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澳博>>小说>> 芙蕾雅与金项链

芙蕾雅与金项链

作者:邓瞻发表于:2017-06-17 21:50:57  短篇生活小说关注度:杨柳岸网络文学为您统计中..

新澳博:在你们一开始恋爱时候,你对他很有吸引力,他对你充满好奇,可能你说什么他都觉得很有吸引力,但是往往一部分朋友们在相处过程中喜欢废话连篇,把一件没有必要的事情重复三五遍,说话内容又悲观,总喜欢把自己的生活形式悲观地说给恋人听。换位思考一下,一个人长期向你传递悲观的情绪,抑郁的情绪,您会作何感觉?长期这样,很容易会将恋人越推越远,如果在分手之后,你还是像以前一样和对方聊天,这将会成为你挽回感情的致命点。热恋的时候,双方都会暴露需求感,但是一旦分开,需求感将变得沉重有压力。接下来就和各位朋友风向几点在挽回过程当中聊天必须要注意的关键点。不说废话、不争辩。在分手之后,挽回感情的过程中千万不要和对方争辩,因为你不断争辩、站在对方的对立面,这样很容易会引起他的反感,让他觉得你就是故意在和他争吵,不知悔改,引起你们之间更多的矛盾。对方已经向你提出分手,与其不断辩解不如在聊天过程中作出让步,等对方情绪平静下来再沟通,这样往往更有助于解决你们之间的问题。给对方表达的空间。在分开之后,你没有与他近距离接触,只能通过聊天来了解对方的近况。但是有些人在聊天过程中会滔滔不绝地讲述自身的近况,自以为不断进行高价值的展示就能让对方知道你的改变,就能成功挽回感情,殊不知想让对方了解你的改变,并不只是在你嘴上说说而已的,给对方更多表达的机会,以对方为中心,让对方给你默默加分。这样才不会让对方因为觉得你的话题无趣、无聊,或者觉得你做作,扫兴而不想和你聊天。不要散发负能量。在分手之后,很多人会在对方面前表现得很悲伤,告诉对方没有了他,自己的生活一塌糊涂,你自以为这样就能让对方内疚而回到你身边吗?不是的,这样做不但暴露了自身的需求感,而且会让对方觉得你还是老样子,满是悲观和负能量。当你有机会和对方再次接触的话,请保持热情和快乐,因为开心的氛围更能感染到周围的人,要是你能做到干任何事都抱着放松的心态,凡事往积极方面想,甚至能够在对方烦恼的时候让对方感觉和你在一起很轻松自在,这样往往会有助你挽回感情。据说这几个星座没人能够征服

哦好吧,我承认女人是一种很奇怪的动物,无论是从装饰,还是从她们变化无常的情绪上来说。她们似乎比某些雄性的动物更喜欢战斗,当然,她们也更喜欢结些仇人,这要比她们的朋友受关注度高。几句话说不清楚,或者解释不清,那么必须得一场斗争后才有可能烟消云散。可是往往,有时候她们对人,甚至于她们的仇人,那种宽容,那种温顺,简直可以超过爱神的肉翅膀。这不禁让人想起了神的启示:“只是我告诉你们:要爱你们的仇敌,为那逼迫你们的祷告。”

如果乔迪也爱上了窃斧的巨人该怎么办呢?哦,让我们看一看吧。

一大早,杰勒斯太太便准备好了早餐。“鲍勃,你的火腿煎蛋今天煎得很透。”她在为自己面前与丈夫座前的空杯子加些叫作牛奶的东西。“哦谢了亲爱的。”鲍勃先生从卫生间出来,手里还握着一份报纸。“今天我可能要在外面很晚才能回来,该死,我要去陪一个像亚历山大四世的客户。”这是一对刚刚结合的新人,他们的婚姻也不过才一年而已。这就像是刚破壳的雏崽,一点风吹草动也会让它站之不稳。“是这样吗?可是今天我的几个闺蜜还有希金斯太太要来,你忘了吗?”“哈,不。”他端起杯子喝一口,“希金斯太太跟我谈过,她说会带几个女伴,对了,还有芙蕾雅过来看你的,我见过她们,尤其是芙蕾雅,她说你一定会喜欢她的,我……算了,你见了她再说。”凭借女人的直觉,她认为丈夫的停顿一定有问题。说实话,当她听到“芙蕾雅”这个香艳的名字时,她就忍不住要问了。“芙蕾雅?她是谁?是希金斯太太的……亲戚?我不认识她,她为什么来看我?”她感觉一股热流在向上涌,而且还要往泪腺进发。鲍勃吃完了眼前的食物,他注视着妻子,微笑着向她说:“我希望,你能明白,她,算了,你见了她就会明白了。有些事,我……不合适。”她没有听清楚丈夫后面的几句话,丈夫已经开门走了。此时她只觉丈夫口中的“不合适”特别扎耳,她想哭,可又怕放开的悲声会被门外为走远的他听见,她只想静一静。

事到这里,我们有必要谈一谈杰勒斯太太与鲍勃先生的“恋爱史”:她是在自己的姑妈凯特太太的生日派对上认识鲍勃的,那时的他毛头毛脑,对谁都很是大方,尤其是爱在姑娘面前献殷勤。可她就是被他那有些卷曲的棕发,有些微蓝的眼睛和略带稚气的谈吐吸引住了,她发现自己爱上了他。而鲍勃也被那个一直注视着自己的金发姑娘吸引住了,他主动邀请她跳一支舞,她答应了。于是,一切都因为一支舞而开始。两年后,他们结成了夫妻,住在一所公寓里。

好吧,让我们再回来看一下杰勒斯太太的情况。她倚靠在一个沙发椅上,拼命地在想早餐时发生的“事件”。

“他会很晚回来,这会不会是一种脱辞?”她这么想是有根据的,最近一个月丈夫晚归的次数开始密集起来,而且每次回来身上总有其他的高档香水味道——她从未用过的香水。他总是说,是在希金斯太太的小酒吧里陪朋友玩牌。“在她那里玩牌?希金斯太太?哼哼。”她冷笑一下,感觉身体内外都在发热,不得不把外面的一个浅蓝色的小褂给脱了。

“他一定在回避着什么”女人的直觉让她肯定,丈夫对她隐瞒了什么,而且丈夫肯定与那个叫“芙蕾雅”的女人有关系。“不然他不会说‘尤其’的,来看我,安了什么心?”她的热量堆积多了,雨化成了泪水。她感觉脸上一线有痒的感觉,连忙用手背蹭一下,湿湿的。

“芙蕾雅究竟会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呢?”她又开始琢磨起更重大的问题来。“高高的鼻子,长长的卷发,瘦佻的身材。她有勾人心魄的眼神,爱好穿那些显示胴体的连衣裙。戴着珍珠的耳坠,黄金的链子……哦,等等。”她想起了什么,回到了卧室,在她那不大的梳妆台的右角上有一个小盒子。她打开它,里面是一条金链子。虽然不算是名贵,但意义在她心里却超过了一切。这是鲍勃在新婚那天为她买的,她一直舍不得戴。现在她把它攥在手里,走出卧室,又回到沙发椅上,继续想象着芙蕾雅的动人。

女人的姿色对于另一个女人来说,就是孔雀开屏。她绝对不会被某些“挑衅”所吓倒,哪怕是无形的,也不行。她把金链子放在脖颈上试一试,戴上。此时,一股酸楚让她的忍耐终于放弃了抵抗,她把头埋在了臂弯,哭了起来。

然后中午与午后的时光,在她继续的“思索”之下流走了,眼看便来到了傍晚。

最后她做出了一个决定:不管丈夫对她以后会如何,今天晚上的“聚会”是个关键。她决定把自己最好的,最美的衣服与装饰全拿出来,她要把自己打扮成今夜最闪耀的“明星”,决不能被那个“芙蕾雅”比下去。

面对镜中的自己,她又要想哭,可是她忍住了,脖子上的金链子还发着光芒。

有门铃的声响,她已经准备好了,包括笑容。

“哦,杰勒斯太太,您今晚可真是美丽。”希金斯太太对应门的杰勒斯如是夸赞。她也注意到,希金斯太太与后面的三个年轻女性只是穿了很平常的衣服来拜访。她笑着让进了她们,与她们在客厅里聊天。

希金斯太太带了一只小猫,是只长着虎皮斑的猫,但说不上是什么品种。她现在的心思可不在猫身上,她一边与希金斯太太谈笑,一边小心留意那三个女性,猜想其中的独特一个,“芙蕾雅”。

“哦,杰勒斯太太。两个月不见,您真的是漂亮了不少。”希金斯太太还是那么的客气。“您过奖了。”她想请太太介绍一下这三个女性朋友。太太看出了她的意思,“对了,这三位是杰妮……”“哦,我知道。”她伸出手去握手,打断了太太的介绍,“你们好。”她的笑容与面部的线条是那么的自然,自然到没有掩饰。“哦,您好杰勒斯太太。”三位年轻的女性显然被她的热情给震撼到了。

于是,一切得以在融洽的氛围中继续。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后,这次拜访应该要结束了。

“真的很谢谢您的招待,杰勒斯太太。”一位有着灰黑色头发的姑娘主动与她握手。她心里已经有数了,“对,就是她,芙蕾雅,她的长相与形体要远胜于其他两人。”她笑着伸过手去。

希金斯太太:“很不好意思打扰了这么长时间杰勒斯太太。”她把那只小猫抱起来,“我想,它也会很高兴的,对吗小宝贝?”那只小猫在四下观察着。“希望如此。”她答道。其实她很喜欢希金斯太太的这只小猫,刚才在谈话时她还时不时地逗它,她想:有的时候,人其实真的没有动物可爱。

她忽然想起丈夫早上出门前的话语,用手握住了脖颈上的金链子。“等一等姑娘。”她下了决心,叫住了“芙蕾雅”。姑娘有些疑惑,此时希金斯太太她们已经出门。“有什么事情吗太太?”她抓住姑娘的手,打开她的手掌,迅速地从脖上取下那条金链子,放到了姑娘手上。“从此,它是属于你的了。”“芙蕾雅”显然被弄蒙了,“可是太太,这是为什么?我不能。”姑娘把链子还给她,“太太,我们第一次见面,我怎么能收下这么贵重的金链子,我,我不能。”她沉默了片刻,用略带沙哑的声音说:“求你,帮我。这条链子从前对我有着不同的意义,可是现在,请你把它带走,算是帮帮我。”“哦太太,这是?”姑娘不知发生了什么。“求你,可以吗?”她有些哀求的口吻。“哦太太,您没事吧?哦,好吧,我可以帮您暂时保管一下。”“谢谢。”她的脸上掠过了一丝微笑,姑娘莫名地、小心地拿着链子而去。就这样,那条金链子完成了在这小公寓里的最后一次闪亮。

她无力地来到了沙发椅旁,扑在上面大哭了一场。当然之后,她又“微笑”地接待了她的两个闺蜜。

鲍勃大约是在十一时左右回来的,这一次,他身上没有任何的味道,包括香水味。她从内室走出来迎接他,还穿着之前的衣服。“哦亲爱的,你这是,你,你真美丽。”他挂好衣服,上前拥抱妻子,给她一个吻。“今晚一切都好吗?”“嗯,都好。”她的声音尽量做到轻松、开心。“那就好。”他走向卧室,然后拿了条毛巾擦着脸出来。“希金斯太太她们来过了?”“哦是的,她们真的是很快乐,我也是。”“见到芙蕾雅了没?”“见到了,她看上去是那样的,那样的迷人。”“还很可爱。”他笑着看向她,她坐在了沙发椅上。“怎么了亲爱的,生病了吗?还是?”他发现了异常。“不,没什么。”她打起精神,“还是谈谈芙蕾雅吧。”“她真的很不错,是吗亲爱的?”“是呀,我也很喜欢她。对了,临走时,我还送给她了我的一个小饰物,无关紧要的小饰物,当作第一次见面的礼物。”“哈哈。”他笑起来,“比起那个来,我想或许它更想要一条鱼。”“一条鱼?什么意思?”“对呀,她是一只猫啊,不喜欢鱼喜欢什么?老鼠?哈哈。”他走向她,“你向我提过的,想要点快乐的元素,我想,我们没孩子,养个宠物也不错。我知道希金斯太太有只波斯猫,叫‘芙蕾雅’,很可爱,所以让她带给你看看,若喜欢,我们也买一只。哦想象一下亲爱的,我坐在你身旁,你就穿成这样,怀里抱着它,对了,戴上那条纪念金链,多美好啊。一年后,我们再把‘芙蕾雅’换成孩子,哦亲爱的,这多好啊。”

——————16年11月4日午书

本文标签:

审核:仗剑天涯
关于短篇生活小说《芙蕾雅与金项链》的编辑点评:

暂无编辑点评


您也许感兴趣的
该周最热小说
小说新作速递
会员评论

暂无会员评论。

新澳博网络文学网站提供各类网络文学作品、新澳博在线阅读。杨柳岸网络文学版权所有,未经本站或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由提供技术支持。 杨柳岸网络文学竭诚为广大文学爱好者、网络写手提供优质的原创文学创作平台!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ncfl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