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澳博>>散文>> 虎魂

虎魂

作者:召稼楼人发表于:2018-02-01 16:20:50  短篇叙事散文关注度:杨柳岸网络文学为您统计中..

新澳博:原标题:苹果公司使用FaceID可能会引发一场官司根据外媒iDropNews的报道,苹果公司并不是第一家使用FaceID的公司。

盛夏季节。我走在珲春敬信乡的山路上。南方这时节的草木都已是墨绿墨绿的了;而北方的树林却还是那样嫩绿鲜亮,一洗如新,永不见老;满目养眼的新绿,给了我一个好心情。我甩开同伴自顾自地朝前走,这里的山山水水对于我并不陌生。43年前我就是在这里插队务农的:春秋两季的砍柴、深山崖壁间的采石、农闲时节到边境打防火线、动不动就被喊上山站岗巡逻抓“特务”搜林子……哪一样哪一回不是和大山林子有着亲密接触?

在上海时,数次闻讯珲春有虎,就在这一带。我思量着,当年时常出没山林树丛,怎么就没遇见过老虎?

正想着,只见山坡上站着一堆人在议论什么。我出于好奇向山下走去。听着一半朝族话一半汉语的,猜测加判断,让我听明白了前些天山上出现了老虎。

两位农民一左一右地拉着身穿黑仿绸男子的手臂:“李管家,我家已经被虎吃掉一头牤牛了,现在干活的牛都没了!”

“我们都不敢往山上放牛吃草啦!李管家你要管那!”

被称为“李管家”的不紧不慢地劝导众人:“咱们还得为全局想想,政府不是还有补贴吗?再说,东北虎可是咱们珲春的一张名片啊!”

“李管家”用手梳理着头发,抬头朝山上望去。那张鲜明的轮廓,好生面熟。在珲春的这些天,总会冷不丁地碰到多年未见的朋友同事。我就走到他的面前端详着,不料让他注意到了,于是我们四目对视。

还是他先叫出了我的名字,只因前些年他看过我写的插队落户的那本书,所以有着印象;而我却是“李有兴”、“李伟兴”地猜了一通,最后才落实到了“李志兴”。我们互相拍打着,扳着指头数:整整36年没有见面!如今虽然添上了皱纹白发,但挺拔的五官仍然让我回忆起他年轻时的风采。在我的印象里,李志兴可是一位英俊斯文又略显腼腆的小伙子,好学好钻研。所以对他的印象很好。

听说志兴有车,我便与同行者联系:告诉说我中午直接去乡里和他们汇合,我要和久未见面的知青朋友和同学好好聊一聊。

我们避开众人。寻到一条生满青苔的小溪,坐在水边的鹅卵石堆上。

我急切地想知道:当年他在党校受到委屈之后的情形。

他却摆了一下手臂:“年轻时候的事,不提了。”

知道了我要在珲春呆上十来天,他高兴地说:“记住,我要请你吃酸菜饺子,我知道你这个上海人喜欢吃酸菜馅的。”

但我不愿意转变话题:“你怎么管起老虎来了?大伙叫你李总管是怎么回事?”

他笑眯眯地告诉我:十年前被调入珲春保护区管理局。是东北虎保护的这项新兴事业,让他满怀感情地投入了进去。这项工作是个体力活,需要到发现东北虎的现场,参与追踪、监测,搜集第一手资料;经常翻山越岭,风餐露宿,参与“清山行动”(上山清套子)。

见我不理解,他解释说:山里人打猎,最常见的就是下套子,用粗细不同的钢丝,做成大小不等的套子,根据需要到山里布设。几年来,发生多起老虎被套致死事件。套子不仅成了东北虎的头号杀手,也是虎口夺食;你想啊,套走了野猪、鹿、狍子,这不绝了老虎的食粮,不同样是威胁老虎生存的杀手吗?

可当地有的农民还振振有词:“我们套的是俄罗斯的越界动物,那是活该,又不是套中国的。”看来,除了清山行动,还要对群众开展宣传教育;为了搞保护区内的无套村试点,我就组建了3支农民反偷猎巡护队,使昔日的偷猎者成了今天的护虎人。

听他的娓娓叙述,我不无感叹地说:“知道你办事认真。可你也六十的人了,不是干这种攀爬登高的岁数了。”

他拍拍自己的双腿:“没事,硬朗着呢。”转而问我:“你是这儿下乡的,知道东北虎吗?”

对于老虎,知之甚少。除了孩提时在动物园看见过,比较接近真实老虎的有两件事——

一件是在下乡的那一年。小盘岭上海集体户知青全部上山砍柴了,只留小张和小俞两个女知青,一大早赶着牛车去30多里远的公社碾米,却碰到停电。待碾米结束,天已擦黑。她们冒着夜色往回赶。一路上丘高岭低的,幸好有月亮星星相伴,还不至于伸手不见五指。但在翻小盘岭时,夜风吹响树林,传来阵阵呼啸,她俩还是吓得话都说不完整。无奈,她们就背诵领袖“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语录来武装自己,然而悬崖峭壁传来自己说话的回声,让内心更加恐惧。当离集体户还有六、七里地的下岗处,小张和小俞望见几位男知青走来迎她们,欣喜不已,半夜三更竟然唱起了歌来。这时从后面赶上来三位大肚川大队的猎人,告诉知青:在小张和小俞翻小盘岭时,有一只硕大的老虎不紧不慢地跟随着她们;他们也就悄悄地跟在老虎后面,就怕它伤人。待她俩要下岗了,老虎才转进山里去。听到刚才老虎在跟着自己,小张与小俞顿时吓懵了,过了好一会两人才抱头痛哭,把对三位好心“保护神”的感谢,也抛进了九霄云外。

另一件是七十年代初,马滴达公社有父子二人在山上下了套子,此刻正在山里查看。不料在他们身后潜伏着遭套子夹住又被挣脱、等待“复仇”的老虎。父子俩突然觉得耳边有一阵不同寻常的声响,令二位打猎老手头皮发紧、汗毛竖立。猛回头:一只斑斓猛虎不知从何处出现,正迎面对着他俩。老汉本能地抬起右臂去挡,“喀嚓”一声,右臂被老虎咬住,随即身体悬空,飞出去20米远。等老汉颤颤巍巍过来,只见儿子已被老虎骑在身下。老汉想抡起木棒照老虎头部打,但右边手骨肩骨均已断裂,无法使劲;老虎扭转头来,血盆大的虎口冲出一股热烘烘的血腥气对着老汉,那咆哮声震得天地旋转、积雪飞散。压在老虎身下的儿子想挣脱着起来从后面袭击老虎,老虎却不慌不忙地抬起前脚掌,朝着他的头部一拍,颈骨咔吧一下就断了,他的头与身子就连着一层皮,倒在雪地上不动弹了。老汉见儿子如此惨状,自己又毫无反抗之力,只好绝望地喊叫着:“虎啊虎啊,我上供,我叩头,虎爷啊,你不能再吃我,你老人家饶了我吧!”不知是老虎听懂了老汉的哀告,还是自己后脚掌受伤,一直没动,反而目送着老汉慢慢挣扎着一步步往后退,然后朝山下死命的逃跑。

第二天,村民们上山搜寻,击毙了这头受伤的老虎。(此事在当时也受到过严厉批评。)这头老虎致一人死亡、一人终身残废,卖到县医药公司只值500元。

我在医药公司仓库目睹了老虎的开膛破肚。一只厐然大物躺在眼前,露着五脏六腑,满屋子的难闻臭气,碘酒浇了几十瓶还是压不住。粗壮的腿、锋利的爪、宽大的掌,都是老虎捕食的武器;就连生殖器上都布满了钢针般肉刺,让人不寒而慄。目睹了这个过程,才算让我真正懂得大千世界,“百兽之王”不是狮子,是老虎。专家说:老虎的体长普遍达到2米以上,最长的有2米8,体重300公斤;狮子体长平均1米5,体重也只有150公斤,最重不超过200公斤。最主要的是,虎是孤独的王者,天马行空独往独来,以一挡十,无物可惧;而狮子则是成群结队的动物。古人云:“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一山不容二虎”,真正说明虎的威严所在。

那只剖解了的老虎,虎骨、虎肉都有了归宿,唯独那张有枪眼的虎皮不知如何处理?开始时开价30元,有意者看到没处理过的肮脏腥臭的虎皮,都退避三舍;后来降至5元,我倒是动了心,想买回来铺炕该有多舒坦?但到了现场一瞧,立马让我打消了念头。

志兴很有兴趣地听着我说,倒叫我不好意思起来:人家可是老虎专家,我这不是“板门弄斧”也是“虎门”瞎“咋唬”了。

接下来轮到志兴告诉我正文了。

他说他非常喜欢老虎,尤其是东北虎。俗话说:野猪过横排,老虎走大岗。在崇山峻岭之中,山山相连、绵延不断;那视野开阔的山顶脊背,是东北虎喜欢的行走路线。那可是“山凌绝顶我为峰”的境界,呼风唤雨、仰天长啸,居高临下、气吞山河。为了捕捉猎物,东北虎也要常常下山,但总是挑选最好走的路,正大光明,从不躲躲闪闪。老虎可不像猥琐狡诈、工于心计的狐狸,往往会在雪地上用尾尖留下“三足”印,形成了迷惑敌人的圈套;老虎也不像豹子外表凶狠,内里虚弱,豹子处处隐蔽自己,行动总是靠边儿溜,走一段停一段,左顾右盼,做贼一般。人们常将“虎豹虎豹”并列,事实上这豹那能与坦荡君子般的老虎相提并论?

你瞧瞧东北虎形体,真正是色彩斑斓、雍容华贵,行动起来庄严稳重、仪态万方。虽然野生老虎奔跑爆发力可达到每小时80公里,但是,它却喜欢行走,这种行走是踱方步慢拍子的节奏,速度类似普通的男人。有一次,我们司机小杜开车在西北沟公路上行驶,前方公路不远处有一只东北虎不紧不慢地走着,那威风八面的王中之王迈着沉稳的脚步,高傲着头朝前走。小杜不敢按喇叭,只好跟在老虎的后边慢慢行驶;谁知老虎走了一段停了下来,干脆趴下来坐在公路一侧,旁若无人、从容不迫地时而环顾四周、时而慢悠悠地扫着自己的尾巴。它想:我又没影响你汽车通行,你要过尽管过,该干嘛干嘛,我得歇息一会儿,懒得理睬。可咱们小杜就是吃了豹子胆,也不敢过啊?这不是“虎口拔牙”那也是“虎脚夺路”啊!小杜的汽车也只能在不远处停下来,干等着虎爷爷起身。

真的,王中之王那不动声色、自尊自重,安静沉稳里孕育着威严气派,任何一种生物在它面前必须俯首贴耳、小心避让——东北虎以这样的威仪在自己的王国里往来巡视,维护着自己至高无上的霸主地位与凛然风度。

这不,东北虎饮食也讲究个风度。一个人独食,不屑与它人共餐。只在每天夜间吃一顿。进食先从皮薄肉厚的地方开始,由臀部、前胸到腹部、背部,内脏是不吃的。吃饱了就走,不论剩下多少残肢,均弃而离去不再返回,一般不吃自己吃剩的食物;除非冬季食物紧张,但北国野外却是个天然大冰库,当天吃不完的食物决不会变质,老虎还会在第二天再来取食。

东北虎没有贮存食物的习惯。它每次进食时有着绅士要求:需要绝对安静,方圆二、三十米内不允许有任何动静。所以有时候会一次捕杀两头以上猎物,它吃不了这许多,是贪婪?不是,是因为多余的猎物影响了它进食的安静。有时它闯入家畜群中,平日风平浪静中呆惯了的猪狗牛羊们会乱窜乱叫,使老虎无法安安静静地处理已经捕获的猎物,老虎嫌烦,这才引起它的无名怒火,左一掌右一掌地拍下去,直到家畜们都跑出是非之地才会住手。所以,在东北虎捕食家畜现场,家畜尸体间的距离都不超过十米。

听志兴的“谈虎”,丝毫不会“色变”,倒像是听他在谈他的挚友亲朋抑或是街坊邻里;在这津津有味里,也让我产生了对东北虎的兴趣:你看它捕食同一种群里相对迟缓愚笨的动物,促进猎物优化发展,是为至仁;它与人类保持距离,不到万不得已绝不发生冲突,维持着孤傲的神秘形象,是为至智;它居高临下,王霸山林,令所有动物为之臣服,是为至勇;它又具备雍容华贵、坦荡磊落,不群、不党的君子形象;它更充满了顶天立地、八面威风的英雄气概。老虎从来不会像其他野生动物那样结党营私、鬼鬼崇崇,也不想隐藏自己、声东击西,而是我行我素、孤芳自赏,光明磊落、一身正气。老虎性格中的至仁、至智、至勇的特性,是不是与人类性格中的诚实、质朴、坦荡、真实的优点异曲同工、一脉相承?

于是,在我心里幻化出了另外一桩往事。

那就是37年前在党校,我和志兴是“青干班”同一个小组的学员。他喜欢哲学,我知道他正在看艾思奇的《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

一次上课,党校某年轻教师给我们讲辩证法。志兴那时20出头,年少气盛,不同意老师的说法,当场举手站起来发言:“辩证法,就是对所有的事物都一分为二。”

老师觉得他太自负,不屑地说:“你先学个两年辩证法再跟我讨论。”

志兴不服气:“一分为二的普遍性不容讨论。”

老师显然被激怒了:“什么都能够一分为二?”

“是的。”

“肯定?”

“当然。”

老师咳嗽了一声:“那好。我问你,毛主席可以一分为二吗?毛泽东思想可以一分为二吗?”

天哪!那是个怎样的年代……这位教师的问答不是将人引进死穴、推入坟墓吗?大家都为志兴捏把冷汗,希望他随机认个错,或者干脆沉默不语,谁也就抓不到辫子了。

然而,出乎大家意外,志兴理直气壮地说道:“可以一分为二。”

学员们个个大气不敢出,教室里安静极了。

这位老师当即宣布:“李志兴认为毛主席和毛泽东思想都可以一分为二,这个话在座的同学都是可以作证的。下课!”

大家倒吸了一口气:这下李志兴该倒大霉了!

这事惊动了组织部。组织部相对还比较客观:引起这样严重的政治问题,学员有错误,老师也有责任,责成双方写出深刻检查。那位教员当晚就认了错写了检查;可是李志兴始终一言不发,不认错、不检查。同学们偷偷地给他递条子、传消息,让他赶快见风使舵免得引罪重罚。要知道,这批学员毕业后都是要提拔升官的。(后来这批人基本都当上了官,我若不上大学,混个一官半职肯定没问题。)可气的是咱们的志兴同志依然坚持自己的观点,不管风吹浪打,我自岿然不动。

这后面的事情不说也清楚,提拔升官是肯定泡汤的了,那以后他都受到过什么委曲什么责罚,唯有他自个儿清楚。

对于这些,志兴只字不提。

然而,却让我明白了一个事实:那就是志兴为什么会如此喜爱东北虎,他诚实坦荡的一身正气,与东北虎光明磊落的君子性格真是珠联璧合、如出一辙。

在去敬信乡政府的路上,我回味着志兴给我的总结:老虎是动物界的顶级消费者,又是生态系统中关键性物种。野生动物对人类的最大利用价值就在于它组成了一张平衡的生态网,如果每一个物种都能够按照合理的数量安全地生存的话,我们人类就可以平安地生活在这个生态网中间。一旦某一种野生动物,数量在不断减少,甚至走向灭绝的话,那就是这张网被捅出了一个窟窿。我们睡在这张网上,如果东被捅了一个窟窿,西被捅了一个窟窿,那么,这张网就不安全了,总有一天人类就掉落下去了。

多么形象的比喻?显然,志兴是在用老虎坦荡正气的胸怀,为这张生态网做着防止出现窟窿或是补救窟窿的事。

野生动物构成的那张平衡的生态网,对于我们人类道德社会的这张和谐网,不是也有很直观的借鉴意义吗?扪心自问:我们又有多少人像李志兴那样,在对自己社会的这张网,做着窟窿的防止与补救工作呢?

本文标签:

审核:xaddlm一家之辞:xaddlm
关于短篇叙事散文《虎魂》的编辑点评:

暂无编辑点评


您也许感兴趣的
该周最热散文
散文新作速递
会员评论

暂无会员评论。

新澳博网络文学网站提供各类网络文学作品、新澳博在线阅读。杨柳岸网络文学版权所有,未经本站或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由提供技术支持。 杨柳岸网络文学竭诚为广大文学爱好者、网络写手提供优质的原创文学创作平台!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ncfl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