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澳博>>

用户【暖暖】的作品

新澳博:年轻人别急着谈梦想,先去好好赚点钱  文/陶瓷兔子  有读者给我留言,痛诉资本家的无情。  他一直有个骑行环游中国的梦想,从大三开始就积极在各大平台网站上联络驴友,可就在准备出发的当口,他实习的公司正好赶上业务增长的繁忙期,每天连按时下班都是奢望,更别说请几个月的长假。  他的经理也说的直白:,你可以走,但肯定回不来,这个岗位多少个应届生在竞争,哪儿可能留到你旅游完再来干。好  他恨不得转身就飞奔而去,却迫于囊中羞涩,父母又以断绝经济援助要挟,依旧得乖乖的打卡上班加班。  他跟我吐槽说,这个社会真是太坏了,一点也不鼓励年轻人追求梦想体验生活。  我被他的神逻辑逗乐,回复他说:  社会不帮你实现,你可以自己帮自己实现啊,比如大学四年做点兼职挣些钱来充当旅费,比如好好培养一些技能让自己鹤立鸡群,或者练出一口巧舌如簧忽悠得老板坚信非你不可,不都是曲线救国吗?  他显然从未考虑过这些,半晌才悻悻的回复一句:你说的这些太现实了...这可是我心心念念的梦想,谁会考虑这些小事。  我懂他的言下之意,因为那是梦想,所以它必须是清高的,纯白不沾染世俗红尘,最好配上风月下酒,成为一生不朽的追求。  可是少年,你连资本都没有,又要怎么去实现自己的梦想呢?我们都不是被主角光环加持的幸运儿,吃喝住行,门票车费,都要靠真金白银去换。  你能负担起的才叫梦想,否则那不过是人生的负累。  巴尔扎克在《高老头》中,写到浮脱冷开导拉斯蒂涅,教导这个满怀梦想来到巴黎的外省青年认清自己的处境:  照你现在这个派头,你知道你需要什么?赶快挣一笔家财,而且要快,不然的话,你尽管胡思乱想,一切都是水中捞月,白费!  雄才大略是少有的,可社会上多的是酒囊饭袋。  我也曾经有一个梦想,在临水的地方开一家书店,前门卖花,后门看书,一壶清茗一只猫,无事小神仙。  自以为有了盼头,便有了一份,大不了老娘就去开书店好的硬气。又年轻不懂事,每每看到别人加班到深夜只为精益求精的时候,心底居然有一点鄙薄,以为为了五斗米而折腰写字楼是一种目光短浅的表现。  当时带我的师父老梁知道这事回报我冷笑一声:就你现在这样子,还开书店,还无事小神仙?  你知道每个月的租金多少钱吗?知道经管和社科类的图书有什么区别联系吗?知道冷门书要从哪儿淘来吗?知道开张之后要如何营销如何宣传吗?你知道付不起房租水电费是什么感觉吗?  他说。  梦想很珍贵的,需要心力毅力自制力,需要真金白银大美钞,你什么都不懂,什么都没想过,你这才不叫梦想,不过是逃避现实的幻想症。  我忘了自己当时是如何作答,事隔多年,却依然清楚的记得他的这句话。  你以为有梦想很了不起吗?  才不是,  真正了不起的,是你最终可以实现这个梦。  Randy Pausch教授在《最后一课》的演讲里,回忆了这样一个小故事:  有一次上橄榄球课,老师却是空着手来的,没有带球。  学生们问:老师,没有球怎么上课呀?  老师反问:橄榄球场上一共有几个人?  每队11人,一共22人。学生们回答  老师又问:在比赛的任何一个时刻,有几个人可以触碰到球?  学生们说:只有一个人。  老师说:好的,那我们今天就开始学习,那其他21个人要干的事情。  这段小插曲影响了Pausch的一生,他的忠告是:你需要把最基本的东西搞定,否则后面的事情都不会发生。  而我们却常常本末倒置,明明每一天都还在凑合和将就,明明还摇摇晃晃的没站稳脚跟,却总是急忙把梦和理想挂在嘴边,用以昭示自己的胸怀大志和与众不同。  认识一个男生,一心想要当作家,背着所有人,辞掉了父母辗转托付帮他谋得的国企工作,立志在家全职写作。  破釜沉舟背水一战,这本是个极其励志的故事开头,却终究以他在家里宅了半年多,没写成任何一部像样的书稿,屡次碰壁耗尽了所有的积蓄,不得不重新谋得一份比之前待遇更差的工作告终。  我拜托过几位图书出版业的朋友看过他,呕心沥血好写成的长篇小说,帮忙寻找合适的出版社,得到的结论几乎是千篇一律的统一:语言这么粗糙,情节这么单薄,人设这么虚假,想出版,下辈子的事了。  在一次饭局上,他借酒感叹:  世人有眼无珠不识真文学,我这一生时运不济,遇不到伯乐慧眼识珠,这才不得不屈身于生活的泥潭。  也有朋友委婉劝告:现在图书市场竞争激烈,要想脱颖而出,还是得多贴近市场,考虑读者的感受和需求。  被他瞪大眼睛反驳回去:我的梦想就是做真正的文学,那些恶俗不入流的畅销书,我才看不上。  于是我对他仅剩的那点欣赏也被这酸腐又不切实际的清高消耗殆尽,到了后来,索性连他愤世嫉俗长吁短叹的朋友圈也果断屏蔽。  我很喜欢这样的一段话,并把它摘录进每天随身携带的笔记本里:  真正混沌无求的时候,人可以随心所欲,但一旦你有了想做的事,就有了痛点和软肋,人一旦有了梦想,就会成为上帝的人质。  生活从不会因为谁怀有向往就对他青睐有加,它会将你反复锤炼百般折磨,用以确认你怀有的是真正的追求,而不仅仅是不切实际的妄想。  我们总以为是梦想在激励着生活,但其实只有丰富的生活本身才能够支撑住摇摇晃晃的梦想.  你终将走向星辰大海的漫漫征途,但前提也是,你得先跨过门前的那道臭水沟,你总得有力气和智慧翻过那座大山,才能看到更远的世界。  别那么着急着把梦想挂在嘴边。  多赚点钱,不辜负每一天,尽力去活的丰富且迷人,这才是实现梦想的最佳途径。当新的商机来临时 大多数人“死”在别人的嘴里

独坐长亭对日倾,一杯浊酒品人生。依依翠柳缺莺语,袅袅碧空无纸筝。孤雁悲流心里泪,红枫叹逝梦中情。经风历雨知多少,欲问谁能伴我行。..详细阅读 >>

短篇标题:问情
类型:短篇古体诗诗词点击:13关注度:13
属性:普通
作者:暖暖发表时间:2017-06-07 13:19:37

写了那么久的文章,却从未给自己和文字一个简单的定位,很多时候,文字对我来说只是一种倾诉的方式,或者是缓解外在压力的出口,再或者是对美的一种认识和追求,对生活的感悟,和对社会浅薄的感触。有网友深夜问我:既然喜欢文学,能说明一下文学的意义所在吗?突如而来的问题,我陷入了沉思,这么多年对文字的追求,意义何在?<..详细阅读 >>

短篇标题:文字书写人生
类型:短篇抒情散文点击:99关注度:129
属性:精华
作者:暖暖发表时间:2016-10-05 13:21:47

“昨晚我梦到婆婆了”早晨迷迷瞪瞪醒来的我跟老公咕哝一句。老公应了一句:“哦!”“她什么也没说,如以前一样在街口坐着。”老公这次没有说话。太阳从窗子照在了电脑桌旁,我忽然想着敲击键盘,书写婆婆与我二十多年,刚刚分开并不遥远的记忆。这段时间真的太忙了,这段时间真的太乱了,忙得我没有时间在婆婆去世后,没有给婆婆写一篇像样的祭奠的文章,..详细阅读 >>

短篇标题:致远去的婆婆(那个我喊了二十多年娘的..
类型:短篇言情小说点击:94关注度:94
属性:推荐
作者:暖暖发表时间:2015-12-19 16:47:44

热恋中的丰羽知道这次是自己犯了错误,惹得女朋友好好生气,出去躲了几天的丰羽悄悄的来到好好的学校,想着给好好一个惊喜。丰羽在学校溜达一圈也没有找到好好,丰羽想着好好可能去学校的枫林了,边想着,便快步朝着学校东北角的枫林快步跑去。立冬了,天气骤然变冷,霜寒然后了枫树的叶子,每一束年轻的枫树,像一个小小的火炬,倾其所有的力气高..详细阅读 >>

短篇标题:阴阳两世的爱情
类型:短篇言情小说点击:156关注度:156
属性:推荐
作者:暖暖发表时间:2015-11-15 09:32:17

针叶在图书馆找到的信子,跑的有点喘的针叶哈着白气,凑近信子神秘的说:“信子,帮帮忙,你得救我!”针叶跟信子是自小长大的闺蜜,大学留在了同一个城市,却不是同一所学校,针叶这么急急地跑来,一定遇到了什么要紧的事儿?信子把书放到了桌子上,扶了扶高度近视的镜框,呼塌着两只大眼睛,问道:“什么要紧的事儿,你说,只要我能帮的上忙的,..详细阅读 >>

短篇标题:我们好像在哪儿见过
类型:短篇抒情散文点击:62关注度:92
属性:精华
作者:暖暖发表时间:2015-11-13 15:00:27

风萧萧兮雨瑟瑟,风萧萧兮易水寒,秋意微凉,走在一条人很少的,人工造的一边是坡地(仿佛山的样子)一边是河的小路上。中秋一过就开始变天了,哩哩啦啦的两天雨,十五那天穿背心还嫌热呢,现在都穿上了厚厚的行装。坡上长满了灌木,跟绿绿的草,这几天的雨把绿色洗的碧绿碧绿的,虽没有太阳,可那绿干净的还是有点晃眼,雨珠在叶尖滚动,却不舍得掉下来,..详细阅读 >>

短篇标题:孤芳自赏
类型:短篇抒情散文点击:47关注度:77
属性:精华
作者:暖暖发表时间:2015-10-28 10:08:05

李晓鹿与一行人坐在小镇的观光车上观看风景,车子缓缓的不紧不慢的走着,都是来这个小镇旅游的,一车十几多个人李晓鹿并没有一个认识的。突然有人敲打她座椅的后背,并传来很磁性标准的普通话:“小姐,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啊?”李晓鹿头也没回心说:“故意找人搭讪,套近乎,这个小镇我第一次来,怎么可能和你在哪见过。”安静了一下以后,靠椅的后背再次..详细阅读 >>

短篇标题:小城故事
类型:短篇言情小说点击:46关注度:46
属性:普通
作者:暖暖发表时间:2015-08-27 18:02:43

石家庄的天气烈日炎炎很长一段时间了,久违了的雨今年很少光顾这里,下午午睡醒来终于看到天边风吹来了黑色的云彩,要下雨了,天边一个立闪伴着隐隐的雷声。害怕打雷的我迅速的窜回到最后面的屋子,而且第一时间把室内所有的电源关闭,这是这么多年总结的常识。然后把自己扔到床上,用夏凉被把头蒙住听着外面一声比一声响的嘎嘎的雷声,不敢大声的喘息。详细阅读 >>

短篇标题:我害怕打雷
类型:短篇随笔散文点击:45关注度:45
属性:推荐
作者:暖暖发表时间:2015-07-15 11:21:52

子时跟苍茫怎么认识的,苍茫已经想不起来了,可苍茫记得子时跟自己网上已经认识快要三年了,还记得子时已经四五个月不跟自己联系了!几次苍茫都会跟他们共同的好友,幽幽的说:“子时不知道为什么不理我了,我都不知道我哪错了,对着他的小窗我倒了几次谦,他都不理我……”这段话后苍茫的脸上还多了一丝伤感。共同的朋友都理解苍茫这个善良..详细阅读 >>

短篇标题:网络里的醋意
类型:短篇随笔散文点击:85关注度:115
属性:精华
作者:暖暖发表时间:2015-07-12 20:32:50

小的时候一起长大的玩伴,我们就住一个胡同,他小名叫三儿我们一般大,一个胡同有三个我们一样大的孩子,可我们两个都不喜欢和住在胡同口的那个男孩儿玩。那个男孩儿比我跟三儿长得都快,而且什么都比我跟三儿强。他很早就会自己做风筝,可我跟三儿都不会,十几岁就抱个吉他,每天夜幕降临就蹦擦,蹦擦的弹个不停。我们不会弹也不喜欢听他的。可他却一直羡..详细阅读 >>

短篇标题:我不和你玩
类型:短篇随笔散文点击:54关注度:84
属性:精华
作者:暖暖发表时间:2015-07-06 21:16:52
274篇   页次:1/28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后页   转到第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帮助中心|广告服务|友情链接|意见反馈|联系我们
新澳博网络文学网站提供各类网络文学作品、原创文学在线阅读。杨柳岸网络文学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E-mail:[email protected] QQ群:83443418
本站由提供技术支持。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ncfl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