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澳博>>小说>> 爱人的心

爱人的心

作者:邓瞻发表于:2017-06-17 21:56:16  短篇生活小说关注度:杨柳岸网络文学为您统计中..

新澳博:人生很丧的时候,你是怎么满血复活的?  01  前段时间,朋友阿志觉得很丧。  再过两年,女儿就要读小学了,可是学区房还没准备好。  按照现有房子所在位置划片儿,女儿未来就读的小学很远。年迈的母亲很难帮忙接送孩子,而阿志夫妻工作地点和小学并不顺路。  他被迫积极起来,到处看房,却收获甚微。要么对片区所属小学不满意,要么就是房价太高,阿志无力支付。  看了两个多月的二手房,阿志终于发现一所合适的单身公寓。但是,由于特殊原因,房主要求三天内全额交款。  房款若是分期来看,阿志尚负担得起,但是三天凑齐全款,他确实有些为难。心仪的房子就这样在眼皮子底下溜走了,阿志无比沮丧。  在这件事上,阿志和爱人发生了颇多不愉快。爱人口不择言,埋怨阿志没本事。  阿志回击,买学区房的事儿以后由,有本事好的爱人全权负责。两个人为此怄气好几天。  其实,阿志并不是真的生爱人气。他的内心对爱人的话甚至有几分认同。  同龄的男人,事业有成有房有产的,大有人在,而自己连女儿读书的学区房都搞不定。低落丧气的情绪就此开始蔓延。  阿志说,那段时间,他看什么都是灰暗的。  或许在别人眼里,阿志过得还不错,但是他对自己的生活却提不起劲头来。  这样的状态持续了一段时间,让他满血复活的却不是什么大事件。  一天下班,他刚进门,女儿递上拖鞋,扬起小脸骄傲地笑着:,爸爸,今天幼儿园老师表扬了我!好  声音里满是毫不掩饰的快乐。  不远处沙发上,爱人的笑脸甜甜的。  阿志瞬间被治愈了。沮丧无奈无助的情绪,顿时烟消云散。阿志甚至有些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垂头丧气了那么久。  02  邻居一个哥哥,在大学快毕业时,他的母亲意外去世。  在葬礼上,他一滴眼泪都没掉,整个人从那天开始,像丢了灵魂般。  正值就业季,他走在应聘大军中,如行尸走肉般。面试了几家公司,他都没接到面试通知。  对此,他毫不意外。每次面试,他都心不在焉,常常答非所问。  他觉得人生丧到了极致,大约从此再难以有亮丽的色彩。  学校通知毕业生离校那天,他依然没找到工作。他麻木地整理着行李,等着被,扫地出门好。  宿舍里闷热,让人心烦意乱。他坐在光秃秃的床板上,不知道未来何去何从。  宿管阿姨敲了门,说楼下有人找他。他眼神空洞,僵硬地下了楼。他不知道是谁找他,但肯定不是父亲。父亲比他还颓废,日日饮酒麻醉。  到了楼下,一个陌生的女孩站在眼前,手里拎着一个袋子。  看到他下来,女孩嫣然一笑:  找工作急不来,也是需要缘分的。你这么优秀,若是面试时再稍微注意下精神面貌,肯定没问题的。  说完,女孩递过那个袋子。袋子里是一套崭新的西装。他呆呆地接过袋子,生硬地说了一声谢谢。  回到宿舍,他试穿了西装,刚好合身。他摸着胡子拉碴的下巴,积攒了很久的眼泪流了下来。  他找出快生锈的剃须刀。很快,镜子里的他像换了个人似的。那个瞬间,他被治愈。  他忽然明白,这个世界总有人代替母亲来爱他。也总有人值得他像爱母亲那般,倾其所有地去爱。  去年,他和女孩结婚三周年。大学里,女孩暗恋了他整整四年,在他最丧的时候才鼓足勇气去靠近他。  03  前几个月,小君身体简直乱了套,小毛病不断。  不是头疼发热,就是着凉腹泻,要不就是腰椎颈椎不适。  一个多月,她都奔波在医院的各个科室。这些毛病,治好了一个,另一个接踵而至。  面对医生,她有些眼泪汪汪。她可怜兮兮地问医生,有没有什么办法,让这些毛病一下子全部消失。  医生很无奈,小君的体质确实很弱,调理并非一朝一夕的事情。况且,有些毛病也不是靠药物可以彻底治愈的。  身体的不适,工作的压力,让小君变得消沉无助。在又一次加班至深夜,小君回到家中,只觉得头晕目眩。积压的情绪一下爆发了。  她坐在地板上,任眼泪长流。她发了一条很丧的朋友圈。管不了那么多了,她只想发泄。  然而,这并没有让她感觉到好一些。她瘦弱的身体,已经影响到她的三观。  她开始怀疑人生的意义。  工作到底是为了什么?  如果工作是为了生活,那么生活若不快乐,工作又有什么意义?  她的小脑袋里全是哲学问题,思考的结果却都很丧。  在她得不出答案时,一个陌生电话进来了。那端是一个熟悉又遥远的声音,犹豫着问候:,小君,你身体好些了没有?好  听到有人关心,小君的眼泪再次涌出。对方说第二句话时,小君才听出对方是谁。居然是很久不曾联系的旧时好友。  对方说:,小君,从明天开始,我们一起晨跑打卡,锻炼身体。我来监督你。好  两人在不同的城市,早已渐行渐远。可是,内心那份关怀却依旧。  小君站起身来,对着镜子,突然笑了,觉得自己被各种小毛病打败的样子,实在有些可笑。  04  我们要承认,人生总有一些时候,真的很丧。  要么是生活本身确实很丧,要么是你觉得一切很丧。  有时,这种垂头丧气突如其来。  突然间,你就不想说话了,你没了和任何人寒暄的心情,你没了对着生活微笑的精气神儿。你仿佛一刹那间失去了全世界。  有一期奇葩说中,邱晨作为正方一辩,穿着一身写着,丧好字的衣服,一开口就说:,对于一个丧人来说,这世界上有什么事儿不是坏事吗?好  那刻,她穿的那套衣服变得无比应景,意义重大。  是啊,处在一个很丧的阶段,人生还有什么愉悦的事情可品尝可回味的?  眼前所有的色彩都消失不见,只剩下黑色充斥其间。  但是,可以垂头丧气,可以无助迷茫,却一定不要在最丧的时候否定自己,否定生活。不要在最丧的时候,做出让自己追悔莫及的决定。  因为,人生有低谷就有高潮。人在低谷时会轻易地变成井底之蛙,一叶蔽目。往上慢慢扬起时,总有一个时刻,你不需要任何人生大道理,瞬间被治愈。  治愈你的可能是亲情、爱情或者友情,甚至是路人一个关怀的眼神,又或者是别人脸上荡漾的笑容。  被治愈后的你,看天,天是蓝的,看水,水是清的。那是一个和你觉得丧气时完全不一样的世界,是一个让你庆幸还好没放弃的美丽新世界。

不妨让我们去询问一下大天使,是用如何的花言巧语,既捍卫了主的尊严,又使约瑟接受了一个“不忠”的妻子。自然,我没有怀疑“神与我们同在”的本意。但是出于人的立场,十分不解红杏出墙为什么会招人唾骂,又为什么会有人理解。

可以说我还远没有几个博士的心胸与智慧,也没有得到过任何关于黄金、乳香和没药的礼物。尽管这一天人们都在把希望忙碌地挂在树上,然后祈祷驯鹿的主人可以赐恩人间,但我依然从未受到过更多、更崇高的待遇和礼赞。

怀斯太太对此却不那么认为,因为早在平安夜前十天时起,她便每天下午都能收到一束,经人精心打包的玫瑰。比起她住的这所小公寓,显然配不上这一束又一束花朵的美艳。上面每一次都会有卡片,夹杂着寻常关心的话的同时,署名全都不一致。要知道,在这个季节,这个国度,这个时间送来玫瑰,即使情人节情人付出的再多,也不及此刻的万分之一。可是署名每次都不一样,对于一个结了婚的女人来说,兴奋之余还需要考虑一下这会不会是个“危险的游戏”。

现在让我们姑且相信这是某位仁兄编下的“逻辑程序”,那么他的目的,绝不会是怀斯太太手上的戒指,还有她和丈夫的小房间、炉上的煎锅与咖啡壶、一个大油桌、一张沙发椅和一台时好时坏的收音机,所以一一排除下去,这一个又一个殷勤,冲的极有可能就是她——我们年已三十岁却风韵十足的怀斯太太。

她终于明白自己在收到花时,那种由恐慌而转变的莫名的感觉,甚至于兴奋、心跳是什么了。自己并不是什么贵族名流,而仅仅是一个无业的家庭主妇。至于先生,怀斯,只是一家银行的小小员工。所以对自己如此上心的某个,或是某几个人在,哪个女人会没有片刻的激动。她想,这件事情若是放在十几年前自己没有婚姻束缚的时候,来一场“危险的游戏”也是十分不错的。

哦,现在不是胡思乱想的时候了,她自己也这么认为。今天便是圣诞节的前夕,这十束玫瑰该要怎么去处理?会是出自谁的慷慨呢?尤其是今天早上收到的这一束,卡片上只写着:“献给美丽动人的怀斯太太,愿你的闪耀长存——彼得·潘特斯”这也是第十个署名,与前面的不同,这是最正规的一次。好吧,我承认女人是非常聪明的动物。她认为,这才是那个无名的贡献者真实的姓名,而且是极其陌生的名字,她几乎搜肠刮肚也想不起自己认识的人中有叫这个名字的人。

确实,她现在心里只剩下慌张了,因为之前的花束已经令丈夫怀斯产生过怀疑。每一次他问:“这花,是谁送的?买的?还是?”有谁会莫名地给自己买花呢?她的理由例如:朋友送的、莎莉文太太给的等等都用过了好多次了,丈夫每次都是“哦”的一声,也便不了了之了。她知道丈夫相信她,而越是这样,她越有变成奥托里克斯的感觉,对不起他的念头就会越足。

“不行,距离怀斯到家还有三十分钟,在此之前我要想出这一切的原由,然后想一想关于这次事件的善后事宜。”她心里默念着,沙发椅在这个时候便是全世界最最天才的发明了,可躺可倚,一直到让人解决完问题为止。

“彼得·潘特斯,彼得·潘特斯,潘特斯……”她在倾尽一切的智慧考虑这个让她为难的名字。或许接下来她的逻辑是对的:“会不会是曾经租住奥莎尔夫人(隔壁的房主)的公寓的某位先生呢?”她能忆起与他们打过招呼的一共有三个:一年前离开的一位谢了顶的老先生、三个月前因归家而去的一位绅士和只租住了半个月就离开的一位正在攻读法律学的学生。“只有他们三个最有可能。”她开始顺着这条线路思考。“如果是那位老先生的话,那么想一想就会令我感到,一种压抑。他的模样我已忘了,但我记得他平时的打扮很是随意,头发花白还乱蓬蓬的……哦无论他是做什么的,如果那些花会是他送的,我宁可全部扔掉,一点都不剩。如果是那位绅士的话呢,他看上去与怀斯差不多的年龄,与他碰面,他的谈话总是那么的得体,而且他还有让人舒适的微笑,穿着也是那么的成熟。我记得他的离开是因为远在芝加哥的母亲病重的关系,那时他是那么的着急。如果,‘危险的游戏’那些花是他送的,那我宁愿留下其中的一束,毕竟他是……如果他是那位学生的话,哦,他看上去是那样的年轻,有魅力,我记得他说过他还是校内篮球队的队员。他一定会很有前途,有着结实的肌肉,性感的臀部……他现在一无所有,但是他太年轻了,年轻就是资本,无论他穿着些什么,哪怕是一丝不挂……如果会是他送的花束,我倒愿意留下其中的一朵,毕竟这是他初学的浪漫……”她猛然摇一摇头,因为她开始意识到再这样想下去的“危险”。“不,我希望不是他们,一定不会是他们。这些花尽管很高档,但我是要一定把它们扔掉的,为了我和怀斯,一定的。”

她感觉倚着的姿势更加舒服一点。“会不会是我完全不认识,但他却见过我的人?比如在舞会上、家庭聚会上。”她很快意识到这完全不可能,因为在与丈夫这十年多的婚姻里,他们参加的聚会屈指可数,而且每一次会场上的男宾客,她几乎都是说得上名字的。

她开始转换自己的想法,“会不会是我的老朋友,同学,或是他们的亲属……”她去看一下油桌上靠近边缘的那只钟表,距离怀斯的归来只剩不过十五分钟了。

“又或是变态狂、丈夫的同事?”她知道其实答案的可能有太多太多了,想用短短的时间去弄明白原委并解决,那真的无异于斯芬克斯放弃了执着的真相。

“可我不能对不起怀斯,那对于他真的是太可怜了。”她知道无论多久,这件事情非解决不可。她想到了怀斯对自己的好,想到了虽然现在生活的不是很好,但丈夫一直在去努力地改善,想到了他们最初的相识。

“怀斯,怀斯?对,为什么不会是他呢?”她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的兴奋。“他刻意的改动名字,或许就是在追寻一种浪漫与激情啊。这样的话,一切的疑惑都可以解释了,包括他对我收到玫瑰时,所编理由的不疑惑,都可以解释了,是他做的。”她似乎感觉主的光芒已经把她包围。

“如果是他,那么我便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了。”她激动得眼眶有些湿润了,可是不久,她便又意识到了一个问题。“如果是他,他为什么没有露出过一点呢?”她坚信世界上不会有纹丝不变的东西,也不会有缜密绝对的东西。“我这样想了,如果向他确定,不是,又会怎么样呢?”她不敢再往下想了,也不想再回到方才自己种种的思虑上。

“无论是不是他,都是他了。怀斯,哦,我到现在才会真正的体会到,我是多么的爱他。”她太喜欢自己这么地坚定了,说实话,她本就不是一个左右摇摆的女人。

怀斯先生终于回来了,手里捧了一束火红的玫瑰,脸上带满了让人亲切的笑容。

她激动地有些想哭,去与丈夫拥抱。“哦亲爱的,你真是太贴心了,我从未像今天一样感觉这么离不开你。”怀斯先生一如平常,“哦,我真后悔,这束花,我从没想到,或许……好吧,我送的太晚了。”她接过了花束,“哦怀斯,一点都不晚啊,它很美丽,像你送过的那些一样。”“从前?我是想说……”她握住他的口,“我明白。”丈夫接着说:“不,我是说,我见有人整天送你花束,还有安慰的卡片,虽然你有很多理由,但是我知道,我是有危机的。不过我相信你,亲爱的,也怨自己为什么没想到别人想到的浪漫。于是,就在今天,这平安夜,怀斯夫人,我要说,我爱你,这束花虽然比不上他们送的高档……”她又一次握住他的口,“不用说了,我都明白。不过我想说的是,其他的花束此刻,都已经不值一提了。而这一束,才是我想要的。”怀斯脸上有了一丝微笑,竟傻傻地问:“为什么?”妻子重回他的怀中,“因为它,最接近心的颜色。”

——————16年11月16日午书

本文标签:

审核:仗剑天涯
关于短篇生活小说《爱人的心》的编辑点评:

暂无编辑点评


您也许感兴趣的
该周最热小说
小说新作速递
会员评论

暂无会员评论。

新澳博网络文学网站提供各类网络文学作品、新澳博在线阅读。杨柳岸网络文学版权所有,未经本站或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由提供技术支持。 杨柳岸网络文学竭诚为广大文学爱好者、网络写手提供优质的原创文学创作平台!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ncfl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