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澳博>>小说>> 伤别离

伤别离

作者:张枫发表于:2017-06-20 11:18:37  短篇言情小说关注度:杨柳岸网络文学为您统计中..

新澳博:二十多岁总觉得没必要那么拼,三十多岁才发现只有自己被狠狠的甩出八条街  文/一直特立独行的猫  一  前几天去邻居家聊天,她跟我提起不久前去参加一个组织的聚会,大家每个人自我介绍的时候,都提到自己的一个社会职务,比如XX总监,XX总裁,公司名号都响当当的,轮到她的时候,她都不知道该怎么介绍自己。虽然自己上着班,但现在的职位和背景根本拿不出手。自我介绍完毕之后,别人都相互握手,觥筹交错的,只有自己说完,就完了。  二十多岁总觉得没必要那么拼,三十多岁才发现只有自己被狠狠的甩出八条街  她跟我说:,二十多岁的时候,天天出去high,三天两头的换工作,没事儿就辞职几个月不上班。那时候觉得,人生那么长,没必要跟别人一样那么拼,人生又不是赶时间。结果现在三十多了,周围的人都一个个有模有样了,自己却还在底层晃悠。好  人生到底要不要紧追慢赶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可能只有你被落下了。  前段时间有段话特别火,大概意思是说,只要没孩子,人生没必要紧追慢赶的。但事实上,说这句话的人,可能说说就去赶路了,但你却相信并实践了。  人生就是这样,特别是在大城市里,各种各样的压力压得人穿不过气来,只能靠一些云淡风轻的段子给自己一点安慰。但睡醒了你发现,周围的人各个都在你追我赶,你稍微走个神,连地铁都挤不上去。  说了那么多年的逃离北上广,我周围也没见谁真的走了。大家还是在地铁口换上平跟鞋,涌进人潮中,开始一天的奋斗。  二  前几天一个90后的小客户跟我说:,星姐,最近没客户,好忧伤。好  我问他:,你不是前段巨忙吗?这几天好好休息下。好  他跟我说:,年轻,不想休息。我要工作,我喜欢被工作压得喘不过气来。好  我一边骂他变态,可一边又觉得,我年轻的时候也是这样啊。可能每个人年轻的时候都是这样,但过不了几年,就开始学会偷懒了,再过几年,就懒得抽筋了。  前几天朋友聊天说,公司新进来一批实习生,一起开会做头脑风暴的时候,特别事儿。每个人都觉得自己特别有奇思妙想,但都想的特别不切实际,要么执行不了,要么就是在给自己挖坑还不自知。都说年轻人想法多,他们这不叫想法,叫幻想。  我问她,那最后选了什么创意?  朋友说:,当然是选了我的创意。其实也没什么创意,这种长期服务的客户,每个月的路子都差不多,直接照着上个月改改就好了,没什么特别的。好  你看,不是别人爱幻想,是我们压根都懒得想。我们早就学会了偷懒又讨巧的办法,日复一日的钻空子。我们害怕的,不是新人的新想法,是害怕他们的新想法给我们带来更多的工作量。反正一样的工资,干嘛给自己找那么多事儿呢?  三  我是一个对自己要求特别高的人,经常会自省,特别是到了30岁左右的时候。我都没意识到,我都已经30多岁了。以前看到别人人到中年的时候,心里都为他们哀叹一声,没想到自己也这么快就到了。  早教班老师发来短信,让给孩子准备明天上课的材料和工具。我翻箱倒柜的找了半天还没找全,又感觉带不全是不是会给孩子丢脸呢?别的小孩子都有,我们没带全,会让孩子很自卑很没面子吧。  找东西的时候突然想到,这是我第一次做家长作业,以前都在朋友圈里看别人做,还嘲笑别人,你看,现在轮到自己了。我现在居然是一个家长了,但内心还总觉得自己还懒得想让人照顾呢。  朋友前几天开家长会,回来跟我说:,今天好奇妙啊,我居然是一个小孩的家长了,我居然作为家长去开家长会了!好  你看,我们每个人都没意识到,时光是那么那么快,快到我们没留神,就被别人落下了;快到还没足够长大,就当了别人的家长;快到自己还没像个年轻人一样活high几年,心就已经老了。  四  以前我是个特别固执的人,只相信自己的感受,不接受别人的意见。最近一段时间,我思考了很多。我慢慢发现,当我试着去相信别人的时候,居然发现,别人的长处居然恰好是自己的短处,在一起合作可以无缝的衔接,感觉甚好。  作为一个30多岁的中年妇女,虽然话越来越少,脑子越来越不好,但内心在试着慢慢开放。以前看不上的人,决定相信他试试看;以前觉得天方夜谭的想法,决定不如仔细想想可行性;以前不屑干的事儿,不如亲自做一做。  我发现,时光仿佛回转了十年,我又变成了那个神经病一样的小女孩。  为此,我又给自己立了一些规矩:  坚持每天至少半小时读书,特别读那些自己不想看的书,才能真的增长知识。  开放自己的内心,多听别人的意见。如果自己的第一反应是,不好,不妨改成:,试试看好。  多去参加不同的活动,把内心的,不屑好收起来,带着欣赏的眼光去看一看,而不是批判和挑毛病的眼光  多去见不同的人,和不同领域的人聊天说话,才能真正了解自己未知的世界  面对不敢和不想的事情,鼓励自己多试试,又不掉块肉,顶多是失败了,反正也不是名人,不丢脸。  以前每天窝在家里工作,也经常心情不好,思路闭塞。现在基本上每天中午都安排了不同领域的朋友和客户吃饭,经常带着孩子参加各种各样的新活动,才感觉生活一直都很好啊,只是自己一直关闭了心门。  前几天买了一件正红色的长裙,红包一样的红,脱掉那些一直觉得30岁就该穿稳重一点的黑白灰,恩,原来的那个充满激情和活力的我又回来了。就像那个90后小客户一样,想工作,想努力,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人到中年,不妨接受自己的平凡

夜幕降临,幽蓝幽蓝的天空中,星星一闪一闪,一弯朦胧的弯月悄悄升起, 月光如水,静静的洒在大地上。我独自一人做于古树上,望着天空,静静的发呆,唯有脸上的泪珠,慢慢滑落,掉进手中的酒杯中,溅起一阵阵涟漪……

又想她了,想她的青春活泼,想她的温和可人,想她那银铃般的笑声。她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深深地牵动着我那颗早已脆弱不堪的心,她笑靥如花,令我神魂颠倒,微微闭眼,那绝世的容颜悄然浮现,蓦然发现,今晚的月亮真的好美,一如她那羊脂般的肌肤,望着望着,竟渐渐痴了,不由赞道:“好美”。应声而落的,是那带着浓浓思恋的的泪水。

依稀记得,那一次,母亲过寿,父王大张旗鼓,为母亲办了一张盛大的宴席,他广发请帖,邀请各方豪杰,当时父王可谓是如日中天,因此被邀请的势力皆派出了其下的杰出子弟前来祝贺……

当天,母亲精心打扮,身着一袭紫色长裙,显得雍容大雅,身旁站着的是一身白衣如雪,嘴角挂着一丝浅笑,如同温文尔雅的书生的父王,郎才女貌,天造地设,羡煞旁人。

待到所有人到来后,我豁然起身,清清嗓子,刚要说话,一道清脆的声音忽然传来:“秦家秦雨陌待家父祝雪夫人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所有人愣住了,秦家?是哪个?父王也是一脸茫然,我却傻傻的站着,心中不停地想:“这声音好熟悉,是她吗?”

来人缓缓步入大殿,我终于看清了她的面容——身着青色长袍,身材苗条,芊芊细腰,盈盈一握,一头冰蓝色长发披于脑后,白皙的皮肤,空灵的双眼,玲珑娇小的鼻子下一张娇艳欲滴的芳唇,让人忍不住想一亲芳泽。精致的五官组合成一张倾世的容颜。

“怎么,不欢迎?那我走了。”看着我发愣,她睁着灵动的双眼诘问。

“欢迎,当然欢迎了,来者是客,凡儿,还愣着做什么?”父王笑眯眯的道。 我方才醒悟,赶快在自己旁边加了一个座位,转身笑着对她说:“雨陌,欢迎,请坐……

忍了很久,终于按耐不住内心好奇,偏过头问:”你今天怎么有空会来呢?“

”怎么,不行吗?“她淡淡的道

”我只是觉得好奇,毕竟在学院,给你带来那么大的烦恼,没想到你还会理我。“

”哦,你这么想知道原因吗?“她忽然转过头,盯着我问。

”恩。“

”好吧,那你听好了。“她严肃的说。

我也收起笑脸,严肃的地看着她。终于她开口了,但却是:

”不告诉你,嘿嘿。“

”额,好吧。“我郁闷的低下头,忽然眼角余光瞥见了她那奇快的坐姿——她一条腿平放在座位上,另一条压在其上,”她还是一点没变。“心里想着,不由笑出了声。

”恩?雪凡,你笑什么?“她奇怪的问。

我将脸凑近她,意味深长的看了一会儿,嘴角一扬,吐出几个字:”不告诉你。“

她的神色僵了一下,但很快有满是灿烂的笑容。

”好啊,不告诉我,待会儿可别求着要跟我说。“

看着她那灿烂的笑容,我却感觉后背发凉,不由一阵后悔,忽然我清晰的感到一双小手隔着衣物抓住了腰间的软肉,然后一阵”快感“传来,我只感觉那一块肉彻底麻木了。转过头,她正满脸笑意的看着我,觉察到我的目光,她眨了眨大眼睛,疑惑的问:

”怎么了,我脸上有东西吗?“

说话间,手上再次施力。

”嘶……“我整张脸都变成了青色。

父王察觉到我的举动,疑惑的问:

”凡儿,你怎么了?“

”没事,没事,父王,孩儿突然想起一些事情还未做,先出去一下。“说完,不顾父王是否同意,便大步向殿外走去。

结果刚走到殿门时,忽然听见一道清冷的声音:”我去看看雪凡怎么了?“脚下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不顾自己的狼狈,连忙出了大殿……

晚上,我站在湖边静静地赏着月光,忽然听到背后有人,转身,确实我的好兄弟炎琪。

”雪凡,能告诉我你和秦雨陌是怎么回事吗?“还不待我开口,他便开口问道。

我笑了笑,没说什么。

似是猜到了这个结果,他叹了一口气:”雪凡,这些话本来我是不想告诉你的,但作为兄弟,我不想看你越陷越深,实话说,你和秦雨陌是不可能的,你知道吗,那天,我看见她和一个男人在那……“

”住嘴,炎琪,今晚的话我不想听到第二遍,雨陌她要怎样,是她自己的私事,你,我,都没资格去评论什么。好了,时间不早了,你回去休息吧。“我冷着脸斥道。

”你……哎,好自为之吧,我走了。“

他走之后,我只感觉心一阵阵抽搐,抬头,望着夜空,无声的问:”这是真的吗?雨陌,你真的变成了这样吗,不,我不信,这不会是真的,他一定是逗我的,呵呵。“

嘴上这样说着,可那双紧握的拳头和泛白的关节已经出卖了我的内心……

第二天早晨,我百般无聊,走出家门,在商铺里闲逛,忽然,我看见一个背影匆匆的离开,”青色长袍,冰蓝色的长发“”这不是雨陌吗?她这么匆忙,是发生了什么事吗?“想及此处,便悄悄的跟上了她,想知道发生了什么,可是最后的结果却让我心如死灰。她竟自甘堕落,出卖自己的肉体,玷污自己的灵魂……

我不知怎么回到家中,只记得第二天睁开眼时,看见的是父亲那紧皱的眉头,看到我清醒,他急忙问道:”凡儿,你……“

只是,他的话还未说完,便被我打断:”父王,孩儿很累了,要睡了。“

父王担忧地说:”好,那我先出去了,你好好休息。“说完,便离开了房间。

我双目无神的盯着地面,眼前浮现出她的点点滴滴,眼眶渐渐湿润,张开嘴,喃喃道:”雨陌,伤的我好疼……

之后,我像变了一个人,开始沉迷于酒色,每每流连与烟花场所,不务正业,成了名副其实的废柴少爷。

这般浑浑噩噩的过了几个月,那天,她的到来,改变了这些。

那天晚上,刚回到家中,父王就派人来告诉我,客厅有人等我,心中疑惑,但还是随仆从去了客厅。

客厅中,一个长发的女人坐在椅子上,静静地等着,忽然,一阵脚步声传来,笑了笑,缓缓站起身,转过身,看着那位披头散发的男子,而那位男子,则满脸惊悚,仿佛见到了鬼一般。

“你,你不是那个……”我结结巴巴的问道。

“那个与雨陌在一起的男子,是吧!”她笑道。

我愣愣的点点头。

“呵,做个自我介绍,我叫纳兰幻,是秦雨陌的好朋友,因为性格原因,所以从小就以男子身份见人,几个月前,她忽然要求我陪她演一出戏……”

“演戏?呵呵,为什么,雨陌,我就那么让你讨厌吗?”我满脸痛苦的喃喃道。

“不,恰恰相反,她这么做,是因为她在乎你,不想让你受伤害。”

“在乎我?”

“恩,你知道吗?美丽的女人身边从不缺乏追求者,更何况是她呢,而且她身边那些人,哪一个不是身份显赫,哪一个不是帅气英俊,哪一个不是凶狠之徒,你以为就凭你,能行吗?是,你父王是人物,可你是一个男人,总不能一辈子靠你的父王吧。你知道吗?如果不是雨陌拦着,你早就死无全尸了,你知道吗,如果雨陌不那么做,你这次就真的死定了。这一切,你都知道吗?”纳兰幻生气地质问。

“原来一切都是因为我,是我的错,雨陌呢,他人呢,我想去见她。”我问道。

“不用了,她已经走了,离开了这里,你找不到她的。”纳兰幻摇了摇头,缓缓道。

“走了,呵呵,走了。”我瘫坐在椅子上苦笑道。

“那,她还会回来吗?”我颤着声音问道。

“会,肯定会。”纳兰幻坚定的说。

听到这句话,我陷入了沉思,良久之后,我猛然起身,对着纳兰幻说:

“好了,时间不早了,你快去睡吧。”

“怎么了?”看到她有点犹豫,我不解的问。

“你……”

“我?呵呵,你放心,我没事,感谢你,让我明白了这些,我现在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

她松了一口气,转身离开了。

我缓缓走到院中,望着夜空中的那轮皎月,思绪纷飞。良久之后,似是想通了什么,嘴角微微上翘。嘴中喃喃道“雨陌,期待与你的重逢,到时,我会让你看到一个崭新的我,不会再让你因为我而奔波了……”

本文标签:

审核:江翀d
关于短篇言情小说《伤别离》的编辑点评:

暂无编辑点评


您也许感兴趣的
该周最热小说
小说新作速递
会员评论

暂无会员评论。

新澳博网络文学网站提供各类网络文学作品、新澳博在线阅读。杨柳岸网络文学版权所有,未经本站或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由提供技术支持。 杨柳岸网络文学竭诚为广大文学爱好者、网络写手提供优质的原创文学创作平台!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ncfl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