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澳博>>散文>> 杭哥

杭哥

作者:沪陕闽粤发表于:2018-01-27 16:07:07  短篇叙事散文关注度:杨柳岸网络文学为您统计中..

新澳博:新车的车身相比现款车型将会更加低矮,倾角更大的A柱、平坦的车顶以及后部类似溜背式的线条,让这款尺寸庞大的轿车看上去不失运动感,尾杠、尾灯部分棱角分明的线条更显个性。

从相貌看,他是一位有教养的富家子弟:从小头发就梳成三七开,服服帖帖的;脚下的皮鞋永远亮着光泽;一张标致白净的脸,挂着微笑和满足。大人叫他杭杭;小孩则叫他杭哥。

杭哥,是我祖母身边的亲戚。照理,远房亲戚疏于来往,可杭哥却一直受到欢迎。几个星期不来,孩子们就会缠着大人打电话或托人去叫。我十来岁的时候,杭哥廿岁光景,已经是一名医学院的大学生了。他每次来,总是从口袋里摸出大白兔奶糖或者巧克力分发给我们;碰到我们晚上贪玩不愿上床睡觉,最好的办法就是让杭哥讲福尔摩斯、霍桑侦探,吓得我们赶快上床,钻进被窝里听耸人故事,味道好极了!我们也常去他家,往往还没拐进弄堂,就能听到悠扬抒情的小提琴声;再走近几步,便能看见杭哥穿着挺括的白衬衫,在二楼西侧的棕黄色大理石阳台上专心地演奏着,夕阳在他青春的轮廓上镀了一层金黄。这耀眼的金黄让孩子们肃然起敬,进入客厅后都变得乖巧而有礼貌:规规矩矩坐着看佣人在果盆中摆放糖果糕点。主人不叫拿,谁也不动,要在别处早就先下手为强了。

大人都夸奖杭哥少年老成,懂规矩明事理。这与杭哥出生在一个好家庭不无关系。他的父亲是上海圣约翰大学的高材生,他的母亲则是上海顶尖的贵族学校圣玛利亚女校的校花。自然他从小受到过良好的教育。在他大学还没毕业的时候,他的母亲带着弟妹已经去了南美,与他的父亲团聚;留下他与母亲的梳头娘姨阿娥在这幢小洋房里,只是等杭哥五年大学一毕业,也将申请出国。

正是人生的恋爱季节。那时潇洒英俊的杭哥学业成绩好,篮球排球都擅长,真正是女生眼中的白马王子!这其中也有让他动心的姑娘。但杭哥明白,自己即将出国,千万要对别人负责,他克制着自己不去考虑。他需要考虑的是:如何当好一名外科医生,也许能在海外自己开一家私人诊所……

天有不测风云。一场运动毁了他的前半生。大四时,学校将他们派去安徽农村搞“四清”。他与另外两名同学负责一个生产队。别的队或挖出了妄想变天的暗藏敌人,或揪出了地富反坏代理人;最起码也是贪污盗窃的坏分子。可是杭哥这个队就是没有抓出一个有问题的人。领导几次开会都旁敲侧击说他们“右倾”。为了交差,另两名同学就说队里饲养员贪污过豆饼饲料,还有人说殴打过牲畜,应该定为坏分子。杭哥从小的家教就是做人要有良知,尤其是诚实的人应该在权势与金钱面前能够说出“不”字的,那才是一个有正义感的男人。在没有足够的事实根据面前随便定罪,他于心不忍,所以一直顶着不同意。

倒霉的是杭哥就住饲养员家。有人反映说杭哥过的是资本家小开的生活:证据就是他每天要泡脚擦身(那热水可是饲养员老婆烧的,这下他与饲养员的关系就说不清楚了)、并将每日更换的三角裤头晾在廊檐下。那时农村没人穿三角裤,这就有宣扬腐朽生活的嫌疑。(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事情一传传到领导耳朵里,联系到杭哥工作中的“右倾”,便一步步上升到阶级立场问题,让杭哥停职写检查。这个杭哥也许太有绅士风度了,不但将自己的“问题”解释得一清二楚,而且对工作组搞的“四清”给村民造成的负面影响,也分析得明明白白——要说错误,就是自己没将问题及时汇报。

这让领导万分恼怒,马上将他带回学校“蹲禁闭”。学校再左,对于杭哥的这点问题也定不了罪状。但又怕被人说处理右倾了,最后就以“严重的资产阶级思想”、“给运动抹黑”为由,对其作出劝退学业的处理。

在那个没有尊严不讲公理的社会环境里,杭哥完全没了方向,自己的诚实负责怎么就会落得个如此下场?他不知道:在当时,就是受到天大的屈辱,也只能咬碎牙齿往肚里咽!

劝退学业,意味着没有毕业;没有毕业证就判定为没有工作。于是杭哥要求申请出国。居委会、街道表面上相互踢皮球,暗中是认为他还需要改造,那么容易就让出国是对他的不负责。最后总算没有彻底绝了他的生路,让他去一所中学当了英语代课老师。教了不到一年,文革来了,学生都不上课了,他自然就得离开。

那几年谁还敢提出国的事?杭哥就躲在小洋房里远离革命的暴风骤雨。因为有阿娥的操持家务,没有了后顾之忧。他便订出了个庞大计划:准备翻译美国外科医学方面的一套丛书。然而外面却闹得越来越凶。某日,红卫兵终于打上门来,半天就将杭哥扫地出门,将阿娥赶往无锡乡下。小洋房收归国有。

杭哥被安排在石库门一个楼梯间里,拢共六个平米的地方有一半是伸不直腰的。杭哥除了被褥衣物日常用具,其他全部被造反组织封存。白天他去街道五金厂干活,晚上独自倦缩在这间小屋子里,过着夜半歌声般的日子。

那年我要离开上海,在去东北插队落户前夕,去和杭哥道别。那天晚上杭哥知道我要来,便站在弄堂口等。见他穿一身整洁的灰卡其布中山装,外面毕恭毕敬地罩着一件格子呢旧大衣。我开玩笑说:“在家里也穿戴这等整齐,迎接贵宾啊?”杭哥笑着说:“穿着得体些,给人感觉好些。不然,真以为我穷困聊倒了呢!”听他一说,我有点诧异:难道你现在的处境不穷困不聊倒?

我这个杭哥!也许再艰难再痛苦,他也不会认定自己落魄的,起码在精神上!

他烧好了一壶热腾腾的咖啡摆在桌上,旁边的一只药用玻璃瓶中斜插着几枝腊梅;墙上挂着他自己身着高领毛衣手持小提琴的照片,让小屋子充满着生机。杭哥替我倒着咖啡说:“没有方糖,放了片糖精,味道总是差点,将就着喝。”

“这几年我离群索居,亲戚里面你是第一个来看我的,”他望着我,停顿了一下:“我也理解他们。想想还是不走动的好,免生是非……”在那个多数人整少数人的年代,我们相对无言,陷入了沉默。

这一沉默就是十几年。再次见到杭哥的时候,他已经回归到那幢小洋房主人的位置。同时把阿娥也从乡下接了回来。只是阿娥年岁大了,有些活就要杭哥承担了。

我帮杭哥一起擦完楼上的玻璃门窗,坐回到客厅的壁炉前喝咖啡。茶几上还摆着拜伦、惠特曼的诗集。空气中弥漫着咖啡醇厚的芳香。这回杭哥请我喝的可是正宗的巴西波旁咖啡。他自己磨制的卡平布兰科咖啡口感特柔滑特纯正。

于是杭哥问我:“品出感觉来了?”

我点着头。心里却在想:品咖啡读诗文?对于生活,他仍然如此的精致和考究!

他告诉我:父母前几年相继去世,这便打消了出国定居的念头:“父母直到临终,都为当年没能把我一起带出国而后悔……”他控制一下情绪:“不过,都过去了。好在这些年翻译的资料与书籍,也要出版了;平时,也和一帮朋友聚聚,喝咖啡,打网球……”

望着他那健硕的体魄,我觉得四十多岁的杭哥仍然象小伙子般精力充沛,洒脱不减当年。

于是,亲戚女眷们走马灯似的替他说媒;众多的姑娘也大胆地向他吐露心曲;可惜杭哥都没中意;于是,大家就埋怨:有钱了,眼界高了,八成是要寻找一个更有钱的主呢!

其实,有多少人会理解我们的杭哥?

是的,外表看他有钱了(不说其他,就这一幢小洋房没有个上亿都不一定拿得下来);但他骨子里是太贵族气了:他说他的生活支柱是外在修养、内心良知和独立人格------不管身处高贵或贫贱,他都没放弃过这人生支柱。他始终不渝地坚守着自己的贵族信念。是的,他现在又有钱了,可富人不一定就是贵族,精神的贵族却不一定富有;富和贵本来就是两码事:富是物质的,贵是精神的;富容易追求,贵却是几辈子都难以达到……这一些,世俗的阿姨姑娘们有谁可以体味?有谁可以与之共鸣?

记得杭哥不止一次地告诉我:他这一生,最遗憾的是没有经历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然而,他也庆幸,与其匆忙寻找一个异性结婚,在精神上却不能共为一体,那还不如自己一个人自由自在:清白优雅地来;洒脱尊严地去;人生不也是一场快乐?

杭哥,如今读懂了你的人生——

本文标签:

审核:陈士彬推荐:陈士彬
关于短篇叙事散文《杭哥》的编辑点评:

暂无编辑点评


您也许感兴趣的
该周最热散文
散文新作速递
会员评论

暂无会员评论。

新澳博网络文学网站提供各类网络文学作品、新澳博在线阅读。杨柳岸网络文学版权所有,未经本站或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由提供技术支持。 杨柳岸网络文学竭诚为广大文学爱好者、网络写手提供优质的原创文学创作平台!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ncfl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