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澳博>>小说>> 两鬼坐车

两鬼坐车

作者:殷宏章发表于:2017-09-29 10:06:07  短篇恐怖小说关注度:杨柳岸网络文学为您统计中..

新澳博:如果拉车的是你,上有爹和妈,下有妻和娃,一不小心打个滑,你能给家人留点啥?也许你是别人眼里的草,但你却是家人的天,作为一个男人,要活出担当。作为一个女人,要活出责任。男人累了,那是因为背后沒有助推的女人。女人累了,那是因为没有拉车的男人。父母累了,那是因为没有了能担当的儿女。孩子累了,那是因为没有了该像个家的家。所以你活着,不要让自己太轻松,因为他们需要你的真实存在,而不仅仅是一个称呼而已。别觉得自己活得苦,活得累,活得委屈,其实每个人活得都不容易。只不过别人的难处,别人的辛苦,你没有看到罢了。累就对了,舒坦是留给死人的;苦就对了,谁不是在苦中作乐品尝幸福。所以活着就有疲惫,就有汗水,就要奋斗,就要折腾,就要历经风雨,就要担起肩上的责任!请记住人生中的,三好【男人三大责任】让父母骄傲,让自己的妻子幸福,保持高贵的灵魂【女人三大责任】激励自己的丈夫,让他飞翔照顾好他的家族做气质非凡,独一无二的自己【父母三大责任】成为孩子的榜样,帮孩子建立强大 内在力量和外在习惯,帮孩子实现梦想三样东西毁掉一个人:怒气、傲气、小气三样东西永不放弃:童真、理想、希望三样东西最无常:成功、财富、机遇三样东西最无价:健康、善良、真情三样东西成就人:天时、地利、人和三样东西要珍惜:父母、家庭、健康三样东西助成功:目标、方法、改进三样东西交朋友:诚信、热情、互助三样东西把握好:机会、工作、婚姻三样东西得快乐:知足常乐、助人为乐、自得其乐如果有一天,生你养你的两个人走了

小兰瓜站,位于山南省南州市南山县兰瓜镇小兰瓜村。南天铁路(南州至天州)途经镇区并设站。距离南州站216公里,距离天州站436公里。这是个面积不大的小站,全站工作人员16人.隶属南州铁路局南山车务段的三等站。

索小虎(化名),南山县兰瓜镇小兰瓜村人,是个接站的三轮车出租司机。尖嘴猴腮,高个头,身材像枯瘦如柴。他是个宰客比较狠的司机,不管岁数多大都是一样。从小兰瓜站到兰瓜镇街中心约5公里,一般出租费20元。按照小兰瓜站时刻表到站时间,天天在小兰瓜站出口处揽客。看见本地人出租就收费20元,若见外地人出租就收费30~50元。小兰瓜站三轮车的出租费,没有一定的标准。这样揽客和宰客的出租现象,让人是很不高兴了。

有一次,从天州站发往南州站的1396次列车,途经小兰瓜站是中午十一点了。看见旅客拎着大包小包,都纷纷下了火车。走到火车站验票出口处,按照顺序的排队验票后出站了。

索小虎心里是美滋滋的,高兴的站在出口处,看见一对情侣过来了,主动上前的打招呼。小兄弟、小大姐去哪里?用不用坐车?小兄弟说:“大叔,去兰瓜镇街中心”!你看我们两个人,坐车去镇街中心要多少钱?哦,你看着给罢!小大姐说:“大叔,那不行”!我们给十块钱,你指定不同意。若给你一百块钱,那我们岂不吃亏了?站在一旁的小兄弟说话了,我给你十五块钱怎么样?索小虎说:“小兄弟,不行”!你们年轻人,怎么这样抠门?你说错了,不是我们抠门。不先谈好价,怕你到了地方宰客了?小大姐说:“大叔,二十块钱”!你同不同意,同意我们就坐车?索小虎是四处探望了一会儿,仿佛是想看一看,那同行司机揽客的状况。十分爽快地答应了,上车!

转眼之间,三轮车就开到兰瓜镇街中心了。索小虎先停稳车了,再给两个客人开车门。又殷勤的说了一番话,二位,慢点慢点,小心碰头!两个人心里一想,这个三轮车司机人真好,对待出租的客人,不仅服务的热情周到,而且是文明有礼貌。小兄弟在钱包里拿出二十块钱了,他把钱递给索小虎了,并且说一声谢谢了!索小虎拿着手里的钱,脸色是面红面赤的样子,说就这么一点钱了?小兄弟说:“大叔,你是什么意思”?我们不是说好了,从小兰瓜站到镇街中心是二十块钱,你怎么说话不算话了?这么大岁数了,怎么翻脸比翻书还快了?你这样干很不好,分明是在讹人嘛!哎,你怎么说话了,我怎么就讹人了?你没说清楚了,怪谁了!我们三轮车开到镇新街中心是40元,开往镇老街中心是20元了。算了,算了!算我们是倒霉了,真是有眼无珠了,遇上这样一种人,小大姐是一边说话,又是一边给二十块钱了,两个人带着不愉快的心情走了。

古人云,君子求财取之有道,是你的少不了,不是你的求不来。即使你是不择手段多吃几粒“饭米生”了,那也会让你从鼻孔眼里冲出来了。我们大家都知道“舍得”的意义,有舍有得,不舍不得,大舍大得,小舍小得的道理。其实,舍得最早出自《易经》记载,舍得是一种人生智慧和态度,是拥有超越境界对已得和可得的东西,进行决断的情怀和智慧。也是一种雅俗共赏,启迪心智的“生活禅”。索小虎利用三轮车出租为诱饵,经常的宰客牟取零头小利。不但坐车客人不高兴,而且同行司机也难容他了。

那一天,从天州发往南州1394次列车,途经小兰瓜站是夜间十二点了。奇怪的是一趟火车,下来就两个人了。在火车站昏暗的路灯下,看出来一男一女都戴着眼镜,大约是三十岁左右,男子是身穿蓝色的衣服,女子是身穿红色的衣服。没有上其它出租的三轮车,直接上索小虎的三轮车了。要求是去兰瓜镇街中心,也没问要多少钱。一边是关车门,一边心里想,这两个人是与众不同,有些心里不踏实了。索小虎说:“二位,你们要去哪”?你们讲话的口音,应该不是本地人。哦,是的。我们是天州市人,是来兰瓜镇走亲戚了。索小虎说:“二位,怎么不问车费”?你们和别人不一样,难道不怕我宰客了?男子说:“大哥,你不会了”!嗯,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是都有。还有这样的好人!

不一会儿,索小虎把客人送到兰瓜镇新街中心了。跟往常一样,说了些客道话,下车慢一点,小心碰头什么了。说来也巧了,正赶上兰瓜镇新街中心停电。街面是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新街中心是无一人来往,静悄悄的。偶尔,听见不远处,有公路上车流的声音。只见一男一女下车了,那个女子说话了。女子说:“大哥,多少钱儿”?你的车也该换一辆了,这一路哒哒的吵死人了!站在一旁的男子说话了,三轮车的声音都是这样了,你以为是市里桑塔拉的出租车,小镇的出租车必须有小镇的特色!呵呵,索小虎一听,扑哧的一笑。说对了,小镇经济发展赶不上城市,老百姓的收入不高。这三轮车出租是费用低,及经济又实惠。

索小虎说:“二位,都是爽快人”!你们人都不错,又来镇上走亲戚。我不讲虚价了,你就给100快钱吧!女子说::“大哥,不都是20块钱”!你还不说虚价,怎么一趟就要一百块钱?呵呵,你们是不是听错了!因为一个人我收你五十块钱,所以两个人我收你一百块钱。好了,别说了!男子在腰包里拿出两张百元大钞,说你要一百块钱,我给你两百钱,你敢不敢收?索小虎说:“二位,都是有钱人”!你们既然不差钱,为什么不敢收呢?说句不好听的话,你给的钱越多越好了。这杀猪的还怕肉多了?我真的不理解了,今天是这么走运了,尽然遇到这样个傻子!

女子说车费给你了,我们还的去亲戚家了。我们两个人走的时候,你千万不要回头看哟!若你非要回头看了,带来一切的后果。我们是概不负责,别说没有提醒了!哦,好的。看见手里的百元大钞,索小虎是眉开眼笑了。嗯,这一男一女有点怪怪的,刚才说些什么了?他们走的时候不让我看了,为什么?难道有不能见光的事,怀着好奇之心,我是非要看一看了,有什么神秘的东西。

老人常言道:“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这一句话,真的没错了。新街中心是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风还在呼呼的叫,一步一步嚓嚓的脚步。索小虎说:“什么声音,让人毛骨悚然了”!在三轮车微弱的灯光,远远的望去,隐隐约约的有两个人,是个一男一女,看衣服穿着上,跟刚才两个人一样,奇怪的是那两个人的头,怎么没了?心里一想,可能是遇到传说中的无头鬼了。空气弥漫着紧张的气息,那浓浓的气息,仿佛是让人要窒息。只见,那个一男一女的无头鬼,一边的说话,一边的走来了。你们出租司机想赚钱没错,可不能乱宰客呀!阎王爷是怒发冲冠了,命令我们来捉你回府。你索小虎名气不小,阎王地府花名册有你一笔。想不想去?走吧!

两个无头鬼的一番话,让人是胆战心惊了。索小虎说:“二位,还是你去吧”!那阎王爷地府不是人登的地方,我还是想多活些年哟!我是上有老下有小,都靠我一个人挣钱了。我就不相信了,没有犯什么大错,你和阎王爷敢冒犯天庭法度,带我离开人间了!还你两百块钱,车费我不要了。一个女鬼说话了,你要还的两百块钱呢?两个无头鬼是越来越近了,又一个男鬼说话了,你自己看一看是钱吗?嗯,怎么了?索小虎有些惊慌失措了,扫了一眼手上的钱。这,这怎么是阴间流通的冥币?妈呀!看来钱是还不上了,骑着东倒西歪的三轮车就跑了!

本文标签:

审核:bigyao精华:bigyao
关于短篇恐怖小说《两鬼坐车》的编辑点评:

暂无编辑点评


您也许感兴趣的
该周最热小说
小说新作速递
会员评论

暂无会员评论。

新澳博网络文学网站提供各类网络文学作品、新澳博在线阅读。杨柳岸网络文学版权所有,未经本站或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由提供技术支持。 杨柳岸网络文学竭诚为广大文学爱好者、网络写手提供优质的原创文学创作平台!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ncfl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