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澳博>>散文>> 《过年散记》

《过年散记》

作者:徐华钢发表于:2018-04-23 11:40:43  短篇叙事散文关注度:杨柳岸网络文学为您统计中..

新澳博:同样,李宗伟也认为这项新规很荒谬,没有精力应付全年这么多的赛事。

回乡过年散记

文 / 徐华钢

一、

快过年时,我接到小时候一起长大,至今仍一直交往很好的一位朋友的电话,他问我,今年回老家过年不?我说回;他又问我,几时回?我说大年二十九日下午回来。没过几日,他又打来了电话。这次他倒没问过年的事,也没问其他什么,在我拿起手机接通后,只听到他出口就说:“哈哈,我以为今生是再也见不到你了!”

我听了愕然!问他:“怎么了?”他说:“今年天气特冷,乡下冰冻霜雪严重,大前天,我看到天气晴朗了,怕屋顶前檐上结的一条条冰棱掉下来伤到人,就上到楼顶去,想用竹棍把它们敲掉。我本想先把屋后檐的那一线先敲掉的,那里临着邻居家的后院,谁知都还没拨弄几下,不想脚下一滑,人整个就从楼顶上滑落到了下面邻居家的雨棚上,随之又从雨棚上滑落,直接摔到了地面上。”

我听了惊愕不已,就说他:“你怎么那么大意呀!”他“嘿嘿”了两声,又继续对我说道:“那时,我已经是人事不知了,后来清醒过来,才听别人对我说,当时,邻居家的人阻止其他进去抬我出去的人说,有伢(朋友小名)这人已经是不中用了,你们不能把死人从我厅堂当中抬出去,这大过年的,是不吉利的!其他人没办法,只好从他家的厨房把我抬了出来!”

说到这里,他又“哈哈”的大笑了起来……然后又说:“没想我这命还算大,不但没摔死,而且感觉也没什么大碍,县里医院的医生本要我留院察看的,我就对他说,我人没事,是不能住在医院里头的,家里事多,我也没心情在这安住,你放心,要是有什么反复,那时我再来找你给我看。”

听到他说没事,我一直揪着的心也释然了,就笑了起来对他说:“没事就好!你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过几天等我回老家后再来为你祝贺祝福!”

大年二十九日下午,我们一家驱车近四个小时回到了老家,还没歇息,还没吃晚饭呢!朋友就过来看望我了。他没说起,我也没再提起他之前经历的那场劫难,只是约定,明天是大年三十,我一家五口都去他家过年,吃年饭。

于是,大年三十日就吃了两顿年饭。自己家中午吃,晚上就去了朋友家吃。

二、

大年初一日吃过早饭,照例是去各家各户拜年问好!喝茶喝酒。不同的是,现在在此间居住的这七八十户人家,过去大多都是在山上居住,都是各家各户,独门独户的。现在都响应国家新农村建设,把新房子做到了一起,就在山下的这块洼地上。这样,拜年来往也就方便了许多,热闹了许多!用不着像过去那样爬山涉岭的四处去拜年了!

在现在这个农民新村中,别家都是在早几年就建好了新房,只有我们家在去年底才建好这栋房屋。这里面有个原因,因我父亲去世得早,我们家姐弟五个当中,只有大姐嫁在邻乡,而且离现在这个我们建房的农民新村尚有十几公里,其他姐弟四个则都在县城或是在市里工作和生活。因而在我们姐弟心里,是不想我妈独自在这里建房居住的,而更想她能到城里和子女一起生活。现在她也是七十多岁的老人了,虽说现在她的身体还蛮好!不用谁照顾,就怕偶尔有个什么伤风脑痛的,没有人照料。可我妈在城里跟我们生活一段时间后,老会嘀咕着要回老家建房,还说她死了以后是要回老家安葬的,要没个房屋,到时就连个挂相片的地方都没有。

就这样,一日不回老家建房,我妈就一日放不下那些心思,就一日也不能安心在城里和我们一起生活。没办法,只好遂她心意,在去年上半年,到老家所在这个新建的聚居村落建好了现在这栋房屋。山上原来那栋老屋是已经没人居住了的,两位堂兄和伯母他们家也在几年前就搬到山下来了。

去拜年时,我还偶遇到了小时的同年和同学立新。都好多年没见过面了,他热情地邀请我到他家去喝酒喝茶,我也高兴的应承了。他家就在我家对面的小河岸边,过了桥就是。一栋三大开间的两层平顶房,坐北朝南,后面是长满楠竹的山的支脉,前面邻着那条穿村而过的小河!很是明秀!

虽说是多年没见面,但其实,我每次回到老家都会想起立新来,都会向别人打听他的近况。而在多年之前,如果我们能偶遇到,相互也总会很开心!很融洽!很相近!并没因平常没怎么联系就显出生疏来。这次大年初一日在老家的相遇,更让我们都感到惊喜!也有了在闲适中坐下来叙旧谈心,回味人生的那份心境!

新年初一那天的阳光真好,完全没有了去年冬天那种冽骨的寒冷,能感觉的只有融融的初春暖意,和满溢在这个山村之中的节日喜悦气氛!

立新招呼我在门口院内的小方桌前坐下后,又忙着招呼他老婆倒茶,拿糖果瓜子,他七十多岁的父亲也出来了陪坐说话喝酒。看到他,我忙起身招呼问好:“赞林哥!向你拜年了!”他与我同辈分,立新比我小一辈!村里人都是一个祖宗生下的后代,因而也一直源袭着这种家族称呼习惯!当然,这些在现在稍微年轻一些的人中间就不那么讲究了,就随意称呼的多。比如我和立新之间。

喝茶喝酒间,立新和我共同说到读小学二年级时,学校组织我们班级六位同学到公社礼堂参加文艺汇演的事。记得表演还未结束,立新就因为害羞,独自从舞台后面跑了出去,中途退出了表演。对于这件事,立新和我都记忆犹新。说起这件事,立新现在都似乎还显得有些腼腆,有些尴尬!他说,那时我们那么小,在这山村里长大,又从来都没见过有那么多人在台下看着我们,你说,能不害羞么?他还说,当时只觉得自己脸红得厉害,害羞得不行,又躲不过台下和台上四周那许多眼睛,只好一下就往舞台后面跑了出去。

听了立新的话,赞林哥和立新的老婆,还有我,都笑了起来。赞林哥说:“别人都没跑,你一个人跑什么呢?”立新的老婆也接口说:“就是!”

说到老家传统的辈分称呼,尤其是看到赞林哥,我就想起去年上半年我们家建房打地基时的一件事来。由于是向山要建房地皮,打地基时肯定是少不了要请那种大型挖掘机的。我们家也请来了一台。挖掘机一天到晚轰轰隆隆的声响,以及那几辆来来往往拉土方的农用运输车,也吸引了许多老人和孩子过来,远远的站着看热闹。山村里就是这样,平日里寂静惯了,一旦有了些什么声响,闲着的人们就会凑到一起来看热闹,谈笑!

开农用运输车的几位师傅当中,有一位和我差不多年纪。他在等待挖掘机装土的间隔,跳下驾驶室,下到了路边来和我说话。还没说两句,站在不远处的赞林哥就朝我们走了过来。只见他恭恭敬敬的朝和我说话的那位师傅叫了一声:“盛家叔!” 随着就从口袋中掏出一包香烟来。他双手给师傅恭恭敬敬的奉上了一支烟,说:“盛家叔,您抽烟!”

看到赞林哥的样子神态就如一位后生小辈,我都有些惊愕了!要知道,他已经是七十好几的人了!而眼前的盛家师傅和我差不多年纪,还不到五十岁!

盛家是那位师傅的名字。他是“盛”字辈。年龄上,盛家师傅和我相仿,辈分上,他比赞林哥和我长一辈!

从赞林哥身上,我真切的感受到了那种浸润了我们这个民族两千多年的文化传承,深刻地感受到了那个“礼”字的内涵,也从中看到了传统中国社会生活的礼仪和秩序!

大年初一这日,我在立新家,临着小河水,沐浴着这初春的微暖的阳光,和他,和他父亲,喝茶喝酒,说着我们小时候的事,听着赞林哥说着从古到今家族里的那许多往事,相欢谈论了许久许久!那气氛真好,真悠闲!

三、

初二日,照例是去舅舅家拜年。记得父亲在世时,每年的大年初二日,都会带着我们姐弟去舅舅家拜年。在我们的思维习惯中,舅舅是最要尊敬的!

舅舅舅母年纪大了,他们的儿子儿媳都在镇上开店做生意。大年初二日那天,他们的二孙女和孙女婿特意早早的赶了回来,帮着爷爷、奶奶做饭待客。舅舅的二孙女名叫细姑娌,虽是九零后,可一旦撸起袖子,系上围裙在厨房里忙碌起来,那样子风风火火的,真不输于许多中年主妇。

细姑娌和他老公是三年前结的婚,生了一对双胞龙凤胎,两个小家伙特别可爱。舅舅舅母每说起来也特别开心。从舅舅舅母他们口中,我能深深感受得到,他们的儿子儿媳,以及两位孙女、孙女婿们,对他们都很孝敬,很体贴!我想,            正因为有他们,年高的舅舅和舅母,才能在这已经没有多少人烟的山里安住,无忧无虑,尽享晚年!

舅舅和舅母的身体状况和精神状态都很好!完全看不出是已经快八十岁的人!舅舅依然爱喝酒,爱谈论往事。他是极重感情的人,对包括我父亲,以及二姨爹等在内的那些与他相处了数十年,已经离世了的几位亲人,他总是念念不忘!每逢和我们在一起,舅舅就会谈起他们,有生逢知己般的喜悦,也有失去亲人后的感伤和叹息!每说起我父亲,舅舅就会说,要是你父亲还在,那不就好!

当日上午,不约而同赶来舅舅家拜年的,还有住在汤桥的四姨爹、四姨妈,和他们的两位儿子,以及女儿和女婿;还有住在县城的小姨爹和小姨妈的女儿女婿。小姨妈和小姨爹的女儿女婿,我们经常见面,比较熟识。四姨爹四姨妈家的两个儿子,以及女儿和女婿,我们平时见面得少。虽说面生一些,但在心里,我对他们,特别是这位表妹和表妹夫,实际上又是很熟悉的!这不仅因为有着天然亲情,还因为他们夫妻俩在亲戚们当中的口碑特别好的缘故!

每次回老家,总会听到我妈妈说起她们几位姐妹家的事情。每逢说起四姨妈和四姨爹家的这位表妹和妹夫,妈妈总会赞不绝口!到了县城,去了小姨家也是这样!亲戚们对她俩都总是赞誉有加!

四姨妈一向身体不太好。每次我看到她,她都显得很没有精神,似有病态!今天也一样。我常在心里为她的健康状况担忧,也期待她能够早日康健起来!

你四姨妈和四姨爹养育的儿女多,家里过去一直比较困难。四姨妈的婆婆在晚年时眼睛也瞎了,一直都是由四姨妈照顾的。因而,在过去的岁月里,她和四姨爹都受了很多苦。

我的这位表妹和表妹夫,都是极通情理的人,对父母也是极为孝敬的人。他们深知父母在人生旅程当中的不易和艰辛,不仅自己夫妻相处和美,无需双方父母操心,对表妹的娘家也是照顾有加。他们不但在经济上常常给予家里支持,在心理上也总让四姨妈和四姨爹倍感温暖!

常常会听到我妈和小姨她们说,我的这位表妹夫脾气很好,也很细心!他不仅对表妹特体贴,温情,对岳父母家的一家大小也特别关爱!特别热心!特别周到!据说,表妹夫自己家里也有好多兄弟姐妹,他只是家里的小兄弟。可是,他的那位已经八十多岁高龄的父亲,却一直都只愿意在他家,跟他们一起生活。他的大哥也六十出头了,多年来一直都是独身着,身体不太好,生活无着落。现在,也在他家和他们一起生活。

好在,我的这位表妹夫不仅人品好,还特别有经营头脑!他和朋友一起投资经营着当地的温泉洗浴休闲中心。由于水质好,卫生状况好,服务态度好,生意也一直很好,吸引着来自远远近近的顾客。他还经营着一家加油站,和一家农家乐餐馆,以及菊花种植等产业。

那天,大家一起在舅舅家吃完中饭后,表妹和表妹夫就邀请我们去参观他们搞的农家乐,之后又邀我们去泡温泉。他们那地方叫汤桥村,是桥在“汤”上” ,“汤”上有桥的意思。汤桥也是清代嘉庆皇帝的老师万承风的故里。汤桥的“汤”——温泉,就在汤桥村的小集镇上,表妹表妹夫家的农家乐也在离汤桥的小街上仅两三华里路的地方,他们的菊花种植园就在农家乐周围。前段时间,表妹还在微信亲人群中发过种植园中各色菊花盛开的照片。可惜的是,现在已经过了菊花花期了!

表妹和表妹夫陪了我们整整一个下午。与她们道别的时候,表妹夫把一个装得满满的塑料袋递给了我,他说:“都是自个家里种的东西,带点回去吃吧!我也就欣然接受了!”

回家后,我们看到塑料袋里面有一包薯丝,一包萝卜干,一包辣椒干,一包晒干了的野生菌菇,还有一些土鸡蛋。薯丝就是过去困难时期,粮食不够吃时,加在米饭里面一起蒸煮的那种干红薯丝。我们小时候家里常常有吃。加入薯丝后的米饭又甜又香又软,很好吃,很清爽。特别是在过年和正月这种时节,肚子里的油水受纳得特别多,如果每顿能吃点薯丝饭,肠胃会感到特别舒服好过!现在,我们已经很少有机会能吃到薯丝饭了。

过去我们家乡有句俗语,就说:“薯丝饭,茶壳火,除了神仙就是我!”

看着塑料袋中装着的那几样让人感觉亲切的家乡土产,我家女人不由感叹说:“三忠真是细心的人!三忠是表妹夫的名字。我就说:“是啊!过去都只是听妈妈和小姨她们说,今日是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他的细心和周到!”

倒不是因为表妹和表妹夫夫妇对我们热情接待,就生出这许多感慨来!让我在内心更觉宽慰,更觉放心,也更为期待的是,在如今家境渐渐好起来后,又有着这样的好女儿女婿,真希望受了大半辈子苦的四姨妈,身体能够早日好起来!就像我妈妈和舅舅和小姨他们那样,身体健康!生活开心!乐享晚年!

正月初二日之后的几日,我们还去了大姐家,二姐家,还有堂姐家,堂侄涌家。大家久别相聚,亲情重温!又有这样难得的闲暇时光,还有这样好的初春天气,真是心舒!

2018.03.08 于九江

徐华钢,男,49岁,江西修水人,现居江西九江市;自由职业;写过一些小说和散文,短篇小说《细公》被北京燕山出版社收集在《收获——当代新锐作家小说集》里

电话:13707928650  QQ:1425409898

通信地址:九江市十里大道343号菲力小区3栋一单元401室

本文标签:

审核:陈士彬精华:陈士彬
关于短篇叙事散文《《过年散记》》的编辑点评:

暂无编辑点评


您也许感兴趣的
该周最热散文
散文新作速递
会员评论

暂无会员评论。

新澳博网络文学网站提供各类网络文学作品、新澳博在线阅读。杨柳岸网络文学版权所有,未经本站或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由提供技术支持。 杨柳岸网络文学竭诚为广大文学爱好者、网络写手提供优质的原创文学创作平台!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ncfl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