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澳博>>小说>> 工农红军陕北第一支队

工农红军陕北第一支队

作者:zhangcinong发表于:2017-03-18 12:15:35  短篇历史小说关注度:杨柳岸网络文学为您统计中..

新澳博:人到中年,不妨接受自己的平凡  1  一位久在外地的同学回老家,于是聚拢了一堆本地的同学聚会。  所谓聚会,无非是在一起吃饭,喝酒,唱歌,然后再喝酒。  一直折腾到小半夜,同学们有的微醺,有的小醉,都或多或少有了些酒意。  大家搂肩握手,散场告别。剩下几个当年关系最铁的,陪同学一起去宾馆。  路上,他忽然和我来了一句:,你对现在的生活满意吗?好  我明白他的意思,作为上学时曾一起年少轻狂的兄弟,我现在的日子也许平庸了些。  在这座小城里,过着单调而重复的日子,已经远没有当年,会当击水三千里,自信人生二百年好的气概。  我回答说:,感觉很好啊!我觉得现在的日子过得挺不错的。好  2  我说的是实话。  虽然和学生时代的理想相比,现在的生活的确非常普通,但我同样非常满意。  人生的目标是不断调整的,谁也不可能一成不变。  记得年幼的时候,看着电影上的七品芝麻官,简直可怜可笑又可悲。在那时的心里,恐怕每个人都以为自己长大后会出将入相。  但长大后会慢慢发现,小小的七品芝麻官原来也是一方大员,曾经雄心万丈的我们,可能比芝麻还要渺小几个量级。  大学毕业,有位哥们在留言册上写下的理想是:拓展人类生存的空间。  如此气魄,让我羡慕嫉妒恨了很多年。  但现在想想,世界上又有几个人有这样的能力呢?  如果我们能够带领老婆孩子多出去走走拓展一下眼界,多挣点钱拓展一下全家人的生存空间,就已经心满意足。  3  余秋雨说,人到中年,越来越明白的不是自己想做什么,而是自己已经不能做什么。  此言颇得人生三味。  少年情怀总是诗,他们的心里只有远方的田野,从未想过脚下的路上有多少坎坷,并不惧怕前方的距离多么遥不可及。  而中年已经是一篇散文,他们也曾写下许多动人的诗句,而如今,却只是淡淡地道一句,天凉好个秋好。  中年人比青年人多了一点实际、少了一点盲目,多了一点沉稳、少了一点狂妄。  到了中年,明白自己不能做什么,才会明白去做什么,才能真正把生命的滋味活出来。  痛而不言,笑而不语,迷而不失,乱而不惊,此种境界,正是在说中年人。  这是时光对我们的恩赐。  4  人到中年,不妨接受自己的平凡。  ,幼有神童之誉,少怀大志,长而无闻,终乃与草木同朽。好大多数人的一生,走的都是这个路子。  志大才疏也罢、时运不济也罢、社会不公也罢,我们都得认。  如果人生是一道抛物线,中年正是站在那最高点上,向前看看、向后看看,生活是什么,已经能一目了然。  抛却少年时浮华的理想,看看当下,职业稳定,收入一般,妻贤子孝,家人平安,一日三餐,柴米油盐,这样平凡而又平凡的日子,未尝不是幸福而又幸福的生活。人生在世,穷困时不求三人,不交三友,不做三事

四  陕北红军的建立、发展和根据地的形成

1  工农红军陕北第一游击支队的建立和活动

1930年12月延川永坪镇人高朗亭(团员),到榆林向特委请示工作,给常应黎(常黎夫)汇报说,想在延川夺反动民团的枪,搞武装斗争。常说先等一等,见到刘志丹、谢子长再决定。高便负气走了,他当时只有16岁。特委书记赵伯平立即召开常委会,决定派共产党员刘善忠去帮高计划此事。1931年1月,高朗亭(团员)和刘善忠自筹款买了2支手枪。逐渐建立起十七八个秘密联络站和几十个农会小组。

1932年3月12日刘善忠、高朗亭、杨秉权等化妆,在清涧淮宁湾缴了民团的6支枪。3月16日在清涧刘仙咀打了土豪白登高,缴了2400元银币,又买了一支冲锋枪、一支步枪,开展游击战争。后与特委失去联系,在延川县委领导下活动。1932年4月18日成立了“中国工农红军西北抗日先锋队”,司令刘善忠,政委高朗亭,参谋长杨作栋,共70余人,长短枪30余支。

5月20日晚在延川东北的花家洼,刘善忠被混入队伍的三个哥老会分子刺杀。6月3日在延长安沟镇附近的二圪台遇强敌,损失严重。此时碰到了陕甘游击队的高岗带了19人。就共同行动了。先锋队初起,陕北特委就派张承忠、崔正冉去联系,一月余未找到,后惠世温(马万里)报告,见到了先锋队,张承忠即以特委特派员身份入队工作。

1932年9月25日在米脂镇子湾经杜世宏、高庆恩带领,高朗亭见到了特委的赵伯平书记、马明方宣传、崔逢运秘书长。此时,特委缺乏活动经费,就派王保民回部队取了800银元带给特委。高在叶家岔马明方家,向特委汇报了游击队的情况,学习了《中国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等文件。从此,游击队归特委领导。

1932年10月1日陕北特委派马明方整顿了游击队,将先锋队改编为“中国工农红军陕北游击队第九支队”。高朗亭任队长,艾龙飞任政委,张承忠、王保民任经济员。并派毕维舟代表特委给游击队授旗、发印。1933年正月张承忠从安定回绥德,向特委汇报了游击队的情况:游击队中发生了分歧,又遇高双成部队的围击,把枪压了。特委先后增派了韩生杰、雷合、高加得、张世明、高明友、马万里、崔正冉(组织)、景乐礼、呼振安、李成荣、贺吉祥、杜修直、常胖、樊秋咀、常白袍(白杰)、栾新春、高庆恩等加强游击队。他们去和区委书记赵福祥联系,取得5支枪。在马圈坪又见到刘银娃(刘明山)等,他们也有5支枪,在李家岔,又见到薛兰斌。时支队党委书记马万里,委员艾龙飞、张承忠、高朗亭、王保民、景乐礼。

1933年1月8日在清涧高杰村抓获大地主白明杨,30天后释放,得银洋3600元。此时,特委急需活动经费,就选精干指战员9人,分三路送到特委。一路艾龙飞、杜修直、高庆恩带1000元;二路马万里、高明有、宜宝才带500元;三路张承忠、高嘉德、高烈雄带500元。

1933年1月下旬,高双成部驻安定县的张建南纠合民团围剿九支队。此时,旧历新年将近,支队为避强敌,疏散了大部分战士,令回家过年,只留高朗亭、艾龙飞、参谋长呼振安、经济员张承忠和战士马大牛五人留队。1月25日除夕夜,张建南突然带队出发,抓获九支队战士马占发,穿破耳垂用麻绳拉着,逼找游击队领导。此时,高朗亭等5人,转移到杨家河,高朗亭手枪走火伤了指头,又转移到杨家沟山上,后又到砚瓦沟、杨家庄、贺雨家湾。在这里,呼振安私自将两个手枪枪弓送给他的熟人敌民团团总吕生海,艾龙飞批评了他,他极为不满。后到马鞍山。艾龙飞送高朗亭去绥德养伤返回后,呼振安串通了几个人,强行缴了艾龙飞、张承忠、马大牛的枪。正好,特委巡视员毕维舟在任家砭,急来平息了此事。派艾龙飞和张承忠去特委送经费600银洋。同时带信,让艾龙飞调离支队。但后来呼振安还是带了两支短枪叛变投敌。

强世清、史方治从26军回来,他们取了部分埋藏的枪。此时,赵福祥和薛玉瑞获得有关安定县县长的可靠情报:他将于1933年2月9日(农历正月十五日),由安定县城去瓦窑堡。他们就和毕维舟、栾新春、高嘉德带了一挺机枪、一支自来得、两支手枪,设伏打死了敌安定县县长刘述明及一名护兵。时高朗亭因伤离队休养,特委任命强世清为副队长。

打死县长后,强世清带游击队到安定西区活动。艾龙飞因违纪对待小商贩被特委撤销政委职务。2月底,特委派军委委员王兆卿来九支队检查工作,派常学恭任政委,并带来一些枪械弹药援助游击队。王、常指出九支队存在的一些问题,强世清不但不接受,反认为来人不可靠,他们不听从陕北特委的指挥,王兆卿、常学恭都被游击队缴了枪赶回来。

游击队在安定西区期间,经区委书记谢德惠派人做工作,白德胜带领绿林帮伙中7人、枪3支,加入九支队,增强了力量。但白自恃带枪带人入伍,与强世清又是老交情,便桀骜不驯,目空一切。白德胜、姬正元等错误地鼓动强世清反对高朗亭,4月9日与强一起,收了队长高朗亭的枪,将高捆绑在树上,高伺机跳崖逃跑。队委书记马万里被赶走。不久,白德胜又收了强世清的枪,逼强世清离队。游击队乱了。此时,特委特派员张承忠来到新窑湾,叫支队的人不要散了,到他那里集合。承忠整理了队伍,批评了强世清。

1933年4月特委改九支队为一支队,队长强世清,队委张承忠(党支部书记),刘明山是队部通讯员。5月1日一支队15人南下,向红二十六军学习。在旬邑阳坡头与红二团会合。刘志丹派杨重远任一支队政委,并送给一支队一些枪支弹药。路经平顶山时和马佩勋带领的一支南梁游击队20多人相遇,两队兵合一处,补任马佩勋为副支队长。

5月下旬一支队回返陕北,途中遭遇一民团,我缴枪20余支。29日在安定谭家硷遭敌军两个连袭击,杨重远沉着指挥反击,腿部受重伤,战士背着转移到杨家沟,敌人又蜂拥而至。他命令游击队迅速撤离险境,独自留下阻击敌人。部队安全转移了,他用最后一颗子弹打进了自己的胸膛,英勇的牺牲了。此后,一支队转移到杨道峁,和白德胜所带的分队会合,部队进行了改编休整。期间,派张承忠到陕北特委,汇报一支队从红二十六军北返时受挫的情况。

改编整顿后,强世清任队长,李成荣任政委,马佩勋任副队长,张承忠任经济员。下辖四个分队,分队长依次是白德胜、李盛堂、王效增、谢绍安。共80余人,80余支枪。崔逢运通过安定西区区委书记谢德惠和一支队的全体战士见了面,传达了特委指示。并以特委巡视员的身份决定,红一支队以安定县李家岔为中心建立小块根据地,开展游击活动。

1933年7月下旬,王兆卿、毕维舟等六同志,因国民党一个连队的司务长混入共产党内,出卖了党组织,而被杀害,史称“无定河畔六烈士”。8月中旬特委召开了紧急会议,崔田夫主持。决定派张毅忱、贾仰青、樊文德护送马明方去安定,整顿红一支队。并依靠地方党组织动员了一批青年农民,参加了游击队。使游击队得到了很大发展。同时,将张、贾、樊留到了游击队,以加强党的领导。

因井岳秀八十六师炮兵营李含芳部的围剿,红一支队失利,1933年9月,一支队70余人二次南下,到合水古城川和红二十六军第四团会合,会见了习仲勋、高岗、王泰吉、杨森等领导同志,一支队和二十六军联合作战,强世清被任命为骑兵队队长,有战马60余匹,骑步兵联合,取了张洪镇,俘敌人枪各80余,又假扮民团骗开旬邑城,智取了旬邑县城,俘敌人枪各150余。我军无伤亡。大大地补充了战斗和生活物资。后来到了照金根据地,一支队的人多,成了二十六军的主力,守卫薛家寨。10月4日(中秋节),刘志丹、王世泰等脱险回来。刘志丹的头发有一二寸长。之后在刘志丹的统一指挥下,打了香山庙湾,然后打了甘肃合水。这两仗打得好,红军没有伤亡。一支队又跟刘志丹去打太白镇,没打开。刘志丹给一支队授了旗,讲了话,并派魏武任一支队政委。(因强世清和李成荣意见分歧,强抓了李成荣要枪毙,一支队多数人不同意,后经二十六军留守处领导出面,让李成荣离队)。一支队经保安返回安定。在打枣树坪(谢子长家的村子)时,惠泽仁等5人牺牲、强世清受了伤。后又到横山游击了几天,回到安定任家砭。在王家堡战斗中,魏武牺牲。队委会选举张承忠任政委,白德胜任队长在新庄梁集中了100多人,开会决定分两队活动,张承忠和白德胜一队六七十人去延川,王效增、贾仰青和刘明山带三十多人去吴堡。

反动派十分恐慌,调集安定、延川两县的驻军和民团围剿,张承忠和任自珍(分队政治指导员)带队突围,白德胜受伤被俘,不久和任自珍(后因叛徒出卖被俘)一起被敌人在瓦窑堡杀害。10月,去吴堡的一队也回来了,数百敌军尾追不放。此时,游击队军事领导人先后牺牲,游击队内部的不纯分子有政变迹象,几位领导就决定埋藏枪支,分散人员,多数隐蔽,待机再干。张承忠和王效增带了6支枪、5个队员回绥清。实际上,一支队红旗不倒,一直在活动着。

原队员李广胜被捕后,交了六、七十支枪。后来张承忠和崔田民商量后,又派张家修、李向海、苏力厚取走了9支枪,本来是10支,景元义假说肚子疼,带一支枪返回了。(贺吉祥回忆,通过安定北区负责人靳芳找到栾新春,栾新春派任益亭取了10支,郭洪涛记得是13支,张承忠带走了3支)带了6个队员到绥清和二支队联合行动。

陕北游击第一支队是陕北地区第一个自己组织的游击队,他为陕北地区开展游击战争,开创根据地获得了极其珍贵的经验。后面成立的二支队、三支队、四支队、五支队、六支队、八支队的领导大都在一支队工作过。如高朗亭、白雪山、马佩勋、张承忠、马万里、张毅忱、崔正冉、李成荣、王效增、贺吉祥等。

本文标签:

革命史

审核:梦舞清风
关于短篇历史小说《工农红军陕北第一支队》的编辑点评:

该文将中国革命历史深刻描写出来。继续加油。

您也许感兴趣的
该周最热小说
小说新作速递
会员评论

暂无会员评论。

新澳博网络文学网站提供各类网络文学作品、新澳博在线阅读。杨柳岸网络文学版权所有,未经本站或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由提供技术支持。 杨柳岸网络文学竭诚为广大文学爱好者、网络写手提供优质的原创文学创作平台!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ncfl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