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澳博>>散文>> 《归去来兮,君归何处》--苏东坡

《归去来兮,君归何处》--苏东坡

作者:xanszhou发表于:2017-12-28 11:19:42  短篇随笔散文关注度:杨柳岸网络文学为您统计中..

新澳博:水不试,不知深浅人不交,不知好坏时间是个好东西验证了人心,见证了人性说的好不如做得好人生,努力了珍惜了问心无愧就好虽然我不完美,但我很真实短期交往看脾气长期交往看德行一生交往看人品不要存侥幸心理虚伪永远换不来真心有时候看错人,不是因为瞎而是因为善良有时候帮错人,不是因为蠢而是因为把感情看得太重有时候忍下,不是因为没理而是不愿去争了男人是条狼选对了保护你, 选错了折磨你女人是条蛇选对了缠着你,选错了毒死你朋友是条路选对了帮着你, 选错了绕死你真诚的人,走着走着,就走进了心里虚伪的人,走着走着,就淡出了视线什么是朋友风光无限好时吃喝玩乐的都是酒肉朋友一穷二白时鼎力相助的才是患难之交什么是朋友说了不做的,都是虚情假意的鬼做了不说的,才是真心实意的给事不出,不知谁近谁远人不品,不知谁浓谁淡利不尽,不知谁聚谁散人不穷,不知谁冷谁暖水不试,不知哪深哪浅人不交,不知谁好谁坏沟通心灵的桥是理解,链接心灵的路是信任

《归去来兮,君归何处》--苏东坡

作者:周星星  南京市宁海中学高一(9)班

云何,当此去,人生底事,来往如梭。待闲看秋风,洛水清波。好在堂前细柳,应念我,莫剪柔柯。

东坡的五十亩青春麦苗还在烟花月末的暖风里懒懒地卧着,不远处的临皋亭外,春水推搡着。新年的春光和着江水欢腾地流过黄州的土地,隔江而望的,是影影绰绰的武昌城,像四年前那样,静静地立着。

柔软的春光怎会知道这蓬勃万物的主人行将离开。

明媚的江岸上,几间矮小的房屋里飘出丝丝酒香,里三层外三层地围着黄州当地的老百姓,屋檐下不大的匾额上镌刻着娟丽挺拔的 “东坡雪堂”。

酒杯撞桌,年近半百且素不擅酒的他紧紧地握着酒杯,一杯又一杯,斟满、饮尽、斟满……他看着饯行的父老乡亲,依旧初见般可爱,这苦中带甜的四年竟如此之快。头上的青丝又不知有多少在不经意间换了颜色。然而这一纸诏书却又如此的不适时的到来。

一声长叹,诉尽无奈。

他是多么热爱这块土地啊!这俨然成为了他的第二故乡。他听着儿子吴头楚尾的歌谣,他摇头叹息,他回忆着月下赤壁的泛舟当歌,捶胸顿足,他才记得自己的笔是如何向这层河山吐露表情的。他也当然知道自己沾满苦难的衣袂是如何在这焕然一新的。

桑下岂无三宿恋,樽前聊与一身归。

长腰尚载撑肠米,阔领先裁盖瘿衣。

黄州是他的修炼之地,四年时间,他完成了自己的修行,他侣鱼虾而友麋鹿,伴青山而送江水,他的人生智慧在这发酵,让他无惧前路艰难,学会宽恕,学会忍让,让滚烫的心冷却,但他那颗爱国的赤子之心却不会停摆,他一生宦游四十余年,为谁辛苦为谁甜?

他将杯中酒再一次一饮而尽,他的眼神变得坚定,他气势如虹地站起,指着他堂前的细柳,对周围的人说:如果想念我,看看这株柳树,不要裁剪它的柔嫩枝桠,等到了却天下事,堂前柳树长成栋梁,轼仍旧会归来!

他忽然想起了当年杭州的诗句:

我家江水初发源,宦游直送江入海

这宿命般地预见!无言,他收拾好行李,带上家眷,踏上永别黄州的路上。夜行武昌山上,回望东坡,闻黄州鼓甬,他黯然神伤,他疾呼:

黄州鼓甬亦多情,送我南来不辞远。

他的眼中分明有泪。

他就是黄州的滚滚江水,他就是那青山上坚韧的青松,那修行掩映的珠玑!

南下九江,他遇见了老友陈小造、陈季常,陈季常这位侠肝义胆的眉山汉子,漫漫宦游路,也有幸与季常相伴。他来时,陈接,他走时,陈又不辞长路,一步步地送,这段深厚的友情,他默默铭记,以至于后面的大风大浪,他仍有一丝安慰。

到了九江地界,波涛万顷的长江催着袭袭江风,吹着他的衣襟。让人忆起柳永的词:

留恋处,兰舟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

他望着迷茫的前途,他可曾忆起过乌台的夜,让人窒息。如虫豸般地小人觊觎着他,艰难的宦游路亦或是宦游的勾心斗角?他当然想过。

但他仍坚定地上路了,坦坦荡荡。

这跌宕的命运里,

他斩不断红尘。

本文标签:

散文苏东波随笔

审核:江翀d
关于短篇随笔散文《《归去来兮,君归何处》--苏东坡》的编辑点评:

暂无编辑点评


您也许感兴趣的
该周最热散文
散文新作速递
会员评论

暂无会员评论。

新澳博网络文学网站提供各类网络文学作品、新澳博在线阅读。杨柳岸网络文学版权所有,未经本站或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由提供技术支持。 杨柳岸网络文学竭诚为广大文学爱好者、网络写手提供优质的原创文学创作平台!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ncfl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