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澳博>>小说>> 二流子的不归路

二流子的不归路

作者:殷宏章发表于:2017-09-18 21:36:55  短篇恐怖小说关注度:杨柳岸网络文学为您统计中..

新澳博:我无法忘记那天在操场上拦住你鼓起勇气对你说我喜欢你最后...哭着跑回来真的很伤心。偷看你在你目光看过来的那一瞬间转移走你路过我身边时咬住嘴唇心砰砰直跳你不在时呆呆地望着你的课桌晚上睡不着的时候你的脸庞浮现在我脑中......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了我从没有这么喜欢过一个人这么在乎过一个人...亲爱的冯,我喜欢你,真的很喜欢这句话让我瞬间明白了人和人为什么差异那么大

龚二(化名)二流子,山南省南州市南山县小虎牙镇虎牙村人。高个子,长相帅气。三十好几是至今未婚,相过几次对象。因为是不爱劳动、游手好闲,所以姑娘都不愿意嫁给他了。既在村里是偷鸡摸狗,又喜欢和人是打架斗殴。人们提到龚家排行老二,没有人不知道了。

小时候龚二是家境贫寒,没有到学校读过书。哥哥已经是成家立业,他一直跟父母和哥嫂们生活。长大后跟父母和哥嫂们生活不方便,自己就在父母房子旁边盖了一间小房子。父母和哥嫂都是勤劳朴实的人,家里和田上活都是井然有序了。庄稼农忙时人人都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龚二却是身着一套大西装,脚蹬一双亮的照人的大皮鞋。小头梳得油光发亮,整天在村里是不稼不穑的无所事事。这种人称二流子的样子,让村里人都是坐立不安了。

这一天,全家人在一起吃饭。父亲说:“龚二,你是年轻小伙子。”庄稼农忙时人人都干活,你年纪轻轻却不干活。我和你母亲就算不说了,你哥哥和嫂子心里会怎样想了。每天和不三不四的人在一起,你也好意思来吃饭?龚二说:“谁叫你是我父母了,父母就不能让儿子饿肚子。”干活不累呀?我还小干不了。都多大了,你还小吗?人家和你一样大的都成家立业了,我看你是没救了!龚二说:“没救就没救了,不用你管。”你,你……,我要不是你的父亲,我才不想这样管你呢!母亲说:“你们父子两个人是不是前世有仇,天天吃饭时就吵嘴了。”哥哥和嫂子都说吃好了,两口子都回自己房间了。母亲说:“儿了,你就不能争口气了。”干出一个人样子了!

父母两个人的一番话,触动了龚二的心弦。打完包带上换洗的衣服了,启程来到南州市某砖窑厂打工。因为剑哥{化名}承包了砖窑厂的搬运工程,所以来投奔想找些事做了。剑哥和龚二都是一个村人,剑哥知道龚二的人,开始是不同意留下来,看在同村是老乡的情分就答应了。

俗话说:“江山难改,本性难移。”龚二,在砖窑厂还没干一个星期活。问题是重重,矛盾是突起。剑哥说:“白天大家都干累了,晚上我们加点餐喝点酒。”酒过三巡,菜过五味。龚二说:“今晚真高兴,咱们吃完饭了,再干几把扎金花怎么样?”好,好啊!打了几圈牌,烟抽了好几根。龚二真是个倒霉蛋了,输了几百块钱。摸腰包里钱都输光了,心想借些钱来,再干几圈牌赢回来。龚二说“剑哥,借点钱呦!”这几圈一牌没赢,说不定牌后几圈点子好了。剑哥说:“兄弟,别玩了!”你打牌的战术不行,再玩也是输。你真能开玩笑了,还没玩就知道赢不了?我不是在你跟干活了,借的钱你先记账。剑哥是没办法了,只好借了一千元钱。结果是牌过几圈,借的钱又输完了。剑哥心里明白,龚二又是输完了。说时间不早了,都别玩了。咱们明天还得上班,早点时间休息吧!龚二说:“你们赢钱就不干了,不够意思哟!”哪个能借点钱?我们再扎几圈,龚二的话一落,没有一个人吭声了,都是慢慢地散场了。

第二天,老乡们都去干活了,他却在砖窑厂休息室里睡觉。剑哥说:“龚二兄弟,今天怎么不上班了?”剑哥,我身体不舒服。哦,那你好好休息吧!剑哥知道他是个好吃懒做的家伙,打架斗殴在村里是出名了。为了安慰龚二的心,平息龚二输钱的怨气。又是搞了些好菜好酒了,喊了龚二兄弟和我们再喝点酒。你一杯是我一盏,酒劲也上来了。龚二说:“剑哥,再、再借点钱,我们晚上再扎?”你来一个星期了,想一想都干几天活了。挣点钱都不够你输的多了,我们不能再玩了。龚二听说不借钱,又不扎了。心里十分地恼火,说你有什么了不起,我龚二又不是不还你钱。剑哥说:“龚二,你要这样说的话。”我就不借你钱了,你有什么本事,又能把我怎么了!龚二说:“剑哥,不干了!”不干?我这多你不为多,少你不为少。你先打个欠条,抓紧的走人吧!你,你等着……

两个人有了不愉快的事,一个人是回村了。在村里人的传话,父母都知道情况了。嘴里唠叨的说,还没干几天活就跟人吵架,我说没救了吗?心里想一想直摇头,还是在家别出去惹祸了。一般二流子的人,都是狗改不了吃屎。龚大(化名)和龚二是一个出五服的兄弟关系,都是同村龚家远房一个门里了。两个人乘凉在一起抬杠,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你一言我一语的打起来了。龚大虽说个头没龚二高,但是身强力壮像牛一样。结果龚二被挨了一顿揍,还被板断了一根手指。大国{化名}是个农村下乡放映员,龚二手拿纸扇来村头看电影了。两个人因一些小事,吵得不可开交了。对方都是不示弱,剑拔弩张的打起来了。打的龚二是鼻青眼肿,仓皇而逃了。

大雨是一直不停,村上的堤坝像是撑不住了。果不其然,洪水泛滥的冲破堤坝了,汹涌澎湃的洪水像猛兽一样袭来了。在南山县政府抗洪救灾指挥部的安排下,全村人都撤到安全地方了。这个虎牙村遭灾了,南山县人民政府对灾区人民高度重视。南山县民政局第一时间发放赈灾救助,妥善安排灾后重建的工作。做到了洪水无情、人有情,人间大爱感动天了!

根据小虎牙镇人民政府赈灾救助的规定,社村长(化名)做到统一的安排了,每户人家救济一万块砖。龚二跟父母和哥嫂都生活在一起,虽然盖一间独户却没有分家,所以龚二家也只能分一万块砖。龚二讲社村长分的不合理,多次找社村长想单独算一户,想多要一万块砖。社村长不同意了,龚二是怀恨在心。知道龚二不是省油的灯,社村长是时时提醒自己要小心。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古人云:“躲过初一,躲不过十五。”这一句话,没想到真的验证了。

龚二,心里是越想越气。这个社村长是不见人情,也别怪我不客气了。我一个人是无依无靠,又未成家是无儿无女。没想到又身患重病,医生检查自己是肝癌晚期了。在身心病魔的纠缠痛苦之下,思想和病魔的斗争是五味杂陈。正是这种思想恶念的结果,所以酿造了一个特大血案。那一幕一想起,村民们都是胆战心惊了。

那天,村长到镇政府开会。这一去回来了,再没见到美丽动人的媳妇了。龚二,早上去镇集市上了,买了一些菜和一瓶杀虫双药水。自己在一间房子里做好菜,喊龚大来共进午餐。几口菜和几杯酒进肚子了,两个人是有说有笑,那个打架斗殴的事,仿佛是抛向九霄云外了。龚大吃完了午餐,擦擦嘴边的流油,说了几句客道话,自己就起身的回家睡觉了。

龚二,自己白酒喝的也不少,桌子没收是锅碗没刷,一个人是躺在床上,准备是睡午觉了。忽然,有一个女人在说话,这个声音怎么这样熟。怀着好奇的心,推开门想一睹为快,顺着女人声音的路径,看见芳子(化名)在母亲家里说话,龚二就上前主动的插话。这个芳子是村长的媳妇,长得漂亮很有女人味。虽然是有两个孩子,但依然是花枝招展了。提到芳子这个女人,在村里都知道是个美人。一个大小伙子从未碰过女人,看见芳子那模样和身材,似乎口水都要流出来了,这应该是人正常的条件反射吧!芳子说:“龚二,你今天发财了!”不过节的不过年的,你做什么好吃了?小房子里怎么有美酒佳肴的余味,让我也尝一尝吧!龚二,看见这女人有挑逗的意思,回答说好啊!心里在想,你个女人什么没见过,我一个孤家寡人又怕什么。芳子走进龚二的小房子,你一言我一语的说说笑笑,时不时地小打小闹,那女人S般的曲线,空气中弥漫着诱人的女人味,让龚二是实在受不了。

突然,龚二把家里的门关上了。芳子看见门关了,她用女人直觉感到不好。说:“龚二,你想干什么?” 我是有丈夫有孩子的人,小心我去告你!龚二说:“芳子,你别装清高了!”你什么没见过, 我还是个大小伙子,你就是从了我,  你也是未吃亏啊!说时迟那时快,龚二用魔爪撕开芳子的上衣,露出女人那个亭亭玉立的酥胸。 他那个张牙舞爪的样子,像要一口吃掉两个酥点。龚二的身体里血液在沸腾, 欲望开始贪心了, 又伸手脱掉她的裤子,想试探女人的茂密森林。芳子是奋起反抗又大喊了,你,你个畜生,不得好死!没想这女人死活都不从, 龚二心想应该是没戏了。 慌忙之中在床头枕套下拿出一把匕首,举起一把匕首,说:“你,你再喊我就杀了你。”你不要命了?你敢杀人!芳子是不太相信,还是大喊大闹。啪嗒一声,匕首插进芳子的后脑勺,女人顿时是血流如注了,两眼睁得溜圆,身体和腿在不停地颤抖了,女人还发出微弱的声音,看样子还没断气。保子(化名)路过龚二房子的大门口,听见房子有动静。伸头去窗口看一看,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保子推开门大声的说,龚二,你再干什么?你,你怎么杀人了?龚二说:“保叔,不用你管。”我知道你是村里的大好人,不杀你,你走吧!保子站着腿肚子都软了,有些语无伦次的跑回家了。

龚二洗了脸除去手上的血迹,又来村里木匠家借一把斧子。 木匠问他借斧子做什么?他说用斧子砍柴烧饭了。木匠就把家里旧斧子借了,他拿着斧子来找龚大了。天气炎热,又是酷暑难熬。龚大家大门和后门都敞开了,看见龚大妈妈在大门边织网,他就绕到后门进龚大房间了。看见龚大后脑勺对着房门,睡着很熟又香的样了。举起斧子对准后脑勺就是一斧子,龚大瞬间是脑浆炸裂的四处喷射,血肉模糊的看不清人了。龚大妈妈听见儿子房间有动静了,又看见屋里鸡在乱叫乱跳。这就放下手头的织网,走进儿子房门前了,看见龚二手上拿着滴血的斧子,儿子放倒在血泊之中。龚二,你,你杀我儿子,举起手说我跟你拼了!妈呀,我的一根手指。一根手指被斧子砍掉了,鸡还用嘴含住来回跑了。龚大妈妈的岁数大了,立刻是昏过去了。

龚二用布袋把斧子装好了,急忙来找剑哥了。看见剑哥家旧房子翻新,请村里人帮助建新房了,人都在干活,不好下手了。又来找大国了,大国人是不在家到了。因为两处想杀人都未能成功,所以带着凶器回家了。

看见芳子还躺在自己的床上,两个眼睁着真吓人。那种求生的欲望,仿佛是死不瞑目了。龚二,心里一想。我杀人了,自己也是活不了。不仅是死者家属饶不了,而且是政府也不会放过了。我没想杀你,谁让你是村长的媳妇呢?思想是彻底的崩溃了,喝了杀虫双药水,牙一咬。举起斧子的咔嚓几声,砍在芳子的喉子部位。扑哧的一下,血管是爆裂,四处喷射。那血肉模糊的看不清人了,有些像凶残斩首的手法。

南山县公安局接到村里人的报警,局长和政委紧急召开案件分析会议,迅速组织警力,对全县进行道路布控,验身检查,一经发现,若有抗拒,立刻击毙。抽调部分干警火速赶往杀人现场,进行抓捕。十万火急的警车,一路是畅通无阻。没想到警察赶来了,凶手却畏罪自杀了。

本文标签:

审核:四月宝贝
关于短篇恐怖小说《二流子的不归路》的编辑点评:

暂无编辑点评


您也许感兴趣的
该周最热小说
小说新作速递
会员评论

暂无会员评论。

新澳博网络文学网站提供各类网络文学作品、新澳博在线阅读。杨柳岸网络文学版权所有,未经本站或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由提供技术支持。 杨柳岸网络文学竭诚为广大文学爱好者、网络写手提供优质的原创文学创作平台!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ncfl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