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澳博>>小说>> 冤魂

冤魂

作者:听不见的风发表于:2016-10-06 19:35:49  短篇恐怖小说关注度:杨柳岸网络文学为您统计中..

新澳博:周末聚会,一位旧友从美国回来。朋友家境不太好,但本科时拿奖学金出国,如今已博士毕业,被一家研究所聘用。再见到她时,惊讶于她的变化,现在的她,开朗、乐观,脸上洋溢着自信的笑容。但,以前的她,并不是这样的。记得初见面时,她穿着几十元淘来的裙子,站在桌子对面,很腼腆的笑,不太敢看人。那时候,她爸爸妈妈都下岗。爸爸开了一家小店,但经营一般,妈妈在一家公司做保洁。最近这次聚会,我们第一次听到她妈妈的故事。起因是,聚会时,我们在饭桌上聊到育儿。一位朋友说:没钱送孩子念私立,怎么办?英语落后别人一大截,感觉输在起跑线上。她默默听完后,讲了自己和妈妈的故事。初中时,她曾是英文差生,因为起步太晚了,跟不上。但是,她的妈妈身体力行,给她做了榜样。当时,她父母都下岗。妈妈一边在小店打工,一边报名念电大。虽然只有初中学历,可妈妈坚持认为,知识可以改变命运。为了学英文,妈妈每天抄了很多小纸条,碎片时间不断地练习。母女一起背单词,听英语新闻,从美国政治到中东问题。结业时,她的妈妈作为班里年龄最大的学生,考了第一名。那次学习,给妈妈的人生开了一扇门,让她成功进入一家外资酒店做保洁。因为勤劳敬业,英语不错,对一些问题有见解,很快升至领班;不久后,又被酒店的总监,一位美国的女士看中,开了双倍薪水,雇佣到自己家里。美国的总监,很尊重这位保洁阿姨,也给了我的朋友无偿的帮助,送她原版书,指导她参加公益项目。朋友凭借优异的成绩,和丰富的社会实践,拿到美国常青藤学校本科的录取,以及全额奖学金。朋友说,当年面试时,美国的考官问她,谁是让她最佩服的人。她讲了自己的母亲。她说,母亲让她知道,人的尊贵,不在于出身,而在于无论环境如何,永远不要放弃自己,让思维困在金钱和家长里短。不富裕,也可心怀天下,勤奋努力,让生命绽放出光华,并有能力帮助别人。这段话,打动了美国的招生官。朋友的故事,让人感慨,但并不是个例。研究表明,孩子的阶层,并非完全由父母的社会阶层决定。以美国为例,只有40%的穷孩子,长大后仍然留在底层。其他人凭借教育,实现了阶层的跨越。而一部分中产阶级的后代,却因为教育和职业,滑入了社会底层。那些最终突破阶层的孩子,父母往往重视教育,有着坚强的意志,并身体力行引导孩子。穷人的孩子被困在底层,一方面因为父母工作太辛苦,没有时间像一些富裕家庭那样,陪伴子女阅读和课外活动。另一方面,父母精神不稳定,常常抱怨,导致孩子对社会的信任感低,容易滑向社会边缘。研究发现,乐观的父母养育出来的孩子,更加外向。而如果一个人的外向性得分高于平均水平,他的年收入也会高于平均水平。所以,父母付出的时间和他们坚强的内心,是孩子成长的隐形财富。家庭好的孩子,属于,人格富裕好的人,在学业和职场上,有着远高于平均值的表现。孩子小的时候,对物质的敏感度,远远没有对亲人的敏感度强。当父母常常出现在孩子身边,积极乐观,引导他们学习,孩子将收获富裕的人格,日后无论顺境逆境,都有能力照亮自己的人生。如果无法一直给孩子采买新书,不妨把定期陪孩子一起去公立图书馆作为一项长期坚持下来的家庭活动,花钱不多,但让孩子从小体验这样的学习氛围,探索的乐趣,父母自己也能保持不断吸收新知,一举两得。面对困境

李三的妻子要生孩子了,是在半夜里。他很着急,因为没有接生婆。李三像热锅上的蚂蚁,坐卧不安。此时外面黑灯瞎火正是半夜,到哪里去找接生婆,可是眼看着李三的妻子正在痛苦的叫着。后来我想起来了,我认识一个接生婆。是在离此两里地之外。后来李三急着让我给去找。我没办法只好半夜去找接生婆。

深夜,我一个人走在路上,下着雨,由于道路泥泞,路变的很难走。我听不到自己的脚步声。 我亦步亦趋的走着,不知走了多久,就在这时迎面走来一个人,穿着白衣服。很白的衣服,有点像死人的时候穿的孝服。脸也很白。像死人一样白。还有他的脖子上有密密麻麻的针线,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我也没有问。这时他问我李三家怎么走?我感到很奇怪深更半夜的他到李三家干什么去?于是我问道你到他家有事吗?那个人说有,我问什么事?那个人说,很重要的一件事。那是什么事,他说我不能告诉你。因为我急着找接生婆,那里还等在救命呢。我没时间跟他毫下去了。于是我赶紧的离开了。他问完话也走了,后来走了一段路,路越来越难走,雨也越下越大。我走的很艰难。再走几步就到了五里坡了。这里地势偏僻。白天荒无人烟,晚上更是绝无人迹。此时我一个人走在五里破。不免有些害怕。走着走着,我看到一个坟墓,,墓碑上有一块照片,相片里的人正是我刚长在路上向我问路的那个人。我在心里感到一惊,原来刚才见到的那个人是一个死人。想到这里,我感到特别的害怕,既然他是一个死去的人,那他深更半夜的到李三家干什么去了,这个疑问让我感到不寒而栗。但是我并没仔细去想,那里还等着接生呢!此刻分秒必争。我又急急的向接生婆家赶去。一路无话。很快到了接生婆的家,我简明扼要的向接生婆说明来意。后来我们就双双出发了。

又是一路无话。

到了李三家里,还没有进门,就听到李三的妻子痛苦的尖叫声。显然疼的厉害。接生婆进了屋里二话没说,马上给李三的妻子接生。此时的男人们都退了出来。包括李三。接生婆拉住了窗帘,关住了门。一个帮手也不要。她说人多手杂, 不如自己利索。李三焦急的等在外面,我们也很担心。此刻听的李三妻子痛苦的尖叫声,一声比一声高。后来的最后一声尖叫,李三的妻子安静了下来。此时守在外面的人都松了一口气。。人们都知道孩子生下来了,但让李三家人感到纳闷的是,没有听到婴儿的哭声。李三第一个冲进屋子里,后面的人也都跟了进去。进去之后,只见接生婆吓的缩在墙角。接下来的一幕让所有的人都惊呆了!

原来生下来的那个根本不是婴儿,是一颗人头,一颗血淋漓的人头,那颗血淋淋的人头狞笑着说了一句话:冤有头债有主。

这时我看了人头的脸,这一眼,让我感到魂飞魄散。这颗人头很熟悉,就是我在路上碰到的那个白衣人。我还记得当初在路上,看见他的脖子有密密麻麻的针线,原来那颗人头是用针线缝在脖子上的。

那此刻他的身子哪去了呢?

只有 这颗血淋淋的人头暴露在众目睽睽这下,让所有人惊叫连连,那他的身在到底哪去了,这是一个迷我们都不知道。此刻的李三的妻子已经没了呼吸。心脏也停止了跳动。

李三吓的有些不知所措,妻子死了,眼前又摆着一颗血淋淋的人头。

后来我也终于明白了,这颗血淋淋的人头,也就是在路上见到的那个白衣人,他深夜向我问路,就是为了找到李三家投胎。但是让人不解的是只生下了一颗人头。那他的身子哪去了?后来终于水落石出,李三的家人在后院里挖出一具没有头的尸体。后经证实,这具无头尸体正是那个白衣人的。原来事情经过是这样的,这个死去的白衣人叫马五。一年前来李三家借宿。他是一个商人,随身带着很多的银两。由于银两过多,有许多钱财暴露在外面。这让贪财的李三发现了,当李三看到这么多的银两,不由的动心了,后来他起来歹意。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里,李三伙同他的家人把马五乱刀捅死。得了他的钱财。为了不让人知道,于是就想办法毁尸灭迹。后来底下的人向他说了一个很荒谬的办法,就是将人的头和尸体分开了葬。这样冤魂没了有头也就找不到债主了。所以李三也就不用担心报复了。李三听到之后一脸阴毒的笑容,于是李三残忍的把马五的人头割了下来,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里把尸体埋在了后院,后来连夜又赶到很远,把人头埋在了离此两里地的五里破。底下的人说,埋的越远越好。这样冤魂就身首异处,找不到自己的头,就无法报复了。

李三处理完一切,(以为这样就高枕无忧了,用得来的钱财,肆意的挥霍。吃喝嫖赌抽。不是烟馆就是妓院,再不就是赌场。没多久那么多的银两就被他肆意的挥霍完了。他以为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没想到一年后,)冤魂还是找上了门。

此时那颗血淋淋的人头,用不冥目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李三。这时的李三,突然一声尖叫,然后莫名其妙的仰天长笑。笑的让人感到毛骨顺然。李三的家人都用惶恐的眼神看着李三。而李三对这些目光视若无睹。李三的嘴里反复的说着一句话,冤有头债有主 。冤有头债有主 ,嘴里一直念念有词的在走了出去,没人知道他到了哪里,后来不知过了多久,人们的看到了对面的屋子着火了,很快火光冲天。当众人跑出去的候,已经来不及了,只听火海中有一个撕心裂肺的声音,这个声音惊天地泣鬼神。冤有头债有主 !

听不见的风作于20016年7月深夜

本文标签:

审核:雅风弦乐
关于短篇恐怖小说《冤魂》的编辑点评:

暂无编辑点评


您也许感兴趣的
该周最热小说
小说新作速递
会员评论

暂无会员评论。

新澳博网络文学网站提供各类网络文学作品、新澳博在线阅读。杨柳岸网络文学版权所有,未经本站或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由提供技术支持。 杨柳岸网络文学竭诚为广大文学爱好者、网络写手提供优质的原创文学创作平台!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ncfl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