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澳博>>小说>> 神仙

神仙

作者:邓瞻发表于:2017-10-14 18:01:37  短篇另类小说关注度:杨柳岸网络文学为您统计中..

新澳博:描写秋风萧瑟的作文(一)  秋风,如刀子般,凛冽地刮着,撩起漫天的尘土,蒙蒙。苍凉遒劲的枝干上,挂着些许半枯的叶子,将要在似坠不坠之间,凄苦地挣扎在秋风之中,终究是悄然落下,袅袅如蝶。  都说秋天是伤感的季节,都说秋天是分离的时日。  我走在山中幽径,山里,秋风将每一片叶子染得火红,似乎带着旺盛地燃烧着的生命力,在寂寥的风中猎猎飞舞,张扬着生命的高傲。  我摘下一片,风干,夹在了书里。  下山的路上,颇有些茫然,疑惑这次考试我究竟能否考好。虽然只是月考,但却被看成是期中考试前的一次评估。自从上了初二,我就再也没有进过年级前十,每天面对着老师的叹息,父母的失望,一次次满怀信心的尝试最终却收获冰凉的失败。  回到家里,打开电脑,把音响调到最大,我淡而薄厌地把练习册和书本扔到一边。  不想再去学什么,亦不想再去拼搏。  每次努力奋斗后,除了一手的伤悲,我还剩下什么?  罢了,罢了,就这样罢,苦苦地挣扎在年级前列,好像拼搏是无穷无尽的。可是,我不是天才,我无法做到次次取得让所有人满意的成绩。  潮湿微凉的风吹进来,摊放在桌面上的书被吹得连翻了好几页,纸张之间互相捻动迸发清脆声响。  火红的枫叶,轻飘飘地从书本的桎梏中挣脱出来,liuxue86(ok)轻盈地飘飞在房间里。它运动的痕迹并不快,极其舒缓,也极其坚定。明明生命已经脱离赖以生存的树木,然而,那片烈火般炙热的红色,却并没有随着生命的消逝而减弱。  不知不觉间,我的注意力已经完全被飞舞的枫叶而吸引,竟然忘我地离开了座位,在房间里追逐着它运动的轨迹而来到了课桌前。  拧开护眼灯,我终于还是拿出了练习册和草稿本,开始认真地演算习题。笔尖翻飞,仿佛是一场绚丽的舞蹈。  房间里充斥着烂漫的红色。  这个秋天,枫叶飘摇中,将所有迷蒙的希冀,全部染成了红色,绚烂,多姿。描写秋风萧瑟的作文(二)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炎热的夏天已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那秋风瑟瑟吹过,告示着秋天已经来临。  力大无穷的秋风像一只发狂的野兽般吹走了太阳最耀眼的光芒,让太阳像被罩上了橘红色的灯伞,放射出得都是束束柔和的光线,力大无穷的秋风吹走了那朵朵白云,又吹走了那如墨似黑漆般的乌云使整个天空都穿上了一层薄薄的灰纱,小雨点儿们马不停蹄地从天上落了下来,形成了一场美妙的秋雨。  秋风还如一位讲着悲伤童话的学者,走到哪里都是让人一阵落泪,秋风走到了树林中,沙沙沙好随着秋风的步伐,大树们*都是掉下了眼泪,无数的叶子纷纷从树上掉落,秋风走到了农田里,麦子们听见秋风诉说的悲伤童话,全都低下了头悄悄哭泣,秋风走到了果园,苹果们正聆听着秋风的故事,突然,砰好的一声,一颗苹果树忍不住掉下了眼泪。  凡是秋风走的地方太阳变柔和了,秋雨落下了,落叶也掉了,麦子,苹果都熟了,只有坚强的小草顶着那一抹绿色,顽强地站在那儿和松柏们守着最后一道绿色防线,呼呼呼好秋风还在那儿诉说着他的故事,似乎想要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他的故事。描写秋风萧瑟的作文(三)  秋天的风,是一扇门。它带着清凉和温柔,轻轻地,轻轻地就把我们牵进了秋天的宫殿。  秋天的风,是一个小画家。你看,它把白粉洒给了蒲公英,蒲公英真像一把把降落伞,飘哇飘哇,飘来了秋天的美丽。金粉是送给太阳花的,金色的花瓣真像一枚枚金币。画师把那金币一扔起,瞧,满天的金蝴蝶,一只一只,多么美丽!红色是给高梁的,高梁穿上那红红的新衣,在秋风摇头晃脑,摇个不停,多像一支支燃烧的火把啊!  秋天的风,藏着非常有趣的事情。大燕往南飞,小鸟搭新房,还有菊花仙子比美,树叶宝宝去远行,好多事情都躲在风里呢!仔细去倾听,你一定能听到。  秋天的风,吹起了金色的集结号,它告诉(http://www.610456(ok)/)大家,科天要来了,秋天要过去了。乌龟缩进了壳,企鹅妈妈织好了保暖袋,蛇正准备皮,大家都要过冬了。  秋天的风,带给了我们秋天的快乐,丰收的喜悦。描写钟声的句子

讲一个童话故事,说两个“神仙”。说两个什么“神仙”呢?说两个生错了地方的“神仙”。为什么要这样说呢?因为其他的“神仙”大多都生于天上,而这两个“神仙”特殊,降生在人间。可到底是沾“仙”气儿,位于人群之中,总让人觉得他们犹如仙鹤立于鸡群。更难能可贵的是,这一对“神仙”还是母子。那不管围绕他们发生的童话故事多么扯淡,也必会让我们这些凡夫俗子感觉甚有深意。如此说来,这对母子做了“神仙”,即使死在人间,也应该算是称心如意了。

童话故事嘛,稍微短小一点,那么接下来的版幅就要介绍一下这对“神仙”的身份和日常小事了。

首先说一下大“神仙”,也就是母亲,姓权,叫智小。由于她的父母都是农村人,那个时候也没读过什么书,于是就着姓,胡乱起一个名字,好歹算是有了“身份”。话说这女子可了不得,从小就聪明。她在村里长大,是当时所有小孩中最有文化的。你算吧,小学上了九年,初中连上高中上了十六年。怪不得当时她母亲和奶奶尚在的时候都夸她:“这闺女好,爱读书,老愿在学校里呆着。”后来终于毕了业,在镇上的小学里代过课,做过老师。从那以后,她无论看谁,都得踩在树梢上往下看才行。因为她笃信“身份”这一套,现在她厉害了,自然看人的方法得合乎身份才行。

长到二十九岁那年,她与邻村一个包工头成了家。打那开始,她的“身份”从媳妇变成了太太,更加是趾高气扬,人逢喜事精神爽。不上两年,有了这个小“神仙”。

可“事不说不奇”,神仙一路的门道,可不能妄加揣测的。你有那降得住的命,才敢做近得身的事儿。小“神仙”长到二十岁的时候,大“神仙”的夫君便英年早逝了。

说起这件事,笔者不得不插上一笔。俗话云:“物类近而相亲”,真实不虚,这大“神仙”的丈夫、小“神仙”的爹也是大有来头的。便光他的名号,就吓得人半死,号“酒鬼山人”。爱喝酒,有一个词曰:“嗜酒如命”,足可深谓。若说古之毕卓比他如何?王熙凤定然摇头:“快躲开,被比下去了。”所以,在酒一方面,他也是够“神”的。于是到了某天夜里,他赴了宴后,醉得驾着坐骑——摩托车,一头蹿上了停在路边的一辆卡车上,用他的实际行动,为家里的两位“神仙”铺开了发财的道路。而他呢,一命不知何处去,真的做个“挺尸”人了。说到这里,你可会问:“怎么‘神’也死呢?”殊不知,不“死”哪来“赔款”讹人家呢?讹不了人家哪来赔款养家里的“神仙”呢?所以如此想来,道理也就全了。

可我说过,神仙到底是神仙。开大卡车的凡人被各路“神仙”讹了十几万块钱,连个屁也没放,就溜了。这十几万原原本本进了两个“神仙”的家里,两个“神仙”也就由痛心转成了开怀。这才叫“财源广进,因祸得福”,许多俗人羡慕嫉妒,可终究也夸那酒鬼去得好,让两个“神仙”的“福气”更“神”了。

于是这个时候,就有人提议,要给两个“神仙”留个号,以作庙祝了。先说那大“神仙”,五短的身材,寡妇的脸。黝黑的皮肤,阴险的眼。从前乡人管她叫“草儿”,因她瘦小,现在干脆称她为“权大福”或者“权聚福”,以显示她有福气,死个男人白套了这么多现金。后来有人认为俗,与其叫“聚福”,不如叫“聚德”,所谓“福自德出”嘛。于是从那以后,她便从“权智小”改名为“权聚德”,开始了她更“神”的人生。

再来说一下小“神仙”,也就是儿子,姓八,叫怪。由于他生下来也在农村,所以从小他就有“攀龙附凤”的远大志向和“舔富讽穷”的优良品质。他是村里长辈齐夸、后辈标榜的好孩子,据说他曾经在草地里艰苦的环境下连续学习,一直熬过了二月三十与二月三十一日两天。那两天据说是蚊子也多,太阳也热。这事迹后来也羡煞了多少学子,以他做为楷模;打动了多少女孩子的心,竞相要嫁给这位小“神仙”。从那以后,他与他母亲一样,不站在“树梢”都不睁眼看人。

后来,在他父亲去世以后,抱着“再富不需富学问,再穷不能穷攀比”的决心,他去城里上了学,是大学,大到面积可以大过一个村庄。而且还打工,打了很多工。但这都不是主要的,多交点“朋友”才是日后更“神”的敲门砖。果然,“大学”了四年后,他的“神仙”一面终于露出。他开始参加各种各样的考试,目的,是获得更多更多的证书。因为他自己不相信自己,除非有个证证明一下。到时亮给别人看看,别人也放心,自己也放心,以保证让自己更“神”一点。果然,他获得了很多很多的证。多到什么程度呢,这么说吧,教师编考试笔试的成绩他就炫耀了四回,都过了。但最终面试不过,可证留下了呀。所以后来,他的证多得屋子里都放不下了,只能拿到一批后,再把一批旧的弄出去埋掉。所以至今留下了“黛玉葬花”和“神仙埋证”两大美谈,后世传为佳话。

他现在到底是更“神”了一步,在某个中学代课,有了工资。从这时候起,他再想看人,就必须踩在楼顶上了。他的“神”也随着他的证的增多和工作的变换不断加重。

他叫“八怪”,仅因为他父亲叫“八皮”。由于乡里乡亲都夸奖他长了一副好面相——贼眉鼠眼的,于是有个外号叫“小狗子”。所以从此以后,他母亲与他的表号(形容外表的称号):草儿和小狗子,就与“神仙”挂上了钩。

不过,真正能让他们母子称得起“神仙”的,还是因为以下几个事。

比如,大“神仙”有亲戚住在城里,她去拜访人家,当人家说住在“崴子巷”时,她一定插上:“不对,你们家住在‘花园小区’,我去过,我知道。”人家又好气又好笑:“怎么,我自己的住处难道会弄错?我是住在‘崴子巷’。”她还是坚持自己的观点:“你就住在花园小区,这事儿我知道。”人家与她争来争去四十回合,实在不愿争了,便拿话开支过去了。几个月后重逢,当又提及此事时,人家说:“你老是让我住‘花园小区’,我一开始都不知在哪里,后来问了别人才知道。好像我们家的事儿你比我清楚一样。”可她依然不改口:“这事儿我知道,你家是住在‘花园小区’。”人家无奈,只得说:“要这么论下去,你可真该掌嘴了。算了吧,你爱说啥就说啥吧。”于是,人家就不再与她理论了。

再比如,还是大“神仙”的城里的亲戚,这回是孩子,没考上大学,争取来年再考。人家说:“今年真是没发挥好,来年试一试,稳一稳再考。”大“神仙”又插一嘴:“对,这事儿我知道,他非得考那好学校,结果没考上。”人家有些生气了:“你怎么这么肯定呢?孩子是你的还是我的?谁更了解他的状况。”可她坚持:“嗯,这事儿我知道,就是这么一回事儿。”人家彻底火了,发誓再不与她交往。

反正,不管什么样的事儿,上到天,下到地,中间和空气,除了这个世界欠她几个名词使用,否则,她总是“我知道”。这世界没有她不知道的,感觉“这世界是你的,这世界是我的,这世界早晚是大‘神仙’的。”人们总在背后夸她“胡说八道”,越来越“神”了。便有有心人会找辙,说:“怨不得人家是‘神仙’呢,人家一下生,父母就‘神’。给她起个名叫‘权智小’,反过音来,不就是‘全知晓’吗。”可见一切都是天意呀,当年不留神的名字,哪知今日会一语成谶呢?

再说小“神仙”,别的不说,单这“妒人有,笑人无”便可博个满堂彩。比如他的同龄人,无论是亲戚还是朋友。但凡有个什么不测,例如考试没考上等等,他必然会高兴得尿都会流出来。他定然会“大蹦大跳,又笑又闹”。直大呼:“太好了,他也没考上,和我一样,终于没超过我。但他不如我证多,没我有前途。哇,这真是让我神清气爽。”他会跳上最高处庆祝,屋梁不行上天窗,天窗不行上树廊,反正要最高。赶紧显出自己“大”的一面、好的一面……凡是褒义词的一面,下面簇拥着他的大批崇拜的、迷恋的、欣赏的、爱慕的“神仙”朋友,为他赞叹,为他加油,把他夸捧上了天。他们欢呼着、涌动着。远处山坡上,有眼神不好的老者牵着孙儿路过,看到后还纳闷:“你说那是些‘神仙’庆祝啊,还是些智障聚会呢?”

总之,这便是两个“神仙”的大“神”之处。于是,才有下面的童话小故事:

一天,一群强盗抢了现金后在一处田坡里休息。装现金的箱子共有两只,有个下地回来的农民看见,偷摸地拿走了一只。强盗醒后不见了箱子,都面面相觑。正没辙互相埋怨的时候,可巧“神仙”母子路过。

只听一个强盗说:“箱子呢?”出于习惯,大“神仙”插一句嘴:“这事儿我知道。”强盗闻听,都围上来:“你知道?箱子在哪里?”这吓坏了两个“神仙”。只听大“神仙”言:“知道?知道什么?”为首的贼人听了生气,掏枪开了两下,大“神仙”中弹倒地。小“神仙”着忙说:“你们干什么?等一下,等我找个高地,不到高处我看不清人。”未等他说完,只听“嘡嘡”两声,他也倒地。为首的贼人骂道:“妈的,真晦气,碰见俩疯子。”于是,强盗们急忙逃窜。只是从那开始,“神仙”不见了,箱子也不见了。

据说从那时起,“草儿”和“小狗子”再没与“神仙”二字挂钩过,倒是“神仙”常与别的姓氏傍肩儿。

——————17年10月10日午书

本文标签:

审核:玉面郎君
关于短篇另类小说《神仙》的编辑点评:

暂无编辑点评


您也许感兴趣的
该周最热小说
小说新作速递
会员评论

暂无会员评论。

新澳博网络文学网站提供各类网络文学作品、新澳博在线阅读。杨柳岸网络文学版权所有,未经本站或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由提供技术支持。 杨柳岸网络文学竭诚为广大文学爱好者、网络写手提供优质的原创文学创作平台!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ncfl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