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澳博>>小说>> 凶手

凶手

作者:张枫发表于:2017-08-06 17:06:16  短篇悬疑小说关注度:杨柳岸网络文学为您统计中..

新澳博:如果拉车的是你,上有爹和妈,下有妻和娃,一不小心打个滑,你能给家人留点啥?也许你是别人眼里的草,但你却是家人的天,作为一个男人,要活出担当。作为一个女人,要活出责任。男人累了,那是因为背后沒有助推的女人。女人累了,那是因为没有拉车的男人。父母累了,那是因为没有了能担当的儿女。孩子累了,那是因为没有了该像个家的家。所以你活着,不要让自己太轻松,因为他们需要你的真实存在,而不仅仅是一个称呼而已。别觉得自己活得苦,活得累,活得委屈,其实每个人活得都不容易。只不过别人的难处,别人的辛苦,你没有看到罢了。累就对了,舒坦是留给死人的;苦就对了,谁不是在苦中作乐品尝幸福。所以活着就有疲惫,就有汗水,就要奋斗,就要折腾,就要历经风雨,就要担起肩上的责任!请记住人生中的,三好【男人三大责任】让父母骄傲,让自己的妻子幸福,保持高贵的灵魂【女人三大责任】激励自己的丈夫,让他飞翔照顾好他的家族做气质非凡,独一无二的自己【父母三大责任】成为孩子的榜样,帮孩子建立强大 内在力量和外在习惯,帮孩子实现梦想三样东西毁掉一个人:怒气、傲气、小气三样东西永不放弃:童真、理想、希望三样东西最无常:成功、财富、机遇三样东西最无价:健康、善良、真情三样东西成就人:天时、地利、人和三样东西要珍惜:父母、家庭、健康三样东西助成功:目标、方法、改进三样东西交朋友:诚信、热情、互助三样东西把握好:机会、工作、婚姻三样东西得快乐:知足常乐、助人为乐、自得其乐如果有一天,生你养你的两个人走了

“头儿,今天是父亲节,我们想回家陪陪老人。”女同事小李将我从沉思中唤醒,抬起头看看时间,已经17:35分了,距下班也不远了,在周围所有人期盼的目光中,我点点头:“也好,时间也不早了,应该也不会有什么事了,今天就破例一次吧。”

“谢谢头儿。”所有人笑着说。

忽然,电话响起,阿泰嘴角抽搐了一下:“不会这么巧吧。”

“哎,差不多吧,只希望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事吧。”老金说着接通了电话,可还未说话,话筒中就传来一位妇人的声音 “阿sir,杀人了;阿sir,杀人了。” 那凄惨的声音中饱含恐惧,让人不寒而栗。

“看样子,今晚又有事做了。”老金无奈地说。

不再管他,转过头看向小刚,小刚点了点头,示意地点已找到,我也不再言语,站起身向门外走去,小李,小刚,老金紧随我身后……

半刻钟后,我们赶到事发现场,刚下车,就有一老妇人冲过来拉着我的手满脸惊恐的喊“阿sir,死人了;阿sir,死人了。”同时眼睛不断看向不远处那扇虚掩的门。

“老婆婆,我们知道了,你放心,没事了。”小李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轻柔,唯恐对老婆婆又造成伤害。

我带着老金和小刚轻轻推开门,只见一具男性尸体与地面呈四十五度角斜“躺”在空中,一根粗绳绕过他的脖子,挂在上方的风扇上,双脚却立在地面,双臂无力的垂着,头部面向我们,从正中分开,只有一半头发,另一部分早已被鲜血覆盖,明显被人拔去。双眼血淋淋的,身穿的白色背心也早已染成红色,献血流了一地,就连墙壁上都有大量溅上去的血液。

我感觉后背一阵阵发凉,不由得吞了吞口水,回过头看了看身旁的两人,却也是奇怪至极,做警察几十年的老金脸色苍白,浑身发抖,相比之下,刚当警察没一年的小刚反要好许多。心里疑惑,却也没太在意。

彼此给了一个坚定的眼神,一起向前两步,忽然我发现死者嘴巴略略鼓起,伸出手轻轻拉开下颚,鲜血就一股脑涌出,最后,只有一只眼珠静静地躺在嘴巴里,直勾勾的盯着我,而且舌头也早已不见踪影。

一时之间,时间仿佛静止了,我们三人都愣在原地不知该做什么。最终还是老金顺先打破这僵局,他颤巍巍的伸出左手,轻轻拉起死者的背心,我和小刚都偏过头看了过去,然后,三人不约而同大喊一声冲出房间。蹲在地上哇哇的吐。

过了一会儿,小李担忧地走过来“头儿,你们没事吧?”

小刚站起身,缓缓地说“李墨,你别问了,一会儿你听完法医鉴定就明白了。”

“ 好了,我们先回警局等待报告吧。”说完我就头也不回的离去,一想到那个场景,胃就一阵阵翻腾……

第二天一早,我刚进警局,阿泰就迎面走来,“头儿,死者身份已查清,死者叫李金,38岁,本地人,25岁与二婚的刘云结婚,开了一家杂货店,可妻子没多久就去世,留下一女方媚儿,李金也关了杂货店,整日游手好闲,酗酒成疯,据街坊说经常毒打女儿。”

“恩,知道了。阿泰,你去查一下李金的经济来源以及最近的人际交往。小李,你去带方媚儿来警局……

在一间敞亮的房间里,轻轻地给方媚儿上完药,看着那满目疮痍的后背,楚毅红着眼说”媚儿,何必呢?离开他吧。“

”那怎么可以,虽然他对我很不好,可终究养我长大。“

”可是,就因他是你爸爸,就能这样对你吗?总之其他我不管,这几天你就先待在这吧,登上好了再回去“楚毅心疼的说。

方媚儿想了想,最终点点头”好吧。“

”你饿吗,我去给你做点吃的吧。“

”不用了,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心里很不舒服,你就陪我聊会儿天吧。“

楚毅点点头,正要说话,门铃却响了。轻轻给方媚儿盖好被子,转身去开门。只见一位身穿修身夹克和牛仔裤的女人站在门外。

”你找谁?“楚毅疑惑的问。

”你好,我是警察,现有一起案件与方媚儿有关,我们需要向她了解一些情况,希望你们能合作。“小李说着亮出了自己的证件……

我坐在椅子上闭着眼,回想昨天的场景,桌上那杯热气腾腾的咖啡也渐渐失去原有的温度。”咚咚“一阵敲门声响起。

”进来。“

门开了,小李站在门外说”头儿,人带来了。“

”知道了,带她进来吧。“

门开了,小李缓缓走进来,后面跟着一位身穿白色衣服,面色有丝苍白的少女。

”请坐,“ 我笑着说,同时起身倒了杯水递给她,然后轻轻坐在她对面,看着她说”方小姐,今天叫你来的原因我想小李已经告诉你了吧。“

她点点头,但那双水灵灵的眼睛还是疑惑的看着我。

”接下来我要问的问题跟一宗命案有关,希望你如实回答,不要有任何隐瞒。“说完不等她回答我又接着问”昨天下午你在哪,都做了什么?“

方媚儿想了一会儿,才说”昨天下午我买完菜回家后,就看见满地的酒瓶子,爸爸背对着我坐着,我知道一会儿他又要打我了,就想离开家,可还没走出去就被他拽住了头发,拖进房间毒打了一顿。最后他睡着了,我才跑出来,可是又没地方去,就只好不断向前跑,接着,碰见了阿毅,他看我满身伤就把我接到了他家,然后今天早上你们就来了。“

接着我又问了一些问题,她都一一回答, 转头看了看小李,确定都一一记录在案,才对方媚儿说”方小姐,非常感谢你的配合,你现在可以走了。“

方媚儿轻轻站起身,并未离去盯着我问”陈sir,是不是我父亲出什么事了?“

我叹了一口气”方小姐,昨天下午他被人杀害了。“

方媚儿身体有些发抖,她脸色变得更加苍白,泪珠不断从泛红的双眼涌出,她咬着下嘴唇问”怎么死的,凶手是谁?“

”还在追查中,放心方小姐,一有情况我们就会通知你的。“

方媚儿点点头,缓缓向门外走去,刚走到门口时,阿泰急冲冲的闯进来,一时不留意,竟将方媚儿撞倒在地。

”你搞什么?“小李气愤的大吼。

”对不起,我不是有意,你怎么样?“阿泰连忙向方媚儿道歉,同时扶起方媚儿。

方媚儿只是摇摇头,自顾自的走了。

阿泰这才转过身说”头儿,医检报告出来了。“

我点点头,示意让他说。

”死者死亡时间是在六月十八日下午三点左右,死者双臂骨折,身体多处有骨裂现象。双眼被挖出,其中一只置于嘴中,另一只在腹部。牙齿尽数敲碎,舌头也被割去,头发仅剩一半,另一半是被生生撕下。至于腹部……“阿泰说到这里不由得吞了吞口水,缓了一下才说”腹部被割开,其中满是破碎的内脏,包括被捏碎的心脏以及破碎的下体。“

”究竟是谁,如此狠心,将人折磨致死,又是什么原因,能让凶手如此狠死者?“我默默的想着。不知不觉间我来到了窗边,忽然我看见一个身穿白色衬衫,黑色裤子的男人在警局门口徘徊……

却说楚毅陪方媚儿来到警局后,自己就在门外等待,可等了好久也不见她出来,不禁有些着急

,又强忍下焦急的心等了一会儿,才见方媚儿失魂落魄的走出来,不由得皱了皱了眉,轻轻的唤了一声”媚儿。“

方媚儿抬起头,见识楚毅,一把扑进他怀里,肆无忌惮的发泄着,楚毅低着头看着怀里哭成泪人儿的方媚儿 ,嘴张开了好多次却最终没有说话,只是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表示安慰。只是触手所及却是一片湿润,将手放在鼻子下问了问,而后又紧紧的搂住方媚儿,嘴角却不由挂起一丝冷笑,忽然他抬起头,双眼直直的盯着我,四目相对,我只感觉自己仿佛置身地狱,面前有无数的恶鬼向我扑来,我一阵胆寒,不由后退几步,”咣当“一声,将那杯咖啡撞翻在地。

”头儿,你怎么了?“阿泰和小李同时关切的问。

我这才回过神来,可却发现自己出了一身冷汗,再走到窗边,可哪还半个人。

”小李,你只带了方媚儿一个人吗?“我平复了下心情问。

”还有一个叫楚毅的男人,他跟方媚儿一起来。“

”楚毅?你感觉他怎么样?“

”挺好的,他嘴角总带着淡淡的笑容,彬彬有礼,举手投足间都流露出一种高贵的气质,让人不禁沉迷。“

我不由皱起眉头,这个楚毅真有表面那般好吗?不可能,那种眼神绝不简单。楚毅,你究竟是什么人?

”小李,我需要楚毅的所有资料。阿泰,接下来的几天,我需要楚毅的一切活动。“

”是,头儿。“说完,两人就转身离开……

”阿毅,我想吃碗仔翅,你去帮我带一份好吗?“回到家后方媚儿对楚毅说。

”一起去吧,你一个人在家我不放心。“

”哎呀,你放心了,难道在你心里我就那么傻的,“方媚儿说完不满的嘟起嘴。

”好,乖乖在家等我,我很快回来。“说完就飞也似的跑下楼。刚走到门口,电话就响起。

”喂,小毅啊,你是不是惹什么事了?“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粗犷的声音。

”二叔,怎么了?“

”有人在监视你,好像是那群臭警察。“

”哦,我知道了,二叔,没事,我能解决。“说完楚毅就挂掉电话,吹着口哨,双手插兜,若无其事的向街道走去。

”阿毅,你来了,吃点什么?“楚毅走进店铺后,老板笑眯眯的问。

”坤叔,生意不错哎,我要一份碗仔翅,带走吧。“楚毅看了看周围的客人也笑着回答。

”不会又是给你那小女友的吧,“坤叔笑着调侃,”不过你得等一会儿,没材料了,我已经让伙计去买了,“

”坤叔,你想哪去了。我是什么人您还不懂吗?“

”呵呵,坤叔明白,你也不小了。好了阿毅,你先坐,我估计他也快回来了,先去准备一下。“坤叔说完就转身进了厨房。

直到一个小时后,楚毅才提着一份热气腾腾的碗仔翅走出去。

刚回到家后,楚毅就闻见满屋子的酒味,走进客厅,只看见方媚儿坐在地上 ,脸红扑扑的,手里还抱着半瓶白酒,看到他进来,立马把酒瓶藏到背后,结结巴巴的说”阿…阿毅,你回…来了,我没…没喝醉,“

看着方媚儿的样子,楚毅只感觉百感交集,将碗仔翅放在桌子上,过去轻轻将她扶起,坐在沙发上,柔声说”以后不要喝酒了。别把自己身体搞坏了。“

方媚儿盯着楚毅看了好久,忽然开口问”阿毅,你为什么这么关心我?“

”傻丫头,你是我最疼爱的妹妹嘛,我不关心你,还有谁关心你。“

看着楚毅那充满温情的双眼,方媚儿忍不住靠着楚毅的肩膀号啕大哭,楚毅只是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并未说话。渐渐地哭声越来越小,偏头看去,方媚儿却早已睡着了。轻轻将她抱起,走进卧室,又轻轻地放在床上,转身出去打了盆水替她擦擦脸,拨开被浸湿的刘海看着那紧皱的眉头,楚毅就是阵阵心疼,伸手轻轻抚摸,看着那眉头一点点舒展,楚毅的嘴角也不自觉地上扬。

第二天清晨,方媚儿悠悠睁开眼就看见楚毅站在床边目光灼灼的盯着自己,不由得红了脸”看我做什么?“

”没想到你素颜也这漂亮。“楚毅调侃地说。

方媚儿却是双眼一瞪,眼看就要发怒,楚毅连忙扯开话题”那个,早饭都做好了,一会儿饿了就自己吃点,我还有事,不能陪你了。“说完就转身离开……

警局里依旧那般忙碌,这起案件非常棘手,到现在为止警方是找到了许多线索,可每条都莫名其妙的断了,搞得我们连一丝头绪都没有。而我在听完小李的报告后更是双眼发呆,我想不明白,楚毅的身份竟然那么简单,”难道那天只是我的幻觉“我不由得在心里想。可直觉告诉我,楚毅绝不会那么简单。

想了很久也没有头绪,正好作罢,低头翻了翻小李昨天的记录,一边看一边回想昨天的谈话,忽然一句话从我脑海闪过——”我回家后就看见满地的酒瓶子“。我豁然抬起头,隐约间我好想抓到一条重要的线索,二话不说,拿起外套就向警局外走去,看到我急急忙忙的样子,小李也很默契的跟了上来。

很快我们便到了李金家,下车后,小李有些疑惑的问我”头儿,我们来这是……“

”还记得昨天的记录吗,方媚儿回家后看到满地的酒瓶子,可我们进去时并没有看见。那些瓶子不是方媚儿处理,李金就更不可能,那么那些瓶子就只有……“我没再说下去,我明白小李已经懂了。果然小李双眼一亮,也不再言语,默默跟在我身后。

轻轻推开门,那股刺鼻的血腥味还未散去,不禁揉了揉鼻子,缓缓走进去,尸体已经被处理,只是仍有斑斑血迹残留,转头向小李点点头,两人便开始行动。

我仔细的寻找,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床底,衣橱,卫生间都一一找过,可却毫无收获,这时小李拿着一张纸条走过来 ”头儿,这是我在地毯下面垃圾桶里找到的。“

接过纸条,上面有数行字:”陈龙,你们这些警察还是一样的无能,奉劝你一句,这件事不是你们能管得,还有让你的人安静点,要是到处乱跑,是会出事的。“

看完后,我深叹一口气:”走吧,回警局,今天是不会有收获了。“

楚毅自从家里出来后就不断在各个小巷乱逛,这让跟在后面的阿泰郁闷不已,内心不断咒骂,忽然他看见楚毅向前方跑去,也急急忙忙跟了上去,可刚转过一个拐角就看见楚毅静静的站在他面前,看到他,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每天都跟在别人后面,你烦不烦,不过从现在开始,你可以休息了。“

阿泰心中一颤,立马掏出配枪指向楚毅:”看来头儿猜的不错,你果然不简单,跟我回警局接受调查。“说着缓缓向楚毅走去。楚毅并未说话,只是静静的站着,只是他眼里的轻蔑却早已说明一切。

看着阿泰离自己越来越近,楚毅忽然脚下一动,一个回身踢,踢中了阿泰的头部,阿泰手中一松,配枪便飞了出去,楚毅紧跟而上,又是一脚踢出,阿泰举起右臂堪堪挡住, 同时后退一步,这才回过神来。双手握拳,与楚毅纠缠在一起。两人你一拳我一脚谁也不输谁。可是阿泰却越打越心惊,楚毅就像一块钢一般,他打中楚毅,人家根本没反应,相反自己被打中的部位却是一阵火辣辣疼。

没过多久,阿泰就已鼻青脸肿,忽然楚毅顶出一记飞膝,阿泰刚躲过,楚毅的鞭腿犹如厉鬼般击中阿泰脑袋,阿泰撞在墙上,双眼一阵模糊,紧接着,楚毅前冲两步,一个华丽的飞身踢将阿泰打晕在地。

轻轻掸了掸身上的尘土,上前两步,在阿泰身上摸索一番,找到手机后,拨通了一个号码……

”头儿,我总感觉这次案子不简单。你看死者虽然脾气古怪,但是也不至于与人有这么大仇怨,而看凶手,凶残之极,如此残忍的杀死对方后,又能消除所有痕迹,而且留下这张奇怪的纸条。可见这凶手的头脑、心理都堪称一流。“警局里小李对我说。

”是啊,这起案件诡异至极,还有那句还是一样的无能又是什么意思……“正说时,电话铃响起,是阿泰的。接通之后,我直接问”阿泰,怎么了,有什么发现吗?“

可等了好久也没人说话。

我不由又有些紧张,又叫了两遍。

忽然一个沙哑的声音传来”别叫了,陈龙,你那小兄弟可听不见。“

我知道阿泰出事了,但还是尽量保持平静”你把他怎么了,你想干什么?“

”放心,他死不了,只不过给你一个警告,让你的人安分点。“

紧接着电话那头却传来”嘟嘟“的声音,我不禁破口大骂”混蛋“。然后又对小刚大喊”快查地址,阿泰出事了。“

几分钟后,我们赶到时,阿泰静静的躺在地上,我心中一紧,连忙跑过去,只看见阿泰鼻青脸肿、满脸血迹,我伸手探了探鼻息,还有呼吸,只是已经非常微弱。”快,送他去医院。“

老金连忙跑过来,抱着阿泰走了。

”头儿,那我们……“小李走过来问道。

”去楚毅家。“

当楚毅转完市场,提着一大堆东西回家时,就看见几名警察面色阴沉的坐在自己家中,方媚儿乖乖的坐在一边,疑惑的问”怎么了,几位阿sir,有什么事吗?“

我豁然起身,说:”我们是来找你的,阿泰死了。“就在刚才,老金打电话通知我们这个噩耗。

楚毅愣住了,眨了眨眼后好奇的问”阿泰是谁,他死了找我干嘛?“

他说话时我紧紧盯着他的双眼,希望能找到一丝破绽,可是却毫无收获,看着他那张无辜的脸,我真想杀了他,为阿泰报仇。可理智告诉我不能这样做。最终我只是冷冷的说了一句”没什么,打扰你们了,我们先走了。“

目送他们离去,楚毅的眉头却不由皱了起来,忽然方媚儿开口说”阿毅,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楚毅靠在沙发上笑嘻嘻的说”我怎么敢有事瞒你呢,你想太多了。“

方媚儿忽然坐了过来,头轻轻靠在楚毅的肩膀上悠悠地说”你从来不跟我说你的故事,我知道你有很多心事都压在心中。说出来吧,有什么事情我和你一起面对。“

楚毅伸手摸着她的头发,仰起头,慢悠悠地说”以后你记住了,只要我还在一天就会站在你面前,我的后背永远留给你,只是不要让我显得太自作多情好吗?“方媚儿轻轻点点头。

又听楚毅说:”其实我还有一个大我三岁的姐姐,她很疼我,也很爱我。“

好奇的问”那怎么从没有见过她?“

”她死了。“楚毅的声音很平淡,仿佛在诉说一件很平常的事。

可方媚儿却感到一阵彻骨的寒意,也不再说话,只是静静的听他说:”十一年之前的某一天,爸爸妈妈带我和姐姐出去游玩,可是我们的形迹却被司机出卖给仇家,他们把我和爸爸绑在一起,当着我们的面,我的妈妈和姐姐,就被他们活活欺凌折磨致死,那群混蛋,我的姐姐才十四岁啊。最后当我的叔叔们赶到时,就只救下了我一个。这些年里我每晚一闭眼就能听见她们的惨叫哀嚎,她们向我倾诉她们的痛苦,我答应她们要好好活下去为他们报仇。十几年了,当年那些人都被我和叔叔们陆续除掉,如今只剩下了那个该死的司机和最后一个人。后来很长一段时间内我一直生活在黑暗内,直到一次偶然我遇见了你,媚儿,是你让我不再孤单,让我又一次感觉地家的温暖。我把你看得比自己重,不希望你受一点点伤害,我知道你爸爸对你所作的一切,我一直都在忍耐,可那一天,看到你伤痕累累我实在忍不住了,我决定给他一些教训,你知道吗,他看见我的时候那一副见了鬼一样的表情多么可笑,原来他就是当年那个司机,他当年做了那件事被他妻子你妈妈知道,一直劝他去自首,后来有一次他喝醉了,你妈妈又提起这件事,他终于不耐烦了,亲手杀了她,这种人渣,留在世上只会祸害更多的人,我杀了他,用他们当年对我一家的手法。“

楚毅讲完了,他看向身边的方媚儿,他想知道她会如何看他。

她茫然的看着他,眼前的这个男人杀了自己的爸爸,可自己的爸爸又害的他家破人亡。她不知道自己该以怎样的态度去面对他。

深叹了一口气,他捧起她的脸,盯着她的双眼缓缓地说”“媚儿,对不起,我承认那样做是为了报仇,可是我也不希望你继续受他折磨,媚儿,不要让上一代人的恩怨干扰我们的感情好吗?如今他已经死了,让我照顾你好吗?”

想了好久,方媚儿终于明白了,轻轻的“嗯”了一声,这时楚毅内心终于松了一口气。将方媚儿紧紧搂住怀中,闻着那熟悉的发香,躁动了十几年的心也渐渐平静了下来。

下午,警局打来电话“方小姐,请让楚先生来警局一趟,我们有些事情需要向他了解。”

“阿毅,怎么办?他们该不会知道了什么吧。”

“没事,你乖乖呆着家里,我很快回来”说完,楚毅就出门了。

方媚儿闲来无事,就想去冲凉,刚洗到一半就听见有人敲门,暗暗嘀咕“他不是刚走吗,这么快就完了?”但还是很快的擦了擦身子,穿好衣服去开门。门开了,可眼前的人她根本不认识,只是他的笑容让方媚儿感到丝丝害怕,她轻轻的问“请问你找谁?”

“方小姐,我是警察,跟你爸爸以前是朋友,今天是想问你一些关于你爸爸的事。”

“这样啊,那你进来坐。”说完方媚儿就向房内走去,可她却没看到背后那个男人嘴角的冷笑以及藏在背后的刀……

楚毅慢悠悠的来到警局,可却没人理自己,这让他有些疑惑。恰巧这时小李走过来笑着问“楚毅,你来警局有什么事吗?”

“不是你们让我来的吗?”

“没有啊,我们没叫任何人来警局啊。”

楚毅浑身一颤,也不再多说,直接转身离开,走到门口时他忽然问“李小姐,你们警局今天怎么好像缺了个人啊。”

“老金这几天请假了。”小李淡淡的说。

楚毅从警局出来后,一路狂奔回家,到家了,看着那虚掩的门,他却浑身颤抖,他不敢推开门,他害怕看到自己最不想看到的一幕。

终于门开了,楚毅迈着沉重的步子跺进房间,只看见屋内一片狼藉,方媚儿衣衫褴褛,浑身血迹的躺在沙发上,头向后仰,一动不动。

楚毅傻傻的在原地站了好久,才缓缓向方媚儿走去,近了,终于近了,他看见她的双眼睁的大大的,死死的盯着门外,只是那双原本水灵灵的大眼早已失去原有的神采,变得黯淡无光。

楚毅颤抖的伸出手,替她合上双眸,抱着她的尸体,脸轻轻靠在她的额头上,傻傻的看着墙壁。轻轻哼唱着她最爱的那首《相思引》

梦随风万里

几度红尘来去

人面桃花长相忆

又是一年春华成秋碧

莫叹明月笑多情

爱早已难尽

你的眼眸如星

回首是潇潇暮雨

天涯尽头看流光飞去

不问何处是归期

今世情缘不负相思引

等待繁花能开满天际

只愿共你一生不忘记

莫回首笑对万千风景

空荡的房间内,凄凉的歌声不断,过往的点点滴滴,一遍遍的在脑海回忆,那一句句的誓言,如今却也只能想想而已了……

凌晨四点,此刻天刚蒙蒙亮,楚毅低头吻了吻怀中人儿的额头,然后拿出手机播了一个号码,“陈龙……”

在酒吧喝了一夜酒的老金此刻才摇摇晃晃的往家走,忽然他感觉身后有人,转过身看了看,可背后除了那些高大的建筑别无他物,不由得摆了摆手,嘴里说“那有什么人嘛。”

可刚转过身,就看见一双冰冷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自己,同时腹部传来一阵刺疼,愣了两秒之后这才回过神来,惨叫着倒在了地上,这下他才看清,眼前这个男人是楚毅,手里拿着的不是一把明晃晃的匕首吗。也顾不得疼痛,起身就跑,终于身后没人了,这才松了一口气,可刚转过一个拐角,一道寒光就向自己袭来,老金躲闪不及,胸膛又被狠狠的划了一刀,老金转身再跑,可是身体上的疼痛一阵阵袭来,鲜血也不断地涌出,老金越跑越慢,被身后的楚毅追上来,一脚踢倒在地。

“不,求你了别杀我。”老金躺在地上不断哀求。

楚毅笑了笑,凑近他的脸说“其实,我也不想杀你。”老金一听,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可很快胸口传来的钻心的痛楚却让他的笑容变得僵硬。低头看去,那把匕首直直的插在自己胸口处,同时耳边又传来楚毅的声音“可是,媚儿却不能饶你。”然后身体一软,便倒在了地上。

楚毅说完,又把匕首拔出来了,然后高高抡起,这一刀足以割下老金的头,当我赶到时正好看到这一幕,心中一紧,直接向楚毅开了一枪,这一枪正中他的心脏,楚毅“扑腾”一声倒在地上。

这时太阳刚刚升起,一缕阳光直直的照在楚毅的脸上,忽然间,他仿佛看到自己的家人在招手,仿佛看到那个俊俏的人儿在冲自己笑。

“爸,妈,姐姐,媚儿,阿毅好累,好想你们……

本文标签:

审核:bigyao精华:bigyao
关于短篇悬疑小说《凶手》的编辑点评:

暂无编辑点评


您也许感兴趣的
该周最热小说
小说新作速递
会员评论

暂无会员评论。

新澳博网络文学网站提供各类网络文学作品、新澳博在线阅读。杨柳岸网络文学版权所有,未经本站或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由提供技术支持。 杨柳岸网络文学竭诚为广大文学爱好者、网络写手提供优质的原创文学创作平台!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ncfl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