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澳博>>小说>> 恶作剧

恶作剧

作者:风十九发表于:2017-10-16 12:24:52  短篇恐怖小说关注度:杨柳岸网络文学为您统计中..

新澳博:社会中,每个人都在努力奋斗。可是,有的人成功了,获得了巨量财富;有的人却始终没有摆脱贫穷的面貌。原因不复杂,只因为财富也是长着,势利眼好的,它喜欢那些勤奋努力、有创新、有目标的人。总结起来,财富最喜欢以下这些人。【不满现状的人】如果你已习惯朝九晚五的上班族生活,整天上班、下班,日复一日,任凭岁月消逝,你一定成不了富翁。一个积极想要赚钱的人,绝不以温饱为满足,一定想要让生活多彩多姿,天天充满赚钱的活力。具备了这个要素,再坏的天气,再苦的工作,你也会心甘情愿地去做。而当你养成了这个赚钱,习惯好后,财富自然愈来愈多。【穷怕的人】社会上的大富翁,出身背景往往呈现两极化,不是继承祖业的企业家第二代,就是从小贫困、白手起家的创业者,而后者的能力和累积财富的持久力大多优于前者。这充分说明,一个生长在贫穷家庭的小孩子,因为穷怕了,所以有着比一般人更强烈的赚钱欲望。【爱动的人】一般人想要赚钱,也一定要勤于,动好,不管你是一个小业务员或是修车技术工,平常勤于与人,互动好,让人际关系活跃起来,赚钱的机会自然较多。在,动好的过程中,要特别记住不要害羞,不要怕没面子。要大胆、乐观地试试看,这尝试的过程,不仅让你体会人生百态,也让你领悟赚钱的方法。【效率高的人】在这种生活节奏很快的社会,在上下班高峰期,到车站里瞧一瞧,就会发现,每个人的脚步都那么急匆匆,每个人都在赶路,看上去非常急。确实,要想在这个社会赚钱,就要有非常高的办事效率才可以。【有自信心的人】大凡在社会打拼的人都知道,工作中有无信心十分重要。一个对自已有全盘信心的人,就能潇洒地调度自如,可大可小,可松可紧,能在非常时期有非常办法应对。【充满好奇心的人】好奇心是人类生活进步的原动力,是一种创造力,也是一种魄力,有了这种魄力就会去做投资、冒险,而这种行为正是致富的主因之一。【有人生目标的人】谁都想赚钱,可是,你对未来的财富人生做好规划了吗?当我们闭上眼睛去设想未来,可能许多华美的图画齐齐掠过脑海。分析成功者的足迹,我们不难发现,建立一个正确、切实可行的目标,并为了这个目标的实现而不断努力奋斗是非常重要的。【果断勇敢的人】果断性强的人,当需要立即行动时,能迅速地作出决断对策,使意志行动顺利进行;而当情况发生新的变化,需要改变行动时,能够随机应变,毫不犹豫地做出新的决定。生意场上,需要的正是果断勇敢的人。【善于总结的人】如果在社会中不学习,最终生意不会做长久。急遽的全球性转变,资讯光速流转,机会转瞬即逝。环境的迅速变化确实向任何人都提出了新的挑战,凡是依赖于旧有的知识和依循以往的方式解决新问题,终将无法避免被淘汰的命运。【珍惜时间的人】很多在社会中拼的人都有这样的同感,每天24小时根本不够用,恨不得变成48小时。是的,时间是宝贵的,又是无情的,它总是不声不响地从我们身边匆匆流逝。能抓住时间并刻苦学习的人就能成为有用之才。而不能抓住时间的人,只会白了少年头,空悲切。【心态好的人】有人说,心态决定命运,心态表示一个人的精神状态,一个人的心态,对他的人生成长与发展会有很大的影响。好的心态不但可以让人更好得取得成功,还能更好的享受生活,提高你的幸福程度。【吃苦耐劳的人】,吃不了苦好是时下一些年轻人的一种通病,他们总是对目前的工作感到不满,总想找一个既轻松又能赚大钱的工作。结果往往是好事没有降临,宝贵的年华却虚度了。【不断进取的人】浅尝辄止、安于现状、不思进取的人不会做出什么大成绩。一个有崇高目标、期望成就大业的人,总是不停地超越自我,拓宽思路,扩充知识,敞开生活之门,希望比周围的人走得更远。这样的人,不愁赚不到钱。【善于抓住机遇的人】,聪明人制造的机会永远比得到的多。好培根告诉人们的是以自身努力为前提的成功定律,只要你能不失时机地充实自己,提高自己,就能成就自己,抓住机遇!每天的机遇都很多,您要想赚钱,那就时刻武装自己吧,总有一天,机遇会降临您身上。【坚持不懈的人】坚持,是一个过程,一个持续的过程。想成一事,必从小事开始,积少成多,正所谓: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有些人,做事是怕别人说失败,为不失败而坚持。有些人做事,为了成功,为了成功的目标而坚持。累就对了,舒服是留给死人的

恶作剧

(风十九原创)

恶作剧,就是故意与他人开玩笑、戏耍、捉弄的行为。恶作剧最基本的形式一般为故意使他人陷入窘境,并在一旁观赏他人尴尬、吃惊、惶恐等等寻常难以得见的情绪表现,借此得到乐趣。虽然恶作剧有时确实能达到幽默、滑稽的效果,但也有时不但不让人觉得有趣,反而还招人厌恶。有一种恶作剧纯粹是以满足行为人的个人乐趣为目的,其他观看者或被恶作剧的人不一定也会觉得有趣,而且往往适得其反地令人憎恶。这种恶意的恶作剧有时已经达到了欺凌或犯罪的程度,可能会面临始料未及的严重后果。恶作剧的对象一般都是人,亲人、熟人、朋友、同事,或者是陌生人、路人,有的时候也许不是人、、、、、、

那一年我还很年轻,刚刚从学校毕业满怀着一腔热血和抱负来到了一家烟厂里成为流水线上的工人。理想和现实的巨大反差让我一时间不知所措,繁重的三班倒,日复一日地重复着机械的动作,每个月按时领工资,下了班和工友们喝酒闲聊。褪去了大学生的光环,我成为了一名24k纯屌丝。年轻人精力旺盛,总想在枯燥的生活里寻找一些乐趣,于是,我们互相之间开玩笑、互相捉弄,甚至恶作剧都成为了家常便饭。我工作的这家烟厂是国企,国企就是国家的企业,什么都是国家的,只要不犯大错,基本上可以在这里一直干到死,这就是所谓的“铁饭碗”。

我是新工,在车间里教我开机器的师傅姓胡,其貌不扬单薄瘦弱,唯一的特点就是留着一撇像鲁迅一样浓密的八字胡。由于他姓胡,又留着胡子,人们就直接叫他胡子,连车间主任都这么叫,他的真名“胡春建”反倒没人叫了。我跟着胡子开了半年机器,由于我是车间里为数不多的大学生,受到了重用,没多久我就被调到了另外一个班里当组长。

那天我上前夜班,下午四点的时候刚到车间里,就听见有人在议论胡子的事。一打听我才知道,在另外一个班里上后夜班的胡子下了班在宿舍睡觉的时候忽然犯了心肌梗死。这是一种很常见的突发急性病,发病的时候如果不能得到及时的抢救是非常危险的,由于胡子是住在单身宿舍身边没有人,等到被发现的时候,尸体都硬了。刚刚四十出头,可惜了,胡子的人缘不错,整个夜班我耳边都充满着人们的唏嘘和议论声。夜里十二点我下夜班,洗完澡换了衣服。我想,毕竟跟了胡子半年,相处得还算不错,去看他一眼吧。

胡子家是农村的,老婆在家务农边带孩子,他自己就住在厂区后面的单身宿舍楼里,平时周末才回去一次。这病发的急,事先没有一点前兆,厂里派人去通知家属需要时间,家属没来之前,胡子的尸体就被放在他自己的宿舍里。工会主席从厂里在建的住宅楼工地上找了一个小工来当临时看尸人。“死都死了还看什么看?难道还怕胡子蹦起来跑掉吗?”寂静的午夜我一个人独自走向胡子的宿舍,脑子里忽然跳出了这个无厘头的想法。

这是一栋二层的小楼,胡子住二楼西头的一间宿舍。以前我曾经来过,很熟悉。但今天不同,因为今天我来看的并不是活人,午夜一点钟,我来看一具尸体。楼道里的灯昏黄昏黄的,把我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

上到二楼转过楼梯转角,我就看到了那个看尸人,我上楼的脚步声在寂静的夜里显得很突兀把他吓了一跳。这是一个看起来只有十六七岁的半大孩子,长得挺白净。也许就是因为年龄小在工地上也干不了什么活才被叫来当守夜的吧。看的出来这孩子挺胆小的,我从他睡眼惺忪又略带惊恐的眼神里就确认了这一点。他害怕死人,搬了个板凳放在胡子的门口,一脚门里一脚门外,脸冲着楼梯口的方向打着瞌睡。惊醒后看到了我他似乎稍稍放了一点心,重又低下头进入似睡非睡的状态中。

我没和他说话径直走进了胡子的房间。这是一个狭小的单身宿舍,里面烟雾缭绕。地上正中铺着一张席子,胡子就躺在那上面。胡子身上蒙着一张白布,白布盖住了脚,头却露在外面,脸上盖着一张黄纸。头顶正上方放着一只小小的瓷碗,碗里有沙子插着几柱香,香静静的燃着,几缕淡蓝色的烟雾袅袅上升。胡子身体的白布上零星散落着一些硬币,我知道这应该是白天有人来看过他,我们这里的风俗是要撒一些钱的。一种说不出来的冰冷死寂的气氛笼罩着这间小小的单身宿舍。

我蹲下身来,轻轻揭起胡子脸上黄纸的一角。展现在我面前的是一张狰狞的脸,眼睛瞪得大大的,嘴角扯动成不规则的形状呲牙咧嘴。我想,胡子临死的时候一定很痛苦,心肌梗死会造成窒息和绞痛,在那一刻他肯定非常的绝望。死是人生的终点,他一定不甘心早早就结束生命,在那一刻,他心里在想着谁?他还在挂念着什么?这一念头让我不由得浑身汗毛倒竖了起来。死人确实不好看,特别是近距离的看这张死不瞑目的脸,他的眸子甚至在和我对视!

没有想到胡子死了之后气场竟然如此强大,以至于让我有些受不了。为了缓解这诡异的气氛舒缓心情,我挪开了眼神转头去看门口那个孩子。他还在垂头打着盹,现在是后半夜,他看了一天的尸体估计也累了。忽然,一个邪恶的想法猛地从我心里窜了出来,我被这个想法刺激的浑身一激灵,肾上腺素极速分泌。我舔了舔有点发干的嘴唇,一咬牙跳起身来,手里的黄纸往上一抛,怪叫一声就冲出了房门!

刚刚出了房门没跑几步我就听见身后一声惨嚎伴随着身体和地面的撞击声。转头望去,那一幕简直让人终生难忘啊!那孩子趴在地上,板凳在身上压着,手伸的长长的拼命地抓着空气。他的脸是那种毫无血色的惨白,我从来没有见过有活人的脸能白到这种程度,眼睛瞪得比胡子还大,一双惊恐的眼珠子几乎快要飞出来了。嘴张得老大,正发出了嘶哑微弱的啊、、、、、、啊、、、、、、声。

我没有想到效果竟然如此震撼,一时也有点愣神。旁边隔壁的几间听到了动静都打开了房门,毕竟隔壁有个死人谁也睡不踏实。出来的几个都是厂子里的工友,纷纷询问是怎么回事。我一时大窘,支吾了几句说没事,我和他开玩笑呢。说完就连忙逃也似的跑下了楼,边跑我还在心里想着但愿这小赤佬没事,别被我吓出病来。万一明天跑去厂子里告我一状,那可是吃不了兜着走。

没有想到第二天竟然风平浪静。胡子的家属一早就赶到了厂子里,他老婆和厂领导相谈赔偿事宜和处理后事,然后就是发丧火化,车间里还组织了一场小型的追悼会,一切按部就班,很快就尘埃落定。我心怀鬼胎偷偷找人打听那小临时工怎么样,据说那孩子第二天就辞工回四川老家了。

他这是被我吓掉了魂啊!他没有去告我,让我有点意外又禁不住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同时心里也有点小小的不安和内疚,觉得这玩笑似乎开的有点过了。那个时候年少轻狂,这件事并没有给我造成多大的心理负担,没过几天我就把它忘的干干净净。

我在那家烟厂的车间里又干了一两年就换了工作岗位,工作性质离工人这个职业也越来越远,时间的流逝让我对当年的人和事的记忆渐渐模糊。终于,在三十岁以后我过上了向往已久的体面生活。

恶作剧

(风十九原创)

子曰“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六十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所谓的“四十不惑”说的就是人到了四十岁,经历了许多,已经有自己的判断力了,应该业有所成,不会因为无业而困惑,并对人生或者事业有一定的把握和理解。

步入中年以后,我的生活越来越趋于正轨。家庭和睦工作稳定,收入也令我很满意,虽然身体有些许发福,但各项零件还都基本正常,我并没有遇到网上所说的“中年危机”,可谓是事事顺心。唯一的一点美中不足,就是我感觉我的肩膀似乎有点问题,总是没来由的隐隐作痛。我怀疑是肩周炎,看了医生,医生的态度让我很惊讶。他先是问我是不是年轻时干过什么重活,在得到了否定的答案后,他又问我是不是经常挑担子或者扛重物。简直是莫名其妙,我又不是民工。医生很疑惑我也很疑惑,我把这归结于缺乏运动和上网时间太久导致的,便胡乱开了些药。好在虽然疼但并不严重,隔三差五的去按摩一下也有所缓解,就全当是放松身心了,我并没有把这当回事。直到,我又一次遇到了他、、、、、、

那一次,我是去一个北方的城市出差,那个城市有些偏远,没有直飞的航班,需要坐一段火车。由于是临近年底,候车室里非常拥挤嘈杂。整个候车室充斥着背着大包小包的各色人等,乱哄哄的像个菜市场。没有座位我只能站着,百无聊赖的翻看着手机。忽然,我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转过头去,看到面前站着一个留着小胡子的小个子民工。

这家伙是个标准的民工,大概三十多岁年纪,又瘦又小,满头稻草一样的乱发,一身半旧的迷彩服,背着一个大大的编织袋,估计里面装着被子之类的东西。他显然很兴奋,小眼睛里闪烁着惊喜的贼光“我认识你!”他瞪着我咧嘴笑,小胡子下露出一口娇嫩的黄牙“哥,我认识你!”

“你是、、、、、、”我有些疑惑,眼前这家伙分明有点眼熟,可我又实在想不起来什么时候认识这么一号人物,我平时基本上不和他们这个群体打交道的。难道是前些年装修房子雇佣过的工人?

“你不记得了?哥!是我呀!”他见我一脸茫然也不生气,神气活现连说带比划“我是、、、、、、咳!你好好想想,哥,那年,十六、十七、、、、、、十八年前,对!就是十八年前,在河南,卷烟厂!你!我!想起来了吗?”

“卷烟厂?、、、、、、”我疑惑的看着他糊着眼屎的小眼睛使劲地回忆。往事如烟,一幕幕掠过脑海。烟厂,没错,我生活奋斗过的地方。当年我就是带着不甘和对未来自由的向往而离开了那里。那些幽暗的岁月,天马行空的生涯啊!“十八年前、、、、、、”应该是我刚刚进厂子的时候,年少轻狂的蹉跎岁月、、、、、、机器轰鸣的车间,胡子,胡子死了、、、、嗯?我靠!我终于想起来了,这家伙分明就是当年被我吓个半死的那小赤佬!没错,就是他!我认得这张神经质的小白脸!还他妈居然留了一撇鲁迅一样的小胡子!

“哦、、、、、、是你啊”我不禁大为尴尬,有些手足无措。

这小赤佬似乎对我的慌乱丝毫不以为意,得意的挑了挑眉毛,掏出了一包劣质卷烟抽出一根递给我“没想到这么多年还能遇到你!哥,咱俩真有缘分!”

“我和你妹有缘分!”我咬牙心道,同时推让着他递过来的烟“候车室不让抽!”

“没事,那边有吸烟室,走,哥,咱俩好好聊聊,这些年你咋过的?”小赤佬热情的扯着我的衣袖往吸烟室走,我无奈只好跟了过去。吸烟室不大,里面挤满了人,烟雾缭绕。小赤佬叼着烟蹲在吸烟室门口,一脚门里一脚门外,竟然又摆出了当年的那个销魂的姿势,看的我心里说不出来的别扭。

“十八年了啊,时间过的真快!”小赤佬嘬着牙花子感慨着“哥,你还在厂里吗?”

“哦,我很早以前就离开那里了”我漫不经心的敷衍着,心里想着怎么尽快结束这会谈,实在是不舒服。

“离开好、离开好”小赤佬点着头“我也很早就离开了”

我心说我他妈知道你很早就离开了!你比我还早,你是被我吓跑的!

“哥,你结婚了吧?”

“嗯!结了,有个女儿”

“我也结了,家里三娃娃了,一男两女”小赤佬有点顾左右而言他,转头扫了扫吸烟室里吞云吐雾的烟客们,又抬头看了看我欲言又止,气氛陷入沉默和尴尬中。

过了一会,小赤佬又道“这个、、、、、、咳!哥,这些年、、、、、、你没事吧?”

“嗯,没事”我说。心想这小赤佬什么意思?我当然没事了。

小赤佬鬼头鬼脑的看了看四周,忽然凑近了我,压低声音道“不是哥,我的意思是,这些年你真的没事吧?”

他这神态让我很讨厌,我稍稍把身体向后靠了靠“真没事!”

“哦,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小赤佬脸上的表情明显的不相信,眼神飘忽。我不知道这小赤佬是什么意思,很显然,这家伙对当年的事还耿耿于怀。“哥,我是说,当年胡哥、、、、、、”小赤佬忽然又压低了声音,有点吞吞吐吐,但一双糊满眼屎的小眼睛却炯炯有神的盯着我。

我心说来了!就知道你小子记着我的仇呢,都过去这么多年了,要不是今天遇到,你能把我怎么样?既然遇到了,我就给你赔个不是呗,毕竟当年也算是我不对。

一咬牙我打断他道“兄弟,当年的事是我不对,对不起了,那时候年轻,其实这么多年来我心里、、、、、、”

“不是,哥!我不是这意思”小赤佬忽然着急了起来,摇着手臂“哥,对不起,当年我年纪小胆子也小,所以我就走了,其实我应该告诉你的,跟你说了再走、、、、、、”小赤佬忽然有点唯唯诺诺了起来,语无伦次的说着“我要是跟你说了我也就安心了,不过今天看到你没事,我也放心、、、、、、”

我听着小赤佬的胡言乱语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这家伙不会是当年被我吓傻了吧?这么多年了还没有恢复?这要真是这样,那我的罪过可大了。“对不起兄弟”我怜悯的看着小赤佬,语气也真诚了起来“当年是我错了,我不该吓你”

“不是,哥,我说的不是这个,你真不知道?这些年真没事?”小赤佬疑惑的看着我。

又是这句话!我不知道他什么意思,几次三番问我有没有事,他的神经明显不正常。内疚感浮上我的心头,叹了一口气,我也拿出烟来给了他一支“对不起,当年我没有想到你的胆子那么小、、、、、、”

“其实我胆子不小啊哥”小赤佬的眼神清澈又明亮,确实不像是个神经病人“你真不知道?”

“知道什么?”我也有点疑惑,

“唉!”小赤佬叹着气,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忽然他从口袋里拿出了车票看了看“算了,不知道就不知道吧,我快该上车了,哥,再见!”小赤佬掐灭了烟头站起身来。

“你、、、、、、”我被他弄的一头雾水。

他快步走出几步又犹豫的站住了,然后又好像做出了什么决定似的突然转身走向我“哥,我还是和你说了吧,要不我心里不得劲!”

“你想说什么?”

小赤佬定定的看着我“哥,俺家是农村的,我从小不说谎,我跟你说的都是真的!”他眼神里忽然透漏出来一丝恐惧,语气急促“哥,你知道吗?我从小就和别人不一样,我能看见一些东西,别人都看不见,就我能看见!真的,我们老乡们都知道我能看见那东西,所以当年那天就推举我去给胡哥守夜,他们都害怕,不敢去。结果那天晚上你也去了,我看见、我看见、、、、、、”

“什么?!”我心里的震惊简直无以复加“你看见了什么?!”

“我看见、我看见胡哥就趴在你的背上,你背着他冲了出去,他的两手死死的抓着你的肩膀、、、、、、哥,我都跟你说了,我该上车了,我走了。”小赤佬飞快的说完转身逃也似的跑向进站口,留下了呆若木鸡的我。

好像有一桶冰水突然从头浇下,我整个人似乎都被冻住了,心里无限的恐惧和寒意升腾起来,在这个熙熙攘攘人来人往的候车室里,我浑身汗毛倒竖,冷汗琳琳。肩膀忽然疼了起来,似有千斤的重量压了下来,我咬着牙拼尽了力气也挪不动双腿。足足过了五分钟,我深深吸了一口气,气沉丹田艰难地抬起手臂指着人头攒动的进站口歇斯底里的大吼“小赤佬!我操你妈!”候车室里一片哗然,人们像看怪物一样的看着我、、、、、、

(完)

——————————————————

观自在菩萨 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 照见五蕴皆空 度一切苦厄

舍利子 色不异空 空不异色 色即是空 空即是色 受想行识 亦复如是 舍利子 是诸法空相 不生不灭 不垢不净 不增不减 是故空中无色 无受想行识 无眼耳鼻舌身意 无色声香味触法 无眼界 乃至无 识界 无无明 亦无无明尽 乃至无老死 亦无老死尽 无苦集灭道 无智亦无得 以无所得故 菩提萨陲 依般若波罗蜜多故 心无 碍 无  故 无有恐怖 远离颠倒梦想 究竟涅盘 三世诸佛 依般若波罗蜜多故 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故知般若波罗蜜多 是大神咒 是大明咒 是无上咒 是无等等咒 能除一切苦 真实不虚 故说般若波罗蜜多咒 即说咒曰 揭谛 谛 波罗揭谛 波罗僧揭谛 菩提娑婆诃

本文标签:

审核:玉面郎君
关于短篇恐怖小说《恶作剧》的编辑点评:

暂无编辑点评


您也许感兴趣的
该周最热小说
小说新作速递
会员评论

暂无会员评论。

新澳博网络文学网站提供各类网络文学作品、新澳博在线阅读。杨柳岸网络文学版权所有,未经本站或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由提供技术支持。 杨柳岸网络文学竭诚为广大文学爱好者、网络写手提供优质的原创文学创作平台!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ncfl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