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澳博>>散文>> 朝圣路上

朝圣路上

作者:召稼楼人发表于:2018-04-29 07:34:41  短篇抒情散文关注度:杨柳岸网络文学为您统计中..

新澳博:换言之,论语中凡牵涉到具体人和事的,都有义理寓乎其间,都是孔子思想之著精神处。

俗话说:唯累过,方得闲;唯苦过,才知甜。只有经历了西藏,才能够获取对艰难旅程那种属于自己的真实体验。

酝酿了大半年,在8月29日终于成行。西藏,那可是世界屋脊、世界三大极,这块神圣的土地不是谁说踏上去就能够踏上去的。

亲朋好友叮咛再三:一定要得到医生认可才是,可我瞒着家人根本没去检查;邻人女子更是现身说法:鼻流血、头暴胀,居住的宾馆当夜就死掉一位高血压老者……

这“高血压”与“老者”两项,我都兼备,而且低压时时升至100,高压会窜至160。死亡,对我来说就这么迫近、唾手可得?不过,我决定了要去。十年前,我和朋友已经准备就绪,抢在铁路通行之前亲近那块处女地。一场“非典”让我远离了天国远离了净土。

一个人,可以去做想做的事情,前提是不要为结果悲伤;一个人的真正要强大,并非看他能够做什么,而是看他能够承担什么。

离家的时候,我在家人看得到的本子里,记下了家里的重要事情,我是将它当成“遗嘱”一样留下来的。以往外出,从来无人送行,太太那天却破天荒的送我至小区门口。当我坐在车里向她挥手的时候,脑子里闪过“壮士一去不复还”的诗句来。

这次远行我没把它当成旅游,而是一次旅行。旅游,是用眼睛在行走;而旅行,则是用心灵在行走。走吧,人生如行路,一路艰辛一路风景;目光所及,则是你的人生境界。

虽然双脚踏在地狱,但两眼却目视天堂。

第一站西宁。刚才还在谈笑风生,入夜却是十指发麻。倒在床上心跳加剧。我知道高原的反应已经悄悄袭来。

人活在世上,忌讳将困难的缘由推给他人或环境,什么事情尽可能要由自己解决,这是战胜困难的前提。我打开窗户,让清凉的微风随着自己的呼吸一起一伏地舒展。我望着夜幕中晶莹剔透的启明星暗自默念:不到万不得已决不撤退。我有几手准备:若身体状况确实不行,不勉强进拉萨;能够登上布达拉宫,则完成了我此次行程的任务;若还能继续前往尼泊尔,就是超额完成了任务。

此刻睡眠依然恍惚,但心情放松了许多。

第二日去了青海湖,疲倦,但不至于累倒。

第三日乘上开往拉萨的火车。一路上大半夜没有停靠的站台,但灌铅似的脑袋撂在铺位上一小时一小时地度过却是真真切切。天亮了。同房间的乘客开始对我“温柔”地讨伐:这位老领导,晚上鼾声如滚雷,吃不消吃不消!这传递着一个好消息,让我暗自高兴:说明我并非整宿没睡,最起码还睡着了一会儿。这“一会儿”,才是我进藏的本钱。当列车翻过5000多米唐古拉山口时,我知道自己已经站立在西藏这块神圣的土地上了。

克秋喇嘛的弟弟次仁先生来火车站迎接,向我们一一献上哈达。

车子开过拉萨河,让我想起年青时代的那首《拉萨河,拉萨河》,那时对于西藏有着多么神圣又诡异的向往啊?过了拉萨河,望见了布达拉宫。一兴奋,心跳又加剧,只好老老实实地平息自己的呼吸。

第二天,终于登上了布达拉宫。布达拉宫始建于公元七世纪,主楼十三层,高116米;宫内珍藏着数不清的佛像、壁画、经卷;克秋喇嘛带我们参观了不对外开放的五世达赖的寝宫。

站在布达拉宫最高处,心里宛若拉萨那万里碧空一般透亮。庄严与宏伟,悠久与永恒,加上那一批批虔诚的信徒五体投地的朝拜,顿时肃然起敬。环视四野,连绵起伏的雪峰净化了人间风尘,也阻隔了世间纷扰。天国,净土,不就在身边?

不管是自由行还是跟团走,一算年龄没人超过我与温兄的,这总让自己有点茫然;但是偶遇的徒步背包客或独自骑行者,又让自己像孩童时发现眼面前的“大队长”、“三好学生”,突然有了学习的方向。尽管晚上整夜睡不稳睡不好,但闯荡西藏的信心却越发坚定。

翻过了5000多米的唐古拉山口,去过了4700多米的纳木错,住过了3700米的拉萨,回头再到藏南2800米的林芝,尽管途中也要翻越5000米的雪山,但已经是太短暂太无足轻重的事情了,海拔下降了一千米简直就是一种解放一种享受。我们徒步中国十大名山之首的南迦巴瓦峰,我们涉足雅鲁藏布大峡谷,我们留恋于当年文成公主进藏的唐蕃古道,我们在南伊麦克马洪线北端遥想着藏南的那片沃土……

此刻,我庆幸已经扑进了青藏高原的怀抱;我已经完成了此次旅行的任务了。

为了进一步考验自己的承受能力,我们选择了一条高海拔的“天路”去尼泊尔。

9月7日,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

清晨6点,我们就坐上了面包车,一路向西由拉萨经羊湖、日喀则,再向南经定日、聂拉木,最终抵达中尼边境小镇樟木。这一路行程海拔均在4000米以上,其中途经的拉龙拉山、聂汝雄拉山均在5000米以上,还可以观赏到珠穆朗玛峰保护区的五座8000米以上的雪峰。可惜那天天色太暗,只见到隐约的山峰。

一路上景色壮观,人却极度疲惫。有的心跳气喘,有的头胀欲裂;有的嘴唇发紫,有的颈椎僵硬。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啊!

这段路程能够坚持下来对所有人都是一种考验。

旅行社为了灵活组团,雇佣了私人的车辆。我们这个车的藏族司机扎西,家住日喀则农村。家里三兄弟他排行老末,三兄弟合娶一位老婆,有了孩子只允许叫老大为爹,老二老三只能当叔。老大主政家庭,老二照顾农活,老三扎西外出打工。为了多挣点钱,他几乎天天奔駞在这条线路上,每天只能在汽车里睡三五个小时。这是挣钱?是挣命啊!当时我们就担心:这18个小时的漫长旅程,没有足够睡眠的扎西如何能够做到安全、太平?

果不然,汽车开出去不久,只见扎西眼皮开合的频率越来越慢。一边是悬崖峭壁,一边是万丈深渊,稍有不慎,车毁人亡,后果不敢设想。于是,车上会开车的游客纷纷要求开上一段,让司机有个短暂休息。但司机说:万一被路警查到,就丢了饭碗,那可是天大的事情。其实,乘客大多头昏脑胀的,对于开车也没有太多的坚持。怎么办?只有让扎西多停车多休息。中午吃饭本来没胃口,为了司机,我们还是掏钱坐下来陪司机吃饭。后来,司机得出了一条理由:我们的车密封性能好,容易犯困;另一辆车透风,不容易瞌睡。所以,两位司机换着车开,倒也是各就各位安然无事。

如此,时而战战兢兢时而昏昏沉沉,半夜三更到了樟木口岸。看见了友谊桥对岸高低错落的楼群,那里就是尼泊尔的边境口岸柯达瑞。尼泊尔的海拔不到2000米,一时让我脑清气爽,不由得重重地松了口气。这时的兴奋,完全不用担心心急气喘的后果。就像是当年唐僧师徒千山万水终于来到佛地见到了佛祖取得了真经一般,我也在心中得意道:托翁言道,不幸是可以忍受的,没有熬不过去的逆境。对啊,现在我已经超额完成了旅行计划了,我可以作个总结了:要学会欣赏人生,就要学会行走人生;坚强的人支配人生,勇敢的人追逐人生。哈哈,我飘飘然很有些自负了!

但是,说句实在话,这一路行程,艰难困苦自不必言,全靠着个人的意志。这让我想到:真正的修行,是修心,是修正自己,而不是修正他人。故放下我执我爱,慈悲一切众生,才是佛法的真谛。

佛法的真谛光芒万丈。我想:经过这一段18小时的高海拔行程,今后还有哪一处的旅程不敢去经历的呢?

本文标签:

审核:陈士彬推荐:陈士彬
关于短篇抒情散文《朝圣路上》的编辑点评:

暂无编辑点评


您也许感兴趣的
该周最热散文
散文新作速递
会员评论

暂无会员评论。

新澳博网络文学网站提供各类网络文学作品、新澳博在线阅读。杨柳岸网络文学版权所有,未经本站或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由提供技术支持。 杨柳岸网络文学竭诚为广大文学爱好者、网络写手提供优质的原创文学创作平台!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ncfl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