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澳博>>杂文>> 谈陆天明小说《省委书记》及“反腐三部曲”

谈陆天明小说《省委书记》及“反腐三部曲”

作者:xaddlm发表于:2014-02-15 12:23:44  短篇札记杂文关注度:杨柳岸网络文学为您统计中..

新澳博:男人瞧不起的女人,其实和长相无关,男人虽然好色,但是如果是一个令其极其厌恶的女人,即使风情万种,他也没有半点兴趣。最让男人瞧不起的6种女人1自恋过头,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这种女人最喜欢别人拍她马屁,最憎恨别人说她缺陷。她已经完全习惯于唯我独尊,巴不得全地球的人都围着她转。其实,这种女人的底儿最浅薄,最经不起打击。所以,也最可笑,最可悲。2竭力美化,不能面对失败的女人。这种女人实在太多,堪称无处不在。她们过于好胜,容不得别人看见她的失败。但是,她们又喜欢颂扬自己的过去,以示自己阅历丰富。将成功无限放大,将失败无限抹杀。即使被丑男甩了,也会说成自己甩了金城武一样的男人。3不择手段,为达目的甘愿出卖自己的女人。这个世道,有人清正,就会有人贪婪。在贪婪的群体中,女人不乏少数。她们或贪慕虚荣或好高骛远。很多时候,为了达到心中企图,宁愿出卖肉体与灵魂也在所不惜。4推卸责任,犯了错误从来不承认的女人。这种女人的能力或许很强,或许很差,或许一般般,但她们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永远认为自己是对的。就算犯了错误,她们也不会承认,更别说什么主动承认,反而会将责任往别人身上推,以维持自己永远是对的的良好感觉。5卖弄风骚,不懂自尊自爱的女人。这种女人与失足女不同,失足女是要收费的,她不收甚至倒贴。也可以这样说,有些失足女是为了生计而背弃尊严,而她仅仅是为了欲望,不懂自尊自爱。在背弃尊严的同时,也脱离了道德。长久以往,必将走向沉沦,然后是荒芜,最后是自我毁灭。6宣扬不破坏别人家庭,却偷偷做小三的女人。这种女人总是嘴上一套,暗地里又一套。嘴上大骂小三无知无耻,自己却又偷偷去干这勾当,典型的言行不一。我碰到过很多这种女人,她们的理由总是情非得已,身不由己。当真如此?旁观者清,不但不信,只会瞧不起。月薪三万,还是撑不起孩子的一个暑假

《省委书记》是著名作陆天明继《苍天在上》、《大雪无痕》后又一部史诗般的现实主义巨著。本书是第一部全面表现我国当代高层政治生活和高层政治人物的长篇小说。作家以史家的气魄、恢宏的气势、悬念迭出的笔法,在雄浑厚重的底色上,大胆地进入“省委书记”这一鲜为知的领域,成功地塑造了以省委书记贡开宸为代表的三代省委书记形象,生动细腻地描绘了他们面对信念、事业、良心、家庭、情感、挫折和失误所表现出的激情和英雄主义悲壮。并向人们深刻昭示,在这个特定的时代,又怎样产生了那种为谋一己私利、不惜出卖手中权力和自身人格、良心的腐败分子。

作品回肠荡气,曲折动人,保持了作家一贯的“勇为天下先”、“敢为人民言”的气度和“情节惊心动魄”、“人物入木三分”、“悬疑波澜重叠”、“意境回环深远”的创作风格,又一次实践了他向来抱定的“写作就是要让中国老百姓认可、喜欢,就是要参与当下时代变迁”的信念。

一、再现当代社会的微型图

一部小说的成功不仅仅取胜于故事情节的波澜曲折,叙事手法的高超,而在很大程度上受人物形象的影响。可以说,人物塑造的成功也就是作品灵魂的超升。陆天明在“反腐三部曲”中人物的塑造具有作家自己的独到之处。从人物构成网来看,它是模式化中展现个性。换句话说,陆天明三部作品的人物构成是具有一定模式的,是由各个阶层的人构成的微型社会。不管是在《苍天在上》中,还是《大雪无痕》或者是《省委书记》,它们都是由几个阶层人物,或是几种职业、几种身份的人物构成。

1、离位的官员。我们所说的离位官员,是指已经退休的前任执政者,或者其他原因而暂时离开工作岗位的政府官员。他们虽然不再亲身执行政府的日常工作,但他们却影响着当时政府部门的各项工作进行,在政府日常工作中起着不小的作用。在《省委书记•K省纪事》中,潘祥民就是一位已经退位了的前任省委书记。他曾经是K省的第一把手,虽然是“前任”,但是现任的第一把手贡开辰每次在工作中的重大决策的决定前都要到潘宅与潘祥民商定,听取他的意见。这看起来似乎是贡开辰与潘祥民之间很良好的友谊良性合作关系,是后辈向前辈的请教。但是,潜意识中也反映出贡开辰在工作中对潘祥民的顾虑成分,这也可以说是上下级关系的一种无形的延伸。同样,在《大雪无痕》中省委书记章恒的身份也可以归为这一类。章恒书记虽然头戴省委书记的乌纱帽,但长期在外地住院养病,真正组织省委日常工作的是那位省委顾副书记。他在外养病,却遥控着全省的政府工作,政府工作有任何重大的决定和进展都要向他请示、报告。不管是已经退休离开政府工作岗位的潘祥民,还是暂时离开的章恒,他们都直接或间接地影响着正在工作的政府官员。例如,马扬要对大山子的企业投资方式进行改革,他为了增加资金的投资,引进新型的企业力量,让民营企业或外资企业在大山子参股。当潘祥民为代表的一批退休干部获知此事时,他们向贡开辰提出了他们的反对意见,想方设法阻止这一改革的进行,这样致使改革步伐放慢。这种现象也是当前我国社会生活中所存在的。

陆天明在作品中对这类型身份的人物设计是有其社会现实意义的。这是现实生活的写照。而且,他们在以反腐败为题材的小说中是不可缺少的,它毕竟是政府工作受影响的一个元素。退休离位的官员,是陆天明“反腐三部曲”中的一个人物类型之一。当然,老干部的退位,自然而然地有新一代的接班人。年轻一代的执政者,他们给政府的日常工作中注入新的生命力,在反腐败斗争中发挥更巨大的力量。

2、当政者。陆天明的“反腐三部曲”是以反腐败为题材描写官场生活的。这其中的主角自然就是政府的当政者。无论是廉正的、正直的,还是腐败的、丑恶的,他们都戴着老百姓给予的乌纱帽,代表着国家政府的形象,履行政府的行政职能。在《苍天在上》中,这一人物代表的就有黄江北、林书记、省委孙书记、田副省长等人。他们代表市级或者省一级的政府,是小说人物的中心群体。黄江北上任章台市的代理市长,也就是因为他的到来,章台市长期存在的腐败问题才得以暴露出来,也是他改变了章台市以往的落后状况。在《大雪无痕》中,顾副书记、章书记、副市长周密、阎秘书,《省委书记》中的省委书记贡开辰、副书记宋海峰、马扬,他们都是当时政府的当政者。其中有廉正的,也有腐败的,但不管是哪一类人,他们在政府工作中影响都非常之大。而且,小说的故事情节发展,反腐败的斗争都与他们这些当政者息息相关。这些当政者主宰着政府工作进程,老百姓的命运。不但如此,就连与当政者有一丝丝关系的三姑六婆、亲朋好友也影响政府各部门的日常工作。

3、亲戚团。何谓亲戚团?也就是与当政者有那么一点点直接或间接的血缘或非血缘关系的亲朋好友们。他们在政府部门中没有任何职位,就凭着与当政者的关系,直接地干涉政府部门的工作。《苍天在上》中的田卫明、田卫东,以及章台市万方公司的田姓成员,他们都是在田副省长的普照下活动的。田卫明是在其父亲田副省长的关照下才能从万方公司挪用了将近一千四百多万公款,而后又对进入万方公司调查的工作人员进行阻拦,私自拘留打击。当他面临着审查和法律的追究,虽然毫不紧张,毫不在乎,还非常得意地说什么“阳光明媚着哩,小风儿飕飕着哩,伟大领袖咋教导我们来着?形势大好,不是小好,而且越来越好。悲观是没有道理的,惊慌更是没有前途的。”如果他没有一个当副省长的父亲,就不可能做到这些;如果他没有这样的父亲,面对审查也嚣张不起来。试问一个平民老百姓又怎能如此这般呢?当田副省长他们所做的一切败露之后,田卫东受其父的授权到章台市收拾他们留下的残局、掩盖罪恶的事实,但他却享受到与省级领导同等规格的接待。

田卫东为了阻挡黄江北揭露他父亲的丑恶行事,以昂贵的红木家具来行贿。市委林书记的小心翼翼,做事左顾右盼,万方公司的总经理葛会元的软弱,他们都是生怕触动了田家那张关系网,得罪那个田副省长。代理市长黄江北想为梨树沟小学校修整危房的主张和行动也遭到巨大的阻拦和刁难。田副省长在小说中始终没有露面,但他却可以调动、控制着章台市的一举一动,收取私人利益。他公然以上级领导的政治权势“指令”、“口喻”,让他的大儿子田卫明在章台市胡作非为。在他曾经工作过的老家章台市笼络忠于自己的基层领导干部,他本人已到省里工作多年,但他的势力始终笼罩在章台市人头上,他靠的就是发展起来的亲戚团。在《大雪无痕》和《省委书记》中同样也有这样的人物。顾副书记的大儿子顾三军,周密的同乡阎秘书及双沟林场的群众,都同属于这样一个群体。顾三军凭着特殊身份不断地向冯祥龙“借”钱,并获取其他方面的便利,而顾三军及时给冯祥龙透露政府的有关最新信息。阎秘书在周密出事以后,通过种种途径引开调查工作人员的视线,设置一个个假象来迷惑、误导工作人员的工作方向,为的就是保护自己政途上的恩人和同乡好朋友周密。

《省委书记》中,修小眉、贡志和、贡志雄等人虽没有做过一些伤害或者说主观上没有主动地伤害集体利益的事,但张大康确实是在修小眉无意中的牵线才能低价购买大山子的两个工厂。修小眉,一个普通的外科医生,她若不是贡开辰的儿媳,不可能起到这样的作用。贡志雄在他父亲去北京的当天,不惜与兄弟动干戈,火急喉燎地向张大康报告贡开辰可能退位的消息,这可以理解为他所说的是对张大康的崇拜。但他的那些不明来历的“卡”和高档用品不得不让人怀疑。也许贡家的儿女们不都是有意识地做这些事,但是他们都或有意或无意地参与了当时的高层政治活动,影响政府的工作。

4、反腐英雄。陆天明的“反腐三部曲”是反映改革开放经济体制改革的过程中出现的腐败问题并与之斗争的过程。其中的中心人物自然就是经济改革的领头人和反腐英雄,案件的侦破、经济建设的展开都是这些英雄们的不断努力取得的,他们在作品中起到了引领的作用。《苍天在上》的黄江北、郑彦章、夏志远、苏群;《大雪无痕》的方雨林、马凤山、郭强、廖红宇;《省委书记》的马扬、贡开辰等都有相同或相似的特点,即经济改革的带头人或反腐败的坚决者。黄江北为了改变万方公司的不生产现状,不断地深究存在的问题,努力进行改革。郑彦章、苏群对“董于”两案的不屈不挠;方雨林对“东钢案件”、“来凤山庄的枪杀案”、“九天集团的经济案件”痴迷、深究;马扬对大山子企业改革的执著,这都体现出了他们英雄本色。正是他们的不断追求,才使问题进一步明朗,使不法分子得到应有的制裁,经济改革逐层深入推进。反腐英雄在反腐败斗争中就起到了牵引的作用,作者在塑造人物时大多是围绕他们展开的。

5、基层老百姓。这是反腐斗争中的原动力,也是源源不断的有生力量。他们始终支持着反腐败斗争和经济体制改革。可以说,没有他们的呼吁和支援,反腐斗争和经济改革是不可能得到最终获胜的。他们默默无闻地在自己的岗位上发光发热,给反腐英雄和改革带头人提供有力的帮助。他们把反腐败斗争当作自己应有的责任和义务。《苍天在上》的尚冰、中学教师葛平、梨树沟的师生们;《大雪无痕》中方雨珠、方父、丁洁、苏大夫;《省委书记》中的黄群、赵长林、杜光华,他们都是在平凡的岗位上默默地工作着,他们代表着最底层的老百姓,他们的呼声也就是老百姓的心里话,他们的要求更是绝大多数老百姓急迫需要的。同时,他们在改革与反腐斗争中发挥巨大的力量。所以,作者在创作时没有忘记把他们纳入人物塑造的视野当中。

从人物的构成图来看,陆天明在以《省委书记》为代表的“反腐三部曲”确实涉及到了社会方方面面的人物,是从现实生活中浓缩而成的一个微型社会。从这个微型的社会图中我们可以看出陆天明的“反腐三部曲”的人物塑造具有一个共同点,或者可以说他的人物组成是一个模式化的格式,人物的职业和作用都有相同或相似的地方。但是陆天明的作品却不完全是相同或相似的模式、格式化的再造,而是在类型化中展现个性的人物,使人物独特的魅力在特殊群体中得到发展和升华。陆天明在自己构建的当代社会环境中,塑造了一个个典型的人物形象

二、人物形象的多重性

陆天明在“反腐三部曲”中塑造了一大批血肉丰满、真实可信、生活在百姓中间的反腐英雄的形象。在他们的身上聚集着鲜明的时代特色和为正义、为真理而斗争的共产党人的优秀品质。反腐败是在世纪之交的社会经济转型阶段所出现的一个特定历史现象,反腐英雄也是这个历史时期的典型人物,在他们身上反映了社会发展的本质和规律。不管是反腐英雄,还是腐败者,他们在作品中都是栩栩如生,真实地从生活中走出来。“作家是一个独特的精神劳作者。他首先面对的问题就是用什么样的眼光来看待人和人的生活,从何种角度去审视社会、历史、生命和自然。

这种精神的确立,直接关系到他的所有创作将如何选择自身的艺术表达方式以及他有可能抵达的艺术深度。” 陆天明正是以他独特的眼光审视生活中的人和事,再用特有的艺术手法塑造一批批活生生的人物。他们从生活中来,又回到生活中去。所以,陆天明在“反腐三部曲”中塑造的人物都有一些共同特点。

1、立体性的人物性格品质。陆天明塑造的人物是圆润的,典型代表的人物是这样,笔墨较少的也是如此,他们都以各种姿态站立在人们的面前。《苍天在上》中的黄江北、田曼芳,这两个人物就反射出作者的情感倾向。黄江北是作品中最有人格魅力的艺术典型,虽然作者把他作为当今时代的一种理想人物来刻画,但是在他的身上也显现出一些性格上的弱点。黄江北是一个经济改革的带头人,反腐败的坚决者,对于生活中的腐败现象,他深恶痛绝。“他绝对轻饶不了这帮吃老百姓刮老百姓、爬在老百姓头上拉屎拉尿,还要代表国家来教训老百姓的家伙”,这是他的立场,是发自内心的呼喊。但是,他又如葛元会所谓叹的“江北这个人有他让人讨厌的地方,但是他不贪”。

黄江北,他锐意进取而急于求成,因翻车事故而不得不引咎辞职;他为了使万方公司提早生产,给自己转正增加政治筹码,让万方使用不合规格的煞车管。正是他存在的这些缺点,让读者觉得更加真实可感。对于田曼芳的形象,作者则倾注了很大的同情,把她的身世叙述得不同凡俗,充满传奇意味。她是一个在被侮辱的废墟上重建自己人格的,有个人追求的女性形象。她是属于田姓家族的人,在田副省长的普照下做了副总经理,但为了让田家父子得到应有的惩罚,她不顾一切,甘愿牺牲自己,放弃这一切。她尽自己的最大努力把田家的丑恶行事暴露出来,让它晾在日光之下。其中也许有她个人的报复心理,但这也反映出人的复杂性。

而在《大雪无痕》里的方雨林、周密,他们是两个对立的人物形象,同时都有复杂的性格品质。方雨林是一个反腐英雄,他对侦探工作可以说达到了痴迷的程度。他是一个眼里容不得沙子的人,对腐败分子深恶痛绝,是一个全身心为民请命的典型英雄形象。但是,作为一个侦探,他又过于单纯,太爱表白自己的内心世界,缺少应有的成熟和警惕性。同样,在作者的笔下,周密也不是一般意义上的腐败者。作者在接受记者采访是曾经说过,“周密是有心理激变的,他进入了这样一个不得不变的特殊环境,特殊位置,他为什么会变!”“我觉得能不能把周密写好,关键在于能不能把他心理激变写出来,因为他从那样的一个人物最终走上犯罪,如果没有心理变化的话,是不可能……”作者在描写周密变化时做了很大的铺垫。首先,周密是一个出身平民,在没有任何背景、靠山之下,经过自己个人努力奋斗,一步步地走上大学副教授,又走上市委副市长的位置,是一个具有远大前程的政治“新星”。在这一过程中,内心世界变化是很大的。用丁母的话说:“小周这个人不错,一个平民子弟,没有任何家庭和社会背景,只靠自己的刻苦和聪明,读完研究生,又到英国去进修,他去年写的两篇关于国企改革的调查报告,受到国务院政策研究室的重视……”他家境贫寒,自己说他“15岁以前没穿过一双完整的布鞋”“高中三年,我每天都给这家食堂送100个粽子,从这里领取八毛钱佣金。一年365天,天天如此。”这种卑微的经历,在他的一生打下了一个“沉重而又伤痛的烙印”。不过他并未因而立志造福人民,而是决计自我奋斗,从这个穷窝里爬出去,爬到出人头地的上层。经过一番奋斗,他成功了。在这两个悬殊的位置上,他的心理是有剧变的。他收集各届领导的各个时期的讲话,揣摩上层领导的心思。为了迎取领导的欢心,令自己的政治前程更加光明,给某领导送东钢的股票权。他是一个腐败者,但他的一些好品质未完全泯灭。他的居室简朴到“让人感动”,他对三陪小姐的色情服务“天生有一种异样的反感”,拒绝接受。价值数万元的貂皮大衣也丝毫不能使他动心,甚至拿起剪刀剪它个稀烂。这也许与他虚假的性格相关,但也是他在清贫中养成的一种简朴生活习惯。他虚假的行为做起来非常“真诚”,自然而然,丝毫看不出一点做作。由于受过高等教育,又受到欧风美雨的熏沐,他还学到了一些高雅的格调。他是这样温文尔雅,彬彬有礼,完全不象一个会杀人的凶犯。这些文雅的举止都很自然,你不能说他是假装的。不过他也的确学会了一套假的“技能”。他很厌烦那个冯祥龙,但为了利害关系又不得不同他打交道。有一次秘书告诉他,冯祥龙已经到了。“周密极其不悦地站起来,一边埋怨,……一边往外走去。等走到冯祥龙跟前时,前后也就相差一两分钟的时间,但他的神态已平静如常了。这也是他从政这些年锻炼所得的一个本事。”作家就是这样,运用许多细节,从多个侧面勾画出一个浮沉于宦海中的政客的面貌。

但在《省委书记》中,马扬、贡开辰相对来说就比较单一。马扬、贡开辰是K省的高层领导人,是中国共产党在经济体制改革的时代的代表。他们坚持基本原则,为民谋发展的理想。贡开辰在其儿媳的问题上坚持公事公办,不搞亲私疏公的违规手段。而宋海峰被“双规”以后绝食抵抗,贡开辰又不忌别人的嫌疑,坚持去做宋海峰的思想工作。马扬坚定不移地施行自己的改革策略,优化企业制度,放弃已有的副省级待遇,自负盈亏地留守大山子做大山子集团的总裁。这两个人物,作者是站在历史的高度来刻画的。而且,作者在刻画人物时总是通过多个细节,从各个侧面来进行的。

2、功能性的人物设置。功能性人物,即作者设置的人物具有一定的功能,让读者更好地解读文本,理解文本中关键人物。陆天明塑造人物的手法是多方面的,他不但从细节描写和情节发展中刻画人物性格品质,还从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中表现人物性格特征。作品中的几个典型人物就突出了这一点。在《苍天在上》中,作者刻画黄江北的形象就从多侧面描写,一方面直接写他的行为;一方面又设置夏志远、尚冰、华随随等人,从另一侧面丰富了黄江北的形象。夏志远的存在,在某种意义上说,他让读者感觉到黄江北的变化。因为黄江北存在这些变化,才在工作中患得患失;而尚冰,则是描写他家庭感情生活所必要人物,使黄江北更生活化;华随随等中学教师则代表老百姓对黄江北的信赖。到了《大雪无痕》,功能性的人物更加明显。方雨珠、丁洁、郭强等人,除了他们自身的形象存在以外,确实还有让读者进一步了解其他人物的功能作用。方雨珠及她的父母,主要是为了方便展示方雨林的生活和困境,使方雨林更加真实、更加亲切。方雨林在工作、生活中都得到家庭的最大支持,使他能一心一意地投入侦探工作。当他得知妹妹的死因后,在悲愤中违规从检察院带走冯祥龙,在旷野中痛打。这一情节更体现方雨林这人物的真实可感性。丁洁,这是读者走进周密内心世界的一个关键人物,也是唯一的途径。周密在官场上生活,他学假的技巧已经熟练到家了,他不可能轻易地向身边的人敞开心扉。而且,仕途上的生活环境也不允许他轻易地向别人掏心窝。而丁洁是他到了生命晚期,最后追求的真实的友情或爱情的一个人。再说了,丁洁很单纯,也不会危及他的个人利益和政治前途,他只能向她流露真实的内心世界。

所以,读者要了解周密,就必须通过他与丁洁之间的交流。丁洁在作品中就起到一个了解周密的桥梁作用。同样,小说中的马局长虽说笔墨不多,但他也是个性极强的人。马局长的性格,作者一方面从他的工作中刻画,一方面通过郭强与方雨林闲聊中表现出来。郭强在与方雨林谈话中说到“医疗补助是马局让办的,他还在想办法替你解决小妹的下岗问题,别看这老头当面总是不给人个好脸,有时还挺粗暴,其实心眼细着哩,好着哩……我跟他十来年了,太了解他了。他那张大专文凭还是我替他跑来的……咱们这话可是哪说哪了。你可别给我上外头瞎白话去……”,从中我们了解到马局的人品,个性和丰富的生活内容。正是通过这些侧面描写,其他人物的牵线作用,使典型人物更加活跃起来。陆天明这种人物塑造手法,在《省委书记》中同样或多或少地运用。黄群、马小扬,展示了马扬的家庭、情感生活。作者设置已牺牲了的贡志成及其非血缘关系的兄妹,也道出了贡开辰过去到现在的家庭生活情况。这些人物让典型人物更显得真实可感性,犹如生活在人们身边。

功能性的人物,在陆天明的“反腐三部曲”中是一种独特的人物设置手法。当然,这些人物的存在也不单单起到搭桥引线的作用,他们也有自己的个性特点。这也就是前面所说的多层次的立体人物个性。

三、耐人寻味的人物结局

20世纪90年代的反腐题材小说很多都落入了这么一个套路:反腐英雄在危难中登场,然后经过各方面的协助,英雄人物的执著斗争,最后是全面获胜的圆满结局。这些都是作家们惯用的手法。陆天明的“反腐三部曲”也避免不了大众认可的完满型结局,但是,他又不完全相同于这样的套路。因为作者认识到了反腐败的艰巨性,生活的复杂性。因而,在他的作品里人物结局是多样化的,是喜剧和悲剧融于一体的。

《苍天在上》是一个带有缺陷的大快人心的结局。田副省长最终因挪用公款,直接插手煞车管事件受到司法部门的处理,这是人们所期望的结局。但是,黄江北被停职审查,却让读者们感到惋惜。也许中央工作组在处理黄江北时收到各阶层百姓的来信,恳求中央领导出面,让有关部门从轻发落他们的黄市长,能给读者一个心理安慰吧!黄江北的结局,让读者感到一丝的失落,它改变了人们固有的“好人有好报”的审美意识。到了《大雪无痕》作者设计的悲喜结合的结局更加明显,周密被处决,也就是所有人物中悲剧性最浓的一个。他的结局不单是品格的问题,更深层地说,是体制缺陷的一个牺牲品。

周密的结局给人们的不再是那么欢喜鼓舞,而是留下深沉的思索。同样,方雨珠的死也是悲剧性的,她一个单纯的女孩,靠自己的双手劳动养活自己,总觉得生活那么地美好,却被那些不法分子犯罪行为的祸害,她的死给人们的感觉也就是生命如此的脆弱,而她却是无辜的。再看看方雨林和他的战友们,大案破了,杀人犯被处决了,这似乎是大获全胜,但仔细一想,他们也并不是人们期盼的英雄凯旋归来,大获全胜。案子似乎是水落石出,周密被处决,冯祥龙被判刑,好像一切都了结了,但是,那位东钢行贿案的“受贿主角”却仍逍遥法外,没受到应有的法律制裁,而且,该案的第一揭发人,反腐英雄廖红宇的处境一直得不到改善,仍受打击报复。虽然成了九天集团的副总经理,可上任一年多来,困难重重,周边职能部门总有些人跟她过不去。这样的结局给读者更大的想象空间,而不再是一律的大完满结局。但在《省委书记》里,喜剧的成分却比悲剧要浓厚得多。张大康被捕是在人们的期望之中。宋海峰被“双规”也是人们希望的,马扬最终当选为K省建国后的第七任省委书记也是众望所归。

陆天明这样设计的结局,具有反腐题材小说的共同性,也有他个人创作的独特性,他不是毫无原则地遵循前人的路子,在这方面,他是有所突破,有所创新的。正如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的“我不能也愿意重复自己,如果要继续写,我必须对前一部作品有所突破,有所不同,这我一贯坚持的原则。”作者做的正符合了他所坚持的原则。

四、强烈的生活真实性

“反腐三部曲”是以反腐败为题材的现实主义小说。他所塑造的人物也具有很强的现实真实性。他们栩栩如生地生活在百姓日常生活中。正如陆天明所说:“大地震发生时,所有对象都在哭,在叫,在痛,都在奋争,前行,而你这个文学却完全与他们无关,你这样远离时代去写纯个人,表现出来的人也是不真实的嘛。”“文学是表现人的,而人就是这种状态,你不关注行吗?”他说:“现在有些人觉得,贴近现实的作者和作品都是在讨好当下。”“这话实在说得没有道理。讨好当下,不是一概地‘卑下’。如果说讨好的是当下的平民百姓,有什么不好?为当下的平民百姓抒发心声,何罪之有?在当今的中国直面现实直面人生,敢碰禁区,是不是要比躲在象牙塔里搞个人呻吟艰难一百倍一千倍?” 正是作者这种直面现实,探究禁区的勇气和胆量,才铸成了直击社会热点问题的“反腐三部曲”。而作品中所塑造的人物也有强烈的现实主义意义,典型人物具有为民请命,为民代言的英雄勇气、魄力。作者塑造的这些人物都有很强的生活逻辑,也体现了人的本性。

因为“反腐三部曲”是以当前生活发展的现实状况为题材,所以作品的现实性是非常强烈的。因此,作品中的人物形象也遵循了现实生活的逻辑。首先,人物是强调源于生活,即表现“身边的”人。以往许多作品注重树典型,为了突出英雄模范人物伟大而违背了生活逻辑,使人物形象充满了“高大全”。然而这样的人现实中是不可能存在的,因而也无从感知,更谈不上效仿,生活的本来面目在于,人无完人,再伟大的人也会犯错误,没有必要求全责备。黄江北既疾恶如仇,又患得患失的矛盾,正是人们生活中正直官员也会存在的缺点;田副省长笼络宗派势力,使尽全力掩盖罪行;方雨林英雄气概,丰满的个人情感;周密的临死挣扎和虚假的性格品质;马扬坚定不移地追求,都是活生生地存在人们生活中。反腐英雄不再是神一般地完美无缺,而是有血有肉的一个平凡人;腐败者也不是万恶归其宗的形象,他们都有复杂的性格特点。所有这些,都突出了人性的本色。这些人物的个性都蕴涵着作者直面现实的特点,是强烈现实主义意识引导下所塑造出来的人物形象。

作者以一种关注生活,关注人本身的角度,使作品人物再度回到生活当中。作者对生活中的喜、怒、哀、乐各个方面的更客观的审视,并以生活丰富多样的特性赋予每个角色以各自鲜明的性格特征。作品中的人物形象呈现给读者的是更加血肉丰满,更加真实。这样,读者会感到,再伟大的人也和普通人一样要面对生活中的各种问题,面对生老病死,悲欢离合。作为芸芸众生中的一个,他们无疑是平凡的。然而他们又确实是不平凡的,重要的是,他们的成功和过人之处不在于过着异于常人的高不可及的另一种生活,而在于同一种生活状态下更为积极的生活态度。这样生活态度所包含和承载的则正是我们要传达的主旋律涵义。生活中,我们往往更容易被身边的人影响,因为他们更加亲切可感。

可以说,“反腐三部曲”中的典型人物形象都是作者从百姓生活当中挖掘出来,树立在人们的视野中的人物。他们都是某一类型人的集合体,从生活中走出来,然后再回到生活中去。

对于小说家来说,小说的创作过程,就是塑造人的过程,就是反映人的精神状态过程。小说家的创作就是把时代特质和时代使命的思辨渗透在个性创作中,集中在具有高度审美魅力的人物身上和人物关系之中。随着对人、对人性认识的每一步深入,艺术表现的深度也会掘进到一个新的层面。陆天明就是深入生活、审视生活,更深层地对人、对人性的内涵的理解上进行创作的。他塑造的人物就是围绕“人性”来展开,他的“反腐三部曲”也遵循这一“塑造人”的创作规律和创作原则。所以,他的“反腐三部曲”的人物塑造有一些共同的特点:人物结构的社会性、人物形象的多重性和强烈的生活真实性、人物结局的复杂性。这些特点都是陆天明在“反腐三部曲”小说中塑造人物时所共有的。

【作家介绍】:陆天明,男,祖籍江苏海门,生于昆明,长在上海。中共党员。两次上山下乡,曾在安徽农村当过农民、小学教师,后又到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当过农工、武装连代理指导员、师军务科参谋、农场机关干部,后奉调北京,长期供职于中央电视台电视剧制作中心。中国作协第五届全委会委员,第六、七届主席团委员。国家一级编剧。享受政府特殊津贴。1957年开始发表作品。1984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桑那高地的太阳》、《泥日》、《木凸》、《苍天在上》、《大雪无痕》、《省委书记》、《黑雀群》、《高纬度战栗》,中篇小说集《啊,野麻花》,电影剧本《走出地平线》,话剧剧本《扬帆万里》、《第十七棵黑杨》,电视剧剧本《华罗庚》、《上将许世友》、《阎宝航》、《冻土带》等,与小说同期创作的同名长篇电视连续剧《苍天在上》、《大雪无痕》、《省委书记》播出后,均在国内外引起强烈反响。长篇小说《大雪无痕》获国家图书奖。本人曾获中国百佳电视艺术工作者、全国最佳编剧等称号,并在2003年获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颁发的金鹰突出成就奖。中国作家协会主席团成员,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编剧。

本文标签:

陆天明力作

审核:宁为臣
关于短篇札记杂文《谈陆天明小说《省委书记》及“反腐三部曲”》的编辑点评:

作者的视角独到而鲜明,文章独特的归总式结构方法使作者的观点一目了然。好文!

——宁为臣
您也许感兴趣的
该周最热杂文
杂文新作速递
会员评论
回复评论
OK庞广龙〗对原创文学作品札记杂文《谈陆天明小说《省委书记》及“反腐三部曲”》发表评论    评论于2017-03-25 08:27:49

小说的创作过程,就是塑造人的过程,就是反映人的精神状态过程。小说家的创作就是把时代特质和时代使命的思辨渗透在个性创作中,集中在具有高度审美魅力的人物身上和人物关系之中。随着对人、对人性认识的每一步深入,艺术表现的深度也会掘进到一个新的层面。陆天明就是深入生活、审视生活,更深层地对人、对人性的内涵的理解上进行创作的。

新澳博网络文学网站提供各类网络文学作品、新澳博在线阅读。杨柳岸网络文学版权所有,未经本站或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由提供技术支持。 杨柳岸网络文学竭诚为广大文学爱好者、网络写手提供优质的原创文学创作平台!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ncfl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