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澳博>>小说>> 诈尸

诈尸

作者:殷宏章发表于:2018-01-08 23:18:23  短篇恐怖小说关注度:杨柳岸网络文学为您统计中..

新澳博:决定你一生的,是趋势判断力  文/雾满拦江  01  信息爆炸时代,大家每天疯狂的刷刷刷,刷各种资讯。  可是效果怎么样涅?  ,如果你根本没有资讯的价值判断力,纵然是每天刷一万条网文,也是枉然。  02  北大光华管理学院客座教授黄铁鹰先桑,曾讲过他的小学老师的故事。  老师生于印尼,是广东华侨。上世纪50年代,毕业于雅加达大学金融系。  然后爱国归来,在长春做个小学老师。同时给孩子们讲数学和语文。  1977年,老师带着妻子和三个孩子,到了香港,成为一名建筑工。几年后,开始在家里组装电子表,卖往内地。  改革开放,老师返回深圳,创建深圳(香港)环亚电子集团公司,这家公司,在早年的深圳极有名,许多老深圳,都曾和这家公司有交集。  环亚电子,是深圳当年最大的电子装配工厂,老师也成了鲜衣怒马的董事长。  多年之后,这位快人一步,由小学老师转型的董事长,现在怎么样了涅?  ,说出来,会把你眼珠惊到滴溜溜乱转!  03  若干年后,黄铁鹰已经从当年的小学生,成为名家客座教授。  有天他在香港油麻地逛街,突然听到一个声音:十元两件,十元两件,要买的赶紧啦,错过这个村就没这个店啦。  ,这声音,好耳熟哦。  扭头一看,顿时目瞪口呆,昔年鲜衣怒马的环亚电子集团董事长,正推了辆三轮车,当街大声叫卖日本的二手衣服。  董事长在搞什么?黄先生看不懂:莫非,这是时下流行的行为艺术?  正犹豫要不要打招呼,突听一声喊:警察来啦,赶紧跑哇,就见老师动作疾如闪电,把二手衣服往车上一塞,推车狂奔,疾如闪电,跑得那叫一个快,全香港的警察都逮不到他。  原来,响当当的环亚电子集团,破产鸟。  老师被打回原形了。  ,可这是为什么呀?  04  黄先生找到老师,询问究竟。  老师说:你都看到啦,老师破产啦,公司木有咧,现在老师只能干这个。当年光鲜的董事长夫人,就是你师母,在一家血汗工厂做女工,专职剪线头。  黄先生不明白:不是老师,你那么大的企业,怎么会破产呢?  老师:还不都是股市闹的,当初炒股忒赚钱啦,我干脆把企业抵押上了,结果你瞧瞧,股市一跌,老师的企业就木有咧。  黄先生:,不是老师,你可是学金融的,比任何人都懂股市,  老师:金融有个屁用,一切取决人性,要不要来件日本的二手衣服?便宜,才20块钱哦。  05  网上有篇很火的文章,大意是:如果当年不读书,现在已是大土豪。  文章称:有个孩子,生在北京长在北京,独生子女,如果他只吃不挪窝,现在铁定是大号土豪。  但他灰常热爱学习。  于是家人张罗送他出国,可是没有钱。  那就卖房吧!  把当时在北三环的房子卖掉,孩子拿了钱,意气风发奔美国。  六年后,孩子带着两张文凭归来,开始努力奋斗,奋斗了几年,惊发现自己当年卖掉的房子,此时已价值千万。而他工作四年的收入,连房子的首付,都付不起了。  文章问:到底这些年的背井离乡,值还是不值?  06  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儿。  人类的每一次错误,都有过去的影子,不过是重蹈覆辙。  历史给我们惟一的借鉴,就是我们从历史中不能得到任何借鉴!  07  投资界陈宇先生说:我所有的成功失败,很大程度上都不是我自己个人能力决定的,而是被大趋势给决定了。我唯一盈利的机会,其实只有一个,就是猪都会赚钱的时候!  陈先生认识个年轻人,当年应聘去名企。竞争惨烈啊,堪称高手如云,年轻人过关斩将,险象环生,把这些竞争对手统统击败。  获得了这个美好的职位。  好爽哦,看着那些残兵败将,灰头土脸的去了家没名气的小公司。  ,十年过去,当年那些手下败将们,个个身家都过了亿。而这位获得胜利的年轻人,仍然在原地徘徊。  ,为啥呀?  因为当年的失败者,不得不去的那家小企业,叫阿里啪啪。  陈先生谆谆告诫说:永远不要与趋势为敌!  08  说到不可与趋势为敌,许多人频仍点头:对呀对呀,你看股市这些年来有多少泡沫?你怎么可以把那么大的企业押宝一样押上去涅?这不是脑子进水了吗?你看房地产这么多年发展如此迅猛,你怎么可以卖掉北京的房产涅?还有,谁不知道马云巨有钱,当年你咋个不跟他混呢?  ,马后炮,其实看到的根本不是趋势。  而是已发生的结果。  09  ,俯瞰此后三十年,知道潮流和大势,这才是洞悉趋势。  肤浅者总是拿现在的结果,去衡量此前的选择。只有真正思考过人生智慧的人,才有可能掌握趋势研判力,让自己获得顺风顺水的一生。  10  周有光老人,生于晚清年间,经历了民国、抗日战争、建国后的历次波折,幸福的活到了111岁。  老人家年轻时,赴英伦留学,每天在阅览室里翻阅报刊。  有位教授对他说:孩子,新闻资讯,不是这么看的。你这种翻阅方法,看起来好象是在了解世界,实际上都是无用功。  为什么涅?周有光问。  因为,教授解释道:你每天看到的大量资讯,根本不是什么资讯,不过是时下生活的浮光掠影。这些琐碎文字,即非时代趋势,更对生活缺乏影响。一个人把宝贵的时间,浪费在这种无意义的阅读上,你会努力一生,却一无所获。  真的假的?周有光半信半疑:那要怎样做,才算是把握趋势的阅读呢?  你要这样做,教授指点道:你仍然要每天浏览新闻资讯,但浏览过后,你要闭上眼睛,在心里想一想:嗯,今天看了好好多的新闻哦,可是哪一条,是最重要的、最有可能会产生重大影响的涅?  凭直觉,你会找出条新闻。  然后,你要证明一下,为什么这条新闻,是最重要的涅?  证明的方法,也很简单,就是查阅大英百科全书,查阅书中的理论,是不是有哪条和今天的新闻,有深切的契合点。  ,如果一条新闻资讯,其信息符合科学理论或人性理论。那么,这起新闻所提到的事件,就会在历史长河中慢慢发酵,这起事件或商业机构,就会慢慢成长壮大,或许它起初并不起眼,不引人注意。但慢慢的,这起事件就会汇聚而成历史潮流,这家商业机构就会获得越来越多的资源,终有一天成长为震骇世人的巨无霸。  ,哦,原来研判未来趋势,就是这么个简单办法。  周有光学会了,此后他的人生,突然之间变得平静,再也没什么大起大落,没什么坎坷或磨难。  岁月静好,现世安稳,只需要这一点点的小智慧。  11  如果用周有光老人的简单法子,复盘一下此前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30年,曾经让你困惑的一切,就会变得简单透亮,明明白白。  再用这个法子,研判此后的三十年:  ,你会发现,未来三十年,是一个认知扩维而文化扩容的时代。技术的高速发展,会让生活的技术含量越来越高。正如互联网废掉了行走在田间小路的邮差,此后所有的简单操作,都将为技术所取代。  ,你会发现,未来三十年,是一个人文学科迅速发展的时代。当技术在生活中占到越来越高的比例,人类必须选择技术暂时还不太擅长的领域,以拓展自我空间。而思想领域与智慧之界,因其个人化的特点,让技术一时难以攻克占领,更有可能糜集更多的人性化诉求。  ,你会发现,此后三十年,广义财富会出现,彻底改变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社会财富受制于黄金总量,而二战后钞票发行又受制于社会财富总量的两难格局。新的时代,无穷变化,哪怕你稍有落伍,都有可能被摒弃于财富城堡之外。  ,你会发现,此后三十年,知识学习必将让位于智慧推演,个性化、更具实用价值的知识体系会出现。此后三十年,现有的大学教程必然会颠覆重建,许多头发斑白的老教授,将不得不苦着张脸,和学生们坐成一排共同学习。  ,总而言之,变革正在进行时,值此密云不雨,风雷隐隐,我们每个人,真的需要具备一点趋势研判能力。  12  人之自由,是人类拥有思想。  有思想,有见识,赋予我们于混沌现实中的明犀眼光,穿透未来铁幕,抚摸时代趋势,感受那强烈震动的脉搏。躁动的心,就会恢复平静。  托尔斯泰说:幸福的人生,都是相似的,知趋势,行稳健,鸡不飞,狗不跳,无非不过是平静祥和,这就是幸福的相似性。  不幸福的人生,各有各的狗血,昧于势,昏于理,情迷惘,心惶恐,这样子的人生忽起忽落,跌宕起伏,会让心脏饱受刺激。  平平淡淡才是真,清楚明白见本心。人生最重要的,莫过于对时代趋势的把握,味于大势之人,犹如盲人骑瞎马,半夜临深池,真的好危险。只需要一点点的认知智慧,让我们明晰未来的方向,一切就会变得简单起来。无论是此前的历史,还是久远的未来,起作用的永远是简单智慧。心如房间,喜欢自己的人,会把房间收拾到整洁清净,简简单单。不喜欢自己的人,会把房间弄到一团乱麻。所以认知不足,味于智慧的人,总是把人生弄到极尽痛苦,付出惨烈,所获极微。但如果你的心,能够清晰的看到远方,生活中的一切,才会复归于简单,才会感受到平静与平和的幸福力量。分手了真的就不能在一起吗女友说不可能了如何挽回

小时候,三呆瓜(化名)和奶奶不太亲,倒是跟姥姥比较亲。也许不经常和奶奶在一起,或许长时间跟姥姥在一块。逢年过节基本上都在姥姥身边,姥姥全家人都生活在农村。

大家可能都知道在农村,尤其过去不开放的时代,容易把各种未解之谜的事情,却都会想象灵异事件来处理。不要谈什么科学,不用讲什么技术。世间上有些稀奇古怪的事情,即使用现代科学的手段,我想也无法来解释了。

因为三呆瓜常常在姥姥身边,所以经常跟三呆瓜说过去的事。是是非非,真真假假,无法佐证。有件事情真的遇到过了,三呆瓜到现在都觉得是真事。姥姥家住在天州市任丘,可能有人知道任丘的地方,那是地道战的发源地。那时姥姥和姥爷常常钻地洞,也常常的挖地洞。埋在地下什么东西,都是见怪不怪了。因为老两口是勤劳热情的人,所以村里大事小情和红白喜事都愿请来帮忙了。

有一次,村里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去世,这个人跟姥爷从小一起长大,两人关系相处很密切。村里人见面都称二爷,姥姥常常抱着三呆瓜到他家吃吃喝喝。二爷生病去世的时候,家里还有一个女儿。因为出世时患有先天性疾病,所以医学上称先天性痴呆症。女儿都老大不小了,每天她总是疯疯癫癫,当然不可能嫁出去了。那年代近亲结婚很普遍,像这种情况也正常。若你注意的话会发现了,村里基本上有这么个傻傻的孩子。

二爷生病去世以后,他家里人想起就过来。请三呆瓜姥爷过去帮忙,姥爷用木制澡盆给二爷洗了澡,梳了头发和穿了寿衣。农村都有这样的习俗,不少地方也是这样的做法。人死了要放在老家房子的正堂,摆设灵堂和上拜桌,去世的人躺在棺材里,放在灵堂正中央,合上棺材盖子。接受子女亲戚的吊唁,三天之后才能下葬。

那一天,二爷去世的时间,应该是早上八点左右。估计是心脏疾病之类原因,从医院拉回来就准备设置灵堂。通知亲戚朋友相互送信,等到灵堂设置好了。二爷的棺材摆放在灵堂中央,村里的灵堂其实很简单,棺材放在两个大木头板凳上,常见的自己家坐着的长条板凳。头冲外,头前是一个小桌子,有二爷的照片和一些贡品、蜡烛,灵堂两边地上铺着似土炕上的席子,儿子和侄子都穿着孝衣,在二爷的棺材两边守着,有前来吊唁的人,吊唁完要给人家回礼磕头。

中午,已经有陆陆续续来吊唁的人,三呆瓜姥爷跟着忙东忙西,搭架子,盖敞篷,前来吊唁的人要吃饭,安排在院子的敞篷里了。 这么七忙八忙到了晚上,亲戚和朋友差不多走了。剩下二爷的儿子和几个侄子,还有几个亲戚忙活的人。三呆瓜的姥爷在灵堂,按照当地农村的习俗,每天晚上忙完之后,都要请帮忙的人吃饭。吃到晚上十点多的时候,大家饭差不多都吃完了。他们一边坐着吃饭,二爷的棺材有侄子和小辈来守灵。因为几个人要轮流的守夜,所以买了一副扑克在那边打牌。

姥爷闲着没什么事了,在那东一句西一句的聊天。当大家谁也没注意的时候,二爷的尸体在棺材里咔哧作响。突然,推开棺材盖坐了起来,那个长条凳子不是很稳当,二爷站起来七花八花摔到地下。大家都还没缓过神来,也没明白是怎么回事。看见二爷在地上爬了几下,又一动不动了。旁边的守灵几个小辈,吓得撒腿往姥爷这边跑了。打扑克几人顿时站起来了,急忙跑到二爷的尸体旁边,只见二爷刚跑了几步,瞧见瞪着个大红眼,站起来就往外跑了。

因为穿着那种软软的死人鞋,所以跑起路来有些不平衡。二爷稀里糊涂的跑到院子,嘴里发出哼哼的声音。也听不清说些什么话,东撞西撞像喝醉酒的样子。所有人害怕不敢上前,也都吓的不轻了。儿子吓的呆在那不敢动,抹去眼角的泪水,嘴里一直哭喊道:爹!爹!爹呀……

姥爷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在院子里拿了一根挑水的竹扁担,横过来跑到二爷的面前了,两只手紧紧抓在扁担上,二爷的眼瞪得通红,嘴里不停的流着口水,还不停的发出哼哼声音。一时力气大的惊人,推着姥爷往后退了好几步。其他人根本不敢上前了,这时姥爷一边顶着扁担,一边对着二爷喊着话了。

你这是做啥?有什么放不下,走了就走了。

二爷瞪着布满血丝的眼睛,一动不动没吱声了。

这是干嘛呀!咱老哥俩这么多年了,早就该上路了。

二爷瞪着眼晴说不出话来,眼角在不停的流泪。

你也别担心二妞子(二爷的傻女儿)了,我们都会帮着照应了,放心吧!

二爷还瞪着眼睛说不出话,头点了几下表示懂了。

唉!你担心了一辈子,怎么就放不下呢?该去那边好好享享福了!

二爷呀,走吧!千万别恋着了,你家里还有我呢!儿子也老大不小了,看见你这样的作妖,瞧见心里能不难受吗?

话语一落,没想到过了十几分钟。二爷慢慢的摊在地上了,一直瞪着双眼也不喘气。儿子和侄子傻傻的站住,姥爷说了一句话,傻站住干什么?快来帮个忙呦!姥爷跟他们把二爷抬到棺材里了,还继续跟二爷说了话,未想到过了一会儿,二爷就闭上眼不动了。大家都吓的一身冷汗,其他家里人也都过来了,唯独不让女的进来。有人问二爷是不是还没死?要不叫医生过来看一看。姥爷用手摸了二爷的肚子,探了探鼻子,遗憾的说二爷断气了。现在他死去身子都凉了,刚才诈尸是回光返照的现象。

明白二妞子有托付了,二爷也没再活过来。这么又放了两天,三天后才入殓下葬了。那时还不实行什么火葬,抬着棺材在村里坟地转一圈就埋了。你别看二爷闹了个回光返照,他心里是特别的难受。因为他心里放不下这个家,所以就不甘心这么走了。非得要回过来看一看,姥爷说着几句话就流泪了。

这种诈尸和回光返照的事情,可能有人不愿意的相信。世间上有很多类似的情况,我们说不清道不明。有的人明明已经病危了,却突然就好了没事一样,也有的人活了几天,最终还是遗憾的死了。可能有人不相信诈尸和回光返照,但是这种千奇百怪的故事,各个地方都有过发生了。这种世间上诡异的现象,并非用科学技术来解释了。人死如灯灭,心里放不下人和事,回来看一看也没什么,总的来说都是因为亲情。

审核:江翀d
关于短篇恐怖小说《诈尸》的编辑点评:

暂无编辑点评


您也许感兴趣的
该周最热小说
小说新作速递
会员评论

暂无会员评论。

新澳博网络文学网站提供各类网络文学作品、新澳博在线阅读。杨柳岸网络文学版权所有,未经本站或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由提供技术支持。 杨柳岸网络文学竭诚为广大文学爱好者、网络写手提供优质的原创文学创作平台!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ncfl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