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澳博>>散文>> 来年,与喜欢的人在一起

来年,与喜欢的人在一起

作者:夜雨不朦胧发表于:2017-12-28 13:40:33  短篇抒情散文关注度:杨柳岸网络文学为您统计中..

新澳博:傍晚七点了,暮色四合。拥挤不堪的公交车上,黄色的吊环扶手在来回碰撞着,发出了清脆的声音。叮叮当当间车站的人渐渐稀少了,程独伊搭乘的夜车里有无数陌生的人伫立。浮躁的思绪在车厢里来回蹿动,程独伊不安地想着老妈一定很着急,她一定正在家里守着一桌丰盛的晚餐等自己。都七点了,程独伊还没有回到家,心急如焚的是两个人。程独伊不禁甩锅给六十五路公交车,害她在寒风中苦等半个多小时,远远地街灯明了,好像闪着无数的明星。天上的明星现了,好像点着无数的街灯。好程独伊抬头望见这若大城市里有无数的灯在夜风中高举着,心里想着那都是可连缀成项链的明珠。那万家灯火总能温暖人心。敞亮的屋里都是一位位母亲,一桌桌冷了的佳肴,都悬着一颗颗心。扑通声中呼喊着孩子快归,仿佛这颗焦虑的心早就跳到嗓子眼了,望穿一切只为一人。楼道上哒哒脚步声是如此急促,小孩子的书包里发出了文具盒内各色铅笔钢笔的打斗声。一二三四五六七,到了,母亲会激动地打开房门,想要说声回来了,却发现那是别人家的孩子。小孩子奇怪地看着这个阿姨,不管了,回家开心,拿出钥匙打开了对门的房子。啪嗒,门锁了,留下母亲落寞地转身回房,继续独自等待,叮咚,车辆到站,上下车请小心。好程独伊随着人流汇入了夜的城市,成了归家的小孩,背着书包,想着母亲。大城市凭什么鄙视小城市

一草一木一呼吸,无论多少浮躁的心事,都可以在瞬间归于平静。告别曾经爱过的,告别曾经怨过的,在缥缈的云雾里,继续寻觅属于自己的宁静。

——题记

今天,对别人来说,没有什么不同;于我,似乎有点不同。我特意起了个早,屁颠屁颠地往超市赶。超市里很热闹,菜也很新鲜。

我兴奋地拿起了一把蔬菜,把它放到购物车里。当我想拿另一把蔬菜时,鼻孔有点异样,不自觉地用手一摸、一滩清水。我淡定地用卫生纸一擦,余光飞快地往四周瞄了一圈,还好,没人注意我。那一刻,特别庆幸自己不是一个妙龄少女。

我望了望身边的人,都没有这种症状,因为他们穿得比我厚实。我之所以流清水,是因为早晚温差大的缘故,我平时都是上午十点以后才出的门,我这年纪,穿得这么单薄,想不流鼻涕水都难。

一路上,我不时用手探一下自己的鼻孔,担心清水会再次光临。毕竟几十岁的人了,万一遇见熟人,岂不是很尴尬。

回到家,我一边做家务热身,一边放飞自己的思绪。

很久没联系的一个妹妹,在平安夜的上午,微信祝福我生日。特别是那一声霞姐姐,让我很享受。

爱面子的我、调皮的回了一句:“生日还没到呢”。当她问我是不是圣诞节生日时,我没否认。只说了句:“姐不过阳历生日”。

关于友情,我一直都有一种错觉。我以为,我喜爱的人、必定也会喜爱着我。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发现,那只是我的一厢情愿。

友情这种东西,真的很微妙。哪怕是曾经拥有的是闺蜜般的感情,它都会随身边的人与环境的不同、淡忘于彼此。

没想到,世上还有让我感动的人,这位妹妹就是其中之一。她是我当年在化验室当班长时最喜爱的一个妹妹,人长得漂亮,性格温婉文静,知书达理。不管是我爆粗口还是一本正经,她总是一脸乖巧地微笑着,从不反驳。

当她锲而不舍地追问我的阴历生日时,我终究没能说得出口。毕竟她的生日,我没能记住,即便当时我也用心去记了,过后还是会忘得一干二净。

也许是年龄的缘故,也许是看淡了一切,在这人来人往的人群中,你我都是彼此的过客,久不联系的友情、会随着时间的流逝,淡了、散了。

在阳历生日过后的第二天,我百无聊奈的打开了许久不用的QQ。无数条生日祝福出现在我的眼前:有同事的、有同学的、有亲戚与文友们的,都是一些久不联系、内心却默默关心着我的人。

真正记住我阳历与阴历生日的,只有我的琪儿。在那个物质相当贫乏的年代,我们家过的、都是阴历生日。琪儿是年轻人,她会在我阳历与阴历生日的那天,打电话祝福我。还会在我的微信里,送上满满的祝福。当然,送给我的生日礼物,也一定不会落下。

缘来缘去缘如水,珍惜当下才是最重要的。不管是友情还是爱情,拥有时,我都会好好地珍惜。

我会好好享受与爱人、与孩子、与亲人、与不同时间段的朋友在一起的每一个瞬间。老去的时候,才会有故事让我深情地回忆。

前几天,近三十年不见的四位高中女同学坐在了一起。

与她们的品牌衣裤、品牌鞋子、名牌包包,光鲜亮丽的脸蛋与头发相比,我那随性的穿着打扮与她们有点格格不入。

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何况四个。大伙坐在一起相谈甚欢,一直聊到深夜都不愿离去。

一位女同学深情地望着我说:“女人,一定要好好地爱自己,要舍得给自己花费。”

一直都很抵触物质享受的我,那晚,却感受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温暖。

年轻时我会固执地认为,有些东西是羡慕不来的,命好命坏都是命里注定的。那些名贵华丽的东西、能够带着欣赏的眼光看看就好,当不得真。

也是,小时候在家靠的是父母,父母给我的爱、永远都是世界上最真最纯最不求回报的爱。

成家靠爱人?再好的爱人,当我与他的原生家庭、与他的朋友、与他的事业难以两全的时候,我是没有底气拍着自己的胸脯说:“他是我今生最坚实的港湾。”

老了靠女儿?在这竞争激烈的年代,她会心有余而力不足。作为她的母亲,惟愿她正常健康幸福的生活着、就是对我最大的孝顺。

靠来靠去,女人呀,还得靠自己。

余生的路,不管是平坦还是坎坷,我都会做到不逃避、不回避。在世多做好事,广结善缘,一切爱恨情仇、名利与享受、都只是过往云烟,健康就好。

午后的阳光真好,我独自一人来到了涟钢青山足球坪。

足球坪里很热闹,各种年龄段的人都有,冬日的暖阳照在身上,心情也暖和和的。

放眼望去,都是一些嬉笑打闹、散步聊天的,唯一不同的,是那几十个跳舞的女人。从走进足球坪的那一刻开始,我的心就已经融入到了她们的中间,我幻想着自己与她们一样、甩开步子,尽情地跳着舞。我不再孤单,不再落寞。

慢慢地,我的眼神越来越迷离。我看见,绿色的草坪上,来了一群穿古装的少女,她们在不停地嬉笑打闹奔跑着,如梦如幻的她们,把绿色的草坪给衬托得更加的光彩迷人,我的眼睛也紧跟着她们那婀娜多姿的身姿不断地变化着、穿越着,千年又千年。

突然,古装少女们不见了。只见一位穿着很潮流的美少女,一个人在空旷的草地上开心地跳着现代舞,我忍不住走上前去用手一摸,落了个空。

正当我茫然不知所措时,手机短信惊醒了我,我仍然站在那群跳舞人群的后方,只是分了神。

落寞,不舍,笼罩着我的心。我不再逗留,逃也似的迅速离开了那个本就不属于我的地方。

坐在这早晚冻得刺骨,白天阳光充足的季节里,我感慨颇多。

这一年,我收获了些许的皱纹、些许的白发、稍微‘丰润’的腰围、稍微松弛的皮肤及一丁点儿中老年斑。同时我也收获了美丽的心情,精彩的人生。

在我二十四公岁到来之际,我郑重的为自己许下了承诺:来年,做喜欢的事,与喜欢的人在一起。

最后预祝自己生日快乐!幸福安康!家庭美满!

本文标签:

审核:江翀d推荐:江翀d
关于短篇抒情散文《来年,与喜欢的人在一起》的编辑点评:

暂无编辑点评


您也许感兴趣的
该周最热散文
散文新作速递
会员评论

暂无会员评论。

新澳博网络文学网站提供各类网络文学作品、新澳博在线阅读。杨柳岸网络文学版权所有,未经本站或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由提供技术支持。 杨柳岸网络文学竭诚为广大文学爱好者、网络写手提供优质的原创文学创作平台!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ncfl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