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澳博>>小说>> 九世情缘第三世一生痴等11-20

九世情缘第三世一生痴等11-20

作者:南山木发表于:2016-08-28 10:28:51  短篇玄幻小说关注度:杨柳岸网络文学为您统计中..

新澳博:现在看还不晚,二十条工作以后才明白的道理  听过很多道理但是依然过不好这一生,或者干脆可以说,很多道理其实都是垃圾,但是下面这些,混职场以后才明白的道理,算不上是大道理,很多也并非本文原创,而是一些网友比较精彩的总结,至少值得一看。  1、干的不如说的,说的不如演的,演的不如拍的  2、没有人会像你想象的以为的那么在乎你。  3、职场同事关系再好也不会也不可能是朋友关系。  4、听别人抱怨工作抱怨领导埋怨同事八卦是非,听听就好,不要继续传播。  5、受了委屈自己吞自己消化,别想着真的可以通过跟别人分享就可以缓解。  6、工作是干不完的,加班是无止尽的,钱是永远不够的也赚不完的,所以平常心最好。  7、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但是想当将军的士兵未必都能当得了将军,很多时候也就是想想而已。  8、职场上再牛逼再有背景的人你也没必要对他有所忌惮,但是再渺小最无声的那个人你一定不要以为无所顾忌就去得罪。  9、若要太平,让自己有被利用的价值;若要自由,要懂得如何去利用别人。  10、刚参加工作时候自己脑袋里的诸多白日梦一般的想法,99%都是垃圾,剩下1%的想法以及付诸的行动才成就了今天的自己。  11、自己眼中的别人和别人眼中的自己,其实差距很大,大到超乎你的想象。  12、家庭非常重要,家和万事兴,绝不是吹的而是真的,和则兴家,乱则败家。  13、领导其实也是普通人,也有普通人的七情六欲和缺点不足,当你有一天对领导不再盲目崇拜不再唯唯诺诺,你会发现自己成熟了一点点。  14、永远不要和一个同事谈论另外一个同事的缺点,记住,永远不要,或者,你又何必呢?  15、成功,其实并不是你做了多少工作,而是你干出了多少成绩。  16、该解释的一定要解释,该认错的一定要认错,不要试图把错误瞒下来。  17、你可以不聪明,但不可以不小心。  18、没有什么捷径是可以走的,你今天偷的懒,明天一定会还回去的。  19、30岁之前做什么都别犹豫,30岁之后做什么都别后悔。  20、做好手中事,珍惜眼前人。生日肉麻情话

11 共抗瘟魔

天佑下山,还未到家,一路上,见到许多身患重病的百姓。他一眼便看出,这并非等闲之病,自己虽然学艺不少,但一时不能想出治病良方。于是加快脚力,十天的路程,五天就到家了。师傅、师母、婉儿各自欢喜。尤其是婉儿,蹦跳着,拉着天佑,“天佑哥哥,太好了,你终于回来了!又有人陪我玩了!”“唉!都12岁了,就知道玩!我们还有正事,先去后面和你娘配药!”秦朗看着婉儿。婉儿一吐舌头,“哥哥,晚上陪我玩儿啊!”跑了。“天佑,你可回来了!怎么样?可曾见到师爷?”“禀师傅,徒儿见到师爷了,从他老人家那学到了一些本领!”“好啊,看你的样子,想也学得不少!眼下你回来的正好。不知为什么,最近这附近闹瘟病,死了好多人了。为师只能配些药控制一下,可是那些重症的,唉!”秦朗摇摇头,“为师也无能为力啊!真是惭愧啊!愧为医者啊!”“师傅,没关系,咱们一起想办法!”“嗯,好啊!”师徒两个背起药箱,四处查看病情。忙了一天,也没有什么头绪。“天佑啊,吃点饭,休息一下吧!”师母心疼地说。“唉,好嘞!” 天佑洗了手。吃饭。“天佑哥哥,吃完饭,给我讲讲学艺的故事好不好?”“你天佑哥哥都忙了一天了,让他歇会儿吧!”师母说。“没事,师母。”屋顶上,两双晃动的脚,天空繁星点点,两个人挨肩坐着。“哥哥,学艺苦不苦?师爷是不是长着长长的胡子?他凶不凶啊?”一连串的问题,搞得天佑都不知道回答哪个了。“都还好!”“什么叫还好?那你有没有想家?”“想了,想师傅,想师母,想……”“想什么?”婉儿脸红了。(此处音乐王菲的《矜持》)。“想早点回来治病救人!”“哥哥不想我?”婉儿差点落泪。天佑看她急了。这个年龄,已经过了两小无猜的时期了。少男少女,这么一看,两团火焰腾地燃起了。尴尬地看着天空的星星。“哥哥,你要答应我,一直陪我看星星。”婉儿调皮的说。“啊,这个简单,嘿嘿!”“那,拉勾。”又是大拇指。“好,答应你!”两个大拇指勾在一起,星空点点,闪闪发光,照亮屋顶上的两个人……

12决战瘟魔

“老弟,你作的法起了作用,可我看这还不能逼他们拿出神农鼎。”情魔捋着头发。“那你说怎么办?”“唉,放毒的情商就是低。你想想,他们在乎谁?”“哦,我懂了,哈哈哈,还是你行!”

“师傅,快来,师母和婉儿好像也病了。”“什么?哎呀,这病人越来越多,他俩还病了,如何是好啊!”“师傅,我这两日忽然想起上古的一个方子,不如试一试!”“好,就用你师母和婉儿先试试。”天佑按照古方配了药,当夜,用神农鼎熬制了药。下山前,师爷再三叮嘱,不可在人前用鼎,否则会招来杀身之祸。这鼎确实神奇,药材放入其中,不用火,顷刻之间,药已熬好。天佑先尝了一口,确定了药性。然后让师母和婉儿服下。一盏茶的功夫,脸上,手上的溃烂都消失了,婉儿竟和没病时一样,嬉笑着。

这下好了,找到治疗瘟病的方法了。天佑晚上熬药,白天施药,不过十天,方圆百里的瘟病都好了。百姓感激不尽,纷纷登门致谢,传扬师徒的恩德。“哼,我的法术竟让那个小子给破了”瘟魔一脸的沮丧。“嘻嘻,嘻嘻”“咋的,看老子丢脸你高兴是不是?”“瘟兄莫气,你的法术虽让他给破了,可是,咱们不是也知道了神农鼎的下落了嘛!”“对啊,对啊,哈哈,好,今晚,咱就去拿!”

13又见伏羲琴

漆黑的夜,寂静无声。劳作了一天,神农谷里,家家都早早休息了。只有秦朗还在制药,这是明天出去要用的。“师傅,我来吧!”天佑拿过工具,要替师傅磨药。“没事,就一点了,别沾手了!”秦朗看着天佑。笑着说,“快去睡吧!”“好吧,师傅,你也要早点睡!”天佑走了。

这时,只见门口走来两个黑衣人,与其说是黑衣人,不如说是两个面目狰狞的黑人,他们每走一步,身边的东西就枯萎一片,浑身带着煞气。“谁?”秦朗朗声问道。“瘟兄,你说咱们是文抢啊还是武抢?”“嗯?贤弟如此雅兴!文抢怎么讲?武抢怎么说?”“文抢就是咱们好言相劝,他们拿出来就好。”“武抢呢?”“武抢就是都杀了,咱们再找!”“嗯,咱今天玩个斯文的!嘿嘿。”说完,两个魔已经悄然进屋。“不废话,把神农鼎拿出来!”“神农鼎?你们是谁?”秦朗后退一步,警觉地问。“咱们虽说是魔,却也磊落,告诉你吧,这是情魔,我呢,就是瘟魔。怎么样,拿出来吧!”“魔?”秦朗有些恐怖了。“我们这里没有什么神农鼎,你们找错地方了!”“呦呵,敬酒不吃吃罚酒。”不容人反应,瘟魔一甩手,秦朗已经悬入半空。天佑还未走多远,听见动静,跑过来一看,师傅在半空中,手挣扎着,又看见了这两个黑魔,顿时明白了,抄起身边的水桶就打了过去,黑魔一闪,秦朗从半空摔下来,“师傅,师傅!”秦朗已经没气了。

天佑火冒三丈,握紧拳头就要拼命,这时,婉儿,师母也都应声跑了出来,“爹!爹!”“夫君,夫君!”“好吧,送你们一起上路。”瘟魔嘴角一动。刚要动手,不知从哪里飘来了琴声,婉转悠扬,“不好,快走!伏羲琴!”“什么伏羲琴?我才不怕呢?”情魔不管他,一道黑影,不见了。瘟魔还要下手,可是,这手却如何也抬不动了,只觉得头越来越大,越来越大,疼痛难忍,嘭!魂飞魄散,化作无数灰尘,消失了……

14 成婚

五年后,天佑已经是一个英俊的帅小伙子了,他行医治病,造福乡里,成为了远近闻名的神医。婉儿已然是大姑娘了,出落得水葱般粉嫩高挑,兄妹两个一个治病,一个制药,真个天造地设的一对儿。师母看在眼里,甜在心里。一日,把俩人叫到近前,“天佑,自从你师傅走后,我一直有个心事未了,我想把婉儿许配给你,你可愿意?”“这,”天佑一愣。婉儿可急了,惊恐地看着他,心想,“怎么?哥哥你不愿意?难道是嫌弃婉儿丑陋?”心有所想,面必有容,眼泪就快掉了。“天佑自小得师傅、师母养育,这份恩情我十辈子也还不清,婉儿妹妹心地善良,温婉敦厚,师母把她许配给我,我,我求之不得。”说完了,脸通红。婉儿破涕为笑。“婉儿,你可愿意?”师母看着她,腾地大红脸,咬着手帕,娇羞万分,“但凭娘作主!”“呵呵,好吧!酒这么定了!”

山里人,没那么多讲究,叫上四邻,摆桌酒,拜了天地,就算成了亲了。晚上,天佑揭开盖头,定睛观看,端庄秀丽,清新可人,当时就看呆了。人都说,女孩子,只有当新娘子掀开盖头的那一刻才是最美的,果然不假。虽然天天相见,可是,今晚,尤其地美。而且,今晚,她是他的人了!“哥哥,你会陪我一辈子,是不是?”“怎么问这个?”“你就说是不是?”天佑坐起来,看着她,抓住她的玉手,款款深情,“是,我这一辈子,陪着你,不离开!”一个拥抱,放下帘子,两个人坠入迷雾中……

15我的身世2

婚后,小两口过得很是惬意。每天看病、采药、看星星,出则一双,入则一对。看得师母很是高兴。想想去世的秦朗,要是能看到这一天该有多高兴啊!有时也不禁暗自垂泪。小两口对师母关怀备至,十分孝顺,不让她伤感。一家三口的日子就这么幸福下去多好。可是生活总是以一种意外的方式让我们接受它赋予我们的意外。或高兴、或悲伤、或幸福、或挫折……

“请问,这里可是秦神医处?”一位老爷恭敬地问道。婉儿正在院中晒药,放下药材,看了老人一眼,“是!快,请进!”婉儿把这一对夫妻让到院中,拿好凳子,泡好茶,“请问,你们找秦神医何事?”“哦,你是?”“我,”不好意思的脸红了,“我是他夫人。”“哦?你是他夫人啊!哎呀!”这对夫妇上一眼下一眼的左看看,右瞧瞧,不住地点头称赞。看得婉儿有点不好意思。“秦神医不在?”那位夫人问道。“哦,他去采药了,过会儿就回来了。”秦老夫人听见院里有人说话,出来相见。“这位老爷,不知你找我家天佑有何事啊?”“哦,你就是秦老夫人吧!”“哦?你怎么认识我?”那位夫人眼睛湿润了,扑通双膝跪下,“恩人啊,你让我们找的好苦啊!”那位老爷也跪下,老泪纵横。这一下把秦老夫人弄蒙了,她和婉儿马上双手相搀,“快请起,有什么事请起来说。”老两口摸了眼泪,只见那夫人说,“十九年前,我家老爷和我被仇家追杀,我们抱着刚出生的孩子逃难,经过这里,怕孩子跟着我们有危险,就把孩子放在了神农谷中。这么多年来,我们东躲西藏,一直不放心孩子啊!”那位夫人一边哭一边说,“这两年,恩怨了了,我们一直打听孩子的消息。听附近的百姓说这里有个‘天佑神医’我们想可能就是我们的孩子啊!”泣不成声地哭泣。“秦老夫人啊,感谢您这么多年来对天佑的养育之恩啊!”那位老爷又跪下了。秦老夫人赶紧把他搀起。也跟着哭。婉儿也落泪。“我的夫君秦朗19年前确实在神农谷采药的时候捡过一个孩子,就是天佑。可是我那夫君前几年已经去世了。”说到伤心处,眼泪簌簌的落下。“要是他今天能在,看到你们一家人团聚,他会更高兴的。”“哎,造化弄人啊!”那位老爷也感慨。秦老夫人到内室拿出来当初天佑脖子上的金锁。这夫妇两个一见这个东西,马上飞奔过来,“是他,就是他啊!”言毕,又是一阵痛哭。

16回不回家

正在几个人痛哭的时候,天佑正好进家。把他给弄蒙了。放下药材,听着师母给他讲他的身世。又带他见过了那对老夫妇。天佑不敢相信,自己找了这么多年的亲生父母就在眼前。多少次啊,魂牵梦绕的亲生父母。

天佑泪流满面,扑通跪下,“爹,娘!”“好孩子,好孩子!”一家人团聚,相拥一起。着实感动啊。秦老夫人过来相劝,“一家人团聚,本是好事,不必再伤悲了。婉儿,准备酒菜,今日为天佑一家团聚庆贺。”“哎!”婉儿下去准备酒菜。秦老夫人又说,“还未请教贵姓大名呢,不知怎么称呼?”“哦,你看,就顾得哭了!”那位夫人擦了泪,深施一礼,“我夫君叫王念祖,在千里之外的四通镖局任总镖师,我是他夫人。”“哦,王老爷,王夫人。”

一家人,围坐一起,喝酒吃菜,畅谈往事。说到高兴处,哈哈大笑,鼓掌击案;说到伤心难过出,不免又是一阵垂泪感慨。“孩儿,不知你以后如何打算啊?”“行医救世,造福百姓!”“好,我儿好志向。”王念祖不禁拍案叫绝,“可是,你父亲和我都老了,你可不可以回到我们身边?”王夫人一脸愁苦。“这,”天佑看看师母,又看看婉儿,面露难色。“哎,没事,没事。你尽管去,我这把老骨头没事!”师母马上爽快应对。婉儿不语。“我看这样吧,把秦夫人和婉儿都接到我那里去住,我这些年也颇积攒了些银两,养活大家不是问题。再说,到了家里,你还可以治病救人,岂不是两全其美!”“是啊,孩子!”王夫人点头称赞。天佑想了想,又看了看师母和婉儿。婉儿没有拒绝,师母不舍这个家啊,尤其是这里有师傅的一切啊。一下子,酒桌上沉默了。

最后,王念祖夫妇在这里住了两天,最后决定,回去收拾收拾,一家人搬到神农谷中住。用王老爷的话说,这个地方空气好,养人。天佑自然是求之不得,终于可以两全其美了。

17父亲病重

手里拿着书信,他颤抖着,因为,父亲病重。他真矛盾了。师母这两天身体也不好。他和婉儿商量,决定回家看看。婉儿在家照顾师母。“哥哥,早点回来!”婉儿无限温情地看着他。“会的,到了那,我处理一下就回来。要是有事,我会写信的!”“好的!拉勾!”伸出大拇指。调皮的看着他。“都多大了?还玩这个!”天佑苦笑,伸出大拇指,勾在一起。用手一拉,婉儿的娇躯已经被他揽在怀里。贴着他厚实的胸膛,一滴热泪流入怀中。“早点回来,我等你!”“走了!”大踏步离去。“哥哥,早点回来……”千里之遥,归心似箭,换乘了几匹马,不几日便到了。

按照书信上的地址,天佑找到了四通镖局。位于城郊十里,一处大庄园,好生气派。下人问过话,里面迎接,当天佑赶到病榻前,父亲沉睡不醒。听母亲说,父亲自上次回来后,突然卧床不起,请了好多大夫,都看不好。天佑笑了,自己就是大夫,还用请别人吗?跟母亲待了一会儿,他决定替父亲看看。他看了看气色,又摸了摸脉,奇怪,这种病症他从未接触过。怎么回事呢?他百思不得其解。一晚无话,第二天,他在卧室内冥思。母亲过来了,“我儿啊,别累坏了!歇一会,喝点银耳汤吧!”“谢谢母亲!”“奇怪了,我行医这么多年,这种症状还是第一次遇到,我再好好想想。”“好吧,你说这刚找着儿子,他就这样了。”未说完,眼泪先落下来,弄得天佑也很悲伤。长话短说,先后半个月,天佑在父亲病榻前精心伺候,可是,他的病就是不见好转。“看来,只有借助神农鼎的力量了!”打定主意,他决定晚上试试。忽然家丁来报,“少爷,门口有个叫婉儿的姑娘找你!”

18 一家团圆

见面先落泪,婉儿哭得很伤心,抱着天佑不撒手,“婉儿,到底怎么了?”“你走后,来了一个妖怪,说是找什么神农鼎,我不知道,为了救我,母亲被妖怪杀了!”哭得更伤心了,天佑更是痛不欲生,师母平日里对自己很好,要不是自己离开,她也不会死。他用力地捶头,“都怪我,都怪我!”“不怪你,不怪你。都怪妖怪!”夫妻两个哭成了泪人。晚上,看着婉儿睡了,天佑拿出神农鼎,向天祷告,然后按照师爷交给自己的咒语,念念有词,正待用功。突然,婉儿醒了,睁大眼看着他,“相公,你在干什么?那个是什么东西?”说着走上前来。天佑不想瞒她了。虽然当初下山时,师爷一再叮嘱,包括师傅都不能说。但是婉儿是自己的妻子,他不想再瞒她。“这是上古神器神农鼎!”“什么?神农鼎就是这个东西?可怜我父母都为它而死。我要毁了它!”说完就要拿起来摔。可是,鼎突然不见了。“唉?哪去了?”“听我解释!这是上古神器,不能毁坏。用到好人手里,它可以造福万民;要是坏人用了,能毁天灭地。我想师傅师母在天之灵也不希望毁了它的。我正要用它给我父亲治病。”婉儿不说话了,“那它哪去了?”“你看!”天佑伸出手,那个东西正在他手中转,“这么神奇?”“当然,这是有仙诀的!”“什么仙诀?”“嗯?”天佑看着她,她今天话有点多。“没事,没事,我就是好奇!”天佑用鼎配了药,第二天,给父亲服下,不出三天,父亲竟能行动自如了。一家人甚是高兴。说起师母的遭遇,王氏夫妇也是感慨万分,好在,一家人,终于再一起了。可以安稳地过日子了。

19真相大白

欢愉时间总嫌短。一家人,高高兴兴,每日说话、看戏、喝酒,不知不觉,自从离开神农谷,已经快50天了。天佑想那里的山,那里的水,那里的淳朴村民了。在这里,每天就是吃喝玩乐,想出去行医,总被父母拦住,这婉儿也不知怎么了,居然心安理得地当起了少夫人,穿金戴银,好不威风。她感觉,婉儿变了,变得虚荣,爱享受了。也许,环境能改变人吧!她最近总向他打听神农鼎的仙诀,他有点怀疑了。以前,婉儿从不过问这些啊!

他决定回神农谷一趟,去祭扫一下师傅和师母。父母居然都反对!连婉儿也反对他可就想不通了。婉儿说等清明再去。他,厌倦了。“婉儿,待会儿陪我看看星星好不好?”“哎呀,累了,快睡吧!”“嗯?她怎么这样?不对啊!”“婉儿,咱们玩拉勾好不好?”“你可真幼稚!”食指,她居然伸出了食指!“你究竟是谁?”沉默,沉默。“相公,我是婉儿啊!”“不对,你不是!”“哈哈哈哈,好吧,我也不费劲儿了!”摇身一变,情魔。“原来是你?你把我父母怎么样了?”“哪来的父母?实话告诉你吧,都是假的!哈哈!”“什么?都是假的?”天佑此时只有一个念头,赶快回到神农谷。“直接点,告诉我仙诀,交出神农鼎,我放你走!”“休想!”“找死!”情魔伸手抓住天佑的脖子,“最后一个机会,说!”“休想!”啊的一声,金光一闪,不知从哪飞来一把飞刀,情魔,头掉了!

20痴等一生

“年轻人,你已误入魔界。快进入我的葫芦,我带你走!”言毕,金光一闪,飞入一个大葫芦。天佑毫不犹豫,钻入葫芦。只觉昏昏沉沉,一睁眼,眼前一个老头儿,旁边一个童子。笑咪咪地看着他。“多谢老人家搭救!”“哈哈,你还真得谢谢我!废话不说了,赶快回家吧,也许能赶上!”说完就消失了。

天佑赶回神农谷,找到了熟悉的地方。“婉儿,婉儿?师母,师母?”叫着名字,出来的却是一个老头儿,红肿着眼,“年轻人,你找谁?”天佑一愣,“你是?”他进了房间,床上躺着一个满头银丝的老人,气若游丝,看样子快不行了!“你找谁?”“我找婉儿!”躺着的人突然叫了一声,“天佑!”天佑愣了,仔细观看,“婉儿!”可是,为什么这么老了?!“你是婉儿?”她点点头。“婉儿,你怎么这样子了?”“你到底是谁?”白头老人问道。“这是你爹!”“啊?”天佑和老人同时惊讶。

天佑这才想起,自己误入魔界五十天,难道,人间已经五十年?“你走了整整五十年啊!”天佑明白了。眼角泪流如注,因为这意味着,她等了他五十年,或者说,一生啊!“我走后,中了魔教的魔法,今日才得高人搭救,回到家来。

我,我让你等了五十年,婉儿,我对不起你!”紧握着双手,眼泪滴滴答答,溅落一地。“我知道,你一定会回来的,一定会的。因为,我们拉过勾。”食指伸出,天佑哭着,伸出食指,还未相接,人已离去。“婉儿,婉儿,婉儿!”两小无猜,嬉戏玩耍,想着这些年来,婉儿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微笑,看星星,拉勾,温柔体贴,泪,止不住。抱着她,他要陪她……

只为一句承诺,我等了你一生。只为一份爱,我憧憬未来。没有你,世界不精彩;没有你,花儿不再开。亲爱的,你何时会回来?

本文标签:

审核:雅风弦乐
关于短篇玄幻小说《九世情缘第三世一生痴等11-20》的编辑点评:

暂无编辑点评


您也许感兴趣的
该周最热小说
小说新作速递
会员评论

暂无会员评论。

新澳博网络文学网站提供各类网络文学作品、新澳博在线阅读。杨柳岸网络文学版权所有,未经本站或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由提供技术支持。 杨柳岸网络文学竭诚为广大文学爱好者、网络写手提供优质的原创文学创作平台!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ncfl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