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澳博>>散文>> 【执手杯 · 浓情五月,感恩母亲】岁月的长河,悠悠……

【执手杯 · 浓情五月,感恩母亲】岁月的长河,悠悠……

作者:小楼发表于:2016-05-15 21:19:22  短篇叙事散文关注度:杨柳岸网络文学为您统计中..

新澳博:site::265tc(ok)优秀的人会在这三个地方低头  文/鱼十八  暂时的低头是智者的高明,一昧的抬头是愚者的拙见。而且低头对应的是昂首,没有低头时的委屈求全,哪来昂首后的风光无限。  1、向自己低头  以前高中有个大兄弟还在复读,高中读了快十年了,那哥们和我一届的,还做过一段时间同桌,他有点老实木讷但总体没坏毛病。  我和他坐在一起的时候每天都满满正能量,我背不直,他会提醒我挺胸抬头,我开小差,他会啪的打一下我的手,我看了看课外书,他也会恶狠狠的盯着我,他是我见过最努力的人。  我曾问他想考什么大学,他说清华,他告诉我,他这么努力一定会成功的。  第一年,差60分他说,明年肯定可以考更好第二年,差67分他说,失误了,下次再来后来我就没在关注他了,只是听说每年他都差那么多,近些年还有下降趋势,每个知道他情况的老师同学都在劝他:别坚持了,你的成绩上一般的重点大学绰绰有余了。可他仍旧一意孤行的说:,我要是这次放弃了,万一下次我考上了呢?好  死脑筋和坚持最大的差别是选择,选择一条正确的路走下去叫做坚持,选择一条死胡同不断撞墙叫做死脑筋。  成功哪怕有一亿种方法,也不可能有一种叫做,万一好。其实我们在成功路上走那么多弯路,就是缺少那一点敢对自己说:,我不行好的勇气。  2、向优秀低头  你有没有过这样一种烦恼,在家乡自我感觉不错,但却一到大城市就手足无措?在高中成绩优异是尖子生,但一到大学发现什么都被比下去了,在原来的公司是销售冠军,结果被提拔后反倒业绩变低了,创业成功发现自己很了不起,结果却发现带着现金到北上广付不起一个首付。  这是环境所致,周边的人会告诉你,你不是一个优秀的人,或者说你的优秀远远不够。  讲个故事,A君和B君都是从小地方考到这所211学校,他们各自在以前的高中都是佼佼者,可到大学一看,那家伙,无论哪一个拉出来都是厉害的角色和他们成绩差不多的,琴棋书画沾手就来和他们一样无所特长的,脑袋那是一个灵光,就连班上入学成绩最差的,也是一个游戏天才,他们突然发觉自己在这里真的是好渺小。  于是,A君开始拒绝和任何比自己优秀的人打交道,周边朋友全都是考进大学就混吃等死之辈,B君却广交比自己牛逼的人,别人不理他,他还主动去搭讪,就这样几个月下来认识各类校园精英。  4年过后,A君像是矮子里的大高个,但能力在学校里并不算突出,而B君通过不断和精英打交道,从刚进校的只会学习变得各方面都在行。  毕业后,A进了一个不太入流的公司,而B却靠着自己的学习能力还有人际关系进入了数一数二的外企。  很多时候我们在工作中也是这样,在一个小团队里,我们可能是新手,可能经验能力暂时不如别人,抱怨,耍小手段,自暴自弃是没用的。你要做的,是承认别人优秀,然后学习他的优秀,最后比他们还优秀。  3、向消费方低头  这是个营销为王的时代,你读书,考研,考证,学习各种技能,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把自己销售出去,所以,消费者就是上帝好的观念,你应该把它烂熟于心。  公司招你进去做事不是招一个爹,他们要的是真正做事的人,你自命不凡,任何事都依自己想法来,在这里是行不通的,毕竟他们是最终付款的人。  我是写稿子的,我的上帝不仅有老板还有你们,写的东西你们喜欢了就是一份好文章,不喜欢就只是一堆垃圾而已。  有人说这样是掩埋自己的性格,是磨灭自己的梦想,其实恕我直言,你的梦想不应该就是赚钱吗?你口中所说的成功者,不就是实现财务自由,将来还可能实现梦想自由的人吗?  为什么现在我们歌颂成功?歌颂中国梦,美国梦,因为只有成功了,你才有资格拒绝,你才有资格把梦想定义为任何事。我承认我这条路走的不对,是为了换一条更好的路,我承认你比我优秀,是为了向你靠齐甚至超过你,我承认你给钱就是上帝,是为了有天我也能成为上帝。  我所做的一切低头,都是为了将来可以一直挺胸抬头。site:tc58(ok) 同城,成功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点

闲来无事整理衣柜,翻到一条旧床单,一下思绪万千。

那是我以前很喜欢的一条纯棉床单,至今应该有近二十年了,我记得当时只一眼就喜欢得不得了。淡绿色的底子,看着就有清爽舒适的感觉,中间是排得整齐有序的好多浅灰色边框的大方格,里面是由圆和菱形构成的花朵图案,方格之间有五六厘米宽的间隔,上面是白纹淡黄色底子的很小很小的菱形格子,格子外面是一个全是细碎樱花组成的大框,床头除外,刚好把一米五宽的床铺满,再外面是由三层郁金香样的花瓣组成的边沿,还是淡绿色的主色,花瓣自上而下,由小到大,垂吊下来就像那涌动的荷叶边,清新宜人,似乎还透着淡淡的清香。

因为喜欢,这条床单竟然被我用得破了洞,印象中我只用破过两条床单,这是一条,另外是带儿子时用过的一条,其它的都只是用旧了才不要了的。抚摸着柔软的床单中间那起皱起毛了的地方,我不由想起了母亲。

如果还是过去,这条床单经过母亲的手一定还可以继续使用。母亲会把这磨破了的床单从中间剪断,然后把两头合缝起来,一条新的床单就出现了。那个年代一条破床单可以变废为宝,而今,床单多的是,喜欢怎样的就有怎样的,谁还有闲情去操心一条破床单呢?哪怕是自己喜欢的!

虽然小时候家里穷,但在我的印象中,我却没有吃过多少苦,因为我有一位勤劳心巧的母亲。

吃的方面,七十年代初出生的我好像没有过饥饿的记忆 ,米饭好像从来就不缺,蔬菜一年四季新鲜多样,而今的我就特别喜欢吃红薯,而老公却不大愿吃,他说小时候被红薯吃怕了。我们的习俗是一日三餐,吃饭的时候居多,但晚餐的时候,母亲也会经常变换花样,至今让我怀念不已。

虽然是在农村,但那时候家里没有种蚕豆,物以稀为贵,我们三姐弟还常常特别馋那东西,而外婆家有,偶尔,傍晚的时候,母亲不做饭,然后变魔术似的端出一升蚕豆。哇,又有蚕豆吃了哦!我们姐弟就欢呼雀跃起来。母亲就看着我们轻轻地笑了,然后我连忙去烧火,母亲把蚕豆一咕噜倒进锅里不断翻炒,弟弟们就站在灶台边眼巴巴地望着锅里,我也不时地从灶台后面爬起来看。噼里啪啦的豆子在锅里好似乐翻了天,但一时半会也不见熟,母亲左手撑在灶台上,右手不停地翻炒,然后,慢慢地,锅里飘出淡淡的豆香,这时大弟已经忍不住了,一把从锅里捞出几颗放在灶台上,然后甩了几下手,再把手放在嘴边呵气,“好烫啊,好烫!”一边嗷嗷大叫。我和母亲就忍不住笑了。

其实这时的蚕豆还没有炒熟,多半吃不得。慢慢地,豆子两面炒出了土黄色,中间继而转成黑色,香气也越来越浓了,这时,母亲会用锅铲铲出几颗豆子让他们解馋。再一会儿后,母亲会把蚕豆盛起来摊在一个大筲箕里让其慢慢冷却,热的蚕豆并不怎么好吃,只有等冷了的时候才又脆又香,特别有嚼劲,特别好吃。如果在夏夜,一家人围坐在有凉风的月光下,吃着香脆脆美味的蚕豆,东南西北地侃,如果在寒冷的冬夜,一家人围坐在火塘边,就着美美的蚕豆,听父亲讲一些精彩诱人的故事,实在是一种无上的享受啊!

有时候母亲会做一种锅烧饭,那也是让我记忆犹新的 一种美味。锅烧饭用的是糯米,不是蒸,就是直接煮。先把米淘好,放进锅里,加进适量的水,一般水要高出米面,然后在米的上面沿锅一圈铺上切成薄薄的腊肉片,再盖上锅盖,加旺火煮开,然后小伙细烘,直到锅里飘出浓浓的腊肉和糯米的混合香味,腊肉锅烧饭就差不多做好了。当母亲把锅盖打开,一股浓烈的香味就弥漫了整个厨房,这时我们都迫不及待地拿着碗等在锅边了。煮出油去了的腊肉片又香又脆,一口咬下去,胜似美味佳肴,而珠圆玉润的糯米饭,一粒粒晶莹剔透,吃着油而不腻,芳香可人。不要菜,我都可以直接吃下一碗。

除了这些,母亲还会弄一种经典晚餐,那就是绿豆、海带煮汤圆,如果有腊肉或者腊猪皮,那将更是美味。我印象最深的是暑假农忙的时候,下午在田间劳动到四点左右,母亲就回来把绿豆用煤火小火熬上,然后叫我回家看看熬得怎么样了。这时我就会欢天喜地地在弟弟们羡慕的眼神下蹦跳着往家跑去,回到家就迫不及待地掀开铁饭锅的盖子。这时,水已经开了,小小的绿豆在锅里起起伏伏,上下翻腾,但还没有开花,我就静静地等上一阵,然后加进洗净的海带,等到绿豆煮开了花,锅里的汤水慢慢变得粘稠,就把火调到最小。往往这时一下午的农活也接近尾声了,母亲就会回来,调米粉做汤圆。我虽然不是很喜欢吃汤圆,但我特别爱喝绿豆汤,所以,这样的晚餐也是我经常盼望的美味。 常常,我会盛一碗海带绿豆汤,外加两三个汤圆,然后把汤圆一个个地夹成四小块,然后坐着一小块一小块地慢慢吃,一点一点地慢慢喝。小时候的我吃饭特别慢,听母亲说我小时候吃饭都不是吃而是噜,就是不用牙齿咬,也不嚼,只慢慢吮吸,把水吸干后把饭吞下去。因为不但吃得少还特别挑食,所以小时候的我长得黑瘦黑瘦的,这样的习惯一直到我初中寄读后才改变。

母亲不爱说话,我们交流不多,作为她唯一的女儿,曾经有一段时间,我总是埋怨母亲没有教给我什么,但是,现在我知道很多东西都是我自己要求太多。在我们一家中,母亲读书最少,作为那个特定时代的人,我们怎能要求母亲那么多呢?现在回过头去看,我的童年、青少年其实是过得很幸福的,无论是哪个方面,我过得都不比同龄的孩子差。

外婆家是有名的大地主,而母亲出生在49年,也就是说从她出生时就注定了她不可能再过上外婆年轻时候的小姐生活。相反,身为大地主家的小姐,再到大地主家的媳妇,外婆一直都是锦衣玉食的生活,解放后,外婆接受劳动改造,一切从头开始,但已经习惯了富家生活的她除了在外面必须得接受改造外,回到家,一切的家务全部落到了身为大女儿的母亲身上。母亲告诉我,从她六七岁开始,冰天雪地的冬天早晨,外婆从来就没有起来过,只要用脚踢踢床另一头的母亲,母亲就得起来生火做饭,洗衣扫地。然后还要去打猪食,有时候,衣服鞋子全都被露水什么的打湿了,就那么自然干,根本没换过。每到冬天,她的手上脚上都是冻疮和皲裂,生生地痛。我是最怕冷的,而在我的记忆中,母亲从来没有在大冬天的早上喊醒过我起来做事。我除了农忙的时候下田,平时就做点家务,只要不忙,母亲从来不要我特别做什么事,我一直都比较自由。尤其是只要我读书,母亲就最喜欢了,更不会要我做事。

小时候的我据说是鬼精鬼精的,老师大都说我太有个性,做什么都有自己的一套,而且兴趣广泛,做什么都不肯输与别人。这些可能是我小时候的特点,现在的我早已没有那么鲜明的个性了,要不然也不会如此平庸。现在想来我小时候的个性其实与母亲也不无关系,母亲对我的教育一向是宽松民主,任其发展式的,甚至还可以说是“纵容”的。

我喜欢花草,可以把母亲的菜园变成花园,她不会责怪我。小时候我在外婆家住过很长的时间,记得村子的场子上有一棵不大的石榴树,每到夏初的时候就开初火红绚烂的花儿,好看极了,还有一户人家栽有好多的指甲花和鸡冠花,一簇簇的,美艳极了,我羡慕得要死,待到石榴熟透、花籽掉落的时候,我拣了好多留作种子回家种上,石榴树是不见长出来,但指甲花和鸡冠花有不少,让我乐坏了。我把它们都种在母亲的菜园里,还另外种了九十九棵向日葵。每天在菜园里打转,这里瞅瞅,那里摸摸,母亲从没有说过我一次。我还喜欢针织类的,兴致来了,母亲的那些剩毛线全都成了我的牺牲品,什么帽子,手套,围巾,鞋子,包包,都是乱勾乱拼,织了拆,拆了勾,母亲也从没有说过我。后来,家里的大小毛衣理所当然地被我全包了,还记得大一那年的冬季,我一共织过十九件毛衣,基本都是别人请我织的,而现在的我,再也提不起那个兴致了。我其实也很喜欢运动,小时候我们女孩子玩的那些游戏、运动,我几乎都算是玩得最好的之列了。踢毽子我就踢得很好,尤其是跳解(踢毽子的一种跳法)我一气可以跳几十个。只要有空我就喜欢和小伙伴们一起疯玩,母亲也从不阻止我。记得有一年父亲副业做得很好,在广州带给我们三姐弟一人一双牛皮半高帮靴,母亲说这样的鞋子最好踢毽子了,我们一试,果然如此,踢起毽子来真的是得心应脚,把那些小伙伴们羡慕得要死,那段时间,我们很是得瑟了一阵子。

因为母亲只读了三年书,以前我们总以为她品味低,什么都不懂。 其实不然,母亲只是不喜欢说话而已,而中间近十年的时间,母亲为了我们三姐弟读书,和父亲含辛茹苦,没日没夜地操劳,很多东西也无从顾及了。现在回家,我常常忍不住就感叹母亲其实远远比父亲要有品味。父亲读的书比母亲多,但同为地主子弟的父亲骨子里是清高,或者说“好逸恶劳”的。年轻的时候,为了我们姐弟,父亲可以做牛做马,但现在生活好了,他什么也不想干了,只想自由自在地过神仙日子。母亲则不同,如果不是小弟强行把一些田地送给别人种了,把一些农具也送给了别人,甚至故意把近一点的田里都种了树,母亲都是不愿意放弃种田的。不能种田了,但菜园她无论如何不同意送给别人种,于是一年四季,母亲的菜园里总有吃不完的新鲜时菜,有时她也会送我们吃,大多时候,如果我们不愿回去拿,他们也不愿送,只要喜欢,村里的人都可以去摘了吃。母亲喜欢花草,而且特别喜欢种果树,这一点,我和小弟很像她。家里院子里的那些果树,桃树、梨树、柿子树、无花果,橘子树,枣树,板栗,葡萄什么的都是母亲和小弟种的。每逢一些果子成熟,母亲就电话催我们回家去吃,去拿。这个时候,我总是很惭愧,如果不是去拿这些东西,我回家的次数真是少之又少啊。母亲,您是不是想借着这些东西希望我们多回家呢?我不得而知。

现在是桔子成熟的季节,上个星期回去的时候,我就带了几袋东西回来了,白菜,红薯,芋头,炸鱼,桔子。弟弟他们有车,看多少都装得下,而我们一辆摩托车,两个人,这么多东西,我就想,为了这些东西,我们还真得认真考虑去考驾照了哦!

那天坐在家门口,我看到靠马路边的场子边上有一大簇野菊花正在盛开,嫩黄的花朵,一朵朵很小,但特别多,开得特别热闹,很美。记得去年都没有这么多,母亲说,这棵野菊花是她特意留下的,几年了才长成现在的样子,过段时间,她就把这些菊花都摘下来晒干,听说菊花茶喝了可以降压,到时要我也拿点去。我一时鼻子有点酸,老公血压有点高,母亲都记得。

想到这的时候,我突然就想回家去了,现在的桔子,应该更好吃了哦!

本文标签:

审核:江翀d精华:江翀d
关于短篇叙事散文《【执手杯 · 浓情五月,感恩母亲】岁月的长河,悠悠……》的编辑点评:

暂无编辑点评


您也许感兴趣的
该周最热散文
散文新作速递
会员评论
回复评论
N邀月听海〗对原创文学作品叙事散文《【执手杯 · 浓情五月,感恩母亲】岁月的长河,悠悠……》发表评论    评论于2016-06-05 07:20:23

问好朋友!已经拜读。

回复评论
西米清清〗对原创文学作品叙事散文《【执手杯 · 浓情五月,感恩母亲】岁月的长河,悠悠……》发表评论    评论于2016-05-23 17:15:54

是的,小楼,我们是同龄人,不介意我这样称呼你吧,我很崇拜你,希望文章写得像你的一样好,

如果在湖北,我都想跑去找你了,希望得到你的指点!

小楼〗回复于2016-05-24 22:32:53

不介意啊,相反我很高兴你这样称呼我啊,我的文字还差得很远呢,我们互相学习哈!很高兴认识你!

回复评论
西米清清〗对原创文学作品叙事散文《【执手杯 · 浓情五月,感恩母亲】岁月的长河,悠悠……》发表评论    评论于2016-05-23 17:15:51

是的,小楼,我们是同龄人,不介意我这样称呼你吧,我很崇拜你,希望文章写得像你的一样好,

如果在湖北,我都想跑去找你了,希望得到你的指点!

回复评论
西米清清〗对原创文学作品叙事散文《【执手杯 · 浓情五月,感恩母亲】岁月的长河,悠悠……》发表评论    评论于2016-05-19 11:23:19

朋友儿时的经历,与我很多相似啊!栽花种草,踢毽子打卯。围着妈妈的锅台转。

回忆起来,母爱的点点滴滴,都是温馨的记忆啊!

小楼〗回复于2016-05-20 19:07:52

谢谢朋友!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烙印,我是70年代初人,也许我们是同龄人吧!

新澳博网络文学网站提供各类网络文学作品、新澳博在线阅读。杨柳岸网络文学版权所有,未经本站或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由提供技术支持。 杨柳岸网络文学竭诚为广大文学爱好者、网络写手提供优质的原创文学创作平台!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ncfl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