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澳博>>小说>> 梧桐叶落已秋深

梧桐叶落已秋深

作者:小楼发表于:2015-11-03 19:42:27  短篇言情小说关注度:杨柳岸网络文学为您统计中..

新澳博:所有人都在努力,不是只有你受尽委屈  文/米囧  如果你觉得生活容易,那么一定是有人替你承担了那份不容易。  我对这句话深信不疑。  01  出去工作时,才发现读书才是最好玩,也是最轻松的事情。  平时周末的时候,我会去做一些兼职,比如:在辅导机构给孩子辅导作业。  小孩子里有四年级,五年级,六年级的,小孩子天生就是好动,天性就是喜欢玩。不能对他们太严肃,也不能只对他们温柔。  老师也是凡人,可在小孩子面前就不是。  02  我们往往忽视了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途径。  以前,在我没有接触老师这个职业的时候,我觉得老师每天好好玩,好清闲,有着大把大把的时间,比如:周末,节假日,寒暑假,比太多的工作轻松,容易多了。  之前,我就是这样想的,容易,轻松,清闲。从未认真的思考过老师在上课背后到底要付出多少,而且还有可能不见成效。这时,你又要必须另想法子。  到了深夜,还在拼命备课,要琢磨自己要怎么讲学生才更容易理解一些,看起来只上了几节课,但是在琢磨课本等等,在课下不知道要花费多少时间。  03  作为老师,你仿佛就应该是万能的,既是生理老师,还要是心理老师,要做学生的良师师长,还要当益友。  老师,已经不仅仅是作为传道授业解惑者了,对学生负责,也要对家长负责。既要跟学生处好关系,又要跟家长保持联系。  也许在你看来是这样的,但你没身在此中,处在那个位置上,就永远不会知道它到底是怎样的。  表面看起来有多么清闲的工作,背后都付出了多少辛苦的汗水。所谓付出与收获成正比,大抵如此。  04  没有亲自实践过的事情,永远没有发言权。  这世上根本就没有感同身受这回事,只是尽量感同身受而已。  就像安慰朋友说的,我能理解你,体会你,能跟你感同身受,可是真的能吗?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站在对方的位置上考虑。  05  每个行业都不容易,每个职业都不容易,每个人都不容易,你眼睛看到了,终究只是看到的那一部分。  哪有鱼与熊掌可以兼得的好事,告诉我,我也去。  之前一个微商朋友,在微信群里大倒苦水,说要边上班边做微商,太累了,连自己的个人时间都没有了,有时工作到很晚,回去后还要看看微商那边的事情,不想做了。  而且,做微商生意这块需要前期很漫长的投入与付出,才会有成效,有收入。  06  然后我一个朋友回道,赚钱肯定不容易啊,你看关晓彤的微博,平时要忙学习,还要拍戏,每天睡几个小时。  他还发了一张关晓彤的一张照片:一边拿着课本,一边拿着台本。  我在心里默默为那位朋友点赞,还特意回了一句正能量的话。  想要得到什么东西时,先看看自己为此付出过什么。  07  你以为她们那么光鲜亮丽真的很容易,那你就错了,每个人都不容易。  明星从没有固定的生物钟时间,也没有半点隐私可言,休息时间更是少之又少。  记得之前看向往的生活时,谢娜说赵丽颖拍戏,全年就只休息四天,其他时间都呆在剧组。  想想自己全年休息了多久,再想想是否别人值得得到他应该得到的一切。  不要再不满足了,你拥有的已经够多了。  得到某种东西,在某种意义上也表示了你放弃了某种东西。  在你喊苦喊累,想要放弃的时候,想想别人为此说过什么?做过什么?  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共勉。所有的成功,都是做人的成功

梧桐路两旁高大的梧桐树在秋阳里静默着,粗壮的躯干灰白的树皮斑驳,有好多已经卷起来似乎随时都可能脱落。深浅不一的黄色树叶透着一种深沉,一种沧桑。不时,树叶轻轻飘落,无声无息。路上已经飘落了好多树叶,微风起处,好像无数轻轻颤动着翅膀的蝴蝶。

慢慢走在这条长长的梧桐路上,苏梓和周梦影一时都没有说话,她们就一直这么静静地走着。

走在左边的苏梓一袭浅紫色的风衣,里面一条黑色的紧身裙,在膝盖半尺上,脚上一双网状春秋皮靴,齐膝,修长的双腿显得苗条的身材更加高挑窈窕了。天生的锥子型小脸,满满的都是胶原蛋白,美丽的丹凤眼配上飘逸的长发,清爽优雅,很是迷人。

右边的是周梦影,长长的大波浪卷发还是她一向的最爱,套裙也是今年最流行的,墨绿色,上衣领子和袖口的蕾丝很是精致,长长的大摆裙子盖住了整个腿,几乎都看不见鞋子。热情和自信,时尚而知性,永远写在她的脸上。

此时,她们给这条长长的梧桐路又添上了一道亮丽的风景。

这条路她们已经不知走过多少遍了,但再一次这样在这条路上一起漫步却已是时隔六年了。

周梦影这次来江城是有个重要的业务要洽谈,往常只要过来这边,她一定会联系苏梓聚一聚, 这次,一样没有例外。

毕业后,周梦影和男朋友就一起去了深圳,几年打拼下来,他们已经有了一个初见规模的公司,现在一切发展良好。就在去年年底,她也终于和长跑九年的男朋友修成正果走进了婚姻的殿堂。

曾经以为自己会在他们之前结婚,但很多事情就是说不清楚,苏梓不由在心里深深地叹了口气。

“小梓,游泳要我代他向你问好。”两个人默默地走了一会,周梦影突然侧过头来说。

“哦。”苏梓漫不经心地回答,似乎那是跟她毫无关系的事。

“小梓,你怎么了?你难道真的不想知道他的一点什么吗?游泳啊,这么多年对你真是一往情深,我都被感动了。”周梦影无限感慨地说。一双美丽的大眼扑闪着,浓密而修长的睫毛充满风情。她和苏梓刚好相反,她是圆脸,一样可爱又迷人。

苏梓把双手插到风衣口袋里,低下头看着脚下,地上的梧桐叶子还是不时地飘落。一阵风迎面吹过,叶子往她们翻卷而来,有些拂过她们的脚背,近些的向身后飘飞而去。

“梦影,你说游泳又是何必呢?我们已经分开这么久了,我不想跟他有任何联系,就是不想再有什么瓜葛,当初我们就说得清清楚楚的,我也是这么做的,他为什么还要旧事重提呢?”说这些的时候,苏梓突然就好难过,声音里有听得出的哀怨。

“小梓,游泳的心事难道你还不懂吗?”周梦影停下了脚步,弯下腰拾起了一片梧桐叶子。她用拇指和食指捏住树叶柄子,然后挪动手指,叶子在她的手中两边飞快地转了起来。

“你说,你今天为什么要提议到学校来?难道你真的只是来和我散散步?”看了一会手中转动的叶子,周梦影突然看向苏梓,接着问。那眼神里满是狡黠,当然也不乏爱怜和关心。苏梓叹了口气,还有什么能瞒得过自己的闺蜜呢?

这是她们曾经的大学校园里的一条路。因为两旁都是高大浓密的梧桐树,一年四季,这条路上到底见证了多少多情浪漫和刻骨铭心的爱情,谁也不知道。

当初,苏梓和周梦影他们的校园爱情一样在这条路上留下了很多美好的回忆。

她们都是江城人,更是从小学到高中的同学,后来又同时考进了这所大学。而且几乎在同时,她们遇上了各自的白马王子。也记不清楚,多少个清晨、黄昏、夜晚,他们一起在这条路上来来回回走过多少遍,留下过多少脚印,留下过多少开心和快乐。

还记得第一次和游泳那戏剧性的相识。

那是刚进大学开学后不久,那年他们开学很晚,应该就是现在这样的季节。苏梓清楚地记得那天她因为头天晚上看小说太晚,早上连早操都没去做,等她想起来上午有两节课的时候(两节课就是一整上午),都快要到上课的时间了。她急急忙忙地起床洗簌,早餐也来不及吃就迅速扫了一下桌上的功课表,抽出两本课本和两本笔记本,还没忘带上头晚没看完的那本小说,她也记得,是《红与黑》,然后夹在腋下急匆匆地冲下楼再往教学楼冲去。

梧桐路是去教学楼的必经之路,苏梓往前冲的时候,好像路上没几个人影。也是,这个时候,别人早都坐在教室里准备上课了,谁还会在路上悠呢?

深秋的梧桐树其实是特别有魅力的,那暧昧的深浅不一的黄色,还有那随风飘零的身影,不由让人心生无限怜意。走在飘满梧桐落叶的路上,甚至会让人联想起樱花满天的浪漫和风情。但那时苏梓都没有心情去欣赏、去联想,她只在心里祈祷:千万不要迟到,她最讨厌心理学了,那个不知哪个机械学校毕业的老师可厉害了,第一节课就强调了他的纪律,其中就包括迟到一次扣两分,缺课就更不用说了,一次十分。而且还不是开玩笑的,第一节课上就已经有人被扣分了。苏梓是不敢造次的,听说功课要不及格,补考得等到毕业那一年才能进行,要是不能按时毕业,那还不让妈妈给唠叨死!

这样想着的时候,苏梓已经跑得气喘吁吁了。她似乎听见后面有人喊“等等”,但她并没有放在心上,周梦影这几天都回家去了,这会儿还会有谁喊她呢!

也真是的,班上女生分了两个宿舍,刚好把苏梓和周梦影分开了。不行,等过段时间还得想想办法调到一个宿舍来,苏梓还是习惯和周梦影在一起。苏梓喜欢看小说,一看起来就没完没了的,所以经常早上起不来。经常的情况是这样:早上,周梦影会过来喊她起床,但她一转身,苏梓又会躺回去,然后她没去做早操,然后早操回来周梦影会给她带回一瓶热水,外加早点。等回到宿舍如果见她还没起来就会直接把她的被子掀了,再把她从床上抓起来,这样,苏梓就不得不乖乖地起来。但最近几天周梦影因为奶奶病危回家去了,没人催她起床了,于是她就得拼命赶了。

苏梓跑着跑着,已经可以看见教学楼了,前面转过弯往左拐,再往前……

“喂,这位同学,这是你的笔记本,给你!”不知什么时候,一个大男孩站在她的前面,一手递给她一个笔记本,差点把她吓了一大跳。

哦,还真是我的呢!苏梓抽了一口气。

“谢谢你啊!”苏梓接过来,不好意思地笑了。

“想不到你还跑得那么快,我在后面喊你几句都没听到……”大男孩咧着嘴笑着说,还没说完,苏梓已经又往前跑起来了,她不想迟到!

这个大男孩就是游泳。后来他告诉苏梓,他对她一见钟情,他非常感谢老天给他们安排了那一次邂逅。他那天刚好在学生会有点事,回来时走在梧桐路上恰好看到她的笔记本掉地上了。游泳也是大一新生,刚考进学生会,大二时原学生会主席毕业,他成功接替。

苏梓一直想笑,她又何尝不是对他一见钟情呢?她还记得那天第一眼看到他的那种心跳的感觉,那是一种近乎窒息的感觉,她一下都慌得不知所措了,只好逃跑而去。只是,她不想告诉他。

游泳是一个非常优秀的男孩,各方面都出色,在学校很有名,是很多女孩追求的对象,但他只对苏梓情有独钟,而苏梓也一样只对他芳心独守。大学四年,他们的脚步遍及了学校的每一个角落,他们的爱情也在一个个春夏秋冬里恣意成长、美丽。但是,他们最终还是劳燕分飞,各奔天涯。

苏梓的妈妈不喜欢游泳。大三时,苏梓把游泳带回家,爸爸很欣赏他,说他是个很有发展前途的小伙子,没想到妈妈却说他长得太不老实,不靠谱,坚决不同意他们继续交往。

长得太好竟然也是个错误,这就是妈妈的逻辑。苏梓虽然很伤心,无法理解妈妈,却又不敢忤逆她。

苏梓从小就对妈妈很畏惧。甚至,在她的内心里面,一直都想逃离那个家。

苏梓没有一个幸福的家。从她有记忆起,爸爸妈妈就是不断地吵闹,虽然大多时候,爸爸都是沉默的,但就是一个人,妈妈也照样可以吵,直吵得你的心发凉,发怵。如果爸爸有过激的反抗,那么妈妈还会上演上吊、跳水、喝药等刺激性的节目,让你胆颤心惊,全家不得安生。因为是老大,苏梓都不记得自己有多少个夜晚整晚整晚地不敢睡觉,她怕一不小心,妈妈就没了。尽管她很怕妈妈,但她还是不想失去妈妈。

妈妈除了唠叨,平时并不喜欢说话。后来随着她慢慢长大,妈妈也偶尔跟她倾诉,说长得好的男人怎么怎么不可靠,男人还尤其不能有才,这样更会招狐狸精。苏梓当然知道,妈妈在含沙射影地说爸爸。但她从小就跟爸爸亲,只是,爸爸在妈妈两天一小吵,三天一大吵下逐渐变得沉默了,爸爸过早地变得头发稀疏,眼睛也慢慢失去了光彩。

家里谁都怕妈妈,包括自小受妈妈宠爱的弟弟,他们只有一个愿望,那就是不要与妈妈对着干,否则不会有一天安宁。

苏梓很痛苦,但是,他们的爱情还是坚持到了毕业,毕竟,他们是那么相爱。

曾经说好,苏梓和周梦影他们四个人一起去深圳发展的,但最后唯独缺了自己。

妈妈不喜欢游泳,妈妈不准苏梓离开江城,最后,苏梓只好选择了放手。

苏梓永远也忘不了他们分开的那一天。也是在这条梧桐路上,也是在这个季节。风吹起苏梓长长的头发和裙子,两个人紧紧地抱在一起泪流满面。

“小梓,我会等着你妈妈接受我的那一天,你一定不要放弃。”游泳泣不成声,苏梓的心都要碎了,她第一次看见游泳流泪,而且是那么伤心欲绝。

苏梓只能安慰游泳,她知道,自己一旦决定留下来,就意味着他们之间不会再有任何关系了。这是她一生中最痛苦的决定。

妈妈希望苏梓留在他们身边,希望她过着朝九晚五的生活,她不想拂了妈妈的意。虽然爸爸一直都是尊重自己的选择,但他在单位可以独当一面,回到家里却永远只能甘拜下风,永远没有发言权。面对爸爸和妈妈,苏梓还是愿意选择平静,所以,就算心里有万千不舍,有万千不甘,她都放进了心里。

毕业后,苏梓在母亲的张罗下进了一家国营单位。日子波澜不惊,那段时间,苏梓很想念游泳,但她还是忍着不接他的电话,然后,游泳就渐渐地不再打来了。

上班后,追苏梓的人很多,但她都提不起兴致,于是大家都说是美女眼光高,她也懒得解释,每天按部就班地上班,回家,回家,上班,和别人交流来往极少。

苏梓办公室里有一个男同事对她特别好,他叫林康越,中午的时候经常给她买饭,但苏梓对他一直都是保持在礼貌范围之内。后来有一次苏梓病了,是林康越送她去的医院,并且跑上跑下地就像她的男朋友。苏梓的妈妈接到电话去医院看到了后,就一直游说苏梓接受他做男朋友。她说林康越长得高高大大的一点也不比游泳差,关键是他的脸没有游泳太过英俊,比较让人放心。

说实在的,苏梓自从和游泳无疾而终后,对所谓爱情好像一点也不敏感了。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一来二去,她和林康越还是成了大家眼中的男女朋友了。林康越比苏梓大四岁,苏梓隐隐地似乎也希望要交朋友就交一个大点的男朋友,她喜欢被呵护的感觉她喜欢安全的感觉。但她也知道,这中间,妈妈功不可没,而林康越似乎也深谙其道。

第二年春天,苏梓不小心怀孕了,当她告诉林康越的时候,她完全没有想到他的反应竟然是劝她去打掉孩子。

带着痛苦矛盾的心情,苏梓做掉了孩子。她的心里还是有一丝希望,因为林康越说了,他现在还没有足够的经济实力结婚,他想再过段时间考虑结婚的事。苏梓以为,林康越是想给她一份幸福美满的生活,她突然就好感动,也似乎就理解了他要她做掉孩子的决定。

她满心期待着。

时间一年一年地过去,眼看苏梓毕业工作已是第三年了。日子还是按部就班地过着,林康越还是原来的样子,他并没有为他的经济实力的改变有所行动。苏梓心里很是失望,但她还是忍耐着,希望奇迹发生。

有一天,林康越的妈妈找到苏梓,问他们到底什么时候结婚,她说他们的最大愿望就是儿子能够尽早成婚,而且说了,只要他们决定结婚,一切费用他们负责。苏梓这才想起来,他家并不缺钱,林康越是独生子,他爸爸以前是某单位的一把手。

于是,她偶尔提到结婚的事,林康越却总是说再等等。苏梓就忍不住想,是不是他一直都不想结婚,只是因为父母被逼无奈呢?不然他为什么这么久了都不愿提及结婚事宜呢?也许是因为自己对结婚也没有太多期盼,所以苏梓选择了不愿多想,过一天算一天吧!

两个人都不是喜欢说话的人,交流本就不多,有时候,两个人在桌上吃饭,苏梓觉得气氛太过沉闷就想找点话说,而林康越会经常打断她的话,提醒她说:“这是听第二遍了”,“这是听第三遍了”。苏梓只好闭嘴。

有时候身体不舒服或者心里烦,或者工作不顺利,林康越也总是不耐烦地埋怨说女人就是喜欢胡思乱想,没事找事。“有病就去医院,不需要跟我说啊,我又不是医生”;“工作不需要那么太卖命,也不要太要强。总是争强好胜能开心吗?”其实,有时候苏梓并不是想要得到他多大的帮助,她只是希望在她生病难受,伤心难过的时候有个人愿意听她倾诉,她只是希望能够有人说说话,安慰安慰她,但是,一次次地,她失望了,于是,苏梓也越来越不想开口,两个人有时候十天半月都没有一句话。

偶尔,他们也下厨,林康越也可以做饭。但只要林康越做饭,苏梓就没有什么胃口,而且心里会莫名地烦。都说做饭要讲究色香味俱全,但林康越做的饭怎么看怎么没有食欲。调料极少放,要放也是敷衍的感觉,然后所有的菜恨不得都一锅大杂烩。每当这时候,苏梓心里就会冒出“品味”二字,这到底是没有品味呢还是不想用心?她不由就苦闷烦躁起来,像这样波澜不惊,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是一个样的生活甚至是让人心生厌烦!似乎什么都激不起他的兴致,那么,是不是自己在他的心里也是这样的感觉呢?什么都无所谓,可有可无,或者他就只是为了找一个伴,任谁都一样,如此而已。那么,自己在他的眼里、心里到底算什么呢?想到这些,苏梓就感到特别悲哀和难过。

但是他们没有这方面的交流,苏梓也问不出口。只是这种被无视,被忽略的感觉愈来愈强烈。

苏梓常常就很迷惘,这谈朋友到底是为了什么呢?当初,他为什么要追我,要对我好呢?她实在是想不通。还好,妈妈并没有太催她,她觉得女孩子不要太早结婚,不然会很辛苦,但最好不要超过二十八岁。

在这一点上,苏梓总觉得妈妈有婚姻恐惧症,以致对儿女的婚姻都不敢期望似的。虽然她很庆幸妈妈没有逼她快点结婚,但心里总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滋味。越大她似乎也越对妈妈多了一些理解,然后也想试着慢慢地走近妈妈。妈妈一直活在优秀的爸爸的阴影下,为了求得平衡,她吵,她闹,她强势,她霸道,苏梓想,她也许一直都在掩饰着她真正的内心。很大程度上,妈妈也是可怜的,作为女儿,苏梓觉得自己有义务去慢慢化解妈妈内心的块垒。

第四年的时候,林康越还是老样子,什么也没有改变,下班不是聚会就是上网看电视。苏梓虽然没有和他同居,但时不时也会过去帮他打扫卫生,不然就看不下去了。他们依旧交流极少。

后来,他甚至都忘了她的生日,苏梓也故意忘了他接下来的生日,结果他并没有在意,好像他过不过生日都无所谓。苏梓的心一点点地更加冰凉。这样一潭死水的生活到底有什么意义呢?可是,我还能爱上谁呢?苏梓问自己,我还有爱情吗?和谁不都一样过日子?她似乎又没有继续开始一段新 的感情的勇气。于是,这样的生活依然继续着。

苏梓的生活很简单,上班后就没有什么知心朋友,联系最多的还是周梦影。

周梦影和男朋友去深圳的时候,刚开始就在一个中外合资企业里上班,第三年才开始单干,然后摸爬打滚地经过了一年多才开始有点起色,然后男朋友就迫不及待地把她娶进了门,给了她一个温暖的家。周梦影举行了两场婚礼,各自的家里一场,江城和洛阳。在江城的时候,苏梓叮嘱周梦影不要请游泳,否则她不会参加。果然,在周梦影江城的婚礼上,苏梓没有看到游泳。她知道,游泳一毕业就在深圳单干,而且一直做得很顺利,但他到现在都没有找女朋友。

周梦影告诉她,游泳说了,只要苏梓没结婚,他就不会考虑找女朋友。就因为这,苏梓更不想见他,她是一个很干脆的人,她不希望在有林康越的时候还与别人有一丝一毫的关系。尽管她知道,她的心底还有游泳的一席之地,但也只是心里,她不想给人错觉。

周梦影结婚后,苏梓的心里更加没有着落了,而妈妈也在开始催她结婚了,因为弟弟都已经找好了女朋友,妈妈说了,她是姐姐,得先嫁出去。

那么,我该什么时候结婚呢?我到底要不要跟林康越结婚呢?就在周梦影结婚后的这一年来,苏梓都在想这个问题。如果真跟林康越结婚了,将会是怎样的生活?会比现在更糟糕吗?苏梓常常不敢想下去。现在,仅仅与周梦影分开几年,但她们之间的差距已经很明显了,而结婚是一辈子的事,苏梓越想越不敢想。

慢慢地,她越来越怀念在大学的那段快乐的时光,自然,也不由自主地会想起游泳。

现在的生活绝对不是我想要的,那么,是我错了吗?难道这么多年来,我都在放任自流,或者说自暴自弃吗?苏梓不停地问自己。这种想法冒出来后,苏梓竟然吓了一大跳,然后就常常有想离开林康越的念头了,而且这种想法越来越频繁,越来越强烈。

我不能把自己交给一个不爱的人,我不能拿自己的后半生来惩罚来逃避自己内心真正的感情。苏梓渐渐这样想了。

“梦影,我知道我什么也瞒不了你。说实在话,我现在完全动摇了,我不想再浪费所剩无几的青春了,我再也浪费不起了。你知道,我轻易不会做这样的决定,这么多年了,这是我第一次跟你说这些。”苏梓依然把双手插在口袋里,抬起头望着高大的梧桐树,似乎从一个遥远的梦里醒过来。说完这些,似乎还松了一口气。

“你真的决定了?”周梦影似乎有点不相信,她眯缝着双眼望着苏梓。苏梓依然是那么漂亮,只是眼神里都是疲惫,让人心疼。

“妈妈现在催着我结婚,我突然开始思考,我要和谁结婚。显然,林康越现在是想结婚了,可我却犹豫了。就这么结婚吗?我不心甘。梦影,你说一个女人为什么要结婚?你是有爱情,而我呢?我现在想想,我什么也没有,我不知道我要着一个男人有什么用,仅仅就为了一起过日子吗?有人说,在一起是相互取暖,我想,我连这一点都没有,我们都太独立了,独立到根本就不需要对方来取暖,你说,这不是可笑吗?”苏梓好像打开了话匣子,一发不可收拾,听得周梦影心里拨凉拨凉的,她以前只知道他们的关系不温不火,没想到是这么糟糕,她太吃惊了,更惊的是,苏梓竟然坚持了这么多年。

“还好,你们还没有结婚,一切都来得及。小梓,你不要难过……”周梦影安慰着她。

“我没有难过,也从不怪谁。我现在只觉得可笑。梦影,我现在终于明白了,一个男人他不肯为你改变,他不思进取,他太过平静,或者说冷静,是因为他还没有开始他的爱。或者说,我始终不是林康越的爱,更不说最爱。所以,他平静,所以,他平庸,所以,他不想改变。”苏梓继续幽幽地说。

周梦影也惊讶地不知说什么了,这苏梓的话怎么越听越像哲学家说的话了呢?

“梦影,这次邀你到这里来,我就是想重新梳理一下我的感情,梳理一下我这几年走过的路。我仔细想了很久,回过头去,似乎一切仍然还是停留在这里。这几年,我都白过了。所以,我想换个活法,梦影,这次不需要你的游说,我已经决定了要跟你去深圳。”

“真的吗?我就说我还有个重要位置是留给你的,你去,我就什么都不缺了呀!”周梦影高兴地跳起来,一把抱住苏梓,在她的脸上亲了好几下。

要知道,周梦影可是一直游说她去深圳的啊,说是给他们帮忙,其实,她也想暗地里帮忙让她跟游泳再续前缘,因为,她知道苏梓这几年并不幸福,也知道游泳一直都忘不了苏梓,而且她也知道苏梓的心里一直也有游泳,但她真的没有想到苏梓和林康越的关系竟然会是这么不靠谱,也没有想到苏梓这一次竟然彻底来了个三百六十度的大转弯。

“那你还会顾虑你妈吗?”周梦影也知道苏梓的妈妈很厉害。

“我想我会努力去说服我妈妈的,我相信,她慢慢会理解我,以前也是我害怕跟她沟通,现在,我想我应该为我自己努力了。”苏梓似乎很有把握,周梦影虽然有点怀疑,但还是忍不住点头。

“那你还会和游泳继续吗?”周梦影又迫不及待地问。

“我不知道,毕竟我已不是原来的那个我了,我现在只想做我自己了。缘分的事我听从心的安排吧,随缘。”苏梓轻轻地说。

是的,六年了,该结束了。人生中,有的缘分深,有的缘分浅,有的时候,不是你不够好,而是缘分浅,爱得还不够。

人生最无奈最可笑的恐怕就是:两个人在一起,却不关爱情。

我要走了,你却还没来得及爱上我。也许就是这样吧!

苏梓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她挽起周梦影的手,两个人已经走到了梧桐路的尽头,回过头去,飘零的树叶还在陆陆续续地飞舞。路在身后延伸,一直到很远很远。

秋,已一步一步走向了深处。

本文标签:

审核:江翀d
关于短篇言情小说《梧桐叶落已秋深》的编辑点评:

暂无编辑点评


您也许感兴趣的
该周最热小说
小说新作速递
会员评论

暂无会员评论。

新澳博网络文学网站提供各类网络文学作品、新澳博在线阅读。杨柳岸网络文学版权所有,未经本站或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由提供技术支持。 杨柳岸网络文学竭诚为广大文学爱好者、网络写手提供优质的原创文学创作平台!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ncfl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