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澳博>>散文>> 打河虾子

打河虾子

作者:陈士彬发表于:2017-11-16 20:02:59  短篇叙事散文关注度:杨柳岸网络文学为您统计中..

新澳博:如果拉车的是你,上有爹和妈,下有妻和娃,一不小心打个滑,你能给家人留点啥?也许你是别人眼里的草,但你却是家人的天,作为一个男人,要活出担当。作为一个女人,要活出责任。男人累了,那是因为背后沒有助推的女人。女人累了,那是因为没有拉车的男人。父母累了,那是因为没有了能担当的儿女。孩子累了,那是因为没有了该像个家的家。所以你活着,不要让自己太轻松,因为他们需要你的真实存在,而不仅仅是一个称呼而已。别觉得自己活得苦,活得累,活得委屈,其实每个人活得都不容易。只不过别人的难处,别人的辛苦,你没有看到罢了。累就对了,舒坦是留给死人的;苦就对了,谁不是在苦中作乐品尝幸福。所以活着就有疲惫,就有汗水,就要奋斗,就要折腾,就要历经风雨,就要担起肩上的责任!请记住人生中的,三好【男人三大责任】让父母骄傲,让自己的妻子幸福,保持高贵的灵魂【女人三大责任】激励自己的丈夫,让他飞翔照顾好他的家族做气质非凡,独一无二的自己【父母三大责任】成为孩子的榜样,帮孩子建立强大 内在力量和外在习惯,帮孩子实现梦想三样东西毁掉一个人:怒气、傲气、小气三样东西永不放弃:童真、理想、希望三样东西最无常:成功、财富、机遇三样东西最无价:健康、善良、真情三样东西成就人:天时、地利、人和三样东西要珍惜:父母、家庭、健康三样东西助成功:目标、方法、改进三样东西交朋友:诚信、热情、互助三样东西把握好:机会、工作、婚姻三样东西得快乐:知足常乐、助人为乐、自得其乐如果有一天,生你养你的两个人走了

河的源头,从山那边走来,延续数千年缓慢的时间流动,绕过村庄,亲吻过菜囿、水稻田,掩映过河岸上的榕树、杨柳、乌桕,还有白鹭低飞的倒影。与大地上的河水遇见,是一种缘分。

春水的细腻,夏水的浮躁,秋水的稳重,冬水的冷静,丰富了水的内涵,使河流的外延不断扩散。水占人重百分之七十的,当然与与人有着千丝万缕联系,好比逝去的时间流入无限空间的重复,时空就在这里时断时续发出一长串的吼响,完全在呼喊我们。

前几天,我回到老家,吃到鲜美可口的河虾子,令我不得不想起往事。

温州一句俚语:一斤河虾子三两货,屋内阿婶不买心不过。寓意深长,来赞河虾子美味。

河虾子,不是河虾之子,而是一种体积最小的淡水动物之一,形如豆腐渣。无法考查哪个朝代伊始,到了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后,因水质受污染,就无人问津了。但给那个年代走来的人,留下祖祖辈辈划着小船慢悠悠地极力挣扎河面上的幻影,忽明忽暗地浮现。

两根竹竿捆绑成八字型紧架在小舟头上,门口宽二三米许,拖着长约十四五米的用植麻编织成细小的网眼的网袋,宛如正月殿宇里舞白龙的姿态,笨重与粗陋。

凡是新虾子网,往往在镬里炖煮几分钟,同时加入杨梅树根等,熬出汁液,使其光滑富有弹性,颜色变灰白接近水色。既使用旧了,年复年,也要在煮沸一下再用。渔民如此护养它,好像有点相互依存之味。倒不如说,山是水的故事,风是云的寄托而已。

船尾搭建小小的弓形蓬布,便于避雨,夜间打个盹。老实说,在苍穹下,好比周作人笔下的《乌蓬船》里所描摩的能给以美感的意境,也有着霄壤之别的,乃是河虾子的船载满了困顿与希望。

河虾子生长期在农历冬末春初,生命很短暂的。那时的冬末的夜晚,格外冷,格外静,格外清新。天空中飕飕地刮起寒风,如一把刀割着人的脸,平静的河面渐渐地荡漾涟漪,时而激起一层一层波浪。  平时生活在中间层的河虾子,顿时活跃起来,接而一块一块仿佛乌云似的飘浮在水面,游晃着。不过,无风却发暧之夜也会有个别虾子群在游荡。此时,村里几户人家松开小船搁浅网袋迎风而上,哼唱“开船”的号子,算得上是一首渔歌晚唱的绝好,甚是一幅以水为韵以黑夜为骨的《寒钓》的丹青水墨。眼前的情景,在他们心中,只是生活,只是辛苦的行业。去克服网袋吃着水的阻碍,每前进一步都付出牛劲马力,这就是他们勤劳致富的意志所在。虽然顶着北风萧瑟,但他们也能汗水涔涔。

若你是一位打河虾子的新手,抑或不了解此段直河彼段弯河里的虾子旺发期,尽管你打了一个夜晚也许徒劳,一无所获。若是你有经验的渔夫,一个晚上忙碌不绝,要么探寻虾子的群体,要么在捕捉,要么躺在蓬下喝些生米藏放热水瓶焖糊的稀粥来解渴,或啃啃米馍,或抽根烟,或仰望月色,或吮吸河的香味。

河上,只有作楫声,没有渔灯点点青,不像宋-柳永《安公子》词中的“遥指渔灯一点”的闲情逸致,更不像“烟浪溅篷寒不睡,更将枯蚌点渔灯”的那样思绪万千绕心头。不点灯,如同现在夜间开车时箱内不开灯避免反光,借着淡淡的河光,一条划过一条河。

倘若小船显得沉重难上,那就停留而捞上网尾的布袋,抖几下,滑落一块球体形的河虾子,湿淋淋的洋溢出一股鱼腥味。在夜色下,还依稀可见夹杂着许多细细的银鱼,磷光闪烁。这时节水清,河虾子又嫩又白,令人最爱。打到天亮,最多有十来斤,按当时价格划算值六七块钱,相当于一个礼拜的白天在队里干活的分红了。

春夜里,蛙鸣河更幽,空气清香。雨水充沛,从山岗,从田沟汇聚积水到河流,有大量微生物、蛙籽和虫籽絮殖,显然,捕获到河虾子,颜色变浅红了,老粗而杂物多,产量虽高,但卖相与口味和冬天相比略低一筹了。

有时,遇见一场大风大雨,河面泛起大泡泡,劈头盖脸往头上砸,也还要继续前行。因为也许此时此处河虾子正旺发时,也许小船在河中央难寻安身之地,再言乡野的河流是一片茫茫苍苍,上无片瓦下无寸土,唯一的是躲避在石桥下。披上棕衣戴笠也无济其事,分不清身上哪滴是雨哪滴是汗。

曾记得,我母亲用鸡蛋菜干搅拌河虾子,捣成虾子丸,放少许姜片酒料,红烧,其味美极了。替生产队修补木船的老司,窜千家挨万户,品味众家的菜肴,可连连称赞我母亲的烧制的河虾子香甜而爽口。

想起昔日的河虾子确实好吃,我嘴馋吗?我追忆?近来到市场买了褐红色的河虾子,回不到旧时的味觉。我问,是今天河水质量关系?还是舌尖上的味蕾发生异变?

是的,以前温州有一句褒义的俗语:想吃河虾子,不管花被单。这典故说的是过去有一位渔民娶来一名城里姑娘,但她早闻河虾子烧咸菜或炒鲜芥菜梗是极好的家常菜。她想尝尝河虾子的味道,催丈夫去打河虾子。可丈夫一时弄不到破被单,而新娘子一听便跑到家里把嫁妆中的一条崭新花被单剪断拿给丈夫当虾子网使用。

而今,吃河虾子的,不只是成为回忆与回味;有机会的话,你也可以去体验一下打河虾子!

本文标签:

审核:bigyao精华:bigyao今日关注:bigyao
关于短篇叙事散文《打河虾子》的编辑点评:

浓浓的童年的味道和故乡的味道。

——bigyao
您也许感兴趣的
该周最热散文
散文新作速递
会员评论

暂无会员评论。

新澳博网络文学网站提供各类网络文学作品、新澳博在线阅读。杨柳岸网络文学版权所有,未经本站或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由提供技术支持。 杨柳岸网络文学竭诚为广大文学爱好者、网络写手提供优质的原创文学创作平台!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ncfl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