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澳博>>小说>> 听房的故事

听房的故事

作者:立马中原发表于:2017-11-20 08:35:11  短篇生活小说关注度:杨柳岸网络文学为您统计中..

新澳博:世上从没有被命运抛弃的人,只有被命运捆住手脚的人  1、卢沟晓月天犹寒,山河惨淡夜黯然。葱葱松柏含仇长,郁郁鲜花带泪生。冲冠一怒长啸天,重整河山换新颜。又是抗战胜利纪念日,一杯浊酒祭青天。共勉!  2、小时候,黑白在眼里都是彩色,长大了,彩色在眼里都是黑白。朋友生活是彩色的,愿百忙中的你能抽出闲暇找回小时候单纯的快乐,幸福的生活!  3、朋友是一支拐杖,握住了拐杖你就握住了方向;朋友是一支拐杖,丢失了拐杖,你就失去了依靠;朋友是一支拐杖,运用好了拐杖,你就获得了力量。  4、夜深人静的时候,仰望天空对自己说声对不起,这些年来,委屈了自己,加油,停止哭泣的心,忍住痛,没有什么是跨不过去的,熬过去就好了!  5、兄弟三人心相连,一起去把巨木搬!不怕苦来不怕累,就怕兄弟不给力!兄弟只要一条心,千斤也可只手提!只身在外勿忘我,兄弟今生祝福你!  6、一方有难,两手相助,三人之行,四海为家,五合六聚,七日来复,八拜之交,久久不忘,兄弟情谊,铬记于心。  7、小时候摔跤,总要看周围有没有人,有就哭,没有就爬起来;长大后,遇到不开心的事,也要看周围有没有人,有就爬起来,没有就哭。  8、小时候一颗糖就能吃得高兴一整天,长大后一顿山珍海味也吃不出高兴的心情,想想是心态的问题,愿你一直保持童心知足且快乐!  9、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欲说还休。成年有泪不轻弹,万事开头难,只要努力干,逆境必好转,直达终点站。  10、人生当如此:坚定不移但不固执,对人忍让但不软弱,为人活泼但不轻浮,做事谨慎但不胆小,凡事勇敢但不鲁莽,拥有自信但不自负。愿你人生辉煌!  11、小时候,一个雪糕能交到一个朋友。长大了,山珍海味也许见不到人心。朋友,我要你仍旧相信那些老掉牙的字眼,美好,信任,坚强,尊严,好朋友!  12、小时候的陌生人玩一玩就成了玩伴好友,长大了的朋友却总是伴随着猜忌隔膜,知己好友可遇不可求。朋友,愿你用真心相待,好好珍惜,莫错过!  13、想拥抱梦想,它却在遥不可及的地方。想拥抱回忆,它却化成小鸟在臂膀间飞走。人总是在太阳下追寻梦想,却在灯火阑珊处追忆往昔。  14、最难开的门,是心门;难走的路,是心路;最难识的,是人心!大海深度可测,人的心灵却无底,相识容易相处难,做事容易知心难!愿珍惜,把幸福抓牢!  15、累了,躺下就能进入梦乡,渴了,随时就能一饮痛快,饿了,可以没有顾忌的吃,工作稳定,家庭安定,处事淡定。祝福你无忧无虑的简单幸福生活。  16、人,小时候简单,长大了复杂;穷时简单,变阔了复杂;落魄时简单,得势了复杂;君子简单,小人复杂;愿你简单一点,开心多一点,幸福多一点。  17、成长就是你一个人,踉踉跄跄的受伤,跌跌撞撞的坚强。  18、小时候,鹅是嘴里的诗。长大了,鹅是嘴里的菜。童年是多彩的梦,现实是多彩的生活。人不能没有梦,更不能没有生活,愿你我都能如梦快乐生活!  19、坎坷在友谊面前根本就不值一提,因为朋友多路好走;困难在朋友面前根本不是问题,因为三人行必有我师;所以要相信朋友,珍惜友谊哦!  20、世上从没有被命运抛弃的人,只有被命运捆住手脚的人。世界正在奖励早起的人

前几天老战友生拉硬拽把我拉进一个战友群,几十年没见面的老家伙们居然还记得彼此,开始一番热情寒暄问候之后,后来慢慢就趋于平淡,群里天天就是聊闲话/传视频/转图片/送鸡汤,多多少少感到有些乏味。

那天,不知不觉聊到在部队里的一些趣事,很多人都从潜水中冒出头来参与,七嘴八舌海阔天空的聊的很火热。聊到高兴处,我冷不丁发了句话上去:哥哥们,还记得当年听房吗?

群里一下子更热闹了,好几个人都说:你小子还记得这茬啊?哈哈哈!

现在的人们可能无法理解“听房”这种行为,感觉非常荒唐可笑,甚至还会认为是素质低劣人品出了问题,但在我们那个年代那个环境下,却被视为很正常的事情。所以,下面的这些事,请你千万不要用当下的道德标准去衡量,也不要用现在的物资条件去生搬硬套。那个时候,法律还仅仅是个很新颖的名词,没有手机/没有电脑,没有微信/没有陌陌,没有快播/没有光碟,甚至电视也不常看,而且到十一点多以后,就再没有一个台可以看了。

我刚到部队时,团里的大营房刚刚开始建,我们连暂时住在县水泥厂的大院子里。水泥厂很大,但工人却不太多,一共也就一百来人,跟我们一个连人数差不多,房子倒不错,都是清一色的砖瓦房。

我们就和水泥厂的工人们同住在一个大院子里,不过,我们住在院子南边,他们住在院子的北面,中间一条很宽的大道隔开。时间长了,当兵的和厂里的工人互相都比较熟识起来,但来往不太多,部队有纪律,和老百姓不能走的太近乎,要保持一定的距离。

我当兵时才十七岁,那个时候的十七岁和现在的十七岁可不一样,我十七岁那时知晓的男女间的那些事,恐怕连现在七岁的小朋友都不如,成天迷迷瞪瞪懵懵懂懂的,完全是一个如假包换的生瓜蛋子。

但我是生瓜蛋子不代表连里其他人也都是生瓜蛋子,那些和我同龄或者比我稍大,特别是一些老兵们,一个个完全是熟透了的大西瓜,在两性问题这方面,如果把我比作刚入校门的小学生,他们则都是学有所成的高中生或者大学生。

部队里曾经流传一句话:当兵三年,老母猪赛貂蝉。水泥厂里虽然也有一些女人可以看到,但靓丽出众的没几个,而且都是罗敷有夫徐娘半老,所以,这帮当兵的虽然没有饥渴到看见母猪也直眼瞪眼的程度,但仅仅是视觉上的半饱远远满足不了内心的骚动和渴求。除了日常操练和学习专业技能,剩下的就是怎么来打发余下的无聊时间。白天还好过,晚上似乎更加难熬,正应了星爷电影里的一句台词:“长夜漫漫,无心睡眠”,寂寞的夜晚里,有的是备受煎熬度日如年的人们。

我那时被分到了报话班,隔壁是报务班,也就是电台班(后来我也抽去电台班)了,当时连里住的很分散,报话班和报务班住在一排房子里,中间隔了一堵未到顶的矮墙,离连部有点远。熄灯号一吹,一帮家伙们就在被窝里开始吹牛,不管开始吹的是什么话题,反正时间不长,不知不觉就会很自然地转到女人这个话题上来。有对象的谈和对象之间的一些亲热往事,没对象的就扯些亲历的 或者听来的在学校里和女同学的种种恋爱故事,聊的最多的就是远远近近的男女间的千奇百怪的香艳事。

在这方面,我是个彻彻底底一贫如洗的穷光蛋,所以我根本没资格参与这样的“夜话”讨论,只能竖着耳朵做旁听,连插句嘴都不敢。

那个冬天的某个晚上,几个家伙聊到了水泥厂的谁今天结婚,说他老婆奶子可真够大的,走路都直打颤,看着实在是眼馋人。还说今晚上肯定跑不了是一场凶杀恶战,聊着聊着,我们班长一个内蒙古的老兵一骨碌从床上坐起来,对他身边的几个人说:“起来,走!咱去听他房,你们敢不敢?”

几个人迟疑了一下,也就迟疑了几秒钟,很快就统一了思想,几个人以紧急集合的速度穿好衣服,蹑手蹑脚的鱼贯出了门。

不到半个小时,一个个又悄没声的回来了,进来后钻被窝就睡,全没有预想中的激动和亢奋,一个个都一声不吭,炕上等着听故事的忍不住追问,班长没好气的说:听个蛋!被人发现了,今晚TM丢人丢到家了,都别说了,睡觉!

看来是出师不利。

第二天才知道,原来几个人溜到结婚那家窗台前时,屋里已经灭了灯,听了一会也没听到有什么大动静,有个人把耳朵使劲朝窗子上凑时,不小心咳嗽了一嗓子,屋里男人警觉了,悄悄起来开了房门,拿手电筒一照,几个正听得专心致志 的全都傻了眼。

那男人也没发脾气,只是不咸不淡说了一句:结个婚,晚上还劳你们当兵的给我站岗放哨,真是太辛苦了!

这一场出师不利,并没有让这帮人从此偃旗息鼓,相反更加激起了一个个将听房进行到底的顽强斗志。通过不断的总结经验汲取教训,特别是隔壁赵台长的加入,听房小分队更是如虎添翼无往而不利,后面的听房大多都是满载而归。

赵台长属于排级干部,三十出头,前两年刚结的婚,不愧是个过来人,加上以前在老家就有听房的光辉经历,对听房这一套可以说是轻车熟路,完全称得上是大师级别。

他总结出的理论也是一套一套的,比如下雨天不能听,因为雨滴在身上的声音和落在地上会不一样,下雪 天不能听,因为走路会有响声,有月亮的晚上不能听,因为容易被发现,甚至家有小孩的该什么时候去听,没有小孩的又该什么时候去听,讲起来头头是道天花乱坠,让一帮人佩服的五体投地。

不仅如此,赵台长还对整个水泥厂全体员工做了个深入细致的调查,把听房的范围进行了进一步的细化,比如新婚燕尔的自不必说,常年在外面跑销售的男人回来,肯定晚上有活动,谁家女人从娘家回来,晚上肯定也不会闲着等等等等,都尽量做到了如指掌。

这一套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的战略战术,就是用在战场上也是战无不胜,何况用在区区听房上。只是苦了我们这一帮做忠实听众的,每次得胜回来,总是免不了绘声绘色的故事回放,让满屋子的一个个都跟打了鸡血一般,连我这生瓜蛋子也听得瞌睡跑的远在十万八千里之外。

现在想起来,这帮家伙们听来听去也没有听出什么惊世骇俗的奇闻妙事出来,无非就是谁家男人床上刚猛时间长,他们称之为“不倒翁”,谁家男人床上差强人意时间短,他们称之为“快枪手”。女人们多是从声音语言上来区别,能叫床的称作“高音大喇叭”,一声不响的称作“闷葫芦”。除了这些,也并没有什么过于刺激过于特别之处,而且北方房子的窗户都挺大,冬天用个棉被似的厚帘子遮挡的严严实实,除了能听到一点声音外,连一线春光也窥探不到。

但仅仅这些就似乎有一种无法抗拒的魔力,让这帮人欲罢不能乐此不疲。 

后来,包括我在内的那些忠实的事后听众们,听他们回来说故事的时间长了,也渐渐有了听觉疲劳感,不再像一开始那样听得心醉神迷金枪不倒。而且,我对这帮家伙们也越来越感到费解,也从未参加过一次听房行动。

要说其中真正能称得上香艳的,可能就是厂里那个小陈结婚的那一次。

小陈是水泥厂工人,长的牛高马大五大三粗的,新媳妇是个山沟子里的女孩子,长的还算水灵,就是跟小陈一比显得有些小巧。

晚上吃过饭,已经见过新媳妇的这帮家伙们就在一起小声议论,蠢蠢欲动的准备晚上好好探听一番,这对看上去体型反差有些大的新人,晚上的床上该会上演一幅怎样的厮杀搏斗场景?

那晚,等一切都安静下来之后,这帮家伙们照例游鱼般陆陆续续溜到了新人的窗前。果然不虚此行,没一会房间里亮着的灯就灭了,里面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脱衣声,接着就听见新媳妇的失声惊叫,再接着就是小陈如牛般的喘息。

但紧接下来听到的却不同于以往,小陈吭吭哧哧一番后,声音颤抖的问:咦!怎么进不去?小媳妇也没吱声,小陈问了好几遍,才听到新媳妇羞羞答答的说:我怎么知道?你那东西是不是太大了?

窗台下的几个人听得耳朵都直愣愣的竖起来。外面几个人急得心急火燎的,屋子里面的小陈折腾半天却不得破门而入,只听小陈喘着粗气,气急败坏的骂了一句:咋回事啊,你奶奶的不成是个石女?

新媳妇跟着狠声抢白一句:放你娘的屁!你娘才是石女,别碰我,我到那头睡!

房里紧接着没了动静,准备美滋滋大听一场的几个人不甘心,又猫腰听了一会,直到里面小陈打起呼噜,几个人才怏怏而回。

第二晚,几个意犹未尽的家伙们又出动了,只说一场重头大戏今晚肯定要上演,没想到却是高兴而来铩羽而归,好戏没有欣赏到,却被新媳妇泼了一大盆洗脚水,几个人落汤鸡似的溜回来,依然对小陈床上的不得其法操碎了心。

没过几天,我调到了电台班,跟着又去师部集训队参加了半年多的培训。小陈后来是怎么进入桃花源的不得而知,我从集训队回来时,新媳妇已经骄傲的挺起了大肚子。

那一帮爱听房的依然是兴趣不减。

到了后来,这帮人听房的范围又扩展到部队内部,哪个干部的家属来连里探亲了,谁的媳妇过来探望啊,包括对象来部队停留几天,也一定要过去听上一把,甚至连长都不肯放过。

我们连长是个七几年的老兵,比鬼都精,对这帮家伙听房的事迹早有耳闻,不过他人好,对这事一直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装着不知道。

连长老婆来部队那晚,几个人屏气凝神的溜到了窗台下准备听戏,没想到连长早听到了动静,笑哈哈地打开窗子说:真服了你们这帮狗曰的们,有什么好听的,撑死耳朵饿死屌的,来,要听进来听!

几个人都恨不得多长出两条腿来。

后来真的听出了事。

我们电台班有两个台长,一个是听房小分队的主力——赵台长,一个是书生气很浓的董台长。董台长家是河北黄骅的,头一年刚回老家结的婚,据说老婆是个在校的大学生,因为董台长年龄偏大,才不得不破例以一个还在上学的学生身份和董台长结的婚。

那天,董台长的老婆放假来部队小住几天,不幸被这帮家伙们锁定为听房目标。董台长的老婆人不算多漂亮,只是身材不错,气质很好,看着让人感觉很文静典雅。

董台长老婆来的那天晚上,爱听房的几个人早早地就溜到了窗下,听见里面的两口子熄灯上了床,上去就想开车的董台长当晚竟然忘记准备好安全装备,他老婆怕怀孕,极力阻止不让老公开车。董台长低声下气的软磨硬泡了一番之后,他老婆才勉强同意,一再叮嘱开车可以,千万不要身寸在里面。

紧接着里面的小铁床被摇晃的吱吱呀呀一阵乱响,外面的几个人直听得心旌摇动魂飞天外。

董台长这趟车跑的是个短途,没一会就熄了火,外面几个听得意犹未尽的家伙们正感觉有些遗憾时,听见董台长老婆在里面惊叫一声:哎呀,你怎么身寸到里面了?你不是说好不会的吗?

董台长喘着气支支吾吾的说:半年多没碰你了,到了关键时刻,没。。。没憋住!

他老婆低低的埋怨:怎么办啊?我还在上学,万一怀孕了,在学校里多丢人啊!都怪你!都怪你!你快想想办法呀。

坏菜就坏菜在外面听得正起劲的赵台长,这个时候竟然也没能憋住,居然不合时宜的笑场了,噗嗤一声笑出声来,笑完又赶忙捂住了自己嘴。

这沧海一声笑显然被里面的人听见了,董台长老婆紧跟着叫起来:谁?怎么外面有人?

董台长也喝问一声:谁?是哪个忘八蛋!房间里的灯亮了,董台长也起来了,几个人赶忙一溜烟的做鸟兽散。

几个人都跑回去睡觉了,没想到那边董台长和他老婆却是彻夜未眠。他老婆是个文化人,脸皮子特别的薄,感觉今晚被人听房是一件无法容忍的奇耻大辱。一整夜哭哭啼啼的跟董台长吵闹个没完没了,要董台长找连里反映,一定要查出听房的人是谁,还准备天一亮就走,再也不想在这里住一个晚上了。

董台长劝他老婆消消气,说这事其实也很正常,不算什么大事。

他老婆却不依不饶,说这是侵犯个人隐私,是非常不道德的可耻行为。

董台长辩不过他老婆,只好低声细语地去哄她。

董台长哄了一夜也没把老婆哄好,第二天一早,董台长苦留不住,他老婆鼻子一把眼泪一把的红肿着双眼提着小包走了,董台长闷闷不乐却也没对这件事去深究。

不过,这事却没算完,我们连长不知从那个渠道知道了这件事,平时不怎么发脾气的他,那天勃然大怒,风风火火的让通讯员把平日爱听房的几个人都叫到了连部,曰爹屮娘的把一个个骂的狗血淋头,被骂的最厉害的是赵台长,说他身为一个干部,还是个有老婆孩子的人,也不是不知道那种事是怎么样一回子事,有什么好听的?你跟一帮连洞都不知道在哪里的光棍们瞎起的什么几把哄?直骂的赵台长像只小瘟鸡似的,连头都不敢抬。

最后,连长看看面前垂头耷脑的一个个说:你们不是晚上睡不着吗?那好,从今晚开始,连里夜间站岗值勤就交给你们几个了,先给我站上半个月再说,让我抓住你们有岗哨上睡觉的,我扒你们一层皮!

这一下终于把听房的几个人彻底治好了,一个个后面再也不敢出去溜墙根蹲窗台了。

不过,时间不长我们连搬进了新建成的大营房,一个团都在一个大院子里,住的统统都是楼房,就是想听房,也再没机会了。

【完】

说句故事外的,这也是真人真事。

以前在我们小镇街上时,我们住的那个大院子里的一个也没开窍的小哥们,有天晚上无意间听到隔壁两口子在床上做体操运动,男的不知是老毛病还是偶尔的伤风感冒,正忙得四脚朝天时,突然咳嗽起来。咳嗽就咳嗽呗,他下面的兄弟也不争气的跟着想偷把懒,软了不说,竟然还耍起滑头从工作岗位上溜了出来。

这让已经升天升到半空中又陡然跌落下来的女主人大为光火,一巴掌打在男人屁股上:真没用,一咳就掉,下次想咳嗽憋住!

后来,“一咳就掉”就成了街上的一句典故。

——2017年11月18日于郑州
审核:陈士彬推荐:陈士彬
关于短篇生活小说《听房的故事》的编辑点评:

暂无编辑点评


您也许感兴趣的
该周最热小说
小说新作速递
会员评论
回复评论
立马中原〗对原创文学作品生活小说《听房的故事》发表评论    评论于2017-11-20 20:07:05

谢谢推荐的编辑朋友,谢谢欣赏阅读的各位朋友,谢谢朋友们,你们的关爱是作者最大的动力。

新澳博网络文学网站提供各类网络文学作品、新澳博在线阅读。杨柳岸网络文学版权所有,未经本站或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由提供技术支持。 杨柳岸网络文学竭诚为广大文学爱好者、网络写手提供优质的原创文学创作平台!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ncfl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