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澳博>>诗词>> 祭贞丰袁氏始迁祖妣陈氏文

祭贞丰袁氏始迁祖妣陈氏文

作者:皓寒发表于:2018-01-18 09:06:10  短篇古体诗诗词关注度:杨柳岸网络文学为您统计中..

新澳博:想要拥抱这个世界,请先爬出自己的壳  文/苏希西  1  小佳卫校毕业分到乡卫生院那年,刚满19岁。  上班第一天,护士长给她发了护士服和燕尾帽,又腾了一个衣柜给她放衣服,衣柜是那种简易式木柜,黄漆斑驳,老式的锁孔上挂着的钥匙被磨得黑亮。  护士长有些感慨,小佳啊,这个柜子虽然旧,但蛮好使,已经陪几茬人熬到退休,搞不好比你妈年纪还大,从今天起就给你用了,好  小佳接过那把黑黢黢的钥匙,有点五味杂陈,从今天起,这个柜子的使命就是陪自己熬退休吗?  护士长是她家的旧邻,和在卫生院一墙之隔的乡政府上班的老妈是同学,对她挺照顾的,可是毕竟是从小看着自己长大的阿姨,突然调整成同事的角色,她从心理上还没适应过来。  随后护士长又带她熟悉环境,其实根本多此一举,她从小就在这个院子里捉迷藏,逮蛐蛐儿,上至院长下至打扫卫生的老大爷,甚至院子里穿梭来往的野猫,都是熟悉的旧面孔。  正式值班前护士长又交给她一把砂轮,我们卫生院病人不多,如果不出意外,这些砂轮够你用一辈子了。好  小佳接过那把铜钱大小的医用砂轮,愣在了原地。  一小把砂轮,十多枚而已,这些砂轮每次割安瓿时会摩擦损耗微乎其微的尘埃颗粒。  磨完这一小把砂轮,她的一辈子就走到尽头了吗?  悚然而惊。  她真的要在这座破败的二层小楼里,用着那个油漆斑驳的衣柜,像许许多多已经退休或即将退休的前辈们,用生命的损耗来打磨手心里的这些砂轮,终老至此吗?  为什么连想一想,都会觉得凉意满满?  2  在网上看到一个女孩类似的心路历程。  她大学毕业后分到家乡的县高中执教,刚上班不久,学校就给一名退休返聘的特级教师开教学研讨会。  她作为会务,负责给领导和与会者添水。  添到报告席前白发苍苍的老教师,后者冲她微笑致谢,她却也因此看到他缺失的门牙,和颤抖得厉害的双手。  会后,校长夸她服务到位,指着在众人的簇拥下蹒跚走下报告席的老教师,鼓励她道:好好干,再过四十年,学校也能给你开一个这样的大会!  正午的烈阳下,姑娘说,我感觉像被一桶冰水迎头浇下。  后来,她离开家乡,走过很多路,见过很多人,尝试过很多种其他的职业,最终成为其他人眼中所谓的成功者。  她说:我不是不喜欢教师这个职业,我只是控制不住地恐惧,恐惧那种一眼就能望到头的生活,四十年如一日地重复着,你在二十多岁怎么过,到了六十多岁依然怎么过,这点太可怕了,一想起来简直令人绝望。  她的经历,让我想起了曾在微信上流传的段子。  马云成名后,有人恭维他:,我真的很佩服你,熬过那么多难熬的日子,才有了今天这样的辉煌,你真的太不容易了!好  据说马云是这样回应的:,熬过苦日子其实一点也不难,因为我知道它一定会变好,我更佩服你,明知道苦日子一成不变,还能坚持不做任何改变,换成是我,早疯了!好  3  在我后台,有个读者曾反复多次,提出自己的疑问:  我是一个平凡普通的二本生,在体制内已经呆了七年,几乎所有的青春年华都奉献给了这里,我踏踏实实做好所有的分内事,但是既谈不上出色更说不上亮眼,我渴望突破,渴望和以前不一样的生活,我想活出自我,想要不负此生,可是我在体制内已经待得太久,久得失去了自由生存的能力,如果离开体制这一亩三分地,我真的不知自己还能去做些什么?希西,我该要怎么办?  怎么办呢?我想说的是,圈住这位读者的也许不是这份稳定的体制内的工作,而是他的那颗画地为牢的心。  他给自己贴上了很多的标签,平凡普通好、,二本生好、,没有自由生存能力好等等,还没踏出第一步,就踯躅不前,把未知的困难放大无数倍,认为自己余生只能这样了,不敢去想通过努力,会过上不一样的人生。  ,想要好与,一定要好之间,隔着天堑般的鸿沟,想要好的人看到的只是困难,只有,一定要好的人才会拿出行动,全力以赴。  我不鼓励任何人不加考虑地任性辞职,但是反对任何死水微澜、停滞不前的现状,即使身在体制,也可以不断充实自己,学习一门新外语,掌握一门新技能,斜杠发展,多方尝试,开启双重甚至多重身份。  一次次实践,一步步踏出,从陈旧的舒适圈走出来,山重水复,柳暗花明,总有一天,你的眼前会豁然开朗。  想要拥抱这个世界,至少你得先要爬出自己的壳。  每个人的生命,在本质上来说都是拥有无限可能的,为什么一定要给自己设限,只掌握一门技术,只坚守一份职业,只认准一种生活模式,从来不敢越雷池一步呢?  就像前文提到的小佳,她在家乡做了三年护士,期间自考取得英语本科文凭,随后离开家乡,去了大城市打拼。  现在的她,在一线城市的医药外企做CRC的管理工作,三十出头已经买房买车,一身的白领精英范儿。  她是我的远房小表妹,初始学历是很多人都看不上眼的中专。  其实未知的旅程,坎坷的道路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可怕的是一眼就能望到头的,一成不变的人生。  就像罗振宇所说的:如果一件事可做可不做,但凡有精力,一定要做,因为做这件事的好处,你在评估的时候,是评估不出来的。  你会认识什么人,会遇到什么事,是事先无法知道的,你只有走出去,动起来,才会生出意想不到的惊喜,坐井观天,永远也就只能看到巴掌大的井口。  生命如水,即使做不到像海洋那般汹涌澎湃,气势滂沱,至少也不能变成一潭死水一口古井。  最理想的状态是像一条河,蜿蜒曲折,奔涌向前,随着四季更迭变换两岸风景,时时处处美得各不相同。  我为什么这么拼,就是不想让自己的生命一眼就能望到头,想在自己厌倦的时候,可以随时开启一段新旅程,想让自己的生活可以多些主动的选择,未来能够惊喜不断。  还在等什么呢,青春呼啸而过,愿你不再蹉跎。想那么多干嘛

袁玉刚
维丁酉年腊月初一,贞丰袁氏后裔为始迁祖妣陈氏立碑祭奠仪式在贞丰县长田镇瓦厂村坡板组隆重举行。遵义土城袁世明世家历史文化研究会副会长兼副秘书长袁玉刚受邀主持仪式并领颂祭文,贞丰袁氏家族协会负责人袁永福带领族人奉祀,曰:
丁酉腊月,万物呈祥,初一吉辰,祀祭祖灵,忠孝铭堂。
至诚顿首,缅怀祖德,宗功无量,子孝孙贤,世泽绵长。
贞丰袁氏,源出扎佐,安公开基,明亮脉承,世代兴旺。
五显华光,恩泽祖灵,后世子孙,铭记祖训,千秋颂扬。
祖妣陈氏,贤德闻达,泽润子孙,和睦振家,房房兴旺。
群山苍苍,众水泱泱,祖妣大德,后辈敬仰,何敢云忘。
子孙后裔,攀山涉水,齐聚墓前,适彼墓堂,念祖慈祥。
始祖明亮,祖妣陈氏,辗转迁移,落业于斯,筑梦拓荒。
浩浩妣德,款款深恩,历远弥光,千古馨香,沐似春阳。
祖德垂裕,家声振振,书声琅琅,克勤克俭,再铸辉煌。
树高有根,流水有源,祖若有灵,佑及后裔,万代盛昌。
祖墓修缮,燃烛焚香,告慰祖灵,同乡和睦,奋发图强。
吾族同胞,祖德铭胸,明礼诚信,勤俭自强,振族兴邦。
天地共鉴,福祉光明,愿吾祖妣,永赐甘露,福荫门郎。
今逢盛世,政通人和,举族同奠,略备薄馐,来格来尝。
皇天在上,后土在下,子孙罗拜,祈祖佑庇,永叶吉康。
祭幕惟落,瑞光浩茫,大礼告成,至诚恭奉,伏惟尚飨。
2018年1月17日岁次丁酉年腊月初一

本文标签:

审核:陈祥炎
关于短篇古体诗诗词《祭贞丰袁氏始迁祖妣陈氏文》的编辑点评:

暂无编辑点评


您也许感兴趣的
该周最热诗词
诗词新作速递
会员评论

暂无会员评论。

新澳博网络文学网站提供各类网络文学作品、新澳博在线阅读。杨柳岸网络文学版权所有,未经本站或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由提供技术支持。 杨柳岸网络文学竭诚为广大文学爱好者、网络写手提供优质的原创文学创作平台!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ncfl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