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澳博>>小说>> 朱老师

朱老师

作者:晚霞发表于:2018-01-29 13:57:55  短篇生活小说关注度:杨柳岸网络文学为您统计中..

新澳博:人修行如此,就可待时而起;为国者做到这些,就会谋划全局,事有所备,从而始终稳扎稳打,冲破各种艰难险阻。

“叮叮叮,叮叮叮。”上课铃声响了,正在批改作业的朱老师,他放下手中的笔,忙从椅子上站起来。不知是用力过猛,还是其它原因,朱老师感觉身上的筋突然抽搐了一下,他不由自主地用手去按住腹部右侧的地方。那里,在隐隐作痛,像这样的疼痛已经不止一次了。可是,朱老师从来没有把它当一回事。朱老师脸上立刻出现了一种痛苦的表情,他抬头扫视了一下办公室里的其他同事,他们都在低着头备课。他为了不让办公室里的同事,发现他的尴尬处境,他下意识地咬了咬下嘴唇,努力地装出没事的样子。他拿起办公桌上的课本,走出了办公室,向教室走去。

其实,朱老师刚才的痛苦表现,早被善于观察的黄老师看在了眼里。等朱老师走出办公室以后,他叹了一口气说:“唉,朱老师这个人就是犟,我早就发现他有点不对劲,多次劝他到医院检查一下,他就是不听。他还跟我说,学生要中考了,不能耽误学生复习,等学生中考了,他就去医院查查。我服他了,病是能等的吗?他纯粹是在拿自己的生命在开玩笑。”

正在备课的钱老师,听黄老师在说朱老师的身体情况,他也抬起头来,接着黄老师话茬说:“朱老师可能认为自己年轻,有个小毛病,在他身上也不在乎,认为一定能把它抗了。”

孙老师笑着说:“如果他真是这么想,他就是在开国际玩笑。由小病酿成大病,连这个道理,他都不懂吗?”

钱老师又接着说:“有些人就是这样,他什么都懂,但是,当他遇到事情时,竟然把之前知道的道理忘得一干二净。大概朱老师就是这样的人吧?”

黄老师向大家解释说:“朱老师并不是不在乎他身上的病,他太在意学生中考了。我跟他说,学生是很重要,你的身体应该更重要。但是,他为了学生,不顾及自己的身体了。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没有好的身体,想好好工作,行吗?这些道理我跟他讲了好多遍,他就是听不进去。”

孙老师说:“就是,没有好的身体,就是想好好工作,也力不从心呀。朱老师也是的,不知他怎么想的。”

钱老师提议说:“等朱老师下课了,我们一起来劝劝他,让他尽快去医院检查一下,如果没什么,工作也就安心了。”

大家正在办公室聊着,这时,刘老师风风火火地跑进来,她手中拿着一本杂志,把杂志举得高高的,对着办公室几位老师大声说:“大家快来看看,朱老师的论文又发表了,还是发表在国家级刊物上。你们说,朱老师厉害不厉害?”

钱老师抢先跑过去,夺过刘老师手中的杂志。他翻看了一下杂志说:“朱老师真行,我投了几次稿,都杳无音信,他一投稿,稿子就被杂志社录用了,他真是撞大运了。”

刘老师讥笑着说:“得了吧,那是人家的水平。你技不如人,如果你的论文写得好,杂志社的编辑也不会眼瞎的。你想要发表论文,就跟朱老师学学。”

钱老师若有所思地说:“刘老师说得对,是要向朱老师取取经,我写作火候可能还不够吧。”

“黄老师,你快去,朱老师在班里晕倒了。”一个男生急匆匆地跑进办公室,对黄老师说。

大家听到学生说朱老师在班里晕倒了,都向教室跑去。

到了教室里,大家看到朱老师躺在讲台旁,有几个男生正想把朱老师搀起来。黄老师赶忙用手推开朱老师身旁的学生,背起朱老师就向教室外跑去。他一边跑,一边对钱老师说:“钱老师,你赶快去把车子开过来。”“好的。”钱老师应了一声就跑去开车了。

大家把朱老师送到医院,大夫让他们在急救室门口等着。几位老师在外面静静地等待着朱老师的消息。这时,朱老师的爱人陈丽也赶到了,她焦急地向几位老师询问她丈夫的情况。黄老师跟陈丽说:“你不要着急,大夫正在里面抢救,等一会,医生出来了,朱老师的情况就会清楚了。”

过了一会,大夫出来了。陈丽上前向大夫询问她丈夫的情况,大夫对她说:“病人醒过来了,他暂时没有什么事,你和他们都可以进去看看病人了。”几位老师和陈丽刚要走进病房,这时,大夫忙转过身来,又对他们说:“你们几位稍等一下,请问谁是病人的家属?”

“我是,有什么事吗?”陈丽问大夫说。

“请你跟我来一下。”大夫说完,就向自己办公室走去。陈丽紧随大夫后面进了办公室。

“请坐。”大夫让陈丽坐下,他接着问陈丽说:“你是病人的妻子吗?”

“是的,请问大夫,我丈夫的病情严重吗?”陈丽猜疑着向大夫问道。

“你丈夫的病,你平时一点也没有察觉到嘛?”大夫问陈丽说。

“平时吗?我真还没注意到他,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陈丽一边想着,一边说。

“像你丈夫这种状况,之前应该早有感觉了。”大夫对陈丽说。

“哦,我想起来了,最近发现他饭量比平时小多了。大夫,我丈夫病情很严重吗?”陈丽追问大夫说。

“他的病情相当严重,已经是肝癌晚期了。”大夫对陈丽说。

陈丽听到大夫说丈夫是肝癌晚期,她顿时呆了。

“你怎么啦?该没事吧,你丈夫病到这样,你要想开些,一定要挺得住呀。”大夫劝陈丽说。

陈丽感觉有几分钟时间,脑子里完全失去了意识。过了一会,她才慢慢地缓过神来。她停顿了片刻,就问大夫说:“大夫,我丈夫还有没有可能治好?”

大夫只是摇摇头,没说什么。

陈丽连自己都不知道,是怎样从大夫办公走出来的。她红着眼圈,走到丈夫的病床前,几位老师都走了,只有丈夫一个人坐在病床上,他像没病人一样。朱老师看到妻子回来了,就对她说:“你怎么到现在才回来,我正等你一起回家呢。”

陈丽对丈夫说:“大夫说你现在不能回去,还要留院观察几天。”

朱老师笑着说:“大夫是不是搞错了,我身体好好的,住什么院,不要听医生的,他们就喜欢吓唬人,我们回家。”

“我问你,你身体好好的,你怎么在课堂上晕倒了?要不是抢救及时,你现在可能去见阎王了。”陈丽责问丈夫说。

“没有那么可怕吧?你是不是也在吓唬我。”朱老师在问妻子说。

“信不信由你,你现在就是不能出院。”陈丽假装生气地说。

“不行,我一定要回去,马上就要中考了,我能眼睁睁地丢下一堂学生不管吗?”朱老师坚决地说。

“都什么时候了,还在想着学生,你真的想连自己命都不要了。”陈丽真生气地说。

“陈丽,我跟你说,我就是明天死了,我今天都要回去给学生上课。”朱老师也生气地说。

“那你明天真的要死了,我跟孩子该怎么办呢?你有没有为我们母子俩考虑过呢?”陈丽反问朱老师说。

“我不跟你废话了,你不走我走。”朱老师说完就向外面走去,陈丽看到丈夫走出病房,心如刀绞,两行泪水不住地往下流。

朱老师好像在他身上,从来都没发生过什么事,他跟往常一样照常上班。朱老师走进办公室,刘老师见到他就问:“朱老师,你不是在住院吗?怎么又跑到学校来了。”

“学生要中考了,我能在医院呆得住吗?大夫说了,我是小毛病,过两天就好了。”朱老师说。

“我看你脸白的像白菜梗一样,你身体还很虚,就是不住院,也应该在家休息两天。”刘老师看着朱老师说。

“没事,我身体棒着呢,等学生中考后,我再到省城医院检查检查。”朱老师笑着说。

“我看你不要再拖了,尽早去省城医院检查一下,养病如养虎,年轻人,要注意身体呀。”钱老师劝朱老师说。

“不急,不急,就是再急,也不在乎这十天半个月的。”朱老师一边说着,一边拿着课本向教室走去。

“朱老师这个人,真像牛一样犟。我们好心劝他,可是,他就是不听,年轻人呀,不听劝,是会吃亏的。”钱老师感慨地说。

这时,黄老师走进办公室,他听到钱老师在发表感慨,就问:“钱老师,你又在为何事感慨呀?”

“还不是朱老师吗?他病还没好,就来上班了,我真心疼他。”钱老说着,眼泪好像都快要掉下来了。

“朱老师这是不要命了。他人呢?我去找他。”黄老师问钱老师说。

“他能闲住吗?上课去了。”钱老师说。

黄老师正要去班级找朱老师,钱老师拦着说:“黄老师,他现在正在上课,还是等他下课了,再找他谈吧。”

黄老师听了钱老师的话,回到自己办公桌前坐了下来。他刚拿笔批改作业,一个学生又急匆匆地跑进办公室,对黄老师说:“黄老师,你快去看看,朱老师又晕倒了。”

黄老师赶忙放下手中的笔,就向教室跑去。他跑到教室里,看到朱老师口吐白沫,脸色也紫了。看样子,朱老师已经奄奄一息了。他忙背起朱老师,就像教室外跑。到了楼下,钱老师正把车子开在楼下等着他。钱老师看到黄老师背着朱老师下楼,他连忙跑过去,帮黄老师把朱老师扶上车。

到了医院,他们把朱老师送进急救室。

过了一会,黄老师看到大夫从急救室里走出来。他一把拉住大夫的手,急着问大夫说:“大夫,朱老师他怎么样啦?该不会有事吧,你一定要救救他。”

大夫轻轻地把黄老师的手推开,并慢慢地对他说:“去给他准备后事吧。”

黄老师听了大夫的话,犹如晴天霹雳,他一下子傻了。

朱老师就这样匆匆地走了,他丢下了年纪轻轻的妻子,和刚刚上幼儿园的儿子。

本文标签:

审核:陈士彬推荐:陈士彬
关于短篇生活小说《朱老师》的编辑点评:

同感!

——陈士彬
您也许感兴趣的
该周最热小说
小说新作速递
会员评论

暂无会员评论。

新澳博网络文学网站提供各类网络文学作品、新澳博在线阅读。杨柳岸网络文学版权所有,未经本站或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由提供技术支持。 杨柳岸网络文学竭诚为广大文学爱好者、网络写手提供优质的原创文学创作平台!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ncfl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