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澳博>>小说>> 错过的风景

错过的风景

作者:立马中原发表于:2017-12-02 12:18:48  短篇生活小说关注度:杨柳岸网络文学为您统计中..

新澳博:现在看还不晚,二十条工作以后才明白的道理  听过很多道理但是依然过不好这一生,或者干脆可以说,很多道理其实都是垃圾,但是下面这些,混职场以后才明白的道理,算不上是大道理,很多也并非本文原创,而是一些网友比较精彩的总结,至少值得一看。  1、干的不如说的,说的不如演的,演的不如拍的  2、没有人会像你想象的以为的那么在乎你。  3、职场同事关系再好也不会也不可能是朋友关系。  4、听别人抱怨工作抱怨领导埋怨同事八卦是非,听听就好,不要继续传播。  5、受了委屈自己吞自己消化,别想着真的可以通过跟别人分享就可以缓解。  6、工作是干不完的,加班是无止尽的,钱是永远不够的也赚不完的,所以平常心最好。  7、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但是想当将军的士兵未必都能当得了将军,很多时候也就是想想而已。  8、职场上再牛逼再有背景的人你也没必要对他有所忌惮,但是再渺小最无声的那个人你一定不要以为无所顾忌就去得罪。  9、若要太平,让自己有被利用的价值;若要自由,要懂得如何去利用别人。  10、刚参加工作时候自己脑袋里的诸多白日梦一般的想法,99%都是垃圾,剩下1%的想法以及付诸的行动才成就了今天的自己。  11、自己眼中的别人和别人眼中的自己,其实差距很大,大到超乎你的想象。  12、家庭非常重要,家和万事兴,绝不是吹的而是真的,和则兴家,乱则败家。  13、领导其实也是普通人,也有普通人的七情六欲和缺点不足,当你有一天对领导不再盲目崇拜不再唯唯诺诺,你会发现自己成熟了一点点。  14、永远不要和一个同事谈论另外一个同事的缺点,记住,永远不要,或者,你又何必呢?  15、成功,其实并不是你做了多少工作,而是你干出了多少成绩。  16、该解释的一定要解释,该认错的一定要认错,不要试图把错误瞒下来。  17、你可以不聪明,但不可以不小心。  18、没有什么捷径是可以走的,你今天偷的懒,明天一定会还回去的。  19、30岁之前做什么都别犹豫,30岁之后做什么都别后悔。  20、做好手中事,珍惜眼前人。生日肉麻情话

人这一生中难免要与许多东西擦肩而过,有意无意间总会和一些人和事失之交臂,这些错过的人和事,就像人生旅途的车窗前掠过的一道道风景,让你怦然心动的,让你毫无感知的,都在眼前默默无声的渐渐消失,被岁月的风吹向身后和久远,最后无影无踪。

但有些掠过的风景,我们过目即忘,不曾留下一点迹痕,如过眼云烟,有些则刻骨铭心,早已被心灵悄无声息的偷偷刻录下来,留给一生去追忆和遐思。

我们都无法预知未来,对于那些错过的人和事,我们不知道是幸福还是幸运,既有过心碎的痛楚,也有过成熟的领悟。那些相遇和错过,有些是毫无征兆的悄然而至,让我们猝不及防,搅乱了以往的平静,却又命中注定般的和你寂然离开。

不容错过的和本该错过的,最后都成为了往事,有人告诉我,这就是生活,这就是人生。

说一个自己人生中的小故事吧,可能会让你觉得平淡,觉得索然无味,我不能保证它精彩会吸引你,我只能保证它是真实的。

那一年,我还未满十八岁,跟一帮同学哥们一起当了兵。

新兵连结束,紧接着就是下连队,那时部队时还没有营房,住的都是老百姓的房子,我们连住在县水泥厂的大院子里。

没几天,电影队来放电影,就在离连队不远的河道边上,一起来看电影的还有其他两个连队,还有周围的当地百姓。当时是冬天,地上还有厚厚的积雪,我们裹着皮大衣,坐在小马扎上,在瑟瑟寒风中看着一个刚出来的香港武打片。

中间我出去解手,回头遇见了分在别的连的一个老乡,这老乡又是我同学,我们两人有一段没见面了,站在外面聊了起来。

聊着聊着,同学递给我一根烟,我那时刚学会抽烟,同学却是个老手,我把手从棉手套里抽出来接过烟,点着了笨拙的放在嘴里叼着,手刚放下来还没伸进手套时,被旁边的另一只手抓住了。

那只手软绵绵的,还很热乎,我现在还记得当时的手足无措,我偷偷的瞄了一眼,旁边的人穿着长长的羽绒衣服,脸上还戴着一个大口罩,不过从脑后那个高高撅起的马尾辫可以看出是个女的。

我与生俱来还没有和女人有过如此的亲密接触,当时如遭雷击,浑身僵直的站在那,完全像个木头人似的和同学边看边聊。但那时我大脑里完全一片空白,看的什么,聊的什么,过后我都没有一丝一毫的印象,完全是断片了的感觉。

两只手就那么握在一起,除此之外再没有别的,甚至连我和她相隔的距离都和开始时一模一样,没有一点改变,没有四目对视,没有交谈,只能感觉得到彼此滚烫的掌温。

我记不得两只手是什么时候分开的,也不知道整个过程持续了多长时间,似乎很漫长,因为后来我是站在外面把整个电影看完的,但从刚开始瞄过她一下后,一直到电影结束,我再也不曾也不敢再看她一眼。

我只记得掌心里出满了汗,整个手臂都有种炙热的感觉,我此后的整个晚上都像喝醉酒似的懵懵懂懂浑浑噩噩,那是我从未经历过的感觉。

我后来曾回想,我那时一直在害怕,害怕得肌肉僵硬甚至兢兢颤抖,可当时我为什么没把手抽开   呢?那软绵绵的小手完全像磁石一样,将我牢牢的吸引住,小手又好像会施定身法,让我根本无法支配身体和大脑。

但从那晚的电影结束后我没有再见过她,或者说即使遇见了我也认不出她,我的印象里,除了大口罩、马尾辫,除了手的绵软,我记不得别的。

那晚的惊慌失措并没有影响我什么,第二天我就恢复如初,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的我似乎已经将这件事完全淡忘了。

大概过了半年,因为一篇演讲稿被上面看中,把我调到了团政治处。

政治处也住的是民房,不过是在城中心区的县医院里,这个边远小县如今已是冬奥会的举办地,那时还很闭塞落后,六层的医院大楼已经是那里的摩天建筑了。

在政治处的日子很清闲,一个月写几篇稿子就完成任务,余下的时间除了看书就是闲逛。离医院不远有个篮球场,值得一提的是,这个县一共才十几万人,对体育却很重视,篮球场建的比我们家县城的球场还好,经常在那里举办各乡镇、与部队以及邻县篮球队之间的比赛。

我经常跟政治处的其他人去球场看比赛,也喜欢一个人去球场空无一人的看台上坐一坐,在那空旷的氛围中想一些不着边际的少年心事。

那天晚上,我又是一个人去了球场,里面没有比赛,只有几个学生在玩半边篮,看台上也稀稀拉拉   的没几个人。天灰蒙蒙的,球场上的灯光惨白,虽然是夏天,却显得有些清冷。

我随便在一个角落里坐下来,有心无心的看着那几个孩子在球场上争来抢去跌跌撞撞,天不知什么时候下起了蒙蒙细雨,透过灯光看过去,像下着密密麻麻的碎雪。我正准备起身离去时,一把撑开的雨伞罩在我头顶上。

我抬头看去,为我撑着一把小黑伞的是个跟我差不多年纪的女孩,那张脸我觉得很是陌生,雨伞慢慢降低着高度,顶着头顶停了下来,女孩在我旁边的椅子上铺了张报纸,然后无声的坐下。我这次虽然还是有些惊慌,却没有失措,我朝她说了声:谢谢后,就继续闷头看人打球。

过了一会,那个女孩偏过头来,轻声的问我一句:那天晚上是你吗?

我胸口猛然像被锤子砸了一下,心扑通扑通的开始狂跳起来,我看看她,她也盯着我看,脸颊两边有些淡淡的红晕。我结结巴巴的说:哪。。。。。。哪天晚上?

那晚看电影,东沟门哪里,你不记得哪?她依然是轻声细语。

我又一次遭受了雷击,那天晚上的感觉又上身了,我不知说什么好,木桩子似的坐在那浑身的不自在,女孩举着雨伞朝我身边移过来一些,脸上挂着一丝的微笑,我看见她脑后的马尾巴辫。

女孩跟我近在咫尺,她不算太漂亮,却从头到脚都洋溢着青春的朝气,她不回避的很大胆的看着我,让我如坐针毡,心里越来越发毛。

这种感觉和看电影的那个晚上还不完全相同,除了懵懂和惶然,还有种隐隐的惊恐,仿佛四周所有的眼睛都在盯着我,我选择起身离开,在回望时看见她也轻轻的站起身。

路上没有什么行人,似乎只有我们俩在一前一后的走着,路灯不时的把我们的身影拉长和缩短,她鞋跟敲击路面的声音在四周轻轻的回荡。我和她的距离一直是在二三米之间,我快她也快,我慢她也慢,却始终没有追上来。

我走到医院门口,在即将进入医院大门的那一刻,听见她在我身后叫了一声:哎!声音比起刚才的轻声细语提高了不少分贝。

那一声“哎”似乎有一种魔力,我站住了,并且默默的转过了身。

她走过我身边时,又轻轻的说了声:跟我走。这句话也具有着神奇的魔力,于是我就亦步亦趋的跟在她身后向另一个方向走去。

小雨不知什么时候停了,但她依然还撑着伞,走到似乎僻静点的地方时,她歪着伞等着我,依旧微笑着靠过来,用雨伞把我也罩在里面。

她没有说话,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就这么默默并肩走了一会。我偏过头看过去,她几乎跟我差不多高,马尾巴一点一点的在肩头左右摇摆,胳膊时不时的触碰一下我的身体,让我感到相互间的距离比那天晚上的牵手更短。

我不知接下来将要发生什么,只是机械的向前走着,我刚开始时的忐忑和惶恐已经慢慢消失,心里仿佛有种无法言说的期盼在蠢蠢欲动,走到车站后面的白杨树林那里,她站住了。

我和她靠在两棵挨得很近的树干上脸对脸的聊了起来,我不记得那晚上有没有月光,但清晰的记得  杨树上的一只只眼睛,还有面前的她娇嗔生动的脸。她和我都谈及了各自的家庭,谈及现在的生活,我已不再像刚才那么拘束。

但不知为什么,我们都没有提及看电影牵手的那个晚上,仿佛那是一丛生着尖刺的仙人掌不容触碰,又像一篇已经翻过去了的旧书页。

渐渐的聊到我感觉时间已经很晚了,我告诉她,我要回去了。

她“嗯”了一声,然后过来轻轻的抓起了我的手,和那晚一样,只是这次用了两只手,我重新感受到了那份绵软和温热,结果,我把初吻丢在了那片杨树林里。

我溜回医院,其他的人都睡下了,没有人注意到我,我蹑手蹑脚的上了床,在床上辗转反侧,像刚偷过东西的小偷一样,心里一直惴惴不安。

这场有些突兀的遭遇像一场猝不及防的夏日里的暴风雨,让我完全乱了阵脚,在我幻想和憧憬的未  来世界里,从没有设想过会出现这样的桥段,我在惶恐和自责中度过了漫长的两天。

第三天的中午我躺在床上午睡,因为头天夜里帮人誊写材料熬夜太晚,那天中午我睡得很香很死,我醒来时,被胸口上放着的一封信惊得目瞪口呆。

我心里有鬼,抓起信封跑去了卫生间,抽出信我先看的落款,上面是“四儿”二个字。

是她!那天晚上她和我说到她家里兄妹四人,她是最小的,大家都叫她“四儿”。

我惊恐莫名,倒不是担心这封信有没有被其他人发现,而是因为这封信是如何跑到我胸口上的,让我想起来就心惊肉跳。

我们住在医院的最高层六楼上面,整层楼面都被部队借用,出出进进的都是政治处的人和来办公事    的当兵的,平时医院里的医生和病人极少有人上来。会不会是她通过其他人的传递?我偷偷观察了一下,身边的几个人都没有表现出一丝一毫的异样,我百思不得其解,开始心神不宁,惶惶不可终日。

我被这种煎熬折磨得几近崩溃,我迫切的想找到四儿问一问她,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可我几次到球场和大街上都没能遇见她。

接下来并没有发生我惧怕的事,一切都像以前一样继续运行着,我一颗悬着的心开始慢慢落了下来。

周末,我去商场买东西,老远看见四儿和一帮女孩嘻嘻哈哈的笑着朝我迎面走来,我有些踌躇,不知该不该上前搭话,四儿也看见了我,咬了一下嘴唇,跟身边的女孩们嘀咕几句后,表情有些不自然的站在那里等着我。

四儿引领着我走到一个人少的地方,我急头急脸的问她:信是怎么回事?她先低下头,然后又仰起脸甩了一下马尾辫,眨着眼睛对我说:你生气了?

我看着眼前两腮微红挂着笑意的脸,气不打一处来:你说呢?我快被你吓死了!

她收起笑容,有点委屈的看着我:我就知道你要生气,这几天我都怕看见你。

我无奈的摇摇头,问她:那信是谁放在我床上的?

笑意又重新回到四儿的脸上,她把下巴抬了一抬,眼睛更加明亮:我!还能是别人?你想知道我是怎么做的吗?

我“嗯”了一声催促她:你快说吧!

四儿轻描淡写的和我说着,我却听得惊心动魄,她知道我们住在六楼,却不知我在那个房间。中午我们吃过午饭不久,她就一个人溜上了六楼,看看周围没人,偷偷摸摸的试着推开了几个房间,还好,那些房间里不是没人就是人在睡觉。

她推开我的房间时,我睡的正香,她没敢惊动我,脱下鞋子,光着脚进去轻轻的把信放在我身上。

她用无辜的眼神看着我,声音很小的说:其实从楼上下来时我就后悔了,我知道这太冒失了,你肯 定会生气。

我说:你真要命,要是被人看见了,你就把我害惨了!

她嘟着嘴说:谁让你那两天都不出来?

四儿前前后后的大胆举动让我感到一阵阵前所未有的恐惧和威胁,这个女孩像一团火,我感觉迟早要被她点燃烧焦。我胆怯了,尽管我对她依旧抱有好感,但我却不敢继续跟她走下去,在床板上辗转了几个晚上,决定从这场看似玩火的游戏中退出来。

我用很长时间把自己禁锢起来,不再去球场和其他地方,连上大街买东西也尽量不单独一人。好几次我和其他人结伴出去时,看见四儿站在远远的地方用充满怨愤的目光看着我,我的心揪紧了一下,却没有停下脚步。

很快我们就搬进了新营房,四周高高的围墙和门口的哨兵把我和四儿割开成两个世界。

渐渐的,四儿出现在我脑海里的频率越来越小,我心中当初很强烈的愧疚感也慢慢被后来的各种纷繁杂乱所冲淡,四儿在我生活中似乎已经成为了熙攘中匆匆而过的陌生人。

直到有一天,我再一次面对着她时,我才知道她依然是缕轻风,依然可以在我心中掀起阵阵涟漪。

熬到复员回家,终于坐上归家的火车,轻松之余难免又有些失落。火车上我和一帮不熟识的人坐在一起,让我感到很不舒服,我操起行李,在混杂的车厢里奔走,想找一些老乡和故人。

我低头穿过拥挤的车厢,一次偶尔的抬头,我愣住了,四儿竟然也在这列火车上,正面朝着我,坐在一个靠窗的座位前。

四儿正和身边的人有说有笑,那根马尾辫还束在脑后,她似乎很兴奋,脸上的笑靥如花,我从她面前走过时,她不经意的看了我一眼,然后瞬间笑意便凝固在脸上。

虽然只有短暂的几秒钟,我已经读懂了她不断变换着的眼神,有意外、有愤懑,有敌意也有痛楚,渐渐的目光黯淡成了漠然,最后她把头扭朝了车窗,那根马尾辫静静的对着我。

我看看她旁边的人,那人我也认识,一个和我同一年入伍的如今也和我一样已经复员了的河北涞水兵,我快步从车厢中挤了出去。

终于在一节车厢里找到一帮老乡,我放好行李,开始和他们一起放肆的喝酒打牌,想用无拘无束的狂欢来冲淡刚才的不快。

海侃神聊中,一个老乡的几句话让我渐渐平复的心又纠结成了一团,他说,这次复员,这个小县城里的姑娘又被当兵的拐跑了好多个,光河北涞水籍的复员兵就带走了7个女孩。。。。。。

我默默无言,明白了四儿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列火车上,为什么会和那个涞水兵说说笑笑的在一起,她就是那7个女孩的其中之一。

我猛抽了几口烟,把自己淹没在浓浓的烟雾中。

我没有胆量再去那节车厢,没有胆量再站在四儿的面前,对于四儿,也许她已经找到了真正应该属于她的归宿和幸福。在恍惚中,一列反向驶来的列车正从眼前掠过,呼啸着朝另一个方向飞驶而去。

我望着车窗神游天外,外面所有的景物都在齐刷刷的向后退去,又一个接着一个的从视野中慢慢消失。

【完】

本文标签:

审核:陈士彬推荐:陈士彬
关于短篇生活小说《错过的风景》的编辑点评:

暂无编辑点评


您也许感兴趣的
该周最热小说
小说新作速递
会员评论

暂无会员评论。

新澳博网络文学网站提供各类网络文学作品、新澳博在线阅读。杨柳岸网络文学版权所有,未经本站或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由提供技术支持。 杨柳岸网络文学竭诚为广大文学爱好者、网络写手提供优质的原创文学创作平台!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ncfl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