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澳博>>小说>> 过去的故事

过去的故事

作者:立马中原发表于:2017-11-20 19:59:32  短篇生活小说关注度:杨柳岸网络文学为您统计中..

新澳博:越王勾践世家读书笔记  越国的历史上,勾践是一枝独秀。在他之前寂寂,之后寥寥,除了偏僻,落后及与中原地区风俗习惯不同以外,也没什么可说的。  勾践的父亲与吴王阖闾结了仇,两国之间互相攻伐。在勾践刚当上越王的那一年,吴王阖闾大概是想趁他初立,政治地位还不很稳当的时候攻打越国,谁知勾践却出其不意地采用了一种特别的阵势------派若干死士冲到吴国的阵前,大声喊叫着自刎而死,使得从未见过这种阵势的吴军一下子目瞪口呆,被越军趁势打了个大败,阖闾还被射了一箭,因而一命呜呼。(这一定是历史上最早的自杀式攻击,现在被若干国家稍加变化而广泛使用。)  取得了胜利的勾践一定是兴奋而骄傲的。所以当三年后,他得知夫差想要为父亲报一箭之仇时,他没有听从范蠡的规劝,而自以为是地抢先采取了行动。在那场着名的战事之后,越王勾践成为了亡国之奴。  接下来的卧薪尝胆的故事大家都知道。勾践从一个骄横、任性的君主一下子转变成了委屈求全、礼贤下士,与百姓同甘共苦的贤明君主,在范蠡、文种的扶持下,辛苦惨淡、勤奋不懈地努力了二十二年,终于打败了不听忠心耿耿的伍子胥苦心劝谏的夫差,一雪了会稽之耻,还一跃而成了强国。我想,司马迁也是觉得在那个君权至上,君主没有任何约束的时代里,勾践能够做到这样,已经相当不错了,所以在本篇记载里,并没有过多的宣扬勾践的那些阴暗心肠,只是略略地点出了他赐文种自杀的猜忌。  还是范蠡认清了勾践的真面目,他知道勾践是只能共患难,不能共富贵的人。于是他果断地弃官而逃,先是跑到了齐国,在海边努力耕作,没多久就成了大富翁。这下子又冒了尖,齐国请他去做了国相。可他散尽家财,再次落跑了!跑到了陶地,没过多久,又成了后人皆知的大富翁陶朱公。哎,做官时位及人臣,经商时富甲天下,又能善谋划,知人心,懂进退,范蠡真个人中龙凤,世所稀有!  只是有一件事情不是很明白,就是范蠡与西施的故事。有许多传说,说是西施本就是范蠡寻来的,当时两人就有了情愫,可是为了国家复兴大事,只得忍痛割爱,将西施送到了夫差那里。等到吴国大败,夫差身死,范蠡抢在了同样垂涎于西施美貌的勾践的前头,携了西施,泛舟湖上,过着神仙眷侣的逍遥日子。  这个故事美则美矣,可是其真实性却很值得怀疑。范蠡辅助勾践复国,历时二十二年,其间殚精竭虑,劳心劳力,未必有闲情逸致来谈情说爱,此其一。再者,书里明明记载,他逃离了越国之后,和儿子们合力治理产业,说明他在西施迷惑吴王的时间里,早已成家生子,有着美满的家庭了,此其二。  传说终归只是传说。也许是后人敬重西施与范蠡都是忠心为国之人,希望他们有一个美好而圆满的结局,而附会出了这么一个故事。越王勾践世家读书笔记(二)  卧薪尝胆的故事,使我从小就记住了勾践这个名字。 对于小孩子,这不是个好故事,它让我们从小就记住了什么是仇恨,执着着而不肯予乐慈悲。  成年人,倒是应该记住这个名字,因为他让我们知道了什么是英雄本色。  何谓英雄?  忍辱负重,以天下为己任,耐一时之窘境,拓来日之方长,是谓英雄。匹夫见怒,拔剑而起,以此不齿楚霸王。  勾践兵败,困会稽山,仅五千余众,然为他日计,为夫差臣,妻为妾,取封侯之地,终日侍奉吴王左右,为何?国仇家恨使然。吴有子胥之辅,称霸中原,当踌躇满志、得意洋洋之际,勾践厚积薄发,这一谋,竟谋了22年。  勾践于吴王左右,旦暮不敢怠慢,始得归国。三年,勾践修养生息,增强民力,先下诏全国,鼓励多生子嗣,这样就增加了国力的基础,人口。后兴百业,以身示范,吃自己种的菜,穿王妃自己缝制的衣服,可谓内修政治。对外,联合吴国的敌对国,齐、晋、楚,可谓外连诸侯。在外交上,表面上供奉不断,并挑唆吴国东征西讨,使吴国民力凋敝。勾践其用心不可谓不深矣!  文有文种,武有范离,挟二十年恨,一朝破吴,遂困夫差于会稽山。公孙雄膝行代步为夫差请成,而勾践效前时之故事,得,天与弗取,反受其咎好之慨,遂杀吴王。吴王临死遮面,谓无面目见地下子胥。  总体看,勾践一直在等机会,并进行了一系列的准备工作。他将人人喜爱的美女宝器径相送吴,可谓,将欲取之,必先与之好,同时,他克勤克己,取得了人民的支持。以国家为己家,制定正确的外交政策,一点点地削弱敌方的外势和内势,不失时机地骄奢吴王,消耗吴国实力,并用美人计,致使,君怜而无是非好,终于,一蹴而就而成霸业。  教训有三:  1、除恶务尽,斩草除根,免留祸患。  2、忍辱负重,大业为重,不计一日之短长。  3、内圣而外王,修身齐家方治天下。越王勾践世家读书笔记(三)  越王勾践,几乎人人皆知,但司马迁的《越王勾践世家》读的人不一定太多。人们总是喜欢靠对别人转述的肤浅印象来引证或发挥,过去我也常如此,而今羞于如此,于是开始读原着。读书之后,所得远胜于道听途说。  这篇传很有意思,不仅记载了勾践的家世传承,还有另外一人,范蠡。范蠡,本应该放在,列传好中的一个人物,而放于此,说明什么?我这样初读古书的人还不敢妄加揣测其中有什么春秋笔法,但我想司马迁对范蠡很推崇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越王勾践是夏禹之后代。这其中有些历史大概太久远而没有文字记载,所以越王的谱系连司马迁也说不清,除了远祖,接着就从勾践之父说起。越王的传承史中,勾践算是出类拔萃的唯一一人。他胸有大志,总想称霸中原,这样他要扫除的第一个对象就是挡在其北方的吴国,而吴王也有同样的志向啊,于是好戏就在吴越争霸中展开。我不想说什么勾践兵败于会稽而向吴王夫差称臣的耻辱,也不想谈什么妇孺皆知的卧薪尝胆,更不想赞其称霸东南的辉煌,我只想了解一个接近真实的勾践。这个真实的勾践就在他与大臣文种与范蠡之间彰显。  勾践的霸业全赖他的几位忠臣的辅佐,而这也表现了他从善如流的君主风范。当其困于会稽也,也是灰心丧气得不得了,认为自己完了。是文种用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的道理给他注入东山再起的勇气。而范蠡呢,则代他与吴国交涉并为人质于吴两年。这样的患难之交真是很感人的。事实也是,他对他的左膀右臂非常器重,从而靠他们的才智选准时机洗雪了耻辱,并成为春秋之一霸。当吴王夫差成为其阶下囚时,范蠡看出他的犹豫不决,代他决断,终使夫差自杀,断绝了夫差东山再起之路。  然而,功成之后,范蠡说了一句着名的话:,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好也许是勾践在成就霸业后表现出不可一世与猜疑,使范蠡这样的智者看出了他的,可与共患难,不可与共乐好,于是乘舟浮海而去。果然,文种就因谗而被勾践赐死。  勾践的伟业至此已开始黯淡,他死后,他的子孙又传了若干代,到战国时期,为楚所灭。不管怎样,勾践在华夏民族的历史上却是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页。司马迁评说他:,苦身焦思,终灭强吴,北观兵中国,以尊周室,号称霸王。勾践可不谓贤哉!盖有禹之遗烈焉。好当我在湖北博物馆看到那把两千多年还寒光凛凛的勾践剑时,我曾想,从一把剑就可以看出这是一代英主,因为只有这样的英主才能缔造一个强大和发达的国家,才能为后世留下这样的稀世之宝。  而勾践人性的弱点,不也成就了另一个智者的传奇吗?  范蠡是个当之无愧的智者。他的智慧不光表现在他对勾践二十多年的辅佐,他对越国人民的贡献,还表现在他能够在名利面前全身而退。他意识到他在越国已是,大名之下,难以久居好,于是执意离开。在他坚辞勾践时,勾践可是拿半个国家来挽留他的啊。这样清醒的认识,就是到今天又有几人有之?  范蠡浮海到齐国,变姓名为鸱夷子皮,在海边种地,开始第二次创业。很快又积攒起万贯家财,也很快为齐国人所了解,于是又为相于齐。这第二次位高权重之时,他又意识到位高跌必重、财多祸必至,于是又罢官散财,归隐于陶这个地方。这一回,他又自称是陶朱公,而这一回他又开始在商业上大显身手,成为一代富贾。范蠡的三次创业都业绩辉煌,真世所罕见。司马迁赞曰:,范蠡三迁皆有荣名,名垂后世。好  范蠡何以能成功?答案就在这篇传记中。范蠡一生不知有多少光环罩身,而司马迁都轻描淡写。而有一件家事,他却大书特书。为何?盖因一件小事折射出范蠡的睿智通达。  范蠡大概是有三个儿子,老三生在陶,是他第三次创业成功之时,这个老三就是标准的富二代了。可惜家中老二不知为何在楚国杀了人,被判了刑。范蠡说,杀人偿命是理所当然,但最好是不要死在刑场上。于是他想让老三去看一下。结果老大以死相争要为弟弟去楚国走一趟,范蠡无奈派其去了,让他带了大量的钱财并告诫他不要过问所求之人,要,听其所为好。  老大按其父亲的嘱咐,送了重金给一个叫作庄生的人,而后又不放心,自作聪明去贿赂了楚国一当权者。庄生向楚王进言大赦天下,楚王采纳。这一信息被那当权者及时通报给了老大。这时老大认为既然国王要大赦天下,他的弟弟自然也要被放出来,而庄生无所作为,这钱就白送了。实际上庄生是德高望重之人,清廉一生,收下他的钱财只是暂时收下,打算事成之后归还的。这些情理岂是老大懂得的?他只觉得庄生没帮上忙,他自然可以收回他的钱。于是,老大去庄生家中将钱财取回,还自以为聪明能干。这一举动惹恼了庄(ok)生,他又向楚王进言,不可为一富翁子杀人开绿灯,而要使使大赦成为真正的德政,于是楚王当即下令杀了老二,第二天才大赦天下。而这个老大,只好带着自己弟弟的尸体回家去了。  老大回到家中,其他人尽哀之,独陶朱公笑说:这一结果在我预料之中啊!不是老大不爱其弟,而是老大自小跟着我一起操劳,知道生计的艰难,不能舍财于人啊。而老三就不同了,生而见我富,不知钱从何而来,所以随便挥霍,从不知吝惜,当初想让老三去的原因就在于此啊,事之理也,无足悲者好。  范蠡真是洞悉人性啊!对于权位与财富,他都追求,但他不是贪婪地追求,而是深谙辨证之理,懂得进退取舍之道。古往今来,能够这样做的人恐怕是少之又少吧?哪个人不都是锲而不舍地追求,要追求到极致,然后体会物极必反的悲哀呢?包括历史上朝代的更迭,包括我们现在的社会,有多少人又将居安思危的意识扎根于头脑之中呢?我们总是在两极之间做大幅的摇摆,摆得大,摔得重。惜哉!  至于历史上传说西施随范蠡荡舟湖海的美丽故事,在这篇传中是一字没提。不知司马迁听说过这传说没有?跟前男友分手一年多,一直有联系是种什么心态

小时候听大人们讲故事,总爱用“很久很久以前。。。,”“从前啊。。。”或者“某个某个地方啊。。。”之类来作为一个故事的开头。后来,当我在给人讲述某个故事时,也想试着用其它方式来尝试改变一下,但总感觉不是很得心应手,而且那种开门见山的故事开头,更容易被大家接受和喜欢。

所以,今天的这个故事还是从许多年以前开始吧。

我爸我妈是上世纪60年代结的婚,那时人们刚刚从一场大饥荒中幸运的苟活下来,就像经过了严冬的小草一样,生命逐渐开始了复苏,并又慢慢勃发出旺盛的生命力。我爸二十一,我妈十九,那个初春的某一天,在我们小镇街上中间那几间有些破旧的房屋里,很简单举行了一场近乎寒酸的婚礼,而一个多月前,街对面我大伯的婚礼却置办的红红火火热热闹闹。

我大伯和我爸本来是准备在同一天结的婚,他们俩同庚,只是我大伯比我爸来到这个世界早了十多天。他们俩是同一个太爷的弟兄,后来两家在贫富上渐渐拉开些距离,这点从两家办喜事的场面上已经尽情的展现了出来。

大伯家和我爸家一直都是人丁单薄,大伯家只有姐弟俩,我爸也是,两家合计来合计去,还是决定婚礼错开办,这样连续两场的喜事既不会漫客,又想着看看能不能给家里的人丁带的兴旺起来。

两家的结婚日子由大伯家先挑,他家挑了腊月腊八老日子,我爸的婚礼则定在了过完年的正月里。

我妈和这个大娘都是街北边的,紧靠着石漕河北的青石桥,相互隔的也不远,两个人还是同学。大娘家姓胡,父亲过去是个裁缝,街坊四邻都习惯叫他胡裁缝。大娘叫胡秀芳,人长得高高挑挑的,模样秀丽,尤其是一头乌黑的秀发,长年被辫成一根垂到腰下的长辫子,很是吸引人们的目光,于是就像她爸胡裁缝一样,也有了个妇孺皆知的绰号“胡大辫子”。

我大伯是个很普通的人,五短身材、貌不惊人,还有个哮喘的老病根,大娘对大伯的人品并不是很满意,但架不住这是双方很早以前就通过三媒六证定下的亲事,而且,我大伯有个在国营单位拿工资的工作,尽管只是个做饭的炊事员,但比起农村那些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庄稼汉们,自然要强上许多,更何况大伯家一直对他们家有恩。

据说,我大伯他爸和我大娘她爸以前当过几天国军,后来两个人相伴从淮海战场上逃跑时,胡裁缝腿上被追赶的乱军打中了一枪,是我大伯他爸冒死连拖带拽的给救回来的,胡裁缝在伤好回到我们街上之后,就亲口把二女儿允诺给了我大伯。

大伯以及我爸结婚后没多长时间,我们镇子的街道上成立了乡文工团,(几年以后又改成了mao.zedong思想宣传队),街上和乡下的一些俊男靓女以及有一定文艺特长的文青们,都被选入其中,我妈因为正怀着我哥,自然不在其列,大娘却因为容貌出众又没有怀孕,被视作文工团里的不二人选。

也许是大娘身上早就潜伏着相应的文艺基因,这个从来没有受过家庭熏陶和专业训练的普通女孩,却在极短的时间里,爆发了非同常人的艺术天赋,从小到大没有经过一天声乐培训的嗓子音色优美高亢洪亮。特别一身浅绿色布军装,独辫被分成两条长辫的在肩旁身后不时摆动的清秀造型,往台上一站,更是成了这个小镇人们日常生活之余一道独特的精神美食,很快,大娘理所当然的成了当时文工团里的台柱子。

我妈说,我这个大娘当年的在学校上学时,学习成绩也只平平常常,在文工团里却表现得极其聪慧,无论什么歌,听上个两三遍就能记得住并且能完完整整的唱下来,还在很短的时间里学会了识简谱,胡琴也拉的像模像样。

大娘后来被人像众星捧月一样是因为她唱的那首电影《英雄儿女》主题歌“英雄赞歌”,可能是大娘和影片中的女主角有几分相像,或者她那裂空破云的嗓音加上声情并茂的演唱,很好的向大家诠释了这首歌的真正内涵吧,每当她在台上唱响这首歌,常常会让台下的人们听的心醉神迷热血沸腾,场场赢得掌声如雷,她的这首歌也因此成了每场演出必不可少的保留节目。

正当大娘在文工团里越来越红时,突然像一只正在翩翩高飞却被突如其来的一阵狂风暴雨无情地摧残的彩蝶,转眼之间从空中折翼在地上。

大娘的容貌是人所共知的,在文工团里虽然算不上一枝独秀,却也称得上出类拔萃,偏偏文工团里有个也同样人品出众的小伙子,这小伙子是下面乡下的,模样英挺俊雅,又多才多艺,有文化而且各种乐器都会玩两手。长时间的朝夕相处,一对俊男美女很自然的走的很近,看来,高颜值无论什么时候,永远都具有不可估量的杀伤力。

这小伙子未婚,我大娘却是有夫之妇,时间长了,慢慢周围传出一些风言风语,这些传言大多是人们捕风捉影的猜测,直到有一天晚上,种种猜测得到了证实,文工团的几个领导和群众将两人堵在了文工团的一个房间里。

尽管我大娘和小伙子一再强调是大娘在演出完后,抽空来跟小伙子学习乐器,但孤男寡女深夜独处一室,这样的瓜田李下纵然浑身长满了嘴,又如何能解释得清楚?

接踵而来的是我大娘和那个小伙子双双被清出文工团,我大娘回到家,迎接她的是我大伯劈头盖脸的一顿暴打,别看大伯体弱多病,干点重活就上气不接下气,但打起老婆来,精力却源源不断。他没上过几天学,基本属于文盲,认准了自己被戴了绿帽,对于有辱门风的大娘,他打起来没有一丝一毫的手软。

我大娘被打得哭爹叫娘鼻青脸肿,不仅如此,我大伯还边打边逼着她交代奸情,大娘抵死不承认。

令人不可思议的是,我大伯和我大娘他们两家都不约而同的认为大娘该打,是大娘不守妇道在先,我大伯打她完全是理直气壮,甚至认为这些皮肉之苦已经是非常轻的了,搁在以前,打死、沉塘都完全有可能。

终于有一天,被暴打的伤痕累累的大娘崩溃了,她疯了。

此后的小镇街头,经常可以看见一个姿色秀丽却衣衫不整披头散发的疯女人在四处游荡,她目光呆滞状如游魂,不分白天黑夜,不论刮风下雨。有时候的深夜里,大娘走着走着,嗓子里还会发出一声凄厉之极的尖叫,闪电一般划破黑暗寂静的夜空。

也许是命不该死,有一次大娘在街上疯走时,一头扎进了镇上澡堂子门口的那个深井里,看见她掉进井里的人们慌慌张张的跑去叫我大伯,等我大伯马不停蹄地赶来,已经差不多过去了半个多小时。没想到大娘竟然没有被淹死,等我大伯用绳子系在腰上下到井下时,看见大娘两手扣着井壁边的砖缝瑟瑟发抖地身子缩成一团。

大娘的疯病也去过不少医院治疗,也被当着邪症求神拜佛过,但都是药石无效、神仙摇头,谁都没想到的是,有一天却不知不觉的好了。

大娘的疯病得以痊愈是因为她那时怀孕了,身上固有的女性和母爱的强大天性击退了驱之不去的病魔,大娘在妊娠期里慢慢恢复了以往的状态,披散的长发被重新梳理成两根垂达腰间的长辫,大伯这时候对她也好了,不打不骂还敬若神明。

几个月后,大娘诞下一个男孩,孩子取名叫“红子”,比我小两岁。

如果故事到这里结束该多好,可惜这不是故事的结局。

我妈说,红子生下来长颈细脖的,很像他妈,同时,红子也比我幸运的多,大娘奶水充足,把他喂养的白白净净膘肥体壮的,不像我,天天求爷爷告奶奶的靠吃百家奶才得存活。

红子长到一岁多时,大娘刚刚恢复平静不久的生活,有一天又再一次被无情的打破。

那时,镇上的文工团还在,只是名字改成了MAO ZE DONG 思想宣传队,某天,县里来的领导在看完演出后,不无遗憾的说,你们那个唱英雄赞歌的小姑娘今天唱的还可以,但和胡大辫子比就差的多了,她现在病好了吗?

宣传队的头儿赶紧汇报说,她早就不疯了,去年生了孩子,现在在家里,人好好的跟正常人一模一样。

领导听了点点头说,胡秀芳这个人,可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啊,她扮相好,嗓子更是你们这里没一个人能比得了的, 再说她以前的事也不是什么原则性的大问题,可以考虑让她回来继续给群众演出嘛。

宣传队的头儿按照领导的指示找到我大娘,没想到大娘坚决不同意回去,她什么原因也不说,就是抱着孩子一声不吭,我大伯也不同意她再次回去。

可是当宣传队的头头把这件事说成是一件严肃的政治任务,并不断上门进行无限的上纲上线时,我大娘终于点头答应了。

大娘重新登台是在镇上老招待所的那个大戏台子上,她依旧梳着两根长辫,一身很普通的旧衣服,她往台上一站,原本台下有些喧闹的人们,一下子安静了许多,人们聚精会神的等着欣赏这个小镇昔日的明星后来的疯女人那依旧动听优美的歌声。

大娘那晚上唱了两首当时的新歌,台下是满堂彩,当她唱完准备下场时,台下的掌声再一次响起来,不知谁喊了一嗓子:英雄赞歌!再来一个英雄赞歌!这呼声一下子得到更多人的相应,再唱一个的欢呼声和鼓噪的掌声此起彼伏越来越高。

后台的领导见状赶紧催促我大娘再接着唱一个,大娘尚在犹豫中,耳边已经响起那熟悉的伴奏声,她不安的朝四周环顾了一下,慢慢的平静了一下心情,深吸了一口气,开始引吭高歌,嗓音还是那么高亢如云,歌声还是那么圆润明亮,人们依旧听的心潮澎拜热血沸腾。

一曲“英雄赞歌”唱完,台下掌声雷动,大娘却有些异样的在台上木然伫立很久,目光慢慢变得迷乱呆滞,身子在微风中不停地战抖。

大娘又疯了,这次疯的比前一次还厉害,家里一个人都不认识,包括她的儿子红子。她依旧天天披头散发痴痴呆呆的东游西走,几个月以后,她掉进了街东边玄中村的一个深水塘里,只是这一次没有人看见,更没有等到我大伯来救她,直到第二天大娘的尸体浮出水面。

心高气傲的大娘走了,带走了两根及腰的长辫以及优美的歌声,她走时我才三四岁,对她几乎完全没有印象,我脑海中仅存的只有挥之不去的两根辫子和天籁一般的歌声。

非常不幸的是,从小失去母亲的红子长大后变得越来越忧郁,十八岁在邻乡一个供销社上班时,突发疾病,被送到洛阳医治,半年后病死在异乡,那时我正在河北当兵。

大娘离世后的几年以后,以前一个文工团的女孩向领导主动坦白了一些事情,当年带着领导去抓我大娘和那个小伙子的就是这个女孩。她把真相说出来倒不是因为良心发现,而是这几年她虽然为人妻母,却时常噩梦缠身,三天两头梦见我大娘披头散发的站着她床前,眼睛一眨不眨的瞪着她,这种折磨让她寝食难安身心交瘁,她怕不把事情真相说出来,有一天也会像我大娘一样彻底疯掉。

原来,我大娘和那个英俊小伙子原本是清清白白的,真正爱上那个小伙子的是这个女孩,无奈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无论这个女孩多么努力,她和小伙子之间从没有擦出过任何爱情火花,反倒是小伙子和我大娘走的越来越近乎。心中各种羡慕嫉妒恨的女孩禁不住妒火中烧,她开始四处散播两个人的各种谣言,直至有一天带着领导,把正利用演出完的空闲时间跟小伙子学琴的大娘他们抓了个正着。

前几年,我大姑来我家和我妈闲扯时,谈到我妈她们这一辈的张家媳妇们,大姑说,论长相、论人品,你们这些人中没有一个人能超得过胡秀芳的,可惜啊。。。

大姑接着仰起脸,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

【完】

——2017年10月于郑州
审核:似婷推荐:似婷
关于短篇生活小说《过去的故事》的编辑点评:

生活里有数不清的故事,动人深刻。

——似婷
您也许感兴趣的
该周最热小说
小说新作速递
会员评论

暂无会员评论。

新澳博网络文学网站提供各类网络文学作品、新澳博在线阅读。杨柳岸网络文学版权所有,未经本站或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由提供技术支持。 杨柳岸网络文学竭诚为广大文学爱好者、网络写手提供优质的原创文学创作平台!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ncfl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