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澳博>>小说>> 打不赢的官司

打不赢的官司

作者:殷宏章发表于:2017-11-25 22:46:40  短篇生活小说关注度:杨柳岸网络文学为您统计中..

新澳博:职场第三定律,让你从优秀到卓越  第一定律是闭嘴,让你安全。  第二定律是投入,让你稳固。  第三定律,才能让你在众多优秀的人中脱颖而出。就是:八小时之外!  在工作的时间内,你会忙于应付、处理当前的事务。全情投入,让你耗尽精力,让你收获满满。这个过程,是你吸收能量、燃烧自己的过程。但是光有这个,还不能使你足够优秀,乃至卓越。  真正的区别,是八小时之外。  说是笨鸟先飞也好,勤能补拙也好,八小时之外,是你补充能量,去芜存菁的过程。如果用修仙来说,八小时之外,是你修炼的时候。  成功人士,每天都要留下思考的时间。这是一个好的习惯。  如果你有毅力,坚持工作日记,把一些感悟,记录下来,就是一笔财富。比如:哪些事情做的不好,哪句话说的不对,对哪个客户应该用什么策略洽谈会更好,等等。或者你睡觉之前,把当天做的工作在脑海中过一遍,总结得失,都行。  再有,就是充电。多读几本书。虽然你未必能接受一本书的全部信息,但是哪怕只有一句能让你受益终身,你都是赚的。  找到你的人生导师。我在大学毕业几年之后,也常感叹,没有这样的人生导师。虽然你未必能全部听进去,但是至少让你知道更多的可能性。我当时的解决办法,是主动找年龄大的聊天。  减少无谓的应酬。我们不说功利主义吧,但是有些应酬你想清楚了就无所谓。比如:朋友下班之后电话给你,让你到他已经定好的地方吃饭,我就不去。因为真正重视,应该是提前约好,这种临时的,你就是去凑数的。  当然,有人愿意快意人生,能喝就喝,能玩就玩,打打小麻将,人生照样过。怎么说呢,人和人不能比。  在做这些前,先想想自己的规划吧。有没有可能落实,怎么落实,靠不靠谱。  因为最后只有你自己能对自己负责。表白失败

南州市一煤矿业集团,位于山南省南州市南山中部。经山南省人民政府批准,1956年6月由南州市矿务局改制注册国有独资企业。全省重点工业龙头企业,全国煤炭行业百强企业。

托山(化名),男,汉族,中共党员,1965年6月出生,山南大学经济管理系博士。全国人大代表,南州市政协委员,南州市一煤矿业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兼总经理,山南省南州市人。

古人云:“好花不常开,好事不常在。”鲜花虽然是浓香美艳,但是也有凋零、枯萎落叶的时候。一个人好事都占全了,那么坏事也不知不觉的来了。托山,这位副部级的人物。既是全国人大代表,又是南州市政协委员。既是南州市一煤矿业集团党委书记,又是市一煤矿业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头顶着无数个“光环”,在南州市没有人不知道了。上之政界官员,下之黎明百姓。春风得意的让人羡慕,无论是权与钱的地位上,可以说他的一生到了顶峰。一个人在权与钱的地位上,如果没能充分利用好,那是很容易被头顶上的“光环”照晕。这位托总还没享受好头顶上的“光环”果实,没想到“后院”却起火了。

贾子(化名),南州市第一小学学校学生,从小生活在一个普通职工的家庭,父母都是南州市下岗职工。虽然家庭是不富裕,但是学习成绩在市一小是屈指可数。

托水(化名),托山之子,南州市第一小学学校学生,从小生活在一个富裕的家庭。父母都是国家干部,父亲是南州市一煤矿业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兼总经理,母亲是南州市人民法院副院长。

贾子和托水都是南州市一小四年级的学生,贾子在班上学习成绩好,同学们都知道是个勤奋好学的好孩子。托水在班上学习成绩是非常差,同学们都知道是个调皮捣蛋的坏孩子。一个好孩子和一个坏孩子,都是同班同学。两个孩子像前世留下一段怨孽,今生来解开这个孽债了。

有一次,老师在市一小四年级上课,同学们基本上都能认真听讲。只有托水同学上课时开小差,像把课堂如同茶馆,老师在讲台上大讲,他在台下小讲。无论是哪个学校,总有那么几个调皮捣蛋的学生,他们在班上都是有说有笑,还时不时地小打小闹。

啪的一声响,一个纸团砸到前排的女同学身上,女同学回头的扫了一眼,几个调皮捣蛋的同学都是有说有笑,对着自己还做着滑稽的鬼脸,她没有吭声。托水同学看见那个女同学,没有反应出强烈的抗议,使他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开始又抛出一个小石子,一不小心击中女同学的头部。

谁?要死啊,砸我!老师说:“谁,谁砸谁呀?”女同学站起来了,说:“老师,有人用小石子砸我。”是谁,哪位同学干的?既然你有胆量用小石子砸人,怎么不敢承认是自己干的。其实,贾子对整个过程都是一目了然。看见老师在问是谁干的,同学们都低头一声不吭。贾子是非常生气的站起来了,用手指着说:“老师,是托水干的。”这个女同学是我们四年级的班花,不仅姑娘人长得漂亮,而且学习成绩好。他先用一个纸团砸了,女同学没有吭声。后来又用一个小石子砸了,没想到一下击中女同学的头部。

老师一听,十分生气了。说:“托水同学,站起来!”你个雄孩子,上课时间不好好听讲。大腿翘二腿的说说笑笑,你把这学校当作集市上茶馆了?你把手伸出来,啪啪几声,打的手掌心红了一大块。老师一边打一边说,不让你尝一尝板子的味道,你不知道哪个是痒,哪个还是疼了!心里在想,这家伙打的真疼。托水说:“老师,我不敢了。”不敢了,真的?哎,好好的听课,认真的学习,还是个好孩子!

第二天,在上学路途中。托水和几个调皮捣蛋的同学走到一起,看见贾子背个书包走在前面。其中,有一个调皮捣蛋的学生。说:“托水老大,你看那不是贾子。”你的仇人吗?是他在老师面前告你黑状了,你就这样墨守成规的认怂了!这笔帐我会记在贾子头上的,哪能轻易地这样就算了。你书包里不是有小型弩弓,拿出来射他,也好让他长点记性。托水看了一眼几个淘气捣蛋的同学,说:“不行,那要是射中就不得了。”你那弩弓只是个小孩的玩具,不会有什么危害性的。

嗯,你们都说的对,我就拿出来试一试,是该好好的教训了。托水从书包里拿出弩弓,准备齐全就差一动按钮了。他们慢慢地靠近贾子身后,大约距离是相隔5米左右,把弩弓瞄准贾子的后背。心里一想,头部不能射,我射他的后背应该是没问题了。突然,有个调皮捣蛋的学生一声喊了,贾子。他听到有人喊自己,转过身来扫了一眼,看一看到底是谁,是谁找我有什么事。说时迟那时快,托水听到喊声吓一跳,一不小心触动弩弓的按钮了,说来也巧,那箭头不折不扣地射上贾子一只眼睛了。妈呀!这一下真的闯大祸了,托水手拿着弩弓在颤抖,站住一时的发呆了。傻站住干什么?还不赶紧跑了,

在路过好心人的帮助下,把贾子送到了南州市第一人民医院了。贾子父母得知市一医院的诊断结果,有一只眼晴面临无法治愈,将终身带来残疾。贾子父母又听到专家给出的诊断报告,一个好好的孩子,怎么成了这个样子?两个人想一想,都是悲愤欲绝了!

贾子在市一医院住院期间,托水的父母都未来医院露面了。 只是安排市一煤矿业集团公司秘书送来一笔医药费,并委托处理相关协商事宜,秘书说:“大叔大婶,两个孩子打架在所难免。”既然已经酿成大祸,我们也无法改变这个事实。对你家孩子造成的伤害了,我们都是深表同情。托总已经委托我来全权处理,对于你家孩子伤害的赔偿问题,你们开个价,想要多少钱?我们会根据实际情况,按照相关条款给你赔付。贾子母亲说:“秘书同志,我们不要他赔偿!”他们家给多少钱都不要,我要他们还我家孩子的一只眼晴。我家孩子在市一医院住院,他家孩子不懂事我们不说,可他们家父母也不懂事呀?都躲住不来市一医院露个面,说一说安慰的道歉话了!是的,大叔大婶你们都言之有理。我们托总和夫人主要是工作忙,没有时间来。秘书同志,你别胡扯了。你们都是上坟烧报纸,糊弄鬼呦!

你回去告诉你们托总,我们要给个公平公道的说法。秘书打开手头的公文包,说:“大叔大婶,这是给你家孩子十万元的赔偿金。”医院的医药费和住院费,我都已经全部支付了,这十万元赔偿金就算是给你孩子的补偿了。你们要什么公平公道,见好就收吧!我想大叔大婶都是南州本地人,你们应该都知道托总夫妇的身份。你们要是想告状,不仅是南州市给不了你们的公平公道,而且是山南省也未必让你们赢得公平公道了?你说什么?拿当官的压我们老百姓。我们不吃这一套。想用十万元就了事没门,我们就不相信天下就没有说理的地方了。

秘书的一番话。说的确实是有道理。看着托总夫妇的有权有势,一个普通的下岗职工家庭,想要打赢这场官司并非是容易的事,可以说是难如登天了。贾子父母是走街串巷来到南州市人民政府信访办,市政府工作人员给出的答复,这件事情我们管不了,你们应该去找司法机关处理。夫妻俩个人没办法了,他们又来到南州市人民法院。法院是受理案件了却迟迟未办。一拖再拖,时隔三年案件都尚未裁决。贾子父母心里一想,这托总夫妇在南州市的关系不一般。这错综复杂的利益输送网,让人真的吃惊了!

南州市我们告不了,总有地方的说理了。我们又来到山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那里应该能处理了。贾子父母来到省法院了,看见省法院的工作人员是受理案件了,可也是迟迟未能裁决。一趟又一趟的去省法院打探虚实,每趟结果都是心灰意冷了。这告状确实不容易,两个人都拖住沉重的身体。不行,回家算了。

贾子父母回家凳子还没坐热,秘书同志又来了。你们又去告状了,有什么结果了。我问你是市法院,还是省法院,哪家法院给你公平公道了?听见不阴不阳的话,两个人心里是十分恼怒。谁叫我们是没办法了,人家是有权有势的大人物,我们小老百姓只好忍气吞声了。

大年初一,人人都走亲访友串门了。贾子的姑父和姑母都来走亲串门了,贾子看到姑父和姑母来了,说:“姑父姑母,你们新年好!”好,这……你也新年好!姑母揉一揉眼晴了,我们没看错了。大侄子你的那一只眼晴怎么了?孩子一时不好意思,没有回话了。站在一旁的贾子母亲说话了,她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说了一番。你说什么?天下还有这事儿!托家本想出十万元了事,贾子父母不同意。让他们托家道个歉,还一个公平公道,托家说只付医疗费,十万元赔偿金不给了。你不说去告状,告吧!这回一分钱不给了。姑父和姑母一听,真是义愤填膺。你姐夫和我都是下岗职工,一个平民百姓怎么告了官。我们是三番五次的好几年了,去市法院和省法院。案子是受理了却不给裁决,都是一拖再拖的没影了。贾子姑父说:“老伴,你家有个表叔不是京南军区副司令员?”贾子侄儿的事情,找一找他看能否办了?嗯,是的。我们准备过几天去他家拜年了,这件事我会跟他说了。姑父和姑母都安慰贾子的父母,你们都不要着急,我们会尽力去想办法了。住了一晚上,姑父和姑母就离开贾子家了。

响了一阵门铃儿,有人传出声音了。谁呀?哪一位来了。姑父和姑母都喊了,表叔新年好!哦,好。你们也新年好啊!季副司令员(化名)一边说话一边推开门了,说来就来了,带什么东西!我家什么都不缺,以后来不要带了。坐,你们都坐。季副司令员说:“侄女,去年庄稼收成怎么样了?”哦,好。托您福去年庄稼又丰收了。

姑父坐在一旁,说:“老伴,你答应贾子的事忘了?”哦,你不提醒,我差一点真给忘了。姑母说:“表叔,我想求您办个事?”这是我家一个侄子的案件,不知道您能否办了。季副司令员说:“侄女,你有什么事?”不要支支吾吾的了,说出来看一看。只要不违反国家政策和法律,我会尽力去办了。姑父和姑母都把贾子的案件,仔细的说了一番。季副司令员说:“你说什么?还有这回事儿!”一个企业的董事长就这样狂妄了,不知天高地厚了。自己儿子用弩弓把人家小孩眼晴射瞎了,还不道歉又不赔偿。他利用职务之便,搞暗箱操作和利益输送,贿赂国家工作人员,扰乱国家司法秩序。南州市怎么出这样的干部,简直是无法无天了。这件事你们算找对人了,你们放心我来办。这种人我们就要挫挫他的锐气,杀杀他的威风。不打倒不除掉,那么就像一只蛀虫,躺在光环里挖社会主义墙角了,蚕食人民辛勤劳动的成果。

叮铃铃,季副司令员拨通山南省委书记家里的电话了。山南省委洪书记(化名)拿起电话,说:“哪位,找我有什么事?”洪书记你好,我是京南军区老季,找你是有一件不小的事。哦,季副司令员你好,找我有什么不小的事?两位实权派的人物,你一言我一语,说了案件的前因后果。洪书记一听,感到非常震惊。说:“季副司令员,还有这回事儿!”南州市怎么出了这样的败类,这是我们山南省委工作上没做好,没有把关好是看错人了。请您的放心,我会按照组织程序来依法处理了,还南州市人民一个公平公道了!

审核:似婷
关于短篇生活小说《打不赢的官司》的编辑点评:

故事很好,作为一篇小说,结构上还需更完善些。

——似婷
您也许感兴趣的
该周最热小说
小说新作速递
会员评论

暂无会员评论。

新澳博网络文学网站提供各类网络文学作品、新澳博在线阅读。杨柳岸网络文学版权所有,未经本站或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由提供技术支持。 杨柳岸网络文学竭诚为广大文学爱好者、网络写手提供优质的原创文学创作平台!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ncfl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