经理的招聘应由人事经理和用人部门全力负责。  这些事你亲自做未必比他们做得好,比如包装设计,由于你的产品目标人群为年轻人,你这个55岁的年龄来判断包装并不合适,你手下年轻的市场人员的眼光可能更贴近市场,更能体现目标消费人群的喜好。  企业犹如一条船在海上前进,老板就相当于一个船长。  每个人首先想到的是划船,所有人都急于让船前进的更快,所以老板本人最容易加入到划船的队伍中来。  如果老板不去管船的方向,那么你拼命地划,不停地划,可是你可能发现船在原地打转,或者向错误的方向运动,也就是说船虽然在运动,但没有前进。  老板要抓住企业的,牛鼻子好,最应做的事是两件,一是战略管理,二是企业文化管理。  就如联想董事长柳传志给自己定位的三件事:定战略,定班子,带队伍。  3  企业可以犯错误,但有两件错误是万万犯不得的,一是大的投资决策的失误,二是大的人才流失。  如果犯了这两个错误,轻则企业伤筋动骨,重则一蹶不振。  比如说,一个很挣钱的行业你进不进?不一定进,因为你没有那么多钱,加入资金充足你进不进?  仍然不一定进,因为你没有懂行的人来运作,如果外行来搞内行的事,不管你有多大的资金实力,都可能被玩光。  如果你有充足的资金,又有懂行的人,进不进、仍然要斟酌再三,因为与你的主业可能不太相关。  战略管理的重要性在于企业这条船的前进方向的选择和前进方向的控制,是企业使命与风险的管理。  第二件事,老板必须做的,就是企业文化管理。就是建立一种让能干事、愿干事的人大胆干事的环境。  没有健康的工作环境,能干事的人无法发挥,愿干事的人被排挤,企业整体效率就大打折扣,不少企业就垮在企业的内部政治混乱上。  路长全,很多时候,展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棵树上的树叶,你要找到连接树叶的根在哪里。一场失败的暗恋

亲情并不是偎依在爱的港湾里那艘静静的小舟,而是整个苍茫的大海,无论你漂泊何处,都沉淀着深沉、久远的牵挂……

——题记

从去年离开家乡到外地求学,已近一年没有回家了。好不容易放一回长假,我踏上了归途。

秋风萧瑟,吹得一片片枯黄的叶子打着旋儿归落到根处,也许那黝黑松软的泥土才是它们温暖的家吧?想必,我那日日夜夜在厚重的泥土中摸爬滚打的父亲看到他宝贝儿子回来时,定会放下手中的锄头,卷起沾满泥土的裤管,兴冲冲地跑到几里之外的小镇上给我买来我最爱吃的油煎包子吧。

我家在一个离县城好几十里的偏僻小山村,和外界的唯一通道就是那座静静躺了半个世纪的石桥。儿时,父亲总是背着我走过石桥到镇上去买油煎包子。路上,父亲常给我讲起这座桥的历史,在那个久远的时代,石桥成了全村唯一崭新的建筑。后来,走的人多了,负荷增多了,桥也变得破旧不堪。原来,一年一年过去,人老了,桥也会渐渐苍老……

下了车,我拿起行李往家跑,在桥头,我看见了拉着板车,沾满泥土的父亲正艰难地挪动脚步。“爹!”他突然回过头,疲倦的脸上顿时堆满了笑容。就像小时候,父亲忙将我抱起,转了好几圈,想不到,那干瘦如枯树干般的双臂竟有如此大的力量,他连拍了我脑袋几下,吆喝道:“你这臭小子,回来也不跟爹吱一声,走,回家!”“哎哟,我也不小了,您咋还打我?”“你就是个毛小子!就是要挨打!哈哈……”夕阳照在了我和父亲的脸上,照向了那条依旧清晰的回家的路。

晚饭都是我最爱吃的菜,饭后,父亲点亮了一盏油灯,灯光泻满屋内的每个角落,此时,我才发现,任何绚丽的灯光都不如这盏油灯的光温暖,永恒。灯光下,父亲默默地抽着烟,眉头紧锁。我知道,劳累一天的他连说一句话都很吃力,他只能眯着眼伴随着烟雾的缭绕享受片刻的恬静。多少个夜晚都是这样,一盏灯,一袋烟,一个人。我心中顿生惭愧,作为他的儿子,一个男子汉,竟无法给这位半百老人一个可以依靠的肩膀,能陪他在每一个安静的深夜,一起捡拾在岁月的沙滩上留下的五彩贝壳。

“爹,我为你捶捶背吧。”“好呀!”解开上衣,呵,父亲的背真美,肩上的骨骼垂成两个弧形,突出的脊椎已是奇形怪状,真像一座弯弯的拱桥。这座桥,在岁月的流逝中逐渐苍老,在夜晚的冷寂中日渐孤独,唯一不变的是深藏在尘埃下的那份炽热的情感。轻抚父亲的背,任泪水肆意成河,没有任何一刻比此时更理解父亲,愧对父亲,感激父亲……

本文标签:

亲情

审核:若凯推荐:若凯
关于短篇抒情散文《【杨柳岸征文】悠悠亲情》的编辑点评:

亲情并不是偎依在爱的港湾里那艘静静的小舟,而是整个苍茫的大海,无论你漂泊何处,都沉淀着深沉、久远的牵挂……

——若凯
您也许感兴趣的
该周最热散文
散文新作速递
会员评论

暂无会员评论。

新澳博网络文学网站提供各类网络文学作品、新澳博在线阅读。杨柳岸网络文学版权所有,未经本站或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由提供技术支持。 杨柳岸网络文学竭诚为广大文学爱好者、网络写手提供优质的原创文学创作平台!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ncfl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