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澳博>>散文>> 我们好像在哪儿见过

我们好像在哪儿见过

作者:暖暖发表于:2015-11-13 15:00:27  短篇抒情散文关注度:杨柳岸网络文学为您统计中..

新澳博:为什么你的工作总是越做越不开心  文/桂公子  昨天,室友小冰加班到凌晨才回的家,已经是这个礼拜第五天加班了,而且一次比一次晚。从中旬开始,她几乎每天都无法准时下班,整个人也疲惫不堪,临近崩溃。  ,再这样下去,我真的是要辞职的。好小冰这句话已经说了好多次。她上个月开始调到现在这个部门,薪资有所上浮,原本以为工作的春天要来了,岂料熬夜加班也成了常态。  仔细一想,小冰在上个部门的工作虽说不累,但做的事情杂乱,她一直觉得自己得不到任何提升,加上待遇一般,本就打算辞职。谁料突然被调到新部门做财务工作,小冰想着正好跟所学专业相关,待遇也有所改善,自然就留下了。  可这还没两个月呢,小冰又开始动摇了,为什们就没有一份让我真心热爱的工作呢?待遇好、工作量适中,至少不用天天加班,可是咋就找不到呢?好  我想这是很多人的困扰吧?找到一份自己真心热爱的工作好像真的很难,身边大多数朋友都是一边抱怨着工作,一边继续为五斗米而埋头苦干。  01.  不过,前同事大伟就很幸运,因为他的第二份工作就是他所热爱的。  当时同期进的第一家公司,我们都负责文案工作,就是挖掘产品卖点、写写产品介绍、跟着摄影师拍拍照,事情繁琐且反复。庆幸的是,基本不需要加班,当然工资也没啥优势。  我们私下也会讨论这份工作的价值性,对很多有宏图大志的人来说,他们都表示以后是要离开的,毕竟产品文案写多了,难免遇到瓶颈期,也就得不到其他提升了。  可一问大家以后打算做什么,却没人能说出个所以然来,除了大伟。他想做平面设计,说实话我们并不是太看好,因为他完全没有基础,平时接触也不多。  可是,大伟竟然花了两个月工资报了一个平面设计班,趁上班日的晚上、周末去上课,坚持了整整三个月。平时的工作并不见他落下,还帮忙做起了平面的工作,产品网页也做得像模像样的,令我们刮目相看。  偶尔他会上一些平面设计师网站去发布自己的设计作品,和别人交流学习,不断提升自己的专业性。辞职时,公司想把他调到平面部借此留住他,但被拒绝了。大伟清楚知道如果自己还想在这个领域有新的成长,就必须去专业的设计公司,所以他毅然决然地离开了。  如今,大伟已经是一家知名设计公司的初级平面设计师,也在不断进步中。现在的他比以前辛苦得多,却乐在其中,这是他认为对的工作,所以投入了更多的热情和耐心。  什么的工作会让我们热爱呢?一份你喜欢且有能力驾驭的工作,也就是所谓正确的工作。因为喜欢,你能全身心奉献;因为能驾驭,你不会产生无力感。工作时越来越有干劲,效率和质量分分钟就能上来,成就感和幸福感也会倍增。  02.  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像大伟那么幸运,能早早地找到正确的工作。  想起毕业那会儿,好多同学挤破头考进银行,考进事业单位,可没过多久,一个个也是怨声载道,各有各的难言之隐。  ,我的妈呀,真的太辛苦了。工作量多倒是其次,让人头疼的还是业绩压力大,和同事之间的无形竞争也很磨人。好露露就是一毕业进的银行,当初获得新工作的喜悦感在半年时间里就被磨得所剩无几。  就这样过去了一年,露露继续守着她的铁饭碗,没有辞职,但也不抱怨了。并不是因为被现实磨得没脾气,而是开始学会了自我调解。  她懂得了如何消除工作的负面情绪,开始认可自我价值,甚至和领导、同事建立起了友好关系。用平和的心态把所有疲惫都转化成动力,久而久之,工作变得可爱了,她也越来越乐观向上,自然少了很多烦恼。  记得在卡尔人纽波特写的《优秀到不能被忽视》一书中看到过一个理论,叫自我决定理论。他提到了推动人们持续坚持一份工作的三个因素分别是自主、胜任,还有归属。  而露露状态转变的原因就属于这其中的两点:自主和归属,怎么理解呢?就是主动意识到工作的价值和意义,让自己和工作伙伴建立联系,产生归属感,自然就能持续为工作提供源源不断的能量。  有人说,正确地工作胜过正确的工作。不是所有人都能一下子找到自己热爱的工作,并为之奉献一生。或许很多人都要经过无数次的探索,才能找到适合自己的;又或是不断磨练,让自己逐渐爱上现有的这份工作。  所以,我们不热爱工作的原因表面上看来可能会是工资太低、加班太多、任务太重等等这些表象的因素,但究其根本还是我们没能摆正自己在工作中的身份和姿态,即没有正确地工作。  找不到正确的工作,那就学会正确地工作。当你调整了心态,换个角度思考问题,一切难题都能迎刃而解,工作也会越做越开心。  03.  找第二份工作的时候,遇到过一个HR,她面试时跟我谈起了工作和爱情。  她说,工作其实和爱情很像,都会经历一个寻找-相中-磨合-厮守的过程。在一开始,你对自己想从事的工作会有一个蓝图,就像是择偶标准一样,然后在一大堆工作里找出最吸引自己的那一个,就好比相中了心仪者。  工作选你,你也选工作,所以你可能会经历好几次面试,直到找到那个彼此看着合适的。但这次成功并不意味以后就绝对的一帆风顺,因为各种主客观的因素会让你对工作有新的了解,也会产生很多负面情绪,甚至是排斥心理。  为什们很多情侣最后分了手,就是因为相处过后发现并不合适,磨合不了也就无法拥有厮守的未来。工作同理,你难以忍受也会辞职,也会离开。但如果你度过了这个时期,靠自我调节来与工作求得和解,坚持到最后也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所以,工作热爱与否,不完全取决于它是否是正确的工作,更要看你是否正确地工作。能找到喜欢的何其幸也,找不到也不要担心,有些工作不一定为你所爱,但可能是最适合你的,就像谈恋爱一样,我们也是找合适的过日子才能长久。  不要再问自己,为什么工作越做越不开心了好,这个问题只有两种选择:走或留。如果你有勇气有想法,那就去吧;倘若没有,不如放眼当下,把工作巨细做好,少一些抱怨,多一些投入,工作其实也没那么糟,不是吗?二十多岁总觉得没必要那么拼

针叶在图书馆找到的信子,跑的有点喘的针叶哈着白气,凑近信子神秘的说:“信子,帮帮忙,你得救我!”

针叶跟信子是自小长大的闺蜜,大学留在了同一个城市,却不是同一所学校,针叶这么急急地跑来,一定遇到了什么要紧的事儿?信子把书放到了桌子上,扶了扶高度近视的镜框,呼塌着两只大眼睛,问道:“什么要紧的事儿,你说,只要我能帮的上忙的,一定帮你!”

“走~~~走~~~去外面的咖啡厅,我慢慢跟你说……” 针叶从椅背上拿下信子的羽绒服,披在信子的肩头,弯腰抱起桌子上信子正在看的书,嘴里还不断的催促着:“快点儿啦,走了,走了……”

信子嗔怪的看着针叶,踉踉跄跄的从椅子后面挪了出来,针叶温暖的手,牵住信子冰冷的手,最快的速度,旋风一样跑出了图书馆。

已经进入了冬天,阴沉沉的天气给这个季节涂上了灰色,信子忍不住一只手往上扶了扶衣领,缩了一下脖子:“阿嚏……阿嚏……”两个喷嚏证明了对这个猛一下子就凉了的天气的不适应。信子皱皱眉头,针叶倒是忍不住嘻嘻的笑了。

咖啡馆刚刚营业,一个客人都还没有,两个服务员轻手轻脚的忙碌着,看到针叶牵着信子的手跑了进来,忙起身笑着迎上来打着招呼,并且拉开了墙角桌边的椅子,示意她们坐在那里就好。

“一杯卡布基诺,放糖……诶!信子你来点儿什么?”针叶摘掉围巾问信子。

“跟你的一样吧!”服务员点头走了,信子感到咖啡厅暖和和的,吧台上的留声机放的竟然是邓丽君的歌,九零后得信子感到很意外。

“什么事儿,快说!”信子捧着一杯滚烫的卡布基诺,轻声问着针叶,样子舒服而优雅。

“我跟你说了,你不许生气!”针叶近乎哀求的声音跟信子说。

信子一手用勺子搅着咖啡,一边伸近脖子狠狠的吸一口咖啡飘出的味道,然后满脸享受的跟针叶说:“看在这杯咖啡的份上,饶你了,说吧,我不生气!”

针叶如释重负的深深的吐了一口气:“那我可说了……”

“卖什么关子?”信子抿了一口咖啡,咖啡有点饶舌的缠绵,跟清香。

“我用你的照片设置了QQ头像,一个哥们对我貌似有好感,而且一直聊得很来,现在那个哥们儿希望能见面,可是我如果见面不就穿帮了吗?所以你得帮帮我。”

“你说什么?”尽管针叶说的声音很小,信子还是像听到炸雷一样叫了起来,绕口的咖啡随着惊叫也吐了出来,服务员诧异的朝着两个漂亮女孩这里张望,猜测着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不必这么大惊小怪的吧?现在可真的是网络时代,就连叔叔阿姨级的人物都能聊天,见面,我们九零后的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针叶一直手放在嘴唇上示意信子不要在大声惊叫,一边小声的解释着。

“我惊讶的是你为什么拿我的照片做头像,不惊讶你怎么网聊!”信子有点生气,大口喝了一口咖啡,苦的她撇了撇嘴。

“关键是我跟他说头像就是本人,而且对他也真的有那么一点点儿的好感,好信子,你不会见死不救吧?”针叶又是装哭,又是卖萌的跟信子软磨硬泡的撒着娇。

“你的脑袋榆木做的啊?人家认知的是你本人,不是你的头像,我的照片,OK!你这忙我怎么帮?”信子已经让针叶磨得哭笑不得了。

“我不管了,反正约好周末见面了,你要真忍心看我丢人,你就别去!否则你就帮我……”针叶使出她的惯用技俩。

善良的信子,无奈的笑笑饮尽最后一口,苦苦的咖啡,似哭非笑的说:“你代表我,一起去如何?”

“这样好……我也正想会会他本人,以你信子的身份,近距离的接触一下也不错呦!”针叶花痴一样的笑着打趣。

周末那天,赖在被窝里看书的信子,一大早就被针叶堵在了寝室。

“还真去啊?”信子丝毫没有起床的意思,只是换了个舒服的姿势,侧过身依然躺在被窝里问。

“当然真的啦,快点起来了。”针叶有点着急了,伸手往起拽信子。

“我去算什么?你如果喜欢自己就直截了当的去表达,你都九十年代了,难不成还有相亲那一说?”信子拒绝起床,跟针叶叨叨着说着。

“哎呀!起来帮我就好了……”针叶费半天劲,终于把信子从床上拉了起来。

“想过没有,一个谎,需要十个慌来圆,我帮了你这次,下一次你怎么办!”信子正色的跟针叶说。

针叶沉默了,“是额,如果他仅仅喜欢那个头像,跟我还有关系吗?那我今天是该去,还是不该去呢?”这些话针叶只是在心里自己纠结,并没有说出来。

针叶拉了信子的手说:“就当你是针叶,我是信子,我跟你去见见他,考核一下他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看看何不合格?”

信子也不好在说什么了,梳洗好的她跟针叶一同走了出去。

下雪了,稀稀疏疏的雪片如鹅毛一样无声的滑落,踩在上面咯吱咯吱的响,约好的郊外的公园见得,以前周末公园都是熙熙攘攘的人,都是一家子一家子的,在周末这天一起出来晒晒太阳,放放风筝,踏踏青什么的,天气骤然变冷,硕大的公园,没有几个踏雪的人。天阴沉沉的像一个灰色的大锅,倒扣着整个世界,信子望一眼天空,真看不出那些白色的雪花是在哪里盛着的,盛不下了就呼啦啦的洒落了,跟银色的蝴蝶一样,追随着,围绕着两个漂亮的女孩儿,还有几片如调皮的精灵,悄悄钻进了领子里,凉凉的,痒痒的,边笑着,边抖着衣领。几只寒鸟可能也忍受不了孤独吧,从这棵光秃秃的树上飞到了另一棵同样光秃秃的树上了,扑棱掉一地的碎雪跟哀鸣。一大簇的草本花木叶子都已经枯竭,整株花瘫软地上,可枝头却俏然开着几朵粉色的花,“谁说只有红梅能傲霜的,如今整株花不就是为了最后的绽放,而倾其所有了吗?”信子边想边看着。

一棵高大的银杏树,叶子都成了金黄色,尽管没有阳光,却显得那么耀眼,冷冷的风从枝头滑过,如同千万只金蝶瑟瑟的在枝头舞动。树下站着一个伟岸的身影,听到她们咯吱咯吱的脚步声,缓缓地转过身来。

针叶刚想跑过去,那个转过来的人热情的冲着信子伸过了手:“你是紫气东来吧?我是长夜漫漫啊!”(路上针叶告诉信子,自己有一个新号,别人都不知道,网名就是紫气东来,用信子的照片做的头像,今天要见的人,网名就叫长夜漫漫)。

“好有磁性的声音,我们好像在哪见过,声音也如此熟悉”信子呆呆的握着那个人温热的大手,快速的在脑子里搜索着。

“你是陈默?” 信子终于想起来了。

“你是?” 被叫做陈默的,莫名的用松开信子的手挠挠头皮迷惑的问。

“我们一个学校的,你不记得我了吗?我大一,你大四,你是我的学长啊!” 信子兴奋的一把又握住陈默的手,高兴地说着摇动着,如同见到多年没见的闺蜜一样。

“我说感觉头像有点儿似曾相识的感觉呢?” 陈默木呐的透过厚厚的镜片,认真的打量着信子。

“我们新入学,你就大四了,你是学生会的会长,你的文章在我们学校的杂志上登了很多,记得吗,你还获了奖?” 信子一连串儿的说着,陈默有点答不上话。

“我也是学生会的,也就半年吧,你实习就走了,可能你对我根本没印象吧!” 信子依然满脸的兴奋。

“哦!想起来了,你的笔名风信子,你写过《紫色小筑》,也上了学校的杂志,毕业典礼的时候我还拿来朗诵来着。” 陈默恍然大悟的好像想起了,很多的事!

“就是……就是……你给我的紫色小筑配了音,整个文章都感觉升华了,本来很想感激你的,却没了你的消息。” 信子低下头扭着衣角,有点既兴奋,又失落的感慨!

“主要是你写的太美了,当时真希望紫色小筑里能有我的一席之地!” 说到这里陈默有棱角的脸红润了起来。

“对了,我介绍一下!” 信子忽然明白自己到底是干什么来的,拉过一直没开口的针叶说。

“我是针叶,信子的闺蜜,很高兴认识你,陈默” 针叶真诚的伸过手,自我介绍着:“是信子一定拉我来的,本来还担心她一个人不便,没想到你们认识。既然你是信子的学长,我也没什么可担心的了,你们聊聊吧,记得把信子安全送回学校去!正好有同学短信要我回去,我也就不打扰了。”信子一下子被针叶的话弄愣了,伸手想把针叶拉回来,执意要走的针叶摆脱了信子的手。

望着一步步针叶越来越远的孤单的背影,信子忽然感觉自己有点趁火打劫, 横刀夺爱的感觉。

陈默什么也不知道,只是迷茫的望着刚才还满脸春风,现在一下子就冷下来的信子的脸,手足无措的不知道怎么跟信子交流。

信子收回思绪,重新审视着陈默:“你到底是欣赏QQ的头像,还是QQ本人?”

“不好说呢?” 网络必定只是展现好的一面,很多人都不用真名字,真照片,资料也有的都不是真的,有的甚至性别都不真的。

“那,你怎么想和网络里的我见面的?” 信子想弄清,陈默到底是喜欢照片,还是针叶本人。

“我就感觉照片上的你好像在哪里见过,问了你,你也没正面回答,去了你的空间,文章跟你的风格有一些差异呢?” 所以才想见见,正面了解一下吗。

“你也九十年代的,用这么费事吗?可以语音,视频,都能鉴定吗,干嘛费这劲呢? ”信子还是有点不理解的问。

“这些都不真实吗,都可以合成,都是有差距的, ”陈默搓着手说。

“难道见面就是真的吗?你确定我就是QQ后面的那个人吗?” 信子盯着陈默,很认真的问。

陈默彻底摸不到头脑了:“这难道还有假吗?”

“很有可能!” 信子一字一句的回答。

“我只是感到我们似曾相识,可我也确确实实想不起在哪儿见过,你也没有正面回答过我,所以我就想着见面问个究竟……” 陈默不知道针叶用的是信子的头像,只能一再解释,一再解释着。

信子看着陈默 ,陈默不知道针叶用的是自己的头像,自己为什么要不依不饶的怪他呢?自己不是也一直被蒙在鼓里吗,信子缓和一下语气,接着问:“如果QQ不是我的头像,会有今天的约会吗?”

“也许不会吧……为什么要这么问呢?你不是也来了吗?” 陈默忧郁一下,慢慢的说。

信子忽然笑了,笑的陈默更摸不到头脑了,信子并没有告诉陈默自己不是QQ对面的那个人,他不想破坏陈默纯真的想法。

回到寝室跟针叶QQ聊到;“你把你的头像换成你自己吧,陈默是一个不错的男人,如果可能交个朋友也是不错的。”

针叶回到:“不了吧!既然戏子已经入戏,不如将错就错的好,陈默确实是一个不错的人,他既然认定了网络里就是你,不如就把这个号给了你,你还是你岂不是更好!”

“我怎么有点趁火打劫的感觉!我们应该公平竞争的” 信子笑着说道。

“缘分不是靠施舍的,就是没有你的出现,网络里的感情,也是很难走到头的,我也就是感觉好奇,才看看这个认定你头像的人,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的。看来你们真的很有缘,竟然通过这么虚拟的QQ也能让彼此发现,我可不想因为陈默破坏我们闺蜜的最纯友谊。”针叶的话让信子很温暖。

“陈默也就是一种朦朦胧胧的感觉吧!认定头像里的人好像在哪里见过?”信子喃喃的有了睡意,带着美好进入了温暖的梦。

本文标签:

审核:江翀d精华:江翀d
关于短篇抒情散文《我们好像在哪儿见过》的编辑点评:

暂无编辑点评


您也许感兴趣的
该周最热散文
散文新作速递
会员评论

暂无会员评论。

新澳博网络文学网站提供各类网络文学作品、新澳博在线阅读。杨柳岸网络文学版权所有,未经本站或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由提供技术支持。 杨柳岸网络文学竭诚为广大文学爱好者、网络写手提供优质的原创文学创作平台!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ncfl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