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澳博>>小说>> 不是故事的故事

不是故事的故事

作者:捧沙发表于:2017-08-04 12:20:37  短篇言情小说关注度:杨柳岸网络文学为您统计中..

新澳博:周末聚会,一位旧友从美国回来。朋友家境不太好,但本科时拿奖学金出国,如今已博士毕业,被一家研究所聘用。再见到她时,惊讶于她的变化,现在的她,开朗、乐观,脸上洋溢着自信的笑容。但,以前的她,并不是这样的。记得初见面时,她穿着几十元淘来的裙子,站在桌子对面,很腼腆的笑,不太敢看人。那时候,她爸爸妈妈都下岗。爸爸开了一家小店,但经营一般,妈妈在一家公司做保洁。最近这次聚会,我们第一次听到她妈妈的故事。起因是,聚会时,我们在饭桌上聊到育儿。一位朋友说:没钱送孩子念私立,怎么办?英语落后别人一大截,感觉输在起跑线上。她默默听完后,讲了自己和妈妈的故事。初中时,她曾是英文差生,因为起步太晚了,跟不上。但是,她的妈妈身体力行,给她做了榜样。当时,她父母都下岗。妈妈一边在小店打工,一边报名念电大。虽然只有初中学历,可妈妈坚持认为,知识可以改变命运。为了学英文,妈妈每天抄了很多小纸条,碎片时间不断地练习。母女一起背单词,听英语新闻,从美国政治到中东问题。结业时,她的妈妈作为班里年龄最大的学生,考了第一名。那次学习,给妈妈的人生开了一扇门,让她成功进入一家外资酒店做保洁。因为勤劳敬业,英语不错,对一些问题有见解,很快升至领班;不久后,又被酒店的总监,一位美国的女士看中,开了双倍薪水,雇佣到自己家里。美国的总监,很尊重这位保洁阿姨,也给了我的朋友无偿的帮助,送她原版书,指导她参加公益项目。朋友凭借优异的成绩,和丰富的社会实践,拿到美国常青藤学校本科的录取,以及全额奖学金。朋友说,当年面试时,美国的考官问她,谁是让她最佩服的人。她讲了自己的母亲。她说,母亲让她知道,人的尊贵,不在于出身,而在于无论环境如何,永远不要放弃自己,让思维困在金钱和家长里短。不富裕,也可心怀天下,勤奋努力,让生命绽放出光华,并有能力帮助别人。这段话,打动了美国的招生官。朋友的故事,让人感慨,但并不是个例。研究表明,孩子的阶层,并非完全由父母的社会阶层决定。以美国为例,只有40%的穷孩子,长大后仍然留在底层。其他人凭借教育,实现了阶层的跨越。而一部分中产阶级的后代,却因为教育和职业,滑入了社会底层。那些最终突破阶层的孩子,父母往往重视教育,有着坚强的意志,并身体力行引导孩子。穷人的孩子被困在底层,一方面因为父母工作太辛苦,没有时间像一些富裕家庭那样,陪伴子女阅读和课外活动。另一方面,父母精神不稳定,常常抱怨,导致孩子对社会的信任感低,容易滑向社会边缘。研究发现,乐观的父母养育出来的孩子,更加外向。而如果一个人的外向性得分高于平均水平,他的年收入也会高于平均水平。所以,父母付出的时间和他们坚强的内心,是孩子成长的隐形财富。家庭好的孩子,属于,人格富裕好的人,在学业和职场上,有着远高于平均值的表现。孩子小的时候,对物质的敏感度,远远没有对亲人的敏感度强。当父母常常出现在孩子身边,积极乐观,引导他们学习,孩子将收获富裕的人格,日后无论顺境逆境,都有能力照亮自己的人生。如果无法一直给孩子采买新书,不妨把定期陪孩子一起去公立图书馆作为一项长期坚持下来的家庭活动,花钱不多,但让孩子从小体验这样的学习氛围,探索的乐趣,父母自己也能保持不断吸收新知,一举两得。面对困境

不是故事的故事

大约五点半,伴随着尿意,牟柱不由自主的摸了下硬邦邦的阴茎---唉!大约一个月没和老婆做了吧?看着旁边只穿内衣的她,他侧过身,轻轻地爱抚着,希图传达着欲望。和以往一样,老婆一把推开了他的手:“去去去,不看天明了”。牟柱心里一凉,记不清被拒绝多少次了!晚上很晚说太累了,天明说该起床啦。他记得上次就发誓如果再被拒绝一次,这辈子就不再要求了。可男人的定力真是太差了。

他愤愤地离开床,躺着客厅沙发上,打开手机,随意浏览,突然,一则“妻子出轨的迹行”进入他的眼帘,他灵光一现:莫不是被戴绿帽子了吧?带着这个疑虑,他认真看起来:“第一,她突然喜欢打扮,出门必精雕细刻”,这个不太明显,不过最近她确实买了几件风格不一样的衣服,全是纯棉料的,按说天热的时候这个不太和时宜,但居然有了好几身;第二,“她的手机、微信基本上不让你碰了”,这个基本上木有,牟柱长长的松口气;第三,“她经常找各种各样的理由拒绝你做爱”,这个太他娘的准了,牟柱狠狠地咽了口唾液;第四,“她对你横挑鼻子竖挑眼,经常和你拌嘴”,仔细想来,这两年确实吵嘴多了许多,他感觉应该是彼此到了更年期。基本上不想是那方面的事;第四,“她对你的朋友亲人淡漠,以前喜欢和你的习惯也木有了”,哦,老婆最近很少回家,以前喜欢和他打羽毛球,现在,牟柱回头看看尘土满满的球拍袋,大约两年没一起打过了。

“以上如果中了三条以上,恭喜你,你的帽子颜色荣幸改变了”,这句调侃让牟柱脑袋“轰”的一下,好像一股热血从腹腔涌向头顶,牟柱痴痴呆住了,旋而又安慰自己“不可能,不可能,老婆不是那样的人”。

正在牟柱苦恼矛盾中,睡着床上的白莲偷偷的笑了一下:一会要和他约了,哪能早早就被他破坏了心情,预支了激情,所以装作继续睡觉,不由得又一次沉浸在第一次见面的激动:那是两年前的一天,走在小区的林荫道,远远的看见一个帅气精干的小伙子走过来---其实白莲不是喜欢看男人的,不管是多鲜肉,多帅气的----走近了一看:“你是?李军?老同学!”

“你是白莲?哎呀,好多年不见了,你也在这个小区?”

“我在×区×栋二单元801”

“咱俩一个小区,居然没见过面,老同学越来越漂亮啦”李军由衷自然的赞美了一下,因为念书时,他就暗恋过白莲,只是那时候太过腼腆,根本不敢表示。

“那你现在做什么?”白莲没想到曾经的老同学居然这么阳光,帅气,心里暗暗触动了一下。

“人民医院,外科主任”其实是个付主任,但李军不知道咋回事,就想这样说。

“哦 那以后你有事可要帮忙呀,××××××,这是我的手机号,微信同号”白莲第一次小小幽默了一下。

“那没问题,不过,最好一辈子别来找我”李军也同样幽默了一下。

那晚,她和牟柱因为琐事吵架了,心里不知道咋想的,白莲打开了微信,向李军问候了:你好,老同学,在吗?

在的,老同学还用客气,今天见到你很高兴!

……

过了几天,李军约她吃饭了

又过了几天,在一个茶馆里,伴随着优雅的音乐,李军说她一如既往的朴素,她脸红了,想想多年真的想节俭度日,没想过着意打扮。下一次见面,李军给她买了一身衣服:“你试试,不知道合身吗?”“啊,怎么行啊!我怎么能要你的衣服”虽然心里暖暖的,但嘴里拒绝,脸色通红,手把衣服往外推,李军适时抓住她的手,都是老同学,这点小礼,不足挂齿啊!

再有了几次衣服后,他俩顺理成章的宾馆开房了,那次她好紧张,感觉随处都是眼睛看她,浑身颤抖,不知道李军啥时候把他衣服脱完,过来脱她的衣服,“别别,我自己来”她蒙着头,无声无息的褪下了衣服。

有了第一次,就有了以后,她终于慢慢进入了角色,融入了李军的导演的节奏,每次都能得到从来木有的快感,享受……

想着即将到来的幽会,白莲美美的笑了。

“滋----滋----”,一阵手机振动,白莲赶紧打开手机,短信,李军的:“老婆回来了,不能在家,我在北门口等你”白莲回复“老时间,想你,”

坐着李军的车,他们来到一个偏僻的地方,李军停好车,就过来脱她的衣服,“这能行?大白天,你也是疯了”,“嘿嘿,车震,更刺激,让你体会更美妙的高潮”半推半就,半惊半吓的白莲在车上被李军带入了高潮……

远处一道白影闪过,刚刚射了的李军好像发现远处有个人,“快快,此地不宜久留”,俩人急匆匆的穿上衣服回家了,但白莲也让大量的液体流到了小内内上面。

牟柱仍然躺着沙发上,“回来了?”“嗯”白莲压定气神答道,“热死了,锻炼真累,”她走到卧室,换了个裤衩,在卫生间洗了,又把身体洗了,这已经是习惯了,她也不愿意带上李军的气味回家。看见妻子有点点慌乱的神色,牟柱复杂的心里开始狐疑,悄悄的侦探,他走到妻子的刚洗的小内内那里,一闻,一股新鲜的精液味刺鼻而来,“没错,就是精液味”,虽然妻子一年多一直有炎症,但这种味绝对不是那个味道。已经一个月没做了啊!会不会是我以前的味道?牟柱偷偷的拿上妻子的另一个裤衩,浸湿,一闻,木有,对比了几次,确实木有!真的被戴绿帽子了。牟柱一股无明业火腾腾的升起,冲向白莲:“刚才干嘛了?居然把野汉子的精液带回家”

“你胡说,根本木有的事”

“你来闻闻这是啥味?”

“啥也没有啊,神经病,要不你去鉴定去,都这么大年纪了,我是啥人你还不知道?”“

……

两个人吵了好久,最终牟柱静了下来,或许我真的错怪她了。他走了出去,想调整心态。

“喂,他发现了”看见牟柱出去了,白莲急匆匆的给李军打电话。

“发现啥了”

“小内内的精液”

“你赶紧用肥皂洗干净,再晾晒多日,这样任何DNA手段也检测不出来了”李军还想上主任的,如果出事,估计家也完蛋了,工作还有没有都是问题,他只想保住自己。

“好”白莲又一次把小内内放进水盆

“分明是精液啊?我错了嘛?”牟柱走在路上,自言自语。

更让他伤心的不是妻子偷情,而是诅咒发誓的劲头,决然不承认,啥意思?分明当我傻瓜,还想继续啊!到底是谁啊?牟柱反复筛选着每个可能的人物:这种事什么人最怕?因为怕所以才和妻子早早约定好攻守同盟,这样的抵死顽抗,应该是公务员,当官的公务员,一出事,家和工作也许都没了。这种人最怕。对了,应该是他了!牟柱的思绪终于回到一年前妻子做腿上一个囊肿的事情上,突然有一天她说想把腿上的一个陈年囊肿做了,说有个老同学,外科主任。“好啊,做了比不做好”,牟柱本来也觉得那虽不是事,但总有点问题,可到了医院,那个主任却不在,打电话也不接,等了好久,无奈让别人做了,咋回事啊?还老同学,当时牟柱只是反感这个老同学的淡漠,现在想想:唉,最初他俩在偷情时,身为外科主刀的李军很容易发现了那个囊肿,职业病让他告诉白莲“做了吧,闹不好会癌变的”。但真正面对情人的大腿让他动刀,再加上和他老公也在的时候,他还是木有勇气,偷偷的躲了……

原来真是这样。

牟柱伤心透了,他想鱼死网破干一场,任它满城风雨,任它流言铺天盖地,任它街坊指手画脚,必须出了这口恶气,让针对垃圾身败名裂,可想想年迈的父母,想想即将考大学的儿子——他们无罪!为何一辈子背这沉重的包袱?罢罢罢,苦果自己一个人吞了吧!两行冰凉的泪从脸颊无声的滑落……

于是,世间多了一个”植物人“家庭。

审核:似婷精华:似婷
关于短篇言情小说《不是故事的故事》的编辑点评:

不是故事,却道出了许多故事!现实的肮脏与无奈,隐忍与悲痛表现的淋淋尽致。

——似婷
您也许感兴趣的
该周最热小说
小说新作速递
会员评论

暂无会员评论。

新澳博网络文学网站提供各类网络文学作品、新澳博在线阅读。杨柳岸网络文学版权所有,未经本站或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由提供技术支持。 杨柳岸网络文学竭诚为广大文学爱好者、网络写手提供优质的原创文学创作平台!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ncfl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