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澳博>>小说>> 小二说病

小二说病

作者:邓瞻发表于:2017-09-23 17:48:31  短篇另类小说关注度:杨柳岸网络文学为您统计中..

新澳博:周末聚会,一位旧友从美国回来。朋友家境不太好,但本科时拿奖学金出国,如今已博士毕业,被一家研究所聘用。再见到她时,惊讶于她的变化,现在的她,开朗、乐观,脸上洋溢着自信的笑容。但,以前的她,并不是这样的。记得初见面时,她穿着几十元淘来的裙子,站在桌子对面,很腼腆的笑,不太敢看人。那时候,她爸爸妈妈都下岗。爸爸开了一家小店,但经营一般,妈妈在一家公司做保洁。最近这次聚会,我们第一次听到她妈妈的故事。起因是,聚会时,我们在饭桌上聊到育儿。一位朋友说:没钱送孩子念私立,怎么办?英语落后别人一大截,感觉输在起跑线上。她默默听完后,讲了自己和妈妈的故事。初中时,她曾是英文差生,因为起步太晚了,跟不上。但是,她的妈妈身体力行,给她做了榜样。当时,她父母都下岗。妈妈一边在小店打工,一边报名念电大。虽然只有初中学历,可妈妈坚持认为,知识可以改变命运。为了学英文,妈妈每天抄了很多小纸条,碎片时间不断地练习。母女一起背单词,听英语新闻,从美国政治到中东问题。结业时,她的妈妈作为班里年龄最大的学生,考了第一名。那次学习,给妈妈的人生开了一扇门,让她成功进入一家外资酒店做保洁。因为勤劳敬业,英语不错,对一些问题有见解,很快升至领班;不久后,又被酒店的总监,一位美国的女士看中,开了双倍薪水,雇佣到自己家里。美国的总监,很尊重这位保洁阿姨,也给了我的朋友无偿的帮助,送她原版书,指导她参加公益项目。朋友凭借优异的成绩,和丰富的社会实践,拿到美国常青藤学校本科的录取,以及全额奖学金。朋友说,当年面试时,美国的考官问她,谁是让她最佩服的人。她讲了自己的母亲。她说,母亲让她知道,人的尊贵,不在于出身,而在于无论环境如何,永远不要放弃自己,让思维困在金钱和家长里短。不富裕,也可心怀天下,勤奋努力,让生命绽放出光华,并有能力帮助别人。这段话,打动了美国的招生官。朋友的故事,让人感慨,但并不是个例。研究表明,孩子的阶层,并非完全由父母的社会阶层决定。以美国为例,只有40%的穷孩子,长大后仍然留在底层。其他人凭借教育,实现了阶层的跨越。而一部分中产阶级的后代,却因为教育和职业,滑入了社会底层。那些最终突破阶层的孩子,父母往往重视教育,有着坚强的意志,并身体力行引导孩子。穷人的孩子被困在底层,一方面因为父母工作太辛苦,没有时间像一些富裕家庭那样,陪伴子女阅读和课外活动。另一方面,父母精神不稳定,常常抱怨,导致孩子对社会的信任感低,容易滑向社会边缘。研究发现,乐观的父母养育出来的孩子,更加外向。而如果一个人的外向性得分高于平均水平,他的年收入也会高于平均水平。所以,父母付出的时间和他们坚强的内心,是孩子成长的隐形财富。家庭好的孩子,属于,人格富裕好的人,在学业和职场上,有着远高于平均值的表现。孩子小的时候,对物质的敏感度,远远没有对亲人的敏感度强。当父母常常出现在孩子身边,积极乐观,引导他们学习,孩子将收获富裕的人格,日后无论顺境逆境,都有能力照亮自己的人生。如果无法一直给孩子采买新书,不妨把定期陪孩子一起去公立图书馆作为一项长期坚持下来的家庭活动,花钱不多,但让孩子从小体验这样的学习氛围,探索的乐趣,父母自己也能保持不断吸收新知,一举两得。面对困境

小二死了!听说是自杀,有明白的人说他是因为压力太大了,所以想不开,找了个没人的地儿,吊了脖子。

自杀?压力太大了?我反正是不信。要知道,我去年见他的时候他也只不过是个十五岁的小孩儿而已,什么样的压力可以逼死他呢?他可一直都很乐观开朗的啊。

既然他们都说这里面有“明白人”知道其中的原委,我便去问一问他们不就得了。这一问不要紧,敢情这事儿还得从两个月前的一次聚会开始说起。

小二的妈妈在家行大,底下有一个兄弟。小二的姥爷去世得早,所以只剩有一个姥姥。大家平时聚少离多,更兼又都是“通情达理”、“想得开”的主儿,老人知道儿女们事业都忙,不回来探望也属正常;儿女们想老人一时半刻身体也没多大“妨碍”,所以也极少回去看看。

可巧这一回,儿子可能实在闲得没事可忙了,便电话邀请姐姐、姐夫还有外甥,一起去老人家里吃一顿饭。恰又逢双休,也便答应下了。

两家来到老人家里,都非常的开心,互相寒暄、说话。忽然,当被问及“最近身体如何”的时候小二的舅舅回答说:“不知道怎么回事,从上个星期开始,感觉腰酸腿软,身上也没劲。早上起来脸也肿,也没什么食欲,睡眠也不好……过两天我去查查体,我估计是脾胃的问题,营养消化不好。”小二此时猛地一激灵,因为他好像最近看到过这种病状的描述,好像是在书上,对,一点儿不错,书上分明说是……

他插了一句嘴:“舅,你听我的,你这可能是肾里不好。你最好找一个肾病大夫去问一问……”他还想继续说下去,但发现母亲白瞪了他一下子,姥姥也瞥了他一下,便不再继续说了。

舅舅听了他的话,小声回应了一句:“行啊,我去医院看看再说吧。”接下来,大家便又聊了一些生活当中的事,有快乐发笑的,也有感叹唏嘘的。

聚会结束后,小二一家人走在回家的路上。小二非常不解地问母亲:“妈,今天我和我舅说话,我看你白了我一眼。怎么了吗?我是不是说错什么了?”

这勾起了母亲说话的欲望:“你不说我都忘了,小二啊,你已经是个大孩子了,以后说话可得注意了……”“怎么了吗?”小二很是不解。“你干吗说你舅有肾病啊?”母亲一语切中要害。“哦,那个呀,我最近正好看到书上有写这些症状,书上说这就是有肾病的表现。”小二仿佛有些得意。“放屁,你舅他就是平时太忙了,饮食不规律,所以肠胃不好,营养吸收不良。他早先胃就不好……”“可书上说……”小二着急辩解。“行了,你就是又拗又犟,什么时候弄得谁都不喜欢你了就好了。”母亲为他不听劝有些生气。“我只是说一个事实嘛,我只是想让舅少花冤枉钱,早发现早治疗,我是为他好啊,不是,不是不更好吗?再说和喜不喜欢我有什么关系?谁不喜欢我了?”小二感到十分地委屈。“你姥姥就不喜欢你了,再说你舅也够呛喜欢你。”母亲略带“神秘”地说。“为什么?”小二十分迷惑。“你想啊,你姥爷就是从肾病上走的,你姥姥又这么疼你舅,她很不喜欢你舅得肾病,这是第一。你舅很怕死,你说他得的可能是肾病,他能高兴吗?”母亲的话太有道理了。“我不是说‘可能’吗,让他先去检查一下肾脏,有什么不好呢?万一真有事儿,早治不也早好吗?再说,病可不是随意志转移的,不是你喜欢它没有它就没有的,这不是掩耳盗铃吗?”他还是坚持己见。“你倒霉就倒霉在你这个‘万一’上了,人家有老婆有孩儿的都不劝他看肾去,你装什么好人劝人家啊?你能啊?你生物才考了多少分,你懂什么啊?人家不想你是好心,还以为你是不望人好呢。行了,不说了,咱俩说不到一块去。”母亲终于撂下了狠话,旁边的父亲不搭茬,他也就没有接。

第二天,小二的母亲去给姥姥送东西,小二也跟着去了。

闲话过后,姥姥对小二说:“你看你舅,最近真是憔悴多了,脸发黄,看着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母亲接着搭上了话:“嗯,真是,又干又瘦的。”小二没有答话,经历了昨天与母亲的对话后,他现在说话已经非常留神了。

“昨天晚上他打电话来说,让咱放心,等抽了空他就去市医院看看,做个胃镜,查查脾胃,吃点药。”姥姥如是说。

“早该这样,我也劝过他,身体才是最重要的。成天忙来忙去,饮食不规律,胃肠能不受损吗。行啊,他去查查,以后多注意点儿,我觉得早晚他得好过来。”姥姥的话显然深入母亲的心。

他实在忍不住了,“其实我舅现在最该关注去查一查的,应该是肾,而不是胃。他的脾胃兴许有些毛病,但都是小毛病。肾一旦不好了,便会殃及其他的器官。长期劳累,且休息得不彻底,肾很容易出问题,这不稀奇。早发现早治,才是办法。如果胃不舒服了就治胃,‘头疼医头,脚疼医脚’,那么非但对胃不好,反而过多的药物摄入对肾更加重一层负担。”

母亲一脸嫌弃地看着他:“你有神经病啊,你说你说这个有什么意思呢?有什么意思呢?我说你脑子不好使就是因为这个,昨天和你说的话你今天全忘了。”母亲随之很恶毒地瞪着他。

姥姥在一旁劝母亲:“你看你,说孩子这个干什么,小孩子不懂事儿。”随即严肃地对小二说:“小二,以后这种话千万别再说了啊,姥姥说的话都是向你的。你舅本来身体就不好,你再说他那个干什么呢?咱就盼着他好好的一点儿,非得盼着他得病干什么呢?有的事儿,兴许本来没有来,你老说就有了。所以,咱不盼着他有病哈。”

“不是盼着他……”他刚想说什么,母亲盯着他说:“还犟是吧?没记性是吧?”他便不再说什么了。

母亲脸带好笑的表情对姥姥说:“就看了点儿熊书,一个‘蒙古大夫’,什么都不懂,瞎显摆。”逗得姥姥也高兴了。

事情平息了半个多月,到了月底的某一个夜里,母亲接了一个电话,聊了约有半个小时才完。小二好奇地问母亲:“谁的电话啊?”母亲有些高兴地说:“你舅的,他说他今天做了个胃镜,查了一下脾和肠,医生说他有轻微的胃炎,没事儿,开了点药回去吃。就是这一套下来,连上拿药,钱有点贵。”小二听了,“哼”地一声冷笑。母亲问他:“你笑什么?”他没有直说:“只怕身体未必好啊。”“别胡说八道,再胡说我把你的臭嘴撕烂。”母亲咬着牙说。

“好吧。”小二准备回自己的房间里去,过了一会儿,母亲说:“你舅说他肾也查了,医生说没事儿。”小二回了一句:“他可能没查吧。”

话说又过了半个月后,就在一天的下午,母亲又接了一个电话,是小二的舅舅打来的。

“姐,最近怎么样?”

“还行吧,你呢?胃好点儿了吗?”

“我这不是打个电话给你吗,我不想让咱妈担心。最近感觉好像胃越来越厉害了,身上一直没劲儿,我想过两天再去一趟医院看看。”

“怎么个不舒服法?”母亲有些着急。

“说不上来,反正我先说给你,你到时告诉咱妈就行,别让她担心。”

“行,这个你放心。这一回你可得好好查一查……查查肾。”母亲停顿了一下挤出三个字来。

小二见母亲放下了电话,“怎么了?”

“唉,你舅身体又不好了。”母亲满脸愁容。

“哦。” 他没有再说什么,回到了卧室里。

到了这个月的月底里的某一天,母亲忽然接到了姥姥的电话,看样子很急。不知道说了什么,只听见母亲说了几个词:啊?怎么可能?怎么办呢?哎呀。

母亲挂断了电话,小二很奇怪,过来问:“是姥姥的电话吗?怎么了?”

“啪!”小二的脸上着了一下,他有点蒙。

“你姥姥说你舅得了肾炎,看样子不轻。我早就说你,别咒他、别咒他,这下可好,总算咒成了。你姥姥家以后你是去不了了,你舅家也是,他们恨死你了。完了,完了。我让你说他有肾病,这下真有了吧,你踏实了吧?全家不得安宁……”母亲骂骂咧咧数落着小二,而他,没有说出一句话。

“你真是坏死啊,成天不望人好,咒人家,你自己该得好吗?”母亲如是说道。

于是,就在父母都去医院看舅舅的那天中午,他,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这世道,凡是病和错:说错了,是你不望人好;说对了,便是你咒的!”有人如是教诲。

小二的死,是必然的!就像天使与魔鬼在登场时,便已注定他们谁将要出局的结果一样。

——————17年9月13日午书

本文标签:

小二结果

审核:四月宝贝
关于短篇另类小说《小二说病》的编辑点评:

文章短小精悍,再接再砺。

您也许感兴趣的
该周最热小说
小说新作速递
会员评论

暂无会员评论。

新澳博网络文学网站提供各类网络文学作品、新澳博在线阅读。杨柳岸网络文学版权所有,未经本站或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由提供技术支持。 杨柳岸网络文学竭诚为广大文学爱好者、网络写手提供优质的原创文学创作平台!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ncfl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