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澳博>>小说>> 快活城

快活城

作者:花错发表于:2015-10-18 09:52:15  短篇武侠小说关注度:杨柳岸网络文学为您统计中..

新澳博:这个不经意的坏习惯,只会导致你越过越穷  文/小椰子  01  前几年,在朋友的生日聚会上认识了一个姐姐,特别羡慕她的快意人生。  在我偶尔喝杯星巴克都觉得自己无比小资的年纪,她已经买了一台昂贵的进口咖啡机,优雅地过上了每天喝现磨咖啡的日子。  当我趁着打折才舍得给自己买双耐克运动鞋的时候,她已经毫不犹豫、一双接一双地往家里拎Jimmy Choo的高跟鞋。  这个不经意的坏习惯,只会导致你越过越穷  当我在旅行途中买廉价的春秋航空机票、住6人一间的民宿时,她已经给自己定制了9天高端深度欧洲游。  我羡慕她能够潇洒地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毫不犹豫地买下喜欢的东西,不用沾染生活的烟火气息。  直到最近,我才偶然间从好友口中得知,那个姐姐现在过得甚是狼狈:原本稳定的工作单位竟开始转型裁员,而她就是被辞退的员工之一。  在甚是尴尬的年龄被裁员,没有存款、没有爱人,她只能一边找工作,一边靠父母接济。  当初无比羡慕,如今却只能为她惋惜:如果之前没有那么大手笔、毫无顾忌地花钱,现在至少还能有属于自己的一笔存款,也不至于沦落到这般模样。  拉斯说过:,如果你确实很有钱,在高档商品上随便挥霍一点倒也无妨。但假如你还只是个想要致富的普通人,那么,这样的消费不可能让你成为有钱人,永远也不会。好  深以为然。  02  现在这个时代,无数的公众号告诉你:只知道省钱的人,是没有未来的;会花钱的人,运气都不会太差。  但是,你是否知道,平日里你不经意间乱花的那些钱,足以拉开与他人的差距?  有这样一个故事:  一对夫妻习惯在每天外出的时候,一人买一杯拿铁喝。他们觉得这是一件非常惬意的事情,从来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  直到后来,一位理财分析师为这对夫妻算了一笔账:  每天两杯拿铁的花费70元,一年就是25550元,30年就是76.65万元......在时间的复利下,每天省下的拿铁钱,竟足够他们买一辆好车了。  这就是所谓的,拿铁因素好效应。  这个词是由理财顾问大卫人巴赫首先提出的,指的是日常中像买糖果、瓶装水、杂志、报纸还有拿铁等不太引人注意的一些零散花费,竟有积少成多、聚沙成塔的效应。  就像我,刚毕业那会,觉得自己已经步入职场,不能太寒酸,我就学着别人的样子,每天喝一杯美式咖啡,每周找一家小资情调的餐厅请别人吃饭,每个月在商场刷卡买下一套化妆品或一个包包。  那时候的自己,工资不高,心气很高,不想在消费上落后别人一步,却忘了作为普通人的我,根本没有超前消费的资本。  直到半年后,我才猛然惊醒:工作了那么久,非但没有攒下一分钱的存款,信用卡却频频透支,竟比大学期间还要穷困。  原来,生活中那些我不曾注意到的,拿铁因素 好,竟在不知不觉中耗光了我的积蓄。  我终于意识到,不能再任由自己无拘无束地花钱了。  但凡对自己负责的人,都应该对未来有所规划、懂得如何理财。  03  避免让,拿铁因素好导致你越过越穷的第一步,从记账开始。  我的朋友L,工作有两三年了,每个月到手的工资也有8000多。  因为单位就在父母家的边上,所以她不需要租房,也不用还房贷、车贷,平时也没有什么大的开销,所以我十分不能理解为什么她会是和我一样的月光族。  她显然也不清楚自己每个月的钱都花哪了。大笔的开销还有迹可循,小的花费真的是没办法每笔都能记住。  我叫她试着记账看看,每花一笔钱都马上记录下来,这样就可以让所有的开销一目了然了。  一个月后,她跟我交流她的记账心得:原来,花在小东西上的钱居然如此之多!  趁着超市打折囤积的日用品、路过精品店随手买的小饰品、网购的动漫手办、在网红店买的零食......  就是这样看似不起眼的一笔笔七零八碎的花费,积少成多也足以让人咂舌。  而坚持记账,可以让自己从日常开支中总结出规律,避免自己又在不经意间增加不必要的开支。  更重要的是,可以通过记账培养自己的耐心,有规律地规划自己的生活。  只有逼着自己看清在消费上的坏习惯,才能真正让自己有所成长。  04  避免让,拿铁因素好导致你越过越穷的第二步,便是强制储蓄。  有这样一个故事:  从前,一对夫妻因为过年无钱办年货而发生口角,妻子责怪丈夫抽烟花钱太多,如果不抽烟就能省下过年钱。  为了证明这一点,妻子准备了一个储钱罐。丈夫每买一包烟,妻子就往储钱罐里投入一包烟的钱。  等过年的时候,妻子把储钱罐里的钱倒出来,没想到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一家人用这笔钱好好地过了个年。  从此,丈夫痛下决心戒烟,妻子也就没有再往储钱罐里存钱了。然而,到了年底,他们却发现:又没有办年货的钱了。  夫妻俩面面相觑:,好像没有大手大脚花钱了啊,为什么又没钱过年了?好  夫妻俩之所以又没有办年货的钱,无非是因为没有再强制储蓄了。  许多人的储蓄习惯是:收入-支出=储蓄。然而,由于各种无法看见的,拿铁因素好,往往会导致储蓄结果与预期背道而驰。  所以,强制储蓄便是把公式换成:支出=收入-储蓄。比如说,每个月工资3000元,在发工资的那天强制将工资里的500元存到另一张卡上,就当作自己没拿过这500块钱。  我们的生活品质并不会因为少了这500块钱有所变化,因为人的适应水平、消费习惯会慢慢跟着调整。  而且,500或1000块钱真的不经花,几顿饭局或几件小东西就没了。但只要坚持存下来,几年以后就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了。  强制储蓄,或许是月光族改变自己最好的途径。  有人说,所有的财富都不是平白无故,每个人的穷也都有迹可循。  我们生活在一个消费欲望随时都能得到满足的时代,合理的消费能让我们减少生活和工作上的压力。  但是,不合理的消费习惯,却只会让你在物质中迷失自我、无法掌控自己的人生。  不要让这个不经意的坏习惯,导致你越来越穷。这么在乎过一个人

快活城

秋天来了,树叶黄了,也落了。花错的第二十一个秋天与过去仍然极其相似。在沙漠的边缘,荒烟漫草的感觉伴随着花错,一直延伸到沙漠深处。 

在沙漠的这边是风四娘的客栈,在彼岸是快活城,很多人想去快活城,有老人,也有小孩,有好人,也有坏人,当然也包括男人女人。风四娘也曾经试图去快活城,但沙漠太大,风沙太大,太阳也毒,还有马贼,所以她回来了,她被一个骠悍的马贼横在马上带了回来,许多年后风四娘回忆起那让人惊恐万分的一幕仍然兴奋和恐惧不已。每个想去快活城的人都在风四娘的客栈打尖,备好干粮,通过风四娘打点马贼,风四娘客栈的屋檐上挂了一串风铃,风从沙漠吹来,风铃声阵阵,风铃声悦耳。每个试图去快活城的人都没活着回来,跟好多传说一样,他们如果不回来才符合常理,如果回来就会让人感到反常甚至不屑。风四娘是一个例外。 

风四娘客栈在这荒凉的沙漠边缘是最热闹的所在,也是最令人销魂的所在,肥美的羊肉,大碗的美酒,放荡而美丽的女人,它们始终以最诱人的状态面对每一个客人,让每一个人都有一种即使明天便赴死也不枉此生的感觉。 

夜色如水,客栈黑色的形状让人感到寂寞,风动风急这形状始终如一,只有风铃声让人感到时光的流动。而客栈里却是另一种景像,人们大块大块的吃肉,大碗大碗的喝酒,灯光昏暗,灯光暧昧,在这里空气让人觉得安逸,让人变得堕落却又豪情四射。风四娘在每个店堂的角落里出现,让每个客人感受到她的热情。 

风四娘的传奇经历在这里变得更加传奇,更加狂野香艳。 

风四娘以无比自豪和崇拜的神情向人们讲述那个做马贼的男人与自己的往事,那个做马贼的男人在大漠中带着自己的兄弟杀光了她身边所有的人,无比粗鲁的将她横在马上带回城寨,他的弟兄们向他欢呼,向他敬酒,他粗犷面孔变的红润,变得迷离,步伐变得散乱,然而力量依然强大,他弯下腰托起她的脸笑眯眯的欣赏自己的战利品,然后毫不犹豫地扛起她大踏步踉跄地走进自己的房间,自己的宫殿,这时的风四娘泪眼婆娑,楚楚可怜,无比孱弱的躺在床上任凭他唏嘘的胡碴刺痛自己的脸…… 

秦歌,每当大漠上太阳升起时,飞沙迷漫中你总会看到一个戴黑色斗逢的人挥舞长刀骑着一匹黑色的马向你奔来,他就是秦歌,他就是战无不胜的秦歌,他让这个沉默的沙漠变得有生气,有光彩。但你见到他时,你的眼中将剩下一生中最后一抹太阳的光辉。每个想去快活城的人都将死在他的刀下,他是沙漠中的王,他没有太多的信仰也没有太多的牵绊,他活得简单而又有意思。女人,美酒,金钱是他的至爱,看到她们,占有她们便是他的执着狂。 

风四娘是他的女人,但并不是唯一。在很多个夜晚风四娘都怀着无比忌妒的心情吻遍秦歌——那个马贼身上每一处刀疤,她爱秦歌,爱得发狂,因为她是秦歌的女人。 

我叫花错,人们都叫我不死鸟,在我小时候,我的村子很小,但不久以后小小的村子也不存在了,你知道那个年代的人有一种打仗的习惯,一边的人骑着马冲向另一边,如果赢了,就用铁矛将对方的头戳在矛尖,如果输了就让对方这么做,他们对这类残酷的游戏乐而不疲,并且认为这是勇敢者的游戏,可我是懦夫,本来我们村子是绝对安全的,人们放着一群群的羊,织着一匹匹的布,可是有一天,两群人都不约而同的认为这个村子适合他们了结他们之间的恩怨。那天艳阳高照,天空绝对瓦蓝,我正在河边的沙滩上无比寂寞的用沙砌城堡,我总是不合群,总是与在不远处光着屁股抓鱼的同伴格格不入。当那群人骑着马冲过来的时候,我们其中的一个人突然尖叫起来,接着所有人都尖叫起来,那群人让我们赶快滚蛋,当我惊恐万分的回家时,我所喜欢的一条狗已经在院子里的锅里冒着热气,许多舞刀弄枪的人正伸着脖子笑眯眯的往锅里看。全村人都表示屈服,决定集体逃亡,我偷偷带了一只公鸡,一只母鸡,三颗鸡蛋跟大人一起逃,大人们胆子比我小,那群人命令他们只可以带素食出逃,凡是长肉的东西都得留下,因为吃肉可以使打仗更有力气,但我觉得带这些东西比较有远见,所以决定冒险了。村子里的人在刀枪的驱逐下向村外逃去,我夹杂在其中带着我的鸡和鸡蛋忐忑不安的跟着跑,那天是那群人来的第二天早上,太阳从东方冉冉升起,我怀里的公鸡激情澎湃,伸长了脖子开始打鸣,它的打鸣注定了它和那只母鸡的命运,在刀枪的威逼下我交出了它们,留下了鸡蛋。 

决斗开始了,到处是血和惨叫,人们四散奔逃,我跑的很快,风从我脸旁呼呼吹过,眼前所有的东西不断变化,很久之后我才发现在眼前的这个荒原里只剩下我一个人了,我泪如雨下,感到孤独和恐惧,只听到远处河水的呜咽。 

当泪水在脸上只剩下干涸的痕迹的时候,我吃完了那三颗鸡蛋,然后向太阳落山的地方走去,太阳无私的照着我,在我的身后投下修长的影子,那一刻我变得成熟。 

从那天起我忘了很多事,我以为那样我会很轻松的生活,但我错了,在后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都觉得莫名起妙是我这一生的基调。 

风四娘发现那个衣裳褴褛的少年站在客栈的院子里,仰着头痴痴望着屋檐上的风铃。凌乱的头发被秋风吹得飘飘洒洒。木讷的眼睛朝圣般的望着摇晃着的风铃,那副表情让慵懒的风四娘感到一种潜在的魅力。她斜倚着廊柱冲那个少年说:你也要去快活城么?!少年摇了摇头,怯生生的望着她。 

那时候风四娘刚刚爱上秦歌,但他很快发现秦歌总是随心所欲的出现在其他女人的帐逢,她很气愤,但在一个强大的男人面前她只能选择顺从和纵容。这时候她看到了花错,花错这个名字是风四娘取的,她觉得这个名字寓意深刻。花错开始在风四娘的店中打杂,端茶送水,沉默和冷漠是他的基调,这基调来源于多年的流浪和冷酷的生存,让人觉得不可接近,但过了不久,花错就变得老练,变得会调情,变得会逢场作戏,他跟每个人都谈得来,风四娘很高兴,因为他训练出了一个出色的助手。但在花错心里常常处于一片空白,忘掉过去而没有未来是非常可怕的,他所面对的是形形色色的人和各种喧闹的声音。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花错都会觉得很失落。 

残阳如血,明天又有人要去快活城,坐在台阶上花错的头顶是风铃,花错突然想起风四娘曾说过她因为小时候喜欢驼铃才会在客栈挂上风铃的,它们的声音很像。风铃在晚风中摇曳着,声音穿过风佛过花错的脸庞,花错下定决心——去快活城。 

秦歌像一座山一样站在花错面前,浓重的毛发和铁板一样的脸膛让瘦弱的花错压抑的连呼吸都困难,花错恨秦歌,其实恨一个人很容易,只要你尝试过什么叫压抑,这压抑包含了恐惧和嫉妒。沙漠的风沙造就了秦歌粗糙的面孔和棕色的皮肤,他还很年轻,虽然伤痕满身证明了他历经沧桑,但这并不说明他年老,他仅仅比花错早出生七年而已,可这七年让许多人都知道了秦歌和他的刀。 

秦歌很少来客栈,通常都在山寨里与他嗜血的弟兄们在一起,他只在客栈没有客人的时候才来,孤单的烛火和安静的店堂让秦歌像坐在一滴水中一样安静,他在喝酒,风四娘静静而慵懒的坐在他的身旁。其他的人已经躲开了,秦歌不喜欢太多的人。在花错的眼里,秦歌就像一个孤独的王,他充满野性的力量但此刻安静的像一块冰,这更能看出他无与伦比的王者风范。 

花错突然出手,劈向秦歌的是陈七的刀,陈七是一位想去快活城的刀客,他的刀很快,但在不久前,在风四娘的客栈里与一个更快的刀客争一个舞女,他输了,也死了,刀此刻在花错手里,暗淡无华而又杀气凌厉,这是一把沉默的刀,也是一把好刀,陈七该死,他不配拥有这样的刀,就在刀落向秦歌的头顶时,秦歌突然出手,刀未出鞘快而准的扫向花错胸膛,花错飘过三张桌子两张凳子穿过窗户落在台阶下面,他没有死,秦歌从不在沙漠之外的地方杀人,花错冷冷地看着秦歌一语不发的从身边经过,花错闻到了他靴上大漠的气息。 

从这天起到西门吹血出现时,花错与包括秦歌在内的许多高手交战一百零七次,很多次都让花错的眼睛几乎失去光辉,但他活下来了,身上的每一道伤疤都让人恐惧,花错成了充满神话的不死鸟,他的刀和他的人一样有名。 

他觉得秦歌在他眼中的形象越来越清晰。 

西门吹雪来的时候天上正下着雨,他是天下数一数二的剑客,在客栈的一个角落里,花错发现西门吹雪一连几个时辰都毫无表情地看着窗外屋檐下的风铃。他是个清瘦的人,脸色苍白看起来孱弱无比,很少有人想到,他就是一个剑下亡魂无数的剑客。花错很注意他的剑,桌上灰布包袱里的就是西门吹雪那柄名扬四海的剑,虽然看不见但摄人心魄的杀气仍让花错感到寒意凌厉。西门吹雪同样如此。店堂里热闹非凡,气氛极佳。谁也没留意西门吹雪,花错只觉得杀气越来越浓,这时秦歌走进店堂,风四娘怔了片刻后急急跑过去。秦歌戴了斗蓬被风四娘带到楼上。花错发现西门吹雪嘴角微微动了一下,目光转而注视桌上的茶杯。西门吹雪突然抬起头对已走到桌前的花错说:“你已经看我很久了。”

“因为我奇怪你为什么总是看着风铃。” 

“因为那是我的。”花错愕然:“西门先生难道认识风四娘。”“我只是要回我的风铃。”店外那棵歪脖子枣树旁有一头骆驼默默地立在秋风中。 

“我可不可以请你喝酒。” 

“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你为什么有那么多刀疤。” 

“因为我忘了自己从哪里来,忘了自己包括过去的从前,我以前直的活过,只有刀疤能为我作证。” 

“你说的对,很好。我可以喝你的酒。” 

“你来这里干什么?难道西门先生也想去快活城!” 

“我来是因为我要杀一个人。”西门吹雪仰头喝下了杯中的酒。 

“谁?谁能让西门先生名剑出鞘?” 

“是我!”秦歌冷冷站在身后。“你知道他要杀的是我。” 

“我会去找你的。”西门吹雪抓起桌上的包袱长身离去。 

秦歌回头望了一眼站在身后的风四娘,风四娘脸色苍白地看着远去的西门吹雪。 

尾声

起风的黄昏好像去年秋天,树木损历的香味弥漫四周。店里已经没有客人了,风四娘倚坐窗前望着风铃,良久,喃喃地说:你为什么要来,你又何必来! 

“你要到哪里去?”望着一身劲装的花错,风四娘神情有些落寞,迷离的眼光中花错一身沙漠的颜色。“我不会再回来。”花错迎着太阳最后一抹光辉大踏步走出门去,身后是阵阵的风铃声和风四娘的眼睛。 

花错坐在一丛仙人掌的阳影里,西门吹雪远远的走来,他的身影被太阳拉的很长。 

西门吹雪牵着心爱的骆驼慢慢地向沙漠深处走去,沙漠大的看不到边际。大风从东刮到西,从北刮到南,无视太阳和大地,他的衣襟被风掀的凌乱飞舞。花错在一丛仙人掌的阴影里负手而立,他的脸,他的刀,他的每一部分都与沙漠奇特地结合在一起,他的眼睛冷漠而孤独。我以为这个世界里再也没有人比我孤独了,但我现在知道还有花错,在秋天,我见到了孤独而悲伤的花错,这是一个属于夜和沙漠的人,沉浸于秋天,倾心死亡,不能自拔。残忍地享受空虚和寒冷。 

花错对西门吹雪说:“你不应该来,秦歌只能死在我刀下!”“只有我能杀秦歌。”西门吹雪勒住骆驼,冷冷的看着花错。 

花错看看西门吹雪和他的骆驼从自己的眼前走过,他们离的很近,可是风沙飞舞中西门吹雪的背影已经变得模糊。傍晚的阳光无限温柔,野蛮而可怕的沙漠此刻柔情四射。 

西门吹雪感受到杀气时已经回身拔剑挥向身后,刀剑相交,干涩而生硬……风仍然在吹…… 

花错在梦中反复梦到在家乡的小河边将一条鱼刺穿在鱼叉上,那条鱼鲜血淋漓的不断挣扎……过了很久,当他醒来看到床头煎药的风四娘时,突然说:“那条鱼最后逃走了。”风四娘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花错心想:也许是一只鸟吧! 

后来人们都说在大漠里看到了西门吹雪,他的骆驼没有驼铃,在沙漠里他行走的没有声音,他在找秦歌。秦歌再也没有来过客栈,有的人说他死在西门吹雪的剑下,也有人说他去了快活城……总之传言很多,但有一点人们知道,在去快活城的路上,在大漠里你总能看到一群披斗逢的人骑在马上挥着长刀向你冲过来。 

风四娘的客栈依旧热闹,人们日复一日地算计着如何才能去快活城…… 

屋檐下的风铃在晚风中意兴阑珊的摇曳着,那声音漫不经心地传到花错的耳朵,花错觉得全身疼痛,这种疼痛来自全身每一处伤痕传到脸上却变成了笑容,看着一如既往地在酒桌间穿梭的风四娘,花错觉得怅然若失或者说是轻松…… 

很多年以后,有个诗人叫海子,他说:“远方,除了遥远一无所有!”花错心想:他说的真好。 

本文标签:

远方

审核:似婷精华:似婷
关于短篇武侠小说《快活城》的编辑点评:

引人的故事,引人的笔调,值得阅读,期待更多作品!

——似婷
您也许感兴趣的
该周最热小说
小说新作速递
会员评论
回复评论
谢国洲〗对原创文学作品武侠小说《快活城》发表评论    评论于2015-11-06 22:19:08

我也喜欢海子。他是永远活在诗歌之中的太阳和伟大的王。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新澳博网络文学网站提供各类网络文学作品、新澳博在线阅读。杨柳岸网络文学版权所有,未经本站或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由提供技术支持。 杨柳岸网络文学竭诚为广大文学爱好者、网络写手提供优质的原创文学创作平台!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ncfl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