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澳博>>散文>> 草锅

草锅

作者:晚霞发表于:2017-12-27 11:34:11  短篇叙事散文关注度:杨柳岸网络文学为您统计中..

新澳博:傍晚七点了,暮色四合。拥挤不堪的公交车上,黄色的吊环扶手在来回碰撞着,发出了清脆的声音。叮叮当当间车站的人渐渐稀少了,程独伊搭乘的夜车里有无数陌生的人伫立。浮躁的思绪在车厢里来回蹿动,程独伊不安地想着老妈一定很着急,她一定正在家里守着一桌丰盛的晚餐等自己。都七点了,程独伊还没有回到家,心急如焚的是两个人。程独伊不禁甩锅给六十五路公交车,害她在寒风中苦等半个多小时,远远地街灯明了,好像闪着无数的明星。天上的明星现了,好像点着无数的街灯。好程独伊抬头望见这若大城市里有无数的灯在夜风中高举着,心里想着那都是可连缀成项链的明珠。那万家灯火总能温暖人心。敞亮的屋里都是一位位母亲,一桌桌冷了的佳肴,都悬着一颗颗心。扑通声中呼喊着孩子快归,仿佛这颗焦虑的心早就跳到嗓子眼了,望穿一切只为一人。楼道上哒哒脚步声是如此急促,小孩子的书包里发出了文具盒内各色铅笔钢笔的打斗声。一二三四五六七,到了,母亲会激动地打开房门,想要说声回来了,却发现那是别人家的孩子。小孩子奇怪地看着这个阿姨,不管了,回家开心,拿出钥匙打开了对门的房子。啪嗒,门锁了,留下母亲落寞地转身回房,继续独自等待,叮咚,车辆到站,上下车请小心。好程独伊随着人流汇入了夜的城市,成了归家的小孩,背着书包,想着母亲。大城市凭什么鄙视小城市

有人说,失去的东西往往都是美好的。这句话是很有道理的,只有失去了,人们才知道珍惜。它会长久地留在人的记忆里,挥之不去。当你有一天,回想起它时,却有一种恋恋不舍之情。

过去,在农村每家每户烧锅做饭,都是用草锅。草锅就是用砖砌的锅腔,竖起高高的烟囱,一直穿过屋顶,锅腔上放上铁锅,再盖上锅盖,这就是一个完整的草锅了。用草锅烧出来的饭菜,比电磁炉、电饭煲、微波炉做出的饭菜,吃起来香。可惜,草锅随着人们生活条件的改变,它已经悄悄地退出了历史舞台。现在,就是在农村,也很少见到草锅了。

我记得那时候,我母亲厨艺很好,是村里做菜能手,她做出来的菜,菜色正,口感好,人们都喜欢吃。所以,只要村子里的人家有大事,都请我母亲去做饭菜。

在家里烧锅做饭的活儿,也全由母亲来干。每当烧饭时,都能看到母亲在厨房里忙碌的身影。我最喜欢听母亲在锅上炒菜声了。铁铲撞击着铁锅,发出清脆的叮当声,像悦耳动听的琴声,让人身心都感到愉悦。只要听到母亲在锅上炒菜声,我的肚子也会咕咕地叫。我便会飞快地跑到厨房里,站在锅旁,看着母亲炒菜,锅里的菜随着母亲手中的铁铲,在不停地跳动着,不一会,菜就炒好了。等妈妈把菜从锅里盛上来,我就用筷子夹起母亲刚刚炒好的菜,吃了起来。母亲看到我大口大口吃菜的样子,她总会笑着说:“看,把你馋的,慢慢吃,小心噎着。”这时,我会笑着向妈妈做个鬼脸,引逗母亲开怀大笑。

那时候,家里非常穷,早上喝二碗稀花花的玉米粥,哪能经得起顽皮的我折腾,没到中午,肚子里就叽里咕噜地叫起来了,饿得我眼前直冒金花。这时,我坐在教室里,心里在焦急地等待着放学铃声。老师在课堂上讲课,我一句也听不进去,眼前仿佛看见我家那高高的烟囱里,升起了袅袅的炊烟,烟雾不断地向远处弥散开来,和蓝天白云交融在一起。母亲做出的饭菜香味在我脑海里来回飘动着,嘴里的口水不住地往下流。下课铃响了,我兴奋起来,像飞的一样,向家跑去。我还没到家时,母亲就把饭菜早早地端上桌子,她站在门口等着我吃饭。我到家后,放下书包,直奔饭桌子。这时,母亲就会提醒我说:“小馋猫,你还没洗手呢?”我只好放下筷子,把手洗干净,再坐下来吃饭。我狼吞虎咽地吃着母亲做的饭菜,母亲烧出的饭菜就是好,有滋有味的,肚子吃饱了还想吃。其实,那时候没有什么好吃的,吃的大多是窝窝头、和青菜萝卜,吃得好一点的,那就是千张豆腐。那鱼呀,肉呀,只有在过年时,才能在饭桌上看到。虽然当时饭菜很差,但我食欲很好,每次都把肚子吃得鼓鼓的,大概是饿吧,也许是妈妈做的饭菜太好吃了。

现在,家家生活条件都好起来了。一日三餐,摆上饭桌子的大多是鸡、鱼、肉、蛋和白花花的大米饭。可是,面对一桌丰盛的饭菜,怎么也吃不出当年饭菜那种滋味。这时,心里就会自然想起当年的草锅,想起母亲在厨房里忙上忙下的身影,想起母亲做的香味诱人的饭菜。

母亲去世很多年了,再也吃不到母亲用草锅烧的饭菜了。我想念当年的草锅,更想念远在天国的母亲。

本文标签:

审核:江翀d
关于短篇叙事散文《草锅》的编辑点评:

暂无编辑点评


您也许感兴趣的
该周最热散文
散文新作速递
会员评论

暂无会员评论。

新澳博网络文学网站提供各类网络文学作品、新澳博在线阅读。杨柳岸网络文学版权所有,未经本站或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由提供技术支持。 杨柳岸网络文学竭诚为广大文学爱好者、网络写手提供优质的原创文学创作平台!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ncfl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