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澳博>>散文>> 捡起“文明的碎片”

捡起“文明的碎片”

作者:清风荷影发表于:2017-11-22 08:44:46  短篇哲理散文关注度:杨柳岸网络文学为您统计中..

新澳博:漫漫人生,拥有这7颗心便是拥有幸福  善心,积德行善  人之初,性本善。善良是一个人的天性,人皆有恻隐之心,帮助那些陷入苦难中的人是我们的本能。善良最大的敌人是冷漠,面对别人的困难,我们不能,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好,日行一善,不避小事,日积月累,便是大德。  善良是一种从心底流出的情感,人有善念,天必佑之。拥有一颗无私的爱心,便拥有一切。一点慈爱不但是积德的种子,亦是积福的根苗。福莫大于心善。  宽心,宽大为怀  俗话说的好,心底无事天地宽。一个心宽的人不被生活中的琐碎小事所影响。脸上自然不会愁云密布。有人说世界上最大的是什么?不是山,不是海。是人心。人心宽大,可以装得下天地万物。  这世界上没有什么值得长久萦绕于心,挥之不去的。如果人力可及,那努力去做就好。如果人力难为,那耿耿于怀又有什么意义呢?倒不如放宽心,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不强求。以一份随缘自得的心面对人间的纷纷扰扰。  正心,正大光明  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一个人内心光明,内则无愧于心,外则无愧于人。做事光明磊落,不必处处盘算计谋,不必步步为营劳神费力。如此,一个人吃得饱睡得香,天地间一个坦坦荡荡的人。  船靠舵正,人靠心正。心若不正,他的人生之路一定歪歪斜斜,难以预料会发生什么凶险。心如水之源,源清则流清,心正则事正。只有秉持一个正心,才能正经成事。  静心,心如止水  静,是一种涵养。笑看风云变幻,超然娴静,从容应对生命里的波澜。静是一种智慧,再大的风浪也不能惊扰内心的安宁,在安静中,人才不会自乱阵脚,面对繁复庞杂的局面,才能抽丝剥茧,娓娓道来。  静水深流,心静是一种博大的境界,经历大风大量浪,得失不挂怀,随手指点,便使牢笼得脱。  怡心,怡然自得  怡然自得,是一种享受。一个人按着自己的兴趣去做事,自然陶醉其中。这个时候,人全身心地投入其中,自得其乐。旁人都说功名好,但是我却独说案牍累。不求功名利禄,只求怡然自得,做个闲人。无事的时候,点一盏灯,倒一杯酒,翻一本书,陶陶然,醺醺醉,不亦乐乎。  安心,安谧幸福  ,却道岭南应不好,吾心归处即吾乡。好人不再汲汲于求,不再为得失而焦虑,不再为沉浮而变色,心定下来,有了切实的依靠和主轴,仿佛内心有一个声音,我认定这个人(这件事)了好,内心安谧幸福,哪怕刀斧加颈也不改其志。一个人自此在这个世界上不再漂流,有了一个切实可以相信的东西,有了一个可以让心灵安歇的家园。  诚心,诚心诚意  正心诚意。内心赤诚的人最是质朴,有一种单纯的热烈,孩子般的天真。一个人诚于事,就是摒弃杂念,把得失荣辱抛在脑后,一心把事情做好。诚则敬,敬则成。一个人诚于人,不欺人,不负人,日积月累,就是一份众望所归的信赖。诚于事,不三心二意,不心存杂念,则事无有不成。诚于人,那么走到哪里都不会树敌,处处都是被人信赖的朋友。一个人诚于己,则是一份坦坦荡荡的正气,不虚伪,不遮掩,活得洒脱自在,没有遗憾。潜力股!哪些星座最有可能成为有钱人

捡起“文明的碎片”

——浅谈余秋雨散文

散文作为四大文学体裁之一,虽没有小说情节的曲折离奇,人物形象的血肉丰满;诗歌语言的凝练含蓄;戏剧矛盾的激烈冲突。但散文又同时具有小说、诗歌、戏剧共同长处:自由灵活的结构形式,清新明丽的语言,优美深远的意境。散文如同一阵拂面的清风,令你心旷神怡。在曲径通幽处,发现这里风景独好。

散文“形散而神不散”的特点,可以使形式不受内容的束缚,一切都为“神”服务。读散文有一种心胸襟荡漾,境界阔大的感觉。从那上下几千年、纵横几万里之中,使你的思想信马由缰,神游万刃。正如刘勰在《文心雕龙》中所说的“思接千载,悄然动容;神游万仞,视通万里”、“笼万物于形内,挫万物于笔端”。这种时空的高度一致表达出情理的融合统一,而余秋雨的散文便高度集中于这一点,这也是我喜欢余氏散文的重要原因。

最早对余秋雨散文的接触是一本杂志上,无意中发现余还是当代散文大家。当时看到的是其被别人的访谈录,品味其语言优美,而且富含哲理,因此比较喜欢,于是就找其散文来读。

最早看他的散文作品是《柳候祠》《白莲洞》,当时刊登在《收获》杂志上。《柳侯祠》中由柳宗元遭贬永州,就是永州的孤寂和荒凉中,他一度蓬头垢面,丧魂落魄。但是难得给他一份宁静,余秋雨在这里这样写到:

“……使他有足够的时间与自然相悟,与自然对话,于是他进入了最佳的写作状态。中国文化史拥有了《永州八记》和其它篇什,华夏文学又一次凝聚出了高峰性构建”“世代文人由此增添一成傲气,三分自信”。

语言凝练含蓄,象诗一样优美,读起来让人回味无穷。

当我看到《白莲洞》时,首先想到的是《西游记》中的“花果山水帘洞”。心想那里肯定会有很多猴子,有什么可写的?然而余秋雨就是这样,由白莲洞想到洞中的主人——野兽和人。二者居其中,必然会有一场你死我活地拼杀。渐渐地一个个部落在与野兽的拼杀中,最终站起来的却是人类。从此,白莲洞与人类的血缘联系起来,人类正是从洞中衍生而来的。

看完这两篇文章,感到其散文有一种独特的吸引力。不仅是其语言优美,结构巧妙自然。更主要的是他把“情”融于自然山水之中,又把历史和文化联系起来,把自然山水点化成文化山水,引起一种哲性思考。

上大学后,我读了不少散文,可谓是流派众多,风格各异。像巴金散文的真挚感人、风格热烈,冰心的细腻幽邃,魏巍的感情激荡、诗意盎然,刘白羽的意境雄浑、豪情高亢,杨朔的贮满诗意、精美隽永,秦牧的浮想联翩、热情奔放……

而余秋雨的散文源于其中,似乎又不与之同类。他的散文更有一种自然山水与历史文化的亲近。时空的一致、情理的融合,发人深思,耐人寻味。思索历史,回味人生,给人一种厚重的感觉。

近几年来,余秋雨共出版了五本散文集,先后有《文化苦旅》《文明的碎片》《秋雨散文》《山居笔记》《霜天话语》。而作者本人似乎更喜欢《文化苦旅》和《文明的碎片》。

文化苦旅中余秋雨的文化功底化为体内的血肉与艺术气质相交汇,造就了他独特的散文风貌。这个拥有独特内涵的双重意义的书名,一方面是指整个中华文化史的悲壮历程。民族文化精英差不多都是背负着沉重的十字架去创造的,它的衰落与遗忘更是悲剧性的;另一方面指作家的心灵历程的举步维艰。作家太热爱我们的民族文化艺术的辉煌业绩了。他对它们的衰落与遗忘,更是悲剧性的,同样背负着时代的十字架。

山川风貌是余秋雨散文的重要题材,他以其文化的情思编织起:一山一水,一楼一塔,乃至平常小镇,风中的腊梅,惯见的雪花……都蕴含着古老的文化。百年的故事诉说着千古的苍凉,一个伟大的文化无可挽回的衰落,旧日的歌声象幽灵一样在山水风物中飘落。祖国的山水景物、废墟陈迹在他的笔下莫不被点化成一片文化的空灵,让你赏心悦目的同时无不引起一种文化的思考: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全面辉煌,已成为昨日黄花。当今文化的衍生与发展,该何去何从呢?历史写在今天,文化寻找未来。

他的散文构思独到,语言优美,文体漂亮,但他的独到之处是对古老文化的深厚情思。他把古老文化当作有生命的遗迹,表现出一种清醒而无奈的告别。故此,历史文化如何灿烂辉煌,只能在精神上激励后人,而不是重新回到文化的怪圈之中作茧自缚。

在《文化苦旅》中足以证明,其语言具有一种凝练的含蓄美、简约之美、深思言情美。中国古典散文语言独特的韵律伸展,灵性的发挥,心志的统一,抒情之律动,结构之缜密达到了一种极致。正是这种语言结构中既蕴涵了古代中国哲学的忧患传统,又有西方自由主义的浪漫神秘。

散文没有思想,就没有灵魂。散文是抒情的艺术,情是一种最普遍的精神心理,是人的意志、思想、欲望、行为的几何体,也是人类最基本的心理体验。它是一种意志绪,一种判断,一种感觉,一种状态。

景是情之依托,情是景之归宿。余秋雨好写名胜古迹,好发思古幽情,既源于这种历史兴致,谈古论今、怀古伤今,身处此时此地,体验此情此景。心游历史时空,与古人对话,与精灵交语,从而背负起沉重的历史感。

他的《文化苦旅》在我看来大约是在读书伦理之中引发的对祖国的一种向往,他是先有对历史地理之真情,然后再去进行苦旅。在对历史和文化的苦旅中,他读史书、思史事、旅古迹、怀古情、念名人。先有对历史的一味深情和无穷兴味,再有登高望远、凭吊古迹、发思古幽情的动人诗章。

余秋雨散文中所表现的历史的苍茫感,对历史古迹和历史人物的忧患感,源于一种生命的感喟。生命是多么博大而如此多艰,如此轰轰烈烈,而又如此寂寞难奈。有一种“日暮乡关何出去,烟波江上使人愁”的意味。

有时微小的生命可能昭示着生活的意义,伟大的生命反而会留下无尽的遗憾。历史活在今天,今天承传着历史;生命等待启示,启示昭显着历史;历史正在诉说,生命正在延续。一切的一切,都在时空的统一中得到发展和证明。

余氏散文的情理合一,使其散文臻于功夫的极致。这种散文功夫,使其散文意境深远,气势雄浑,格调高雅。既有韵外之致,又有言外之义。那种独有的文化意识、历史意识、灵心慧悟、情理交融,使其散文具有一种特别性的启示意义。

余秋雨散文显些出自于担当一种文学使命的自觉。对于文艺美学工作者来说,提供审美的精神食粮,传播审美的自由意识,呼唤理想主义精神,抒发生命深处的潜意识力量。这正是文艺美学的基本使命。

余氏散文所传播和宣扬的审美意识、文化意识和自由意识,就是通过一系列的抒情散文来唤起人们的生命、历史状态和民族意识,思古幽情蕴于怀古散文之中。

《道士塔》《莫高窟》有对民族历史的感叹,有对愚昧的中国道士乃至一切卖国者的批判。因此,同时又有对中国灿烂文化被毁的悲哀。

由对王国篆这个“敦煌石窟的罪人”想到一个民族,“一个伟大民族的悲剧”、“那里古老民族的伤口在滴血”,“对着惨白的墙壁、惨白的怪象”余秋雨脑中一片惨白。

“我好恨”这段历史,便动情地再现于余秋雨的笔下,引发了对民族文化的感叹和当代官僚的批判。与此同时,余秋雨对莫高窟的灿烂艺术又有着深致的抒情,他们为观看者存在,他们期待着仰望的人群。

于是,他眼中有两个长廊:艺术的长廊和观看者心理的长廊;出现了两个景深:历史的景深和观看者心理的景深。

正因为如此,余秋雨才有“一种警醒”——“我们是飞天的后人”。情感的抑扬低落,升华在余秋雨的散文中此起彼伏。也有显示中国学者的文化和生存状态。正因为如此,他才感觉到“文人的魔力”竟能把偌大的一个世界的生僻角落变成人心中的故乡。

余秋雨不看北方的高山大河,而专拣历史名胜,虽未脱中国文人之俗步,但毕竟体现了当代学者的一些纯情与执着。所以他到“柳侯祠”发出了下列感叹:

惟有这里,辞彩华章从朝奏中抽出,重新凝入心灵并蔚成方圆。世代文人,由此而增添了一成傲气,三分自信。

余秋雨的心灵在历史的长河中徜徉:遇英雄如故己,遇失落文人则体会其伤心履历。把伤心之泪托付古人,但又不在其时其境,难免有强赋新词,矫揉造作之感。

余在其散文《都江堰》中,他突发奇想:

实实在在为民造福,升格为神的世界,也就会变得通情达理、平实可亲。

必须承认,余秋雨对贬官文化和贬官人之诗词的体悟,有其独到之处。

“贬了官,失了宠,到外头,这里走走,那里看看,只好与山水亲热”。

但这种亲近山水仍有一些另外的心情:

“虽身游山水却心系朝野,一颗不安分的心时时游离于山水朝野之间。宦海的沉浮,突出了中国文人的迷茫和怅惘,这就是古代文人的可怜可悲的心态。把民族苍生的己任寄托在山水林川之中”。

景因人显,情因景生,山山水水留下多少诗人的逸闻趣事、离情别绪。因此,我们体会到“天下的许多名山大川大多是文人鼓吹出来的”,我们也不必对古人的没落过于凄凉和悲哀,因为低层的真实被掩盖:

“是啊,请从精致入微的笔墨趣味中再往前迈进一步吧!人民的历史最终接受的是坦诚和透彻的生命”。

他的《白发苏州》和《寂寞天柱山》仍基于这种怀古伤今的感叹,文人的生命可悲,他们的闲情逸致无法掩饰一种内心的悲苦、凄凉和无耐,心中的烦闷如“地火在运行”。

《风雨天一阁》的凄风血雨把中国学者的悲愤和藏书的意义作了极致的发挥和赞美。余秋雨散文较少赋予某种历史空间以当代意识,而更多的倾注一种历史意识。历史事件是其散文的行文线索和依托,倘若失去其支撑,便失去依靠。玩古、寻古、探古、思古、念古是余秋雨散文的生命,他提供了一种历史空间承载的自然空间。

“秀丽山水之间散落着才子,隐去埋藏着身前的孤傲与身后的空名,天大的才华和郁愤,最后散化作后人游玩的景点”。

余秋雨四处行旅,有游兴,亦有文兴。他身托历史,寻求支撑,抒发内感。余秋雨的散文视野力求在历史空间中看到一个当代空间,但最终在一个当代空间中看到一个历史空间。

余秋雨的全部精神寄托在这种历史村落中,文人墨客、弱女怪才,在莫名悲哀、莫名感叹中流传。我深切的体会到了余秋雨的语言功夫、句法功夫、结构功夫和立意功夫。我隐隐地发现点什么,那就是余秋雨面对着历史的生命,他与真实的生命还“隔着三层”历史空间,一种确定的有限性空间。自古文人喜欢怀古抒情,峻青、秦牧喜欢抒情,而余秋雨更是达到了极致。

在现当代散文作家中,大多数人都是从生命、自然、山水、离情方面来抒发情感,具有一种自由随便而又清新自然的感觉。而余秋雨散文却从历史空间、生命空间、哲理抒情中融为一体的独特的散文风格。正是他这种精练含蓄、纵横捭阖的语言特点,颇有点战国时期庄子散文的汪洋恣肆、仪态万端的;又有孟子譬喻善辩、引人入彀的风格,使其散文备受世人青睐。给沉闷的当代文坛刮来一股强劲的散文飓风,震撼了整个文坛。难怪有人说余秋雨将是二十世纪最后一位大师级散文作家,是否名副其实,我们且不详论。

反观其散文《文化苦旅》《文明的碎片》《山居笔记》《秋雨散文》《霜天话语》可以发现其有一种共同的特点:异中有同,缺少变化。我们不妨从《寂寞的天柱山》出发,带着《青云谱的随想》,去追寻《风雨天一阁》那惊心动魄的故事,来到《流放者的土地上》,寻找《一个王朝的背影》,与那《十万进士》一起去阅读那《可怜的正本》,想起《我的同桌》时代所做的《海上旧梦》,从《都市良知》中才真正感觉到《上海失去了他》将是多么大的损失。

其共同点之一就是故事性。

余秋雨散文袭用了传统小说的技法和观念,并其渗透到大部分文章中去,使文章跌宕起伏、曲折多变,始终充满着阅读张力,从而使读者接受本文时不会感到精神疲劳。《牌坊》《庙宇》《腊梅》《家住龙华》诸篇以小说的形态构结全文,文中叙述的是作者的亲身经历,但因作者感到深沉,读者并不感到的轻松平淡。《风雨天一阁》中那惊心动魄的家庭秘史,《这里真安静》有诡秘的坟地,都是戏中有戏,奇中生奇,高潮迭起,让人读起来乐不生疲、欲罢不能。《洞庭湖》《狼山脚下》《西湖梦》有文化人格的对应,以山水对他人的广博包容。至于《柳侯祠》《庐山》《白发沧州》《江南小镇》《青云谱的随想》《三峡》均有迁客骚人,以及形形色色的名人(这里包含神仙、仙人、僧人、妓女)种种风流余韵和奇闻轶事,成为一个个兴奋点,不断刺激读者兴趣。

组成其散文的第二个要素,实则是核心要素——作者哲学性的对社会、历史、文化的反思和感慨。

在《文化苦旅》中的每一篇,我们几乎都可以看到:

“一个哲人瘦瘦的影子,背着手,皱着眉,在慢慢地踱着,其基调永远具有学术权威口吻的居高临下,遗老遗少式的吊古访今,牧师布道的悲天怜人,并且还夹杂着旧式文人的特有的可供排遣之用的故作通脱”。

将上述两种风格组接起来,便是诗化的语言风格,文化苦旅中很少用让人感到轻松随便的普通日常用语,几乎全是以“吟安一个字,拈断数茎须”的认真态度,写出了凝重华丽的句子,给人一种严肃厚重的感觉。为了配合上述哲学家的派头,这种语言必须与大众化的语言隔离开来,而保持几分矜持,几分高深,几分头巾气。

然而这种精雕细琢的语言突破了叙事和议论的束缚,企图凸现自身魅力时就显得苍白无力、黯然失色了。《废墟》《夜雨诗意》就是其中两个失败的例子,不但没有写出废墟意识,也没有《夜雨诗意》的诗意,用诗性的语言附丽于既无实在内容又不连贯地精彩议论上,结果使这两篇成了既无诗味,又不像散文的苍白平庸之作。

“故事性+诗性语言+文化感叹”是余秋雨散文的构思谋篇的总体模式。

他的每一篇散文正是在这个流水生产线上制作出来的。当初,我们读《风雨天一阁时》会感到挺别致,但是再去读《青云谱的随想》、《柳侯祠》、《西湖梦》我们就会感到寡淡无味。俗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风格一旦形成,具有相对的稳定性,但也不是绝对不可改变,尤其散文,其形式灵活多样,不应受其特定的模式束缚,而应该从不同的角度,运用不同的形式,写出具有新意的作品,以飨读者。

我们期待着余秋雨有更新更好的作品,也更希望我们的散文事业更加繁荣昌盛。

本文标签:

审核:江翀d精华:江翀d
关于短篇哲理散文《捡起“文明的碎片”》的编辑点评:

暂无编辑点评


您也许感兴趣的
该周最热散文
散文新作速递
会员评论

暂无会员评论。

新澳博网络文学网站提供各类网络文学作品、新澳博在线阅读。杨柳岸网络文学版权所有,未经本站或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由提供技术支持。 杨柳岸网络文学竭诚为广大文学爱好者、网络写手提供优质的原创文学创作平台!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ncfl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