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澳博>>小说>> 巴甫洛夫和狗

巴甫洛夫和狗

作者:邓瞻发表于:2017-09-17 16:43:56  短篇另类小说关注度:杨柳岸网络文学为您统计中..

新澳博:把一个人放在不同的轨道上,这一生就会不同,你决定把自己放在哪个位置?人在世的时候要对父母好点,别让父母总是为之操心,父母不需要你挣多少钱,但他们很需要子女的陪伴,因为子女是父母最深的牵挂。如果有一天生你养你的两个人都走了这世间就再没有任何人会毫无保留的真心真意地疼爱你了。当你再去回忆和父母的一点一滴的时候是不是会流泪满面?是不是在父母的坟前哭得肝肠寸断?没事的时候要常回家看看,他们只需要你回家而已,别把时间都花费在娱乐上面,那些娱乐场所的朋友不值得我们去深交。请记住,酒吧不是家,KTV也只是消遣而已。别让父母眼睛望穿了,却还看不到你。如果有一天生你养你的两个人都走了这世间就再没有谁会在你不吃饭的时候,明明知道你会发脾气,而却还是要喊你吃饭的人了。所以,不管外面有多大的事情,都要记得回家吃饭,别让父母打了无数次的电话,你却依然不接,别让遗憾留在心里。别到了以后,父母都走了,想和父母吃顿饭却没有了机会。  如果有一天生你养你的两个人都走了这世间不会再有谁会每时每刻地管着你了,管你工作怎么样了;管你瘦了还是胖了;管你的身体怎么样了;管你吃得好不好;管你睡得好不好,管人是很累的,谁会愿意这样的去劳累呢,那还不是父母吗?所以,在父母生病的时候,你也要多去关爱他们。如果有一天生你养你的两个人都走了这世间除开父母,没有谁会一生一世把你放在心上了;没有谁会暖暖地喊你的小名了,所以,别做不孝之人,多问问父母最近好不好,如果不在父母身边,那么至少每个星期打个电话给父母,告诉父母自己的状况,别让父母为你担心,别不接父母的电话。  如果有一天生你养你的两个人都走了假如父母真的走了,就再也没有谁会心无杂念对待你了,所以,别伤父母的心,在父母的有生之年里,成功多给父母一些快乐,别说自己没时间,别说自己工作忙,教育别老是把时间都用在了其他人身上,要知道爸爸和妈妈都只有一个,失去了朋友可以再找,工作没有了可以再找,甚至连心脏没有了都可以重新换一个,但是父母没有了,到哪里去找呢?别把不尊敬父母的人带回来,别跟不尊敬父母的人做朋友,别找不尊敬父母的男人或女人做老公或老婆,因为心里没有父母的人不值得去交往。父母打过你,骂过你,你恨他们,甚至跟他们吵架,然后几天不回家。你可以恨任何人,但唯一不能恨的两个人就父母,别傻了,有什么好去恨的,他们是生你养你的父母,你想一想,在这个世界上,还有谁会比父母更加疼爱你。好好生活,善待父母,如果有一天生你养你的两个人都走了,那么我们也就不会有遗憾了,因为在父母在世的时候自己已做了该做的,我们都是父母生而养大的,但是每位父母都不是完人,都有这样或那样的问题。而这些问题,就成了很多人不愿意孝顺父母的理由。例如有的父母脾气暴躁,有的父母厚此薄彼,有的父母愚笨贫穷,有的父母观念落后,有的父母身体不健全,特别是父母年老了,头脑不好用了,脏了、臭了、屎尿都拉床上了、脾气更坏了等等。父母是我们修行的最初对象,我们每个人要从父母这里开始,学会包容与爱。无论父母如何,我们都要去爱他,孝敬他,尊重他。一个连父母都不肯包容的人,肯定是一位斤斤计较、眦牙必报、不大气的,小人好。没有大气,何以成大事?所以以前皇帝选拔官员会把有孝心放在第一位。那么,选择伴侣的人,一定要把是否有孝心放在第一位,男孩对父母是否有责任感,女孩对父母是否温顺,对父母是索取还是报恩。否则,连父母都不包容的人,将来不可能会包容你的缺点、你父母的缺点,在社会上,他(她)的人缘也不会好到哪里去。为人父母的无论自己的孩子什么样,都会去爱他,养他,希望孩子将来有出息,一生平安顺利、快乐幸福。然而,如果做父母的连包容自己父母的心都没有,自己的孩子从小耳濡目染,又哪来一颗宽广的心?没有宽广的心胸,人生处处皆障碍,又哪来的出息?哪来的快乐幸福?将来孩子大了,父母年迈需要孩子的时候,孩子肯定会跟父母斤斤计较。做人要尽孝道,这就是改变命运的第一步。因为我们做人,父母都容不得,何以容天下?为人父母的,如果想要孩子拥有幸福、顺利的人生,自己就要好好孝敬年迈的父母;胸怀大志的人,首先要从容得下自己的父母开始做起,要容得下父母的固执,耐心细致地照顾好父母,这是修行的第一步。一切财富、名誉、地位,都是外在表象。德行才是根本,厚德载物这句话丝毫不假。为什么学习中国传统文化之后能够轻松获得财富?因为厚德才能载物,千金财富必定是千金人物 。婚姻当中遇到不善表达的闷葫芦,应该如何进行沟通

讲一个可爱的故事,与其说是“可爱”,倒不如说这是一出天大的喜剧更为恰当。因为它平常,它励志,它真实,而且结局明快。颇像一碗刚刚盛好的鸡汤,你在碗里可以看不到任何有鸡出没的痕迹,但绝对可以保证你能喝出鸡的味道来。

孩子今天有些闷闷不乐,他才上初二,论起来,他离多愁善感的年纪应该还差十万八千里呢。可偏偏今天他就是不乐,十分的不乐。下了课别人都出去玩,只有他自己一个人在教室里闷坐着。原因是什么呢?答案其实很简单:上午的第二堂课是语文课,老师临时把上课改成了小测验,一人一张语文卷作答。唉,说是小测验,这卷子的质量分明与正规考试无异嘛。学生们尽管不乐意,但他们也明白,抗议只属于美利坚的国会,放在课堂上,尤其是中国的课堂上不顶用。所以,除了“沙沙”与“刷刷”声,屋子里静得简直可以看场美国电影。

当做到一个阅读题的时候,他发现这个问题在课本上也有,当时老师让记过标准答案的,只是他记得不太清了。说实在的,他的成绩平时在二十个人里最多算一打儿的,因此记不清也在情理之中。其实他对于这个问题一直都有自己的看法,只是从未说出来过。正巧,今天天赐的机会,正好可以“大放异彩”,兴许会有意外的“收获”呀。反正他是这么想的。

果然,不一会儿,意外的“收获”就变成了“灾祸”,重重地砸在了他的脑袋上。

“啪”这一声在这个电影院里异常响亮,他感觉后脑先是一疼,后像一阵风飘去,紧接着就有中排和前排的同学回头看后排的他。他倒是蒙了一下,一分钟后才回过头来找寻“祸端”,原来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他身后的语文老师兼班主任——刘老师。

他这时脸上的表情相当无辜,那意思是“就算我有了错,也别大声,我们私了。”但老师却是满脸怒容,他不明白为什么老师这么讨厌他。

“我让你们认真考试,嘱咐了那么多遍,都快说臭了,可就有人不听。”老师的嘴里仿佛喷出了一柄西瓜刀,底下可以听见有人在暗笑。紧接着又冲他说道:“这个题的答案对吗?你仔细审过题了吗?这个题可是我讲过的,答案是什么来?不好好背,净瞎写。”老师倒背着手慢慢向前走,还回头冲着他:“你会写作又怎么样?整天高高在上的,和头猪一样。”学生们实在忍不住大笑了起来,都回头看着他。他埋着头继续答卷,他感觉脸上热辣辣的,可能红了吧。

这就是他闷闷不乐的原因,他感觉自己受到了“奇耻大辱”,他不敢去和同学玩,因为他发现自从他挨了批评以后,很多人都躲着他了。

他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老师会这么生气,难道仅仅是因为自己没有写“标准答案”吗?他在发呆,他有些迷茫。因为就在上一周,他把这个自己的答案说给了父亲听,父亲在看完这个题、听了他的答案后还夸奖他:“这个答案也是对的,看来你很好学、很睿智,以后继续保持。”他在怀疑,是不是父亲欺骗了自己?他赶紧拿出课本,找出那篇文章那个题,仔细看了一遍,再对以自己的答案。

“没错啊”他不由地说出了声,从声音可以判断,自己有些激动。幸亏此刻教室没人,不然别人会认为他有神经病了。

“难道我的理解有问题?”他心里默念,“不行,看来我很有必要在中午放学后去问问老师,看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她为什么打击我。”他心里揣下了这个念头,伴随着上课铃又起,同学们陆续回来坐好,他开始倒计时:“还有两节课,倒计时开始。”

其实自打他有了去办公室的念头以后,屁股就同生了恶疮一样坐卧难忍了,他恨不得马上就去办公室,去问个明白。此时他的大脑一片空白,一是回放刚才挨打的历历,二是在盘算见了老师要怎样说。所以后边的两节课,大约也就浑浑噩噩地过来了。

终于挨到了最后一堂课的下课铃声了,其他的同学眼下除了想着饭什么也不想,而他却莫名地害怕了。他在怪罪时间,“为什么过得那么快,再等一等不好吗,我还没准备好呢。”他感觉他的心在跳舞,脸上在发烧,像考试时一样。

他故意拖沓着装收拾东西,等到教室里走得一个人也不剩了,才敢摸了一个水杯起身。他不想让其他人知道他的动向,尤其这又不是去办公室领奖,挨不挨训还两说呢,他认为这像被羞辱一样值得羞耻。

他步履蹒跚地移动到了距离办公室两三米的位置停下来,忽然间他犹豫了。

“还是不要去了,万一啥也问不出来,再挨顿训,请了家长,那就得不偿失了。”他转过了身向着楼梯的方向。“不行,不问明白,挨的打白挨了不说,而且心里老是不踏实,会睡不着觉的。”他又转回身来,向前移了约一米的距离。

“要不明天再说吧,往后的日子多着呢。再说,挨打的同学多着呢,又不光我一个,人家怎么不多事。我……何况,又不是第一次受辱了,再说吧。”他在尽量安慰自己,鼓励自己快点走吧,他可以感觉到自己的心脏那种想要跳出来看看外面世界的急迫。“走吧,走吧。”他小声嘟哝着,转身走了两米多,此时他距办公室的门可就四米多了。

有路过的老师看他这样踱步,停一停问他:“你找谁啊?有事吗?”他只是故作镇定,笑一笑对他说:“没,老师让我在这里等他。”“哦。”那老师打开旁边的办公室门进去,带着半疑半信的表情,他肯定也在判断“这个学生肯定有事儿。”

“还是走吧,万一办公室里还有其他老师,那我的脸岂不是要丢尽了。”他还在迟疑要不要进去。就在步子将要迈开时他又转回身来,“不行,我不会死心的。不就是进去问一问吗,又不是干什么不好的事情,能死怎么着?”他咬着牙一口气走到和办公室的门脸对脸的位置。

“呼” 他深舒一口气,抻出右手敲了三下门。敲门声还未落干净他已走了进去,顺手带上门。“好啊,只有她一个人。”他竟暗自庆幸。

刘老师正在批卷子,抬头一看是他,脸上准备笑的苗头立刻收了回去,就像割草一样迅速。

“是你啊,有什么事儿吗?”老师继续低下头改卷子。

他感觉自己竟然不紧张了,心脏失了跳。

“老师,我只是想过来问问……”他停一停,看看老师的意思。

“问什么?”老师继续低着头。

他向老师靠一靠,站在她的左手位置。“我的那个答案明明也对,为什么你会非说它错,而且生那么大的气。”他显然觉得自己的表述足够完整。

老师抬头看一眼他,又低下头,“嗯,然后呢?”

“没有然后,我就是想问一问原因。”他始终用笑脸捧着老师的冷面。

老师拿出了一张试卷递给他,“你看看。”

他接过来,是李小婷的卷子,她是班长兼学习前五名。他不明白让他看什么,所以前后翻腾。是成绩吗?95分。

老师见他四下翻终于收起了笔管。“你翻什么啊?我让你看看人家的答案。”

哦,他终于明白了,是那道题,他马上准确找到了题的位置。

老师抬着脸问他:“人家写得怎么样?”

他扫了两眼就知道,“和上次记的标准答案一样。”

“啊,对啊。你再看看你答的。”老师麻利地找到了他的卷子给他,他都不用看也知道他写了什么。

“这就是好学生和渣子的区别。”老师的结论短小精悍。

“可是我的答案也对啊。”他连自己也没想到自己会蹦出这么一句。

“对啊,是对,可与标准答案不沾边儿啊,就是不得分啊,连看都不看。”老师有欺人的意思。“明明就可以背过往上写的答案你为什么非得自己造呢?还是说明人家勤奋你懒呗,你不背。”老师继续发言。

“老师您认为阅读一篇文章有自己的看法有错吗?”他忍不住把压箱底儿的问题问出来。

“你还想不想中考啊?你以后还想不想高考上大学啊?我告诉你,人家中高考阅卷就是以标准答案为基准,其他的答案人家一看不是标准的,一个叉就过去了你知道吗?再说,还看法,你有什么看法?你懂什么叫看法?连老师都不敢有看法,怎么,你能啊?专治你这种能的人,你这种不听话的学生。”他万没有想到老师会顶他。

“巴甫洛夫和狗的故事你知道吗?”老师继续问。

“嗯,我知道。”他确实知道:巴甫洛夫训练狗一见到骨头就产生唾液,一开始,狗见到了骨头只是有吃的想法,并不产生唾液。后来经过几次训练,让狗一见有骨头,便联想到吃,便想到骨头的味道,便产生了唾液,条件反射的实验也就大功告成了。

“你知道就好。”老师说,“就像巴甫洛夫和狗一样,我们的目的就是让同学们好好复习,多背多记,到时候一上考场,甚至说题还没看完就已经知道答案,可以轻松答完。在考场上哪有这么多时间让你反应呢?这个样,是标准答案,答得又快又好又准确,分数能不高吗?你不愿意背,就不要为自己的懒惰找借口。”说来说去,老师还是在批评他。

“那么老师,您是把学生当成‘狗’去训练,而不是‘人’喽?”

“学生时期算人吗?”老师的反问掷地有声、铿锵有力。

他沉默了。

“反正我的老师那时就说过‘什么是会了?那就是背过以后能从嘴巴里说出来,这就是会了。’大家都是这样,有什么好质疑的吗?行了,你出去吧,以后有空咱们再说。”老师从容地操起笔杆低下头。大概天下的老师都不愿意与不识时务的死脑筋学生讲话吧。

他缓缓移向门口,在探出半个身子后想起来回过头:“老师再见。”老师低着头分明没有理他,他也没在意,轻轻带上了门。那门关得很轻,像一声叹息。

孩子出门以后,他感觉他的后背是麻的,半边身子也是麻的,像有万千个蚁虫在奔走。他的头脑空白得厉害,颇有脑血栓或者偏瘫患者的风采。

就是这么一个可爱的故事,它在不停地激励着我、提醒着我:好好学习,就是为了好好背诵、考试;好好背诵、考试就是为了做一条正常的、忠诚的、聪明的“好狗”。

——————17年9月12日晨书

本文标签:

审核:四月宝贝推荐:四月宝贝
关于短篇另类小说《巴甫洛夫和狗》的编辑点评:

你的文字看过多次,都写得不错。笔法细腻,构思清楚,希望再接再砺。

您也许感兴趣的
该周最热小说
小说新作速递
会员评论

暂无会员评论。

新澳博网络文学网站提供各类网络文学作品、新澳博在线阅读。杨柳岸网络文学版权所有,未经本站或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由提供技术支持。 杨柳岸网络文学竭诚为广大文学爱好者、网络写手提供优质的原创文学创作平台!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ncfl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