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澳博>>小说>> 暗夜鬼来

暗夜鬼来

作者:听不见的风发表于:2015-03-16 17:46:09  短篇恐怖小说关注度:杨柳岸网络文学为您统计中..

新澳博:site::265tc(ok)优秀的人会在这三个地方低头  文/鱼十八  暂时的低头是智者的高明,一昧的抬头是愚者的拙见。而且低头对应的是昂首,没有低头时的委屈求全,哪来昂首后的风光无限。  1、向自己低头  以前高中有个大兄弟还在复读,高中读了快十年了,那哥们和我一届的,还做过一段时间同桌,他有点老实木讷但总体没坏毛病。  我和他坐在一起的时候每天都满满正能量,我背不直,他会提醒我挺胸抬头,我开小差,他会啪的打一下我的手,我看了看课外书,他也会恶狠狠的盯着我,他是我见过最努力的人。  我曾问他想考什么大学,他说清华,他告诉我,他这么努力一定会成功的。  第一年,差60分他说,明年肯定可以考更好第二年,差67分他说,失误了,下次再来后来我就没在关注他了,只是听说每年他都差那么多,近些年还有下降趋势,每个知道他情况的老师同学都在劝他:别坚持了,你的成绩上一般的重点大学绰绰有余了。可他仍旧一意孤行的说:,我要是这次放弃了,万一下次我考上了呢?好  死脑筋和坚持最大的差别是选择,选择一条正确的路走下去叫做坚持,选择一条死胡同不断撞墙叫做死脑筋。  成功哪怕有一亿种方法,也不可能有一种叫做,万一好。其实我们在成功路上走那么多弯路,就是缺少那一点敢对自己说:,我不行好的勇气。  2、向优秀低头  你有没有过这样一种烦恼,在家乡自我感觉不错,但却一到大城市就手足无措?在高中成绩优异是尖子生,但一到大学发现什么都被比下去了,在原来的公司是销售冠军,结果被提拔后反倒业绩变低了,创业成功发现自己很了不起,结果却发现带着现金到北上广付不起一个首付。  这是环境所致,周边的人会告诉你,你不是一个优秀的人,或者说你的优秀远远不够。  讲个故事,A君和B君都是从小地方考到这所211学校,他们各自在以前的高中都是佼佼者,可到大学一看,那家伙,无论哪一个拉出来都是厉害的角色和他们成绩差不多的,琴棋书画沾手就来和他们一样无所特长的,脑袋那是一个灵光,就连班上入学成绩最差的,也是一个游戏天才,他们突然发觉自己在这里真的是好渺小。  于是,A君开始拒绝和任何比自己优秀的人打交道,周边朋友全都是考进大学就混吃等死之辈,B君却广交比自己牛逼的人,别人不理他,他还主动去搭讪,就这样几个月下来认识各类校园精英。  4年过后,A君像是矮子里的大高个,但能力在学校里并不算突出,而B君通过不断和精英打交道,从刚进校的只会学习变得各方面都在行。  毕业后,A进了一个不太入流的公司,而B却靠着自己的学习能力还有人际关系进入了数一数二的外企。  很多时候我们在工作中也是这样,在一个小团队里,我们可能是新手,可能经验能力暂时不如别人,抱怨,耍小手段,自暴自弃是没用的。你要做的,是承认别人优秀,然后学习他的优秀,最后比他们还优秀。  3、向消费方低头  这是个营销为王的时代,你读书,考研,考证,学习各种技能,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把自己销售出去,所以,消费者就是上帝好的观念,你应该把它烂熟于心。  公司招你进去做事不是招一个爹,他们要的是真正做事的人,你自命不凡,任何事都依自己想法来,在这里是行不通的,毕竟他们是最终付款的人。  我是写稿子的,我的上帝不仅有老板还有你们,写的东西你们喜欢了就是一份好文章,不喜欢就只是一堆垃圾而已。  有人说这样是掩埋自己的性格,是磨灭自己的梦想,其实恕我直言,你的梦想不应该就是赚钱吗?你口中所说的成功者,不就是实现财务自由,将来还可能实现梦想自由的人吗?  为什么现在我们歌颂成功?歌颂中国梦,美国梦,因为只有成功了,你才有资格拒绝,你才有资格把梦想定义为任何事。我承认我这条路走的不对,是为了换一条更好的路,我承认你比我优秀,是为了向你靠齐甚至超过你,我承认你给钱就是上帝,是为了有天我也能成为上帝。  我所做的一切低头,都是为了将来可以一直挺胸抬头。site:tc58(ok) 同城,成功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点

夜深了,残月如勾,北风凌例。

这是一个荒没地带,有一个人在奔跑,是一个女人。是恐惧让她在如此黑的夜晚跑的虎虎生风,看起来不像一个女人。

她刚才看见一个黑影,一个未知的黑影。

她慌不择路,没有目的地,也许她的目的地就是奔跑,也话只有奔跑才能带给他一种安全。

不知什么时候前面有了灯火,在荒郊野外奔跑,能看见灯火,对心灵也是一种慰籍。

离灯火越来越近了,是一户人家,这户人家前不挨村后不挨店,独自座立在这荒郊野外像一座坟墓。

女人实在是累了,没做丝毫犹豫走进了这户人家。

屋里只有三个人,一个男的大约三十来岁,一个女的年龄约在二十八九,还有一个小女孩儿看上去只有五六岁, 显然,这是一家三口。

女人喘息着,显然刚才的奔跑让她累的着实不轻,女人很有礼貌地对女的说:“我迷路了,可以在这里借宿一晚吗?”

女的没有说话,只顾往锅里舀水,男的突然插口道:“可以可以。”

女的用力将瓢子往锅里一扔,水花溅了女人一身,女人不禁颤抖了一下,用畏惧的目光盯着女的看。

女的说:“可以,你让她和你一起睡啊,这么小的地方一会阿婆来了往哪睡。”

男人不说话了,眼睛在女人身上飘来飘去,女人感到很不自在。

这时门响了,一个满脸皱纹的老婆婆走了进来,手里拎着一个黑色的塑料袋,老婆婆用诡异的眼神盯着女人看,女人忙做自我介绍:“我叫小琳,和朋友出来玩迷路了,想在这里借宿一晚”

“借宿?你到隔壁那间屋子睡吧”

“那间屋子有鬼”小女孩突然插话。

“小孩子别瞎说,哪来的什么鬼!”小女孩被母亲喝止住了。

小琳独自睡在一个房间,怎么也睡不着,刚才那小女孩说这间房子里有鬼是真是假,她翻来覆去的想了很久,那里来的鬼,童言无忌吗。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她还是没有睡着,她想起来看看其他人睡着了没有。

小琳慢慢地爬起床,走到外面,发现灯还依然亮着,此时的夜风更大了,灯被风吹的摇摆不定。

她顺着灯光往里瞧,那个老婆婆正在用刀肢解尸体,殷红的血流了一桌。

小琳发了疯的狂跑。

他不知道跑了多久,回过头看看那间亮着灯光的房子不见了,这才长长的出了口气。她此刻实在是累的不行了,嗓子眼儿里似乎在冒火一般。可眼下到那里去找水,她一下觉得很茫然。想想刚才那一幕她还觉得后怕。

她在地上坐了一会儿,感觉体力有些回复了,便又站起来漫无目的地向前走。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她又走到了原处,那间房子依旧亮着灯光,她一下又紧张起来。明明离开了为何又重逢。

小琳顾不上多想,又发了疯地跑了起来,她便跑便回头,亮着灯光的房子终于又在视野里消失了。

小琳在心里想是不是遇到了鬼打墙,为了避免再次看到亮着灯光的房子,小琳想找一个栖息地等着天亮,小琳摸出手机用屏幕上发出的微光照着前面。

凭着手机发出的亮光,隐隐约约可以看见一米外有个山洞,小琳顾不上多想,径直朝着洞口走去,刚踏入洞口中,便被什么东西拌了一下,羞一点摔倒。

她用手机光照去,尽然是一个人,再仔细一看居然是和她一起出来玩的小宁,此时的小宁躺在地下似乎有了些许动静。

小琳连声大叫:“小宁,你怎么了,你怎么会在这儿呢”

小宁气若游丝,但还是可以勉强听的清她在说什么。

原来她和她的男朋友吴小飞为了贪恋二人世界,不知什么时候掉了队。剩在了荒郊野外。他们为了寻找队友四处走,一路走,一路呼喊。可始终不见踪迹。

小宁和吴小飞感到心泠了,此时已进黄昏,他们来到了这个洞口,另他们意外的是这个洞里住着一位老婆婆。老婆婆很热情地招待着他们,老婆婆说他有个孝的儿子,老婆婆给他成了家,他却将老婆婆撵了出来。老婆婆逼上梁山住房进了这个洞里。

小宁和吴小飞很同情老婆婆。

随后老婆婆一人给他们柒了一杯茶。小宁和吴小飞从来有品尝过如此清凉甘甜的茶。

当小宁和吴小飞将茶一饮而尽时,老婆婆露出了阴毒的微笑。小宁还没有反应过她为何露出这样的微笑时,腹中痛如刀绞,接着昏迷了过去。

当她醒来时,吴小飞已不在身边。

小宁时断时续的讲完这些话,小琳心里听着不由得感到一阵毛骨悚然。小琳问小宁老婆婆长什么样,小宁具体的描述了一下,没错小宁说的这个婆婆正是她在那间小屋着里看到的那个老婆婆。

她庆幸自己极早地发现了老婆婆的阴谋,要不她也成了刀下鬼了。

小琳捉摸不出,老婆婆肢解的那具尸体是吴小飞的吗,不过从时间上推断正好吻合。

我不敢将我知道的告诉她,

小琳问小宁:“你此时觉得怎么样”

“我感到全身没有力气,不过没关系,我们下一步应该怎么办,我想找到小飞,不知他此时在那里,我真的好担心他”说着小宁的声音有些哽咽。

“你不要担心,没事的,说不定他就在附近,我去找找,你在这里等我。”小琳此刻只能用安慰的话说了。

“等等,我也要去”

“你行吗?”

“行。”

说着小宁挣扎着站了起来,小琳赶忙上前扶住 了她。

他们就这样掺扶着向前走。此刻月亮也出来了,血红血红的。

走着走着,那间亮着灯光的房间突然又出现在了眼前,小琳心中一紧,看来今晚摆不脱这像恶梦一般的房子了。他们正要避开房子时,突然那间房子的灯光一下灭了。小宁和小琳都感到很惊奇。

“我们上去看看,你敢吗”小宁问小琳。

正好她也想去探个究竟,为什么一直亮的灯光会突然间灭了,怀着这些疑问搀扶着小宁向在那间房子走去。

离目标越来越近了,可连个房子的轮廓都看不到,小琳感到一丝疑惑,终于走到跟前了,小宁和小琳同时发出一声惊叫。她们看到的是一座坟墓。墓碑上有四个人的遗照。借着朦胧的月光,可以看清一个小女孩天真的笑着,一个老人露出慈祥的笑容,一个满脸英气的男人,手搭在一个女人的肩膀上。看的出这曾是一个幸福的家庭,这四个人小琳都曾见过不

过她见到的是活生生的人,而此刻却……。。,

这时小宁惊讶地叫了一声,小琳问道:“怎了了?”

“鞋,你看鞋。”小宁便叫便指着地上的一只鞋嚷道。

小琳顺着小宁指的方向看去,果然有一只鞋,小琳走过去将鞋捡了起来,是一只耐克的运动鞋。小宁指着鞋惊慌失措地道:“这是小飞的,为什么他的鞋会到这里。”小宁似乎意识到小飞已遭不则,歇嘶地历地哭了起来。

这时更惊人的一幕发生了,就在不远处小宁看到了一颗人头,那颗人头居然是吴小飞的。小宁一下子惊得昏了过去。

小琳吓的也不轻,她又到坟墓的四周转了转,发现遍地是死人的残骸,一看便知道这是被人肢解的。忽然她看见不远处有一个带血的脚脖子,小林走进一看脚脖子上还戴着脚铃这是莫脂。

她现在可以确定了,这些和她一起出来游玩的人大多都遇难。只剩下了她和小宁,可小宁现在昏过去了。她独自一个人站在这荒凉的墓地不由得感到害怕。

突然一个阴泠地声音传入小琳的耳里:“你们逃不出我的诅咒,凡是来这里的人都必须得付出血的代价。”

小琳环顾四周,并没有发现人影。

小淋吓的撒开腿就跑,也顾不上昏迷不醒的小宁了。

她跑的慌不择路,就像她当初一样虎虎生风,不像一个女人。

忽然脚下一空,摔到了山下。

当她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一张木床上,看看窗外天已大亮,她不明白自己怎么会在这里,正当她思索间,一位年逾七十岁的老汉走了进来。

“你醒了,你怎么会来这种地方”老汉一进来便开门见山地问

老汉的问话,使她想起了什么,她说:“我们只是去那里玩玩”

“你是城里人”

“恩”

“也难怪”说着老汉长叹了一气。

“老伯,到底是什么‘也难怪’,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吗。”小琳禁不住好奇地问。

“算不上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那请您说说好吗。”

“这个故事啊发生的太悲惨了,一家四口人命啊,就在哪一夜之间全部都死于非命。仅仅只因为一个女人他们就丧失天良,他们也是一帮游人,到达那里时已经是晚上了,那户人家很热情的招待了那帮游人,他们吃饭的时候眼光从没离开过那个女人。这个女人便是老婆婆的儿媳。他们吃饱喝足之后,就来挑戏女人,女人誓死不从。后来她的丈夫为了保护她被其中的一个人捅了一刀。肠子流了出来。”

说到此处老汉眼窝里湿了,小琳连忙问:“老伯你怎么了”

“没,没什么,我只是可惜啊多好的一家人就这么毁了,那天夜里那帮人把一家四口人全杀了,还最小只有五六岁的小女孩儿也没放过,而且还肢解了他们的尸体。”

他们的怨气太深了,有一天一个道士,路经此地,忽然间狂风大作,漫天刮的是黑风道士说好重的怨气啊,道士对我说,此地不能再来人了,尤其是游客,否则后果不堪设想。我问要是来人会怎么样,道士说这些亡灵怨气太深,他们一时找不到仇家要是有人来的话必会成为他们复仇的对象,而且他们是怎么死的,被报复的人也会以同样的死法死去。说到这里小琳的脑海里马上浮出在墓地见到的那些死人的残骸。很显然那些死去的玩伴就是被当作

仇家肢解了尸体。说完道士画了一道符让我带着身上

万万没想到我只走了一天,你们就来了

真是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也许这是冥冥中的天意。

“为什么道士让您守在这里”小琳好奇地问道

“因为我也是这个家里的一份子”

小琳明知故问地说:“您是说您和死去的那四个人是一家?”

“没错”

这时的小琳想起了在墓地里的昏倒的小宁,他正要开口问老汉,却听老汉先说话了:“你是不是在想你的那个伙伴啊”

小琳一脸错愕,正想开口,却又让老汉抢先了:“她已经长眠于地下了。”

本文标签:

审核:江翀d
关于短篇恐怖小说《暗夜鬼来》的编辑点评:

暂无编辑点评


您也许感兴趣的
该周最热小说
小说新作速递
会员评论

暂无会员评论。

新澳博网络文学网站提供各类网络文学作品、新澳博在线阅读。杨柳岸网络文学版权所有,未经本站或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由提供技术支持。 杨柳岸网络文学竭诚为广大文学爱好者、网络写手提供优质的原创文学创作平台!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ncfl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