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澳博>>散文>> 一个真实的故事

一个真实的故事

作者:微雨繁尘发表于:2014-11-18 14:18:31  短篇叙事散文关注度:杨柳岸网络文学为您统计中..

新澳博:你最讨厌的那个人,不过是另一个自己  文/小灯泡儿  1  初中时候,特别讨厌班上一个女孩儿。  她成绩很好,长得也漂亮,上过地方电视台,做过晚会主持人。平日里,笑容柔软,谈吐大方。  十几郎当岁的年纪,我跟喜欢的人对视几眼都吓得哆嗦,想象力贫瘠到长不出一株植物。她已学会毫不折扣地大笑,活得驽钝,松弛,又性感。  同校两年,我们几乎没有任何交集。身边人也从未放弃过对她的碎语,  讨厌她的性格,讨厌她的言谈,讨厌她小小年纪就两面派,讨厌她对待朋友的傲娇嘴脸,讨厌她长了一双惹人反感的丹凤眼。  直至后来,机遇巧合地,我和她分在一个小组。渐也成了朋友。  那时才发现,这姑娘啊,很纯很透。没那么多捕风捉影的小花边,也没那些搞七廿八的坏心思。  与她相识久了。我就像一只沉溺在淤泥打滚的小青蛙,忽有一天,瞥见了一汪海。  2  ,如果你反感一个人,错未必在对方。好  小时候以为,讨厌是件随心的事。谁不会呢,无非两瓣嘴一撇,鼻子里挤出一个哼。  慢慢长大了,才真正明白,并非所有的讨厌,都能站得住脚,都会有合理化缘由。  ,我不喜欢她好,  可能是她像极了某个人,让我想起不愉快的过往;  可能是她嘴角下撇,目光斜视,从不正眼打量我;  也可能是听多她的八卦,拼凑出惹人厌的初印象。  然而,每个人刚愎自用的程度,都会比自己想象的,要深切得多。  《神雕侠侣》里,郭芙最看不顺眼的,便是杨过。她素来自尊心强,恃宠而骄,偏偏杨过这家伙,我行我素,从不给她面子。  或因如此,杨过越是漠视,郭芙越是记挂。  因为讨厌,她斩掉杨过的右臂、用毒针误伤小龙女;因为讨厌,她对杨过有情,有愧,有恨,有内疚,太复杂的感情夹杂其间。  ,为什么我会莫名地不喜欢这个人?好,就算对自己没好处,我还是忍不住去怼他?好  事实上,你我眼前所见的世界,其实是一面镜子。  对朋友的厌恶,对他人的批判,往往折射着內心深处的某些东西,你的阴影,你的喜恶,你的创伤,你的弱点。  还有那个,自卑、怯懦、满目眼红却求而不得的,你自己。  3  细数身边,从来不缺那样的人。  像愤青一般,看什么都不顺眼。他与周围人的互动,也充斥着颇多的诉苦和怨愤。  不欢而散的旧爱,逢场作戏的同事,三观不合的室友,无人能够幸免,似乎整个世界,都一团糟。  豆瓣上就有这样一个小组,名叫,我讨厌XX好。  小组的介绍很奇葩,把你讨厌的生物、事物说出来,我们一起唾弃他她它好。末了,创建者不嫌事多地添了一句:,为了扩大阴暗面,聚集怨气好。  仔细想来,讨厌一个人,是需要浪费心力的。  无论喜欢还是讨厌一个人,你会发现你对这个人比对其他人敏感,你很容易觉察到Ta的一举一动,然后根据对方的言行做出反应。  但更多时候。讨厌背后,暗藏着你对他顺境人生的羡慕,也附带着对自己无能的愤怒。  当你苦心经营的,是对方不以为意的;当你刻骨憎恨的,却是对方习以为常的。  喜欢与不喜欢之间,不是死磕,便是欲念。  4  曾读过作者梁爽的一篇文,里头写道:  ,与其用心良苦讨厌她,不如想想,她的哪些性格塑造了她的顺境,哪些短板又伏笔了我的无能。好  现在的我,亦很少情绪化评断一个人。气到跳脚之时,不妨扪心自问一下:  会不会是我把自身的优越感投射到对方身上了?会不会是对方的顺遂激起了我无能的愤怒?  要知道。盲目地反感、排斥和远离,其实是种模糊不清的劣质情绪。而,讨厌一个人好,恰是认清自己的一次契机。  你嘲讽网红脸、鄙视流水货,也许背后的潜台词是:你既没钱,又没决心变美,只能隔着屏幕垂涎,挑挑拣拣。  你满口直男癌,满嘴绿茶婊,看上去直来直去,爱恨分明。但有否想过,这其实是一种自我中心式的以偏概全?  私以为,如果你总在抱怨、厌恶、指摘他人,对周遭环境充满不耐。那么,你和自己的相处,一定出了问题。  就如纪伯伦在《沙与沫》所写,当它鄙夷一张丑恶的嘴脸时,却不知正是自己面具中的一副。好  所以咯,讨厌这件事儿,  请在心里过过味,脑中发发酵。  没有氧气的地方,厌氧菌就会横行。当你从讨厌模式切换到学习模式,又何尝不是一种给氧和杀菌?  且记得。这个世界,不过只有两个人:  你,还有你自己。你知道么,我一直喜欢你

有一个女孩,她从小爱养丹顶鹤

在她大学毕业以后,她仍回到她养鹤的地方

可是,有一天她为救那只受伤的丹顶鹤

滑进了沼泽地,就再也没有上来

---《一个真实的故事》

有这样一个故事,一个男孩,他从小喜欢小动物。可是,有一天,他为救一只受伤的野鸽子,精心呵护了三天,最终,带伤的鸽子,却消失在他眼前。

十一月九号,昏黄的太阳搽上一抹嫣红,别致的初冬时节,仿佛添置上一丝诱人的余韵,这个时候,他正是要出发了。

肩挑着钓鱼竿的他,不算帅气,标准的身高、体重的搭配,还算的上是入眼,算不上是英俊的脸庞,总是不觉间,露出一抹难以揣测的邪笑。闲暇之余,他享受着垂钓带来的悠闲时光,令人啧啧称奇的,从他口中得知,他乐于享受人鱼殊死搏斗的乐趣,他这样说着,好像让人起了些兴趣,顷刻间,想着又不觉莞尔。他悠然地走着,无意间,好似猎人发现了猎物一般,他紧紧的盯着前方,好像是瞬间锁定了目标,眼光寒冷而刺骨,这份寒意,似乎加重初冬时日的寒意。顺着他凌厉的目光,定眼看去,不远处密密麻麻的网格上,挂着一只疲于挣扎的鸽子,毫不犹豫,他过去了。见他迫近,鸽子慌乱了,不停地扑打着翅膀,羽毛零落不堪,大小便失禁,它好似在做着最后挣扎,又好像是在为最后的扑腾苟延残喘。他迅速的放下背包,取出小剪刀,轻柔的、娴熟的给慌乱的野鸽子松绑,为它解禁一道有一道死亡禁锢,于是,仿佛有这样一幅情景展现在你眼前,那是父亲看着挨饿受冻的孩子一般,它不断地挣扎,他眼中满含着不忍。转瞬间,他好像又想到了些什么?嘴角绽放出了一个邪邪的暗笑,有些幽暗,有些惊悚,像是恶魔的微笑。转瞬间,他狠狠的在网格上划下了一个浓墨重彩的大口子,像是出了一口恶气,又好像还在回味中,看起来,又更像是刻意留下一个标记,就好像交警在宣布:此处禁止停车一样!未完待续的是,还免不了骂上两句,来疏解心中的愤懑情绪。

救下了鸽子,他检查着它的伤势,同时,它也享受着他的关怀,就像是母亲抱着刚出生的婴儿,小心翼翼的。转瞬间,映入他眼帘的是,两条血淋淋现实,它强健的翅膀上,血肉早已模糊,羽翼缺残,凌乱不堪,不忍直视。他轻柔的把鸽子放在背包里,腾出空间,让这只不会说话的小家伙休息,平定心绪。马上,他掉头原路返回。赶回家里,他轻车熟路的拿出专业的装备,医用酒精,棉棒,棉棒轻蘸着血迹,再用新棉棒蘸取酒精,涂上为它处理过的伤口,轻柔的涂擦着,还不免呵上几口热气,像极了母亲哄着生病的孩子吃药一样,这时,它乖极了,它耷拉着小脑袋,像是明白了什么。对!他是好人而不是屠夫。难免的是,他触及了它的伤口,它抖动着翅膀,有些疼痛,同时也表示着抗议,此时,他好想敲,敲几下这个不听话的小家伙的脑袋,可是,最终还是没有敲下去。至于他怎么没有敲下去,这个原因就无从得知了,或许是本着人道主义的精神,善待俘虏,优待伤员吧!他忙完这些,还要给小家伙喂食,考虑到小家伙鸟体欠佳,不免受惊过度,怕是不能吃硬食,他准备了丰富的营养品,蜂蜜,糖水等来为小家伙补充体力,接着,他又给它置办的温馨的鸟巢,以便于小家伙好生休养。看着小家伙在自己的喂养下,砸巴着小嘴巴,有些难为情,又有些享受,他笑了,笑的又些欣慰,又有些无奈。一天两顿,端茶送水,前后逢迎,招待热情,极像是对待一个特殊的老朋友。情到深处花自俊,人和动物的相处也不出例外,相处了两天,难免生出一些情愫,他对它,亦或是它对他。闲暇时,他带着它,晒晒太阳,压压马路,这样的日子,也很是舒心、惬意,一人一鸟,相处的甚是融洽、欢悦,好一派和谐景象。

第三天了,他喂完它食后,和往常一样,天空也湛蓝湛蓝的,没有了往日的埃尘。一人一鸟,它站在他的肩上,他带着它晒太阳,他逗着它玩,他带着它,去感受它即将要飞翔的蓝天,去体验即将要飞往的大自然,它同样也告诉着他,蓝天有多么广阔,大自然该有多么的和谐美丽。它飞走了。它盘旋了一圈,他眼睁睁的,看着它飞走了,没有意外,更没有惊喜。它好像没有些许留恋,或许不应该留恋,或许它也不应该属于这里,或许它认为这些日子它是被囚禁的,它是囚鸟,这也是它伤痛的地方,他突然这样感受着,也不知道为什么。对!它应该是属于大自然的,它应是大自然的精灵,上帝的宠儿,和平的使者。

只是,小家伙走的太匆忙了。或许,它急着奔赴它久违的蓝天白云,树海山川,他转身,他望着它,许满希冀,它却俯向树林不见了。哎!他轻叹道,他显得有些哽咽。只是,他还忘了叮嘱它一句,你的伤还未愈,大自然是很美丽,但是也很凶险。

——为救一只鸽子,所感,所怀
审核:江翀d
关于短篇叙事散文《一个真实的故事》的编辑点评:

暂无编辑点评


您也许感兴趣的
该周最热散文
散文新作速递
会员评论

暂无会员评论。

新澳博网络文学网站提供各类网络文学作品、新澳博在线阅读。杨柳岸网络文学版权所有,未经本站或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由提供技术支持。 杨柳岸网络文学竭诚为广大文学爱好者、网络写手提供优质的原创文学创作平台!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ncfl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