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澳博>>散文>> 旅行

旅行

作者:欧阳慕爇发表于:2013-6-14 17:50:42  短篇随笔散文关注度:杨柳岸网络文学为您统计中..

新澳博:所有的成功,都是做人的成功  文/宗风秋  从济宁回来的时候,已经晚上八点多了。从车站回家的公交车早就下班了,出租车根本不打表,直接就要拾块钱。拾块就拾块吧!  上了出租车,司机很健谈。从天气一直说到市政开发,又从从市政开发,说到正在进行的创城。我说你开出租车真有点屈才了,应该去当县长。  他笑笑然后说:一看就知道你们是去旅游的。我说不是,是去看电影了。他眼睛瞪得老大,问我:咱们这儿不能看电影吗?跑那么老远去看?我说是去买东西,顺便看了电影,才回来晚了。  然后他就问我,去过泰山吗?去过曲阜吗?作为山东人,特别是作为济宁人,一定要去曲阜看看。  我说泰山去过两次了,以后说不定还要去。但曲阜去了一次,就再也没去过。他问我为什么,我说因为不喜欢那个城市。  他说曲阜这地方,在咱们这儿无所谓,到了外地还是很有名气的。特别还在上学的孩子,一定要去看看。  我点点头,生在孔孟之乡,却没有去过曲阜,确实有点遗憾。我的两个女儿,都因此被同学嘲笑,我能不知道吗?  其实,我哪里是不喜欢那个城市,我是不喜欢那儿的人!  当你经历了一番,再经过一番细细的品味之后,你终究会明白:我们喜欢的不是一个地方,而是那个地方,有曾经打动你的善良!  大概二十多年前吧?春天的时候,我们去曲阜。因为只一天的行程,去的时候大家早饭都没有吃。下了车去吃饭,肉丝面条里,根本没有肉丝,全是菠菜。在家都不吃菠菜的我们,在这儿花了大价钱,吃的却是菠菜,多少让我们有点上当受骗的感觉。大家边吃边调侃,走的时候,朋友的一把雨伞忘饭店里了,立刻回去找就没找到!  出师不利,大家情绪都有点低落,就随便走走看看吧!我和女友走得快,慢慢和大家拉开了距离。  走着走着,同行的女友,一下就看中了一条粉红色的纱巾。  我问这纱巾多少钱?店家说五块钱。  这纱巾在我们这儿,也就卖两块钱,因为那儿是旅游区,我就说三块吧。店家没说什么,拿了剪刀,把那条纱巾剪下一段递给我说:给你,三块钱。  我一看就生气了,我说的三块钱是买一整条!  店家说我这儿三块钱就能买这些,你要也得要,不要也得要!  我们两个同时怔在那里?这不明摆着是强买强卖吗?争吵声把我们同行的人,都招了过来。店家一看来者不善,才默默地收了那纱巾,坐回柜台里去了。  只觉得一阵恶心,再没有什么心情去看风景!  后来,去泰山。接受在曲阜的教训,看什么也不敢随便去讨价还价了。上山的沿途,多的是卖拐杖的和一种小水萝卜的。那小萝卜长得还没有一个苹果大,红彤彤的萝卜上,还带着绿油油的萝卜缨子,看上去非常漂亮。  我并不想买,因为不喜欢吃,但我想看看。就兴致勃勃地,站地一位老太太的摊位前欣赏。那老太太拿起一个小萝卜递给我,说:  ,看看新鲜不!这萝卜,吃到嘴里一点渣都没有,比苹果都好吃。好  我笑笑,说我不喜欢吃萝卜,就觉得好看。  看了一会儿,转身走的时候,老太太非送我一个小萝卜,说是她们自己种的,又不值钱,来一次泰山,怎么也得尝尝泰山的土特产。  我没有要她的小萝卜,却收下了她满怀的真诚与热情!  到了中天门的时候,已经凌晨两点多了。走了三四个小时的山路,着实有点饿了,我们去吃面。刚刚落座,进来几个湖北口音的老太太。她们坐下之后,并不要面条,而是只要了一碗热汤。然后她们拿出自带的干粮,坐在那儿就吃起来。  爱人告诉我,她们这些人,都是来朝拜泰山的,每年都来。为了节省开支,她们从家里自带干粮,店家为她们提供免费的热汤。  我把我的鸡蛋,送给了一位看上去最年长的老太太,怀着对店家的无限感激,又踏上征程。  从此我对泰山和泰山的人,便念念不忘起来。  前几日去日照。这是第四次去了吧?记得第一次去的时候,晚上去海边逛小商品市场。在最最边角的地方,我看中了一个红色的‘玉’手镯。因为我们谁都不专业,又不经常出门,看到那样的手镯,就觉得应该是玉的。我拿了手镯,问多少钱。店家说两块钱!  两块钱?怎么这么便宜?同行的伙伴买的都二三十块钱啊!  店家说这是玻璃的。然后,还有一种项链,也是两块钱。而别的摊位都卖四五十块钱。手镯项链都买了,然后我问店家:你这样卖东西,不怕赔本吗?  店家笑笑说,肯定赔不了,只是赚的少!  因为比其它地方买的都便宜,同行的人几乎把他的东西全买了。  这次去日照,同行的有几个孩子。洗了海水澡出来的时候,这几个孩子都叫饿。放眼望去,这海边连一个卖小吃的都没有,怎么办呢?  正好有拍婚纱照的正在吃饭,看到那儿有馒头。同行的家长走过去,问他们这馒头在哪儿买的。他们笑了说,告诉你你也不知道去哪儿买,这样吧,一共八个馒头,你拿走四个,给我们剩下四个,行吧?  四个馒头,被几个小孩风卷残云一样吃完了。可这深深的情谊,却长长久久地留在了我们心里。  从日照回来的时候,在济宁等另一拨人。因为天热,看到旁边有亿维手机大卖场,我们都进去蹭空调。大家有坐着的,有站着的,纷纷掏出手机。然后工作人员告诉我们,店里的wifi链接没有密码,点击连接就行。一下就想起在日照的一个商场,因为其它人去了极地冰雪世界,我在那儿慢慢地等。看到商场有wifi,就问工作人员密码,她们居然说不知道!  不知道就不知道吧!我现在已经不为这样的事情生气了。其实,密码不密码也无所谓,等人看人也是一种很好的消遣。但这一个小小的密码,彰显的却是人的胸怀啊!与人方便,自己方便。不要觉得来旅游的人,都不是回头客,就逮着一个宰一个 。有哪个人,会心甘情愿被人宰呢?大家都是有情有义的人,你对人家好了,人家的心里能没有感觉吗?人家能不对你好吗?  已经二十多年没去曲阜了,女儿们和朋友们,也经常说要去转转,可我就是提不起兴致。不是我这人记仇,是有一句话,他们忘记了。那就是‘利字当头,德行天下’!  无论是做旅游、做餐饮,还是做其它的事业,能看得到的硬件设施,大家大都能做好。但看不见的感情的维系,才是最难做,也是最应该做好的!  金杯银杯不如客户的口碑,好的口碑,都是从细微之处开始做起的。当你在利欲之下,妄生出它心的时候,你最应该想一想:这样的事情,如果发生在你身上,你会怎么想?也就是说,这么做,你能不能过了你自己的良心关!  如果大家互相坑蒙拐骗,这个社会早晚会变得人人自危,幸福安宁的生活,更是无从谈起。人说‘心安是福’,这个‘安’字,除了生活的安定富足,更重要的是心灵的安稳祥和。  好几年不去日照,发现日照的旅游业,大不如前了。第一次去日照的盛况,至今我还记得,河南江苏安徽的旅游车,一队接一队地开来,海边更是人满为患。那时候冲个淡水澡才三、五块钱,现在都涨到三十了!  淡水还是一样的淡水,人工还是那些人工。定价高了看起来你是挣钱多了,实际上却无异于自掘坟墓。我们这一车人五十多,去洗海水澡的,连十个都不到!为什么?因为大家觉得不值得!海边的淡水难得,人工费用贵,但来的人多了,用的人多了,不一样能挣钱吗?  越是利字当头,越要德行天下!谋利要谋长久,更要谋人心!所有的成功,都是做人的成功,这话永远都不会错!把苦日子过完,我们就分手吧

生在江苏,长在江苏,我对旅行的最初印象就来源于江淮的美景。

小时候最常去的有两个地方,一是扬州,一是南京。

爸爸妈妈都在扬州念的大学,时常给我讲他们上学期间在扬州的点点滴滴。

第一次去扬州,逛了瘦西湖,当时不知道西湖和瘦西湖有何区别,朦朦胧胧地记得坐在湖面的游船上,清风拂面,杨柳依依。以至于后来学到“杨柳依依、雨雪霏霏”的离别场景,我却总是联想到瘦西湖河畔的垂杨柳在风中飘荡的场景,觉得无比温馨。

记得小时候住石塔宾馆,没有地理方位的概念。长大后再去,老爸又指着石塔告诉我,你小时候来这里玩过,我们住在那里。

史可法是扬州城永远铭记的英雄,史可法纪念馆是妈妈上学期间最常去的地方。数点梅花亡国泪,二分明月故臣心,每当读到这两句话,心中总是一惊。再读到“淮左名都,竹西佳处……”的句子,不禁潸然泪下,扬州城,你凝聚了多少血与泪啊。

扬州也有园林,个园便是代表,个园的竹叶,就像一个个“个”字,园子也因此而得名。扬州不是江南,但是园林有着和江南园林一样的特点——温柔细腻,怀瑾握瑜。且不说那青砖黛瓦雕梁画栋,单是那文人骚客留下的笔墨文章,便足以让人流连忘返。江浙才子仗着天高皇帝远,仗着年轻气盛,写出那么些流芳千古的文章,为后世积淀了宝贵的财富。北京则大不一样,处都标榜着皇家的恩威,虽然也有模仿江南造出的角色,却永远是东施效颦,没有韵味。

南京是六朝古都,虽经历了历史变迁,金陵的王气怎么也不可能黯然就收的。

对南京的印象,来源于诗歌文章。什么“凤凰台上凤凰游, 凤去台空江自流。 吴宫花草埋幽径, 晋代衣冠成古丘”、什么“钟山风雨起苍黄”、什么“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最能勾起我欲望的还是《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小时候常常听妈妈读,可是我这个榆木脑袋,却很少用心体会这篇文章的美感。等到长大了,自己读,才发现自己从小到大错过了这么多美景(当然,是妈妈描述出的美景)。对于那个传说中的“秦淮河”,我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比较遗憾的是,到现在也没去过秦淮河,哪天要在薄雾的深夜,和另一半儿坐着小船,泊于河上,听几首小曲儿,品几口香茗。杯子一定要是紫砂的,茶叶一定要是碧螺春,一小口一小口地泯着,应该会无比美妙吧。

多么想,在这美好的夜晚,带着心爱的姑娘,回到梦里的水乡,伴着《姑苏行》,饱览江南的风光。

本文标签:

旅行江苏扬州

审核:一度精华:一度
关于短篇随笔散文《旅行》的编辑点评:

美丽的风景,美丽的人,方能得出美丽的文字。欧阳慕爇的文感很好,虽然有个别的标点乱用情况,却也是瑕不掩瑜。

尤为喜欢这句:

“哪天要在薄雾的深夜,和另一半儿坐着小船,泊于河上,听几首小曲儿,品几口香茗。杯子一定要是紫砂的,茶叶一定要是碧螺春,一小口一小口地泯着,应该会无比美妙吧。”

——一度
您也许感兴趣的
该周最热散文
散文新作速递
会员评论

暂无会员评论。

新澳博网络文学网站提供各类网络文学作品、新澳博在线阅读。杨柳岸网络文学版权所有,未经本站或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由提供技术支持。 杨柳岸网络文学竭诚为广大文学爱好者、网络写手提供优质的原创文学创作平台!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ncfl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