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澳博>>杂文>> 抹不去的记忆

抹不去的记忆

作者:anni59823发表于:2016-03-29 13:17:39  短篇随感杂文关注度:杨柳岸网络文学为您统计中..

新澳博:拽着400块钱出发,我是如何迈开求职生涯第一步的  文/唤醒沉睡的猪  我的职业生涯要从400块钱说起,那是我迈向职场唯一的资本。  很多人会问, 400块钱,要在一座举目无亲的城市立足,首先,要解决租房的问题,其次,要解决吃饭的问题,另外,还有找工作、交通、通讯等各种问题,如果工作找得顺利,可能一两个月能够领到工资,可万一工作不那么快中得到,这点钱,怎么活。  当初,很多同学都是这么问我的,我也无数次反问自己,但是,那是我唯一也是我家里人唯一能够拿得出来的本钱,我没有任何可以讨价还价的空间。要知道,最后一年的学费还是我在东莞打暑假工凑齐的,家里哪里来的闲钱给我高枕无忧的去找工作。  记得特别清楚,那是2006年的寒冬,离真正毕业还有一个学期,学校在最后一个学期也不安排什么课程了,所以大三的学生都可以提前一个学期出去实习或者工作了。宿舍里的同学都蠢蠢欲动,大多数同学每天都穿梭在求职的路上,除了个别不急于找工作之外,我也不例外。  学校在这个时候,会组织一些企业来学校招聘,由于有了学校作为后盾,同学们确信来的企业都差不了,每一场招聘会差不多都是人挤人的状态。几家欢乐几家愁,不少同学在这些招聘会上找到了合适的工作,而大部分的毕业生,终究是要靠自己单打独斗的。  什么样的工作适合自己,可能很多的同学都会说专业对口的,大企业的,工资高的,其实,我考虑的完全不是这些,我考虑的是,有什么样的公司能够给员工提供一个住宿的地方,哪怕工资低一点,暂时和我专业不对口,我都无所谓。因为,眼下我要的不是什么专业对口、高新外企、升值空间等等,我只谋求一份能够糊口,而且不用自己租房的工作,唯有这样,我才能靠口袋里的400块钱维持一至两个月的存活。  所谓在谋生面前,所有的梦想都要低下高贵的头,大概就是如此吧。  庆幸的是,经过四处奔波,我遇到了这么一个小公司。公司不在我读大学的城市,而是在离学校两百多公里外的一座小城。由于是新成立的公司,规模不大,又为了吸引人才,公司特意到我所在的城市来招聘,还开出了给外地员工包吃包住的条件,试用期工资是一个月750块。  背起行囊,我就这样离开了熟悉的校园、熟悉的城市,没有一丝丝的眷顾,一切只为那一条包吃包住的竞聘条件,还有屈指可数的750块钱工资。  公司对外地员工还不错,办公室在一座独栋的民宅里,一楼到五楼作为办公用,顶楼的几间房作为外地员工的吃住空间。虽然我和另外一个女孩子同睡一张床,对方是百般抱怨,但是,对于我来说,有一个居住的地方,简直是上天的眷顾,哪还有时间挑剔和抱怨。  公司的财务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大姐,人特别热情,到周末就老带着我去逛商场,看到漂亮的衣服就说特别适合我,说我这样的身材穿什么都好看,那时候,她该不知道我是多么囊中羞涩吧。  终于知道为什么人们都说小时候所有牛逼哄哄的梦想,长大了都会变成两,有钱好个字了。因为饥寒交迫,因为食不果腹,因为每天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别人花枝招展、看着别人三五成群下馆子、看着别人出入都开着好车等等,所以,钱成为了遥远却又特别清晰的梦想。  记得领到第一个月工资的时候,是600块钱,那时候已经接近年关,领完工资就要回家过年了。财务的大姐说,每个新员工的工资都只能发600块,另外150块算是押金要过年后才发。大概是因为公司怕有些人过年后就不来的缘故吧。  那一年春节,我带着从学校带去余下的300块钱和600块工资,欢欢喜喜的回家过年了。那种激动和喜悦,至今我依然无法忘怀。当我把100块留给外婆做零花钱,把500块拿给父母亲作为日常花销时,他们都觉得我真有出息。多淳朴的期盼啊,600块钱的工资,长辈们都觉得儿女有出息了,他们到底是经历了多少穷苦的日子,才把要求变得这么毫无高度啊。  人们常常说,当你处于人生的最低谷,无论从哪个方向出发,都是在走上坡路。  是啊,十年前,当我怀揣着400块钱从人生最低谷迈开步伐的时候,虽然历经坎坷和曲折,但是,它却给我职场生涯上了最生动的一课。那一课,让我明白了,在人的一生中,总有某个时刻,你会跌落最低谷,但是,请不要害怕,跌入多深的谷底,就会产生多大的弹跳力。挺过去,遇见的就是你人生的巅峰。  作者简介:唤醒沉睡的猪(偶用笔名苗苗),80后奋斗女青年,人民勤务员,爱生活爱记录,曾发表散文随笔几十篇,撰写的征文、论文获得过全市一等奖;曾为国内某知名演讲口才网深受欢迎的写手,撰写来自各行各业各类主题演讲稿多达500多篇。个人博客、公众号:唤醒沉睡的猪,豆瓣,做自己的女王好小组创建人。在都市丛林中一路跌跌撞撞,依然坚信可以用真诚的文字唤醒人们心中沉睡的正能量。挽回爱情之不会聊天可能是你挽回感情的致命点

抹不去的记忆

一天闲时,我突然冲动的从柜子里面底层翻出陈旧的像册,一张一张仔细看着。怀旧是我们人类的固疾,越是步入中年,越是爱追忆往事。尤其是令人难忘的往事;我被一张发黄的、已经有些毛边的照片吸引了,拿在手里舍不得放下。

照片中的十二个女兵显得很土,但脸上都露出灿烂的微笑。围在一起相拥着合影。如果时光可以倒转,我真想回到那个年代,重新过一遍。

那是一九七一年二月,我十五岁,在天津的一个部队仓库,我们新兵连生活的结业照。记得其中一个叫丰承博的女孩,与我同岁,只因为她的家住在河北省承德市,而我的爸爸曾经在承德工作过,恰好她的爸爸认识我的爸爸,我们又是同岁,很自然的成了一对好朋友。

记得她很爱美,那个年代,爱美是小资产阶级的表现,我却不以为然。她皮肤较黑,头发直直的。一有时间,她就偷偷的用小卡子把头发帘卷一会儿,放开后就有些曲卷,衬托着整个脸漾溢着青春活力。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新兵连结束后,她被分到了河北省唐山市二五五医院,我回到了北京,我们再也没有见过面,但我们同在一个系统工作,相互知道彼此的消息。

转眼间到了一九七六年的盛夏,唐山发生了大地震,我听到这个噩耗后马上想起了我的这个好朋友,我为她担心、着急。记得我当时已调到山西太原工作。所在医院动员去唐山抗震救灾,我立即报了名,连夜赶往唐山;先是坐火车到北京,再换乘卡车赴唐山机场,因为抢险指挥部设在那里。那时的火车速度比现在慢的多了,由于地震,公路被破坏,交通几乎瘫痪。我坐在卡车里心急如焚。尽管我们都不知道前方等待我们的是什么?如果是传言所说,那我们真正是在‘赴汤蹈火’,因为那里仍在继续余震,而唐山市的地下全被挖空了,有塌陷的危险。             我坐在卡车的后边,紧张的观察着震情,越是接近唐山,看见倒塌的房屋密度越大,而从市里往外走的人,大多光着膀子,推着手推车,赶着马车,车上放着的是一个个用白洋淀的席子卷着的亲人的遗体。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为所有遇难的人们祈祷。……

接下来,就是吃着用黄泥汤合的面蒸的馒头,压缩饼干,然后投入了紧张的空运伤病员的工作中。在一次等待飞行的空间,我突然间看见机场边上的一块空地上,有一排排不太整齐的木牌,我走过去仔细一看:是二五五医院在这次地震中牺牲了的人被匆匆埋在了这里,我数了数,有五百多;木牌大小不一,上面清楚的写着去逝者的名字,我慢慢地仔仔细细地看着,有一家人名字写在一起的,有无名氏,最不希望看到的名字还是看到了:丰承博,我眼睛湿润了,终于感到了大自然的淫威,是那么的残酷、无情,我的好朋友就这么离去了,她的英灵埋在了这里,她才二十一岁啊!正是风华正茂。

我的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她那一瞥一笑,一扭一跳,哈哈的笑声,在我的脑海里一幕幕的闪过,抹也抹不去。

经过十五天的紧张工作,终于完成了空运任务;趁着休整,我抽空赶到了二五五医院,亲眼看看好友生前工作过的地方。这是一个前苏联帮助我国盖的医院,在这片地震后遗留的废墟上,到处是悲哀的人群,我碰到了熟人,得到了许多关于丰承博的消息:地震那天夜里,她在外科上夜班,地震来时,唯她最清醒,生的机会就在她的脚下,只要往门外一迈,就可以了,就这么简单,可恰恰是她;我的好朋友,丰承博,没有这样做,却选择了死亡,因为她知道,病房里有她的病人,有那么多的生灵需要她,她拼命的往里面跑,一边跑一边大喊:“地震了,快起来!”她为帮助其他人能活下来,而毅然决然的放弃了生的权力。自己被一大块预支板挤压住,出不来。

七十年代,没有什么先进的大型设备能够及时运到,只能靠人的力量,可人的力量又是那么渺小,交通也是那么落后,只有被动的等待;丰承博的身体三分之二被挤压住,上身在外边,她的神志非常清醒。始终没有流一滴眼泪,没有丝毫的后悔。战友们给她挡风遮雨,陪她聊天,给她喂水、喂饼干,却对压在她身上的预支板却无能为力,她们知道小丰爱美,每天不停的给她梳头,就这样,维持了整整三天,终于,生命之火再也经不住煎熬,慢慢地熄灭了。她最后的一句话是:再给我梳梳头。

我的好战友就这么默默地走了,与我们永别了。没有什么先进事迹的记录,一点也不轰轰烈烈,再平凡不过了。时间飞逝,又转过了一个春夏秋冬。我闲来无事,路过一个书摊,一眼就看见了一本名为《唐山大地震》的书,是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的。我迫不及待地买下来,一口气读完了它,让我尤其感到欣慰的是;人们没有忘记她――丰承博,我的好朋友。书中提到了她,赞美了她,详细的描述了她的“英雄事迹。”

此时此刻,我的眼睛已经被怀念的泪水濛住了,我慢慢地、小心地把照片放回了旧影集里,而把对她的追记深深的埋在了心中。

作于1990年春

曾安安

分享:

本文标签:

审核:玉面郎君
关于短篇随感杂文《抹不去的记忆》的编辑点评:

抹不去的过去让人回忆,脑中留下了无奈的思绪!

您也许感兴趣的
该周最热杂文
杂文新作速递
会员评论

暂无会员评论。

新澳博网络文学网站提供各类网络文学作品、新澳博在线阅读。杨柳岸网络文学版权所有,未经本站或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由提供技术支持。 杨柳岸网络文学竭诚为广大文学爱好者、网络写手提供优质的原创文学创作平台!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ncfl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