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澳博>>散文>> 《摘文国殇》

《摘文国殇》

作者:小强发表于:2014-12-19 22:42:51  短篇叙事散文关注度:杨柳岸网络文学为您统计中..

新澳博:你最讨厌的那个人,不过是另一个自己  文/小灯泡儿  1  初中时候,特别讨厌班上一个女孩儿。  她成绩很好,长得也漂亮,上过地方电视台,做过晚会主持人。平日里,笑容柔软,谈吐大方。  十几郎当岁的年纪,我跟喜欢的人对视几眼都吓得哆嗦,想象力贫瘠到长不出一株植物。她已学会毫不折扣地大笑,活得驽钝,松弛,又性感。  同校两年,我们几乎没有任何交集。身边人也从未放弃过对她的碎语,  讨厌她的性格,讨厌她的言谈,讨厌她小小年纪就两面派,讨厌她对待朋友的傲娇嘴脸,讨厌她长了一双惹人反感的丹凤眼。  直至后来,机遇巧合地,我和她分在一个小组。渐也成了朋友。  那时才发现,这姑娘啊,很纯很透。没那么多捕风捉影的小花边,也没那些搞七廿八的坏心思。  与她相识久了。我就像一只沉溺在淤泥打滚的小青蛙,忽有一天,瞥见了一汪海。  2  ,如果你反感一个人,错未必在对方。好  小时候以为,讨厌是件随心的事。谁不会呢,无非两瓣嘴一撇,鼻子里挤出一个哼。  慢慢长大了,才真正明白,并非所有的讨厌,都能站得住脚,都会有合理化缘由。  ,我不喜欢她好,  可能是她像极了某个人,让我想起不愉快的过往;  可能是她嘴角下撇,目光斜视,从不正眼打量我;  也可能是听多她的八卦,拼凑出惹人厌的初印象。  然而,每个人刚愎自用的程度,都会比自己想象的,要深切得多。  《神雕侠侣》里,郭芙最看不顺眼的,便是杨过。她素来自尊心强,恃宠而骄,偏偏杨过这家伙,我行我素,从不给她面子。  或因如此,杨过越是漠视,郭芙越是记挂。  因为讨厌,她斩掉杨过的右臂、用毒针误伤小龙女;因为讨厌,她对杨过有情,有愧,有恨,有内疚,太复杂的感情夹杂其间。  ,为什么我会莫名地不喜欢这个人?好,就算对自己没好处,我还是忍不住去怼他?好  事实上,你我眼前所见的世界,其实是一面镜子。  对朋友的厌恶,对他人的批判,往往折射着內心深处的某些东西,你的阴影,你的喜恶,你的创伤,你的弱点。  还有那个,自卑、怯懦、满目眼红却求而不得的,你自己。  3  细数身边,从来不缺那样的人。  像愤青一般,看什么都不顺眼。他与周围人的互动,也充斥着颇多的诉苦和怨愤。  不欢而散的旧爱,逢场作戏的同事,三观不合的室友,无人能够幸免,似乎整个世界,都一团糟。  豆瓣上就有这样一个小组,名叫,我讨厌XX好。  小组的介绍很奇葩,把你讨厌的生物、事物说出来,我们一起唾弃他她它好。末了,创建者不嫌事多地添了一句:,为了扩大阴暗面,聚集怨气好。  仔细想来,讨厌一个人,是需要浪费心力的。  无论喜欢还是讨厌一个人,你会发现你对这个人比对其他人敏感,你很容易觉察到Ta的一举一动,然后根据对方的言行做出反应。  但更多时候。讨厌背后,暗藏着你对他顺境人生的羡慕,也附带着对自己无能的愤怒。  当你苦心经营的,是对方不以为意的;当你刻骨憎恨的,却是对方习以为常的。  喜欢与不喜欢之间,不是死磕,便是欲念。  4  曾读过作者梁爽的一篇文,里头写道:  ,与其用心良苦讨厌她,不如想想,她的哪些性格塑造了她的顺境,哪些短板又伏笔了我的无能。好  现在的我,亦很少情绪化评断一个人。气到跳脚之时,不妨扪心自问一下:  会不会是我把自身的优越感投射到对方身上了?会不会是对方的顺遂激起了我无能的愤怒?  要知道。盲目地反感、排斥和远离,其实是种模糊不清的劣质情绪。而,讨厌一个人好,恰是认清自己的一次契机。  你嘲讽网红脸、鄙视流水货,也许背后的潜台词是:你既没钱,又没决心变美,只能隔着屏幕垂涎,挑挑拣拣。  你满口直男癌,满嘴绿茶婊,看上去直来直去,爱恨分明。但有否想过,这其实是一种自我中心式的以偏概全?  私以为,如果你总在抱怨、厌恶、指摘他人,对周遭环境充满不耐。那么,你和自己的相处,一定出了问题。  就如纪伯伦在《沙与沫》所写,当它鄙夷一张丑恶的嘴脸时,却不知正是自己面具中的一副。好  所以咯,讨厌这件事儿,  请在心里过过味,脑中发发酵。  没有氧气的地方,厌氧菌就会横行。当你从讨厌模式切换到学习模式,又何尝不是一种给氧和杀菌?  且记得。这个世界,不过只有两个人:  你,还有你自己。你知道么,我一直喜欢你

当我登上那古老的城墙,

当我抚摸着腐朽的柱梁,

当我兴奋的倚栏远望,

总会有一丝酸涩冲上喉头,

总听到有一个声音大声的说:

记得吗?你的祖先名叫炎黄。

有人跟我说,曾经有一条大鱼,

生活在北冥那个地方天地之间翱翔。

巨鸟有如垂天之云般的翅膀,

虽九万里亦可扶摇直上。

圣贤赋予我们可以囊括天宇的胸襟,

为我们塑造一个博大恢弘的殿堂。

那时候,有个怪异的青年名叫嵇康,

他临刑前,弹奏了一曲绝响,

那宽袍博带在风中飞扬,

他用了最优雅的姿态面对死亡。

几千年过去,依旧有余音绕梁,

只是他不知道,真正断绝的不是曲谱,

而是他的傲骨,乃至他身上的衣裳。

我也曾梦回大唐,

和一个叫李白的诗人云游四方

,他用来下酒的是剑锋上的寒光,

他的情人是空中的月亮。

我曾见他在月下徘徊、高歌吟唱,

长风吹开他的发带,

长袍飘逸宛如仙人模样。

可是后来换了帝王,

他用一杯酒捧起了文人,摒弃了武将。

他的子孙最终躲进了人间天堂,

把大片的土地拱手相让。

然而在寒冷的北方,

正有一支军队征战沙场,

敌人都说,有岳家军在,

我们打不了胜仗。

可叹英雄遭忌,谗士高张,

一缕忠魂终于消散在西湖之傍,

一个民族的精神就这么无可逆转的消亡。

然而血色夕阳中,

我依稀见到,

有人把它插进土壤,

那是将军用过的,

一支宁折不弯的缨枪。

时间的车轮悠悠荡荡,

终于在甲申那里失了方向。

于是瘦西湖畔,梅花岭上,

为纪念这个悲剧建起一座祠堂。

那个叫史可法的文弱书生,

他不愿散开高束的发髻,

更不能脱去祖先留给他的衣裳,

于是他决定与城共存共亡

丢了性命,护了信仰。

残酷的杀戮,如山的尸骨,

并不能把民族的精神埋葬,

有人相信,千百年后,

它依然会在中华大地上熠熠发光。

就在千百年后的今天,

我坐进麦当劳的厅堂,

我穿起古奇牌的时装,

我随口唱着英格烈士

却莫名其妙的心伤,

因为我听到一个声音大声的说

忘了吗?你的祖先名叫炎黄。

我记得了,一群褐发篮眼的豺狼,

带着尖船利炮,

拆了我们的庙宇,

毁了我们的殿堂。

于是百年之后的今天,

我们懂得民主自由,

却忘了伦理纲常。

我们拥有音乐神童,

却不识角徵宫商。

我们能建起高楼大厦,

却容不下一块公德牌坊,

我们穿着西服革履,

却没了自己的衣裳。

在哪里,那个礼仪之邦?

在哪里,我的汉家儿郎。

为什么我穿起最美丽的衣衫,

你却说我行为异常,

为什么我倍加珍惜的汉装,

你竟说它属于扶桑。

本文标签:

审核:江翀d
关于短篇叙事散文《《摘文国殇》》的编辑点评:

我们穿着西服革履,

却没了自己的衣裳。

——江翀d
您也许感兴趣的
该周最热散文
散文新作速递
会员评论

暂无会员评论。

新澳博网络文学网站提供各类网络文学作品、新澳博在线阅读。杨柳岸网络文学版权所有,未经本站或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由提供技术支持。 杨柳岸网络文学竭诚为广大文学爱好者、网络写手提供优质的原创文学创作平台!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ncfl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