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澳博>>散文>> 一元钱新闻稿费

一元钱新闻稿费

作者:千海江发表于:2018-01-02 12:52:50  短篇叙事散文关注度:杨柳岸网络文学为您统计中..

新澳博:你什么都不敢,所以你什么都没有  文/随心  1  生命因为勇敢而多彩,每个人生活都不一样。但有一点是一样的:勇敢的人,生活是多姿的。  最近深深体会:人大胆一点,勇敢一点,生活才是不一样的。什么都不敢,不去做的人,生活是单调的。  上周妹妹去广东玩,去了长隆的水上乐园。我翻看着她的照片她玩的那些项目,我也就敢看看。我觉得我要是去了,肯定不敢玩。  比如:从108层高升降梯下来,我个人恐高,这个高度我吓死。还会玩一些比较刺激的水项目,我胆子比较小,完全不行。  很多时候,很多事情,我不敢去做,不敢去尝试。给自己设置了局限,我总是认为自己不行,自己害怕。没开始就退缩了,看着身边的玩伴玩的开心。内心又想试试,但自己总是给自己找借口,又退缩了。  鸡汤界、提升女性自我成长的艾明雅老师,我很喜欢她的新书名《特别敢,又特别美》。因为特别果敢,进而特别美好。  2  勇敢的人,敢于尝试,总喜欢新鲜的事物,进而他们的生活是丰富多彩的。他们不会仅仅的守着安全区,也不会给自己设置太多限制。有喜欢感兴趣的东西,他们总是乐于尝试,去丰富自己,去体验感受。  而胆小之人,他们总是守着安全区,认为那些东西是陌生的,不安全,不敢去触碰。就算内心有火苗想要去尝试,接触,最后也会因为自己的想法太多,顾虑太多,进而灭掉那个微弱的火苗。  他们活在自己给自己设的圈子里,哪些不敢做,哪些不能做,哪些做不到。生活留给他们可供选择的在自己的筛选下,所剩无几。生活对他们而言,简单又枯燥。  他们翻看着朋友圈觉得别人的生活怎么那么有意思,那么丰富,那些自己都不敢尝试的东西,在别人眼里好像很简单。进而感叹人与人是不一样的,至少自己做不来。  3  以上说的就是我的感受,我特别胆小,又给自己设置了太多附加的东西。很多时候,旁人没有给我设限,我就自己给自己设置了。  去年和我妹妹说我要学游泳,结果磨磨蹭蹭的,一年过去了,我泳池一次也没有去过。倒是我妹妹去年去了好几次,现在都能自己去玩了。  上周她说要去广东玩,叫我一起。我说坐车好累啊,我觉得我到那边还没开始玩,体力就不行了。因为我会晕车,而且坐长途车,我特别容易累。而且她去玩的东西,我不一定能接受。我和她的差距就是,她胆子比我大很多。  去年一起学车的时候,她总是开的稳稳的。就我在那边磨磨蹭蹭,不怎么敢开。就算教练叫我大胆的开走,我也是慢吞吞的。考试的时候,所有人都看好她,我这个半桶水的只能靠运气。  4  我和我妹妹的差距就是,一个我畏畏缩缩,一个她勇敢前进。进而看看她的生活,在看看我的。我生活的很单调,虽然我比较喜欢简单的生活,但其实我也很羡慕她的生活态度。进而看到她的生活,我萌生了改变的想法,不能一直守着固有的圈子去生活。  人生只有一次,应该勇敢的过,什么事情都应该去尝试,去体验,让那些经历来丰富自己的生命之旅。既然只活一次,更应该过好。努力去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别胆怯、别退缩,生活的精彩来源自己的果敢。  当你在自卑期期艾艾不敢和暗恋的人告白时,勇敢的人早已告白,勇敢追求了;生活不会眷顾任何人,别人所得的都是自己勇敢去追求来的。  生命只有一次,没有什么好怕的,勇敢的去做任何想做的事情。别给自己设置太多条条框框,你比你想象中更勇敢更美好。(文/阅读时间作者人随心)  作者简介:随心,写生活感悟文字的人。一个或逗逼或内向的水瓶座女生。坚信人生不止一种生活方式,应该寻找,改变、尝试不一样的生活态度,发现不一样的世界,让文字修行自己的人生。推荐文章:北大自习哥。http://www.610456(ok)/renshengzheli/1006.html你到底是不想,还是不敢

记得那是一九九〇年春天的事了。那时,我刚由南疆某战役储备仓库调到地处乌鲁木齐市北山坡上的新疆军区后勤部通信营一连当文书。

一天,营部的一个通讯员在营区里见到我说:“哎!快到大门口收发室去,那里有你的稿费汇款单!”我很是高兴,赶紧跑步来到位于营区大门口的收发室。收发员正在发报纸,见到我时脸上露出了微笑。他将我们连里的报纸递给我说:“来签个名字!这里还有你一张汇款单!”接着,他又从抽屉里拿出一张汇款单,在上面按了一下收发室的章子,才递给我,就又转过身忙着发他的报纸去了。

出了门,我仔细地看了一下汇款单,发现汇款单“汇款金额”一栏里赫然填着两个字“壹圆”。汇款单位是“乌鲁木齐卫生报编辑部”。重要“内容”都是用手写的,不象现在的汇款单上全是打印字体。

我恐怕看错了眼,又仔细地看了几遍,发现并没有错,看看周围并没有人看见,就装进了口袋。回到连里,我没有给任何人讲,包括在连部和我距离最近的通讯员周旭。他曾经“挖苦”过我说:“我们要写就写大文章,写火柴盒大小的文章谁不会!”我心里也很清楚,“壹圆”已经很明白地告诉我了这篇已经见报的“新闻稿件”的长短。

那汇款单的背面,注明了取款的时间期限和详细的邮电局地址。一元钱,取还是不取?真是麻烦。连里刚刚开过会,要求不管是谁?没有特殊的事情在正课时间内不得外出。如果下班再去,那人家邮局的同志也下班了。

过去七天才过上一个星期日。没有办法,我一直等到了星期日这一天。才得以向连里请了假,到北山坡下红山路上坐公共汽车到解放路路上的大十字邮局去取“稿费”。当时,从北山坡下的红山路到大十字邮局的公共汽车票是两毛钱,为取这“壹圆”的新闻稿费,我仅来回坐公共汽车就用去了四毛钱。

转眼快二十多年过去了,领取一元钱新闻稿费的经历却一直印在我的脑海里。就是那一元钱的新闻稿费,促使了我在新闻写作的道路上不停地跋涉,到现在似乎还没有停步的意思。

本文标签:

审核:江翀d今日关注:江翀d
关于短篇叙事散文《一元钱新闻稿费》的编辑点评:

暂无编辑点评


您也许感兴趣的
该周最热散文
散文新作速递
会员评论

暂无会员评论。

新澳博网络文学网站提供各类网络文学作品、新澳博在线阅读。杨柳岸网络文学版权所有,未经本站或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由提供技术支持。 杨柳岸网络文学竭诚为广大文学爱好者、网络写手提供优质的原创文学创作平台!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ncfl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