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澳博>>长篇小说>> 穿越秦时之羽落千机

穿越秦时之羽落千机

作者:甘蔗羽荒发表于:2014-04-20 13:03:07  长篇言情小说关注度:统计中..
言情小说:穿越秦时之羽落千机

新澳博:第一名:巨蟹座。巨蟹座很重感情,初戀的感覺對他來說無可取代,但是他並不會因此而想要跟舊情人重修舊好,他很清楚人隨著歲月的流逝是會轉變的,慢慢他會把這種感情化成親情或友情,初戀對他而言是一種很溫暖的東西,成長之後的巨蟹每每回想起初戀時的單純和甜蜜,甚至包括爭吵在內都是很美好的,巨蟹會把初戀轉化成美好而正面的力量。第二名:水瓶座。水瓶座在戀愛中會記住的都是傷痕,因此每談一次戀愛就好像在身上烙一個疤,這個疤不會太多,但是每一個都很深刻,所以他絕不可能忘記逝去的戀情,但是他決口不提,經過初戀的淬煉之後水瓶座通常會有很極端的反應,例如可能從此就開始遊戲人間,或者以物質來衡量愛情。第三名:射手座。射手座本身的性格很高調,對愛情通常有不切實際的想法,年輕時講究完美的射手座在戀愛當中通常扮演指責以及挑剔的角色,所以他常常會覺得為什麼初戀會莫名其妙的結束,為什麼對方突然就甩了他,若干年後當他成熟之後想起這段就會反省自己當年的態度,對當年自已的不懂事感到很遺憾。第四名:天秤座。天秤座年輕的時候很重朋友,時間分朋友都不夠了,因此常常會忽略情人,所以往往在若干年後都會覺得自己當年對於初戀的對象實在不夠好,因為隨著年齡的成長成熟的天秤對另一半是非常好的,所以他心中會覺得對初戀情人很不公平,因此心中永遠都對對方有一種抱歉。第五名:魔羯座。魔羯座的表達能力不是很好,但是卻是很真心付出,因此通常初戀的時候都會受創,導致對初戀難以忘懷的他會對感情越來越難以付出,越來越冷血,除此之外他也會深切反省,認為戀愛挑對的人是很重要的,於是他會變得不太敢接受人家追求,釋放感情時也不敢太熱情,因此會給人一種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印象那些把事情做到极致的人,最后怎么样了

一个千机密码铜盘,一次莫名其妙的穿越。

一场精心设计的猎杀,一段刻骨铭心的邂逅。

峰回路转,柳暗花明,为何又是绝境?

究竟哪里,才是她的归处?

第1章:

【一】

“有间客栈。”胖子笑眯眯地说,“我是这里的掌柜,大家都叫我丁胖子。”

第2章:

【二】

就这么定了!去小圣贤庄“求学”!

第3章:

【三】

在下白羽荒,前来小圣贤庄求学。

第4章:

【四】

一不做二不休,伏掌门,别怪我了,我真的很想留下来!

第5章:

【五】

外面阳光正盛,他的背影缓缓远去,在光线的衬托下,仿佛正在走向另一个遥远的世界。不再回来。

第6章:

【六】

我故意低眉,硬生生地装出一副悲惨的样子——看你还挖我的背景!

第7章:

【七】

咦,那不是……早上给我开门的那个儒家弟子吗?看起来挺面善的,就是他了!

第8章:

【八】

我走进寝室,拿起最上面的一卷,翻开来一看……这个……莫非就是……传说中的……小篆……

第9章:

【九】

张良慢慢走下来,一直到我桌前:“走吧,我们得好好谈谈。”

第10章:

【十】

“君子不食嗟来之食,为免你良心不安,就安排你在课余时间打扫每天上课的地方。今天是第一天,你先好好熟悉一下这里,明天再开始。”张良很“体贴”地说。

第11章:

【十一】

只是,我似乎忘了一件事情……一个现代人要做到准时起床的辅助工具我显然暂时……没有……

第12章:

【十二】

在我晕乎乎的时候,我看到一个模模糊糊的影子向我走来。可我还没来得及看清,就两眼一黑,失去了知觉……

第13章:

【十三】

原来,晕倒之前看到的那个黑影是子尧。

第14章:

【十四】

直觉告诉我,是张良。

第15章:

【十五】

“下午?”他似乎笑着,“射箭。在绛芸轩。”

第16章:

【十六】

抱怨归抱怨,活计还是要做的,指不定三师公来个突击检查,我就有走人的风险了。

第17章:

【十七】

“子尧,你先把食盒放下,我们再去一次绛芸轩。”张良不待他开口问,边走变说。颜路默契地跟上。

第18章:

【十八】

但是那个符号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会晕过去?而且,一直隐隐觉得有什么东西正在悄悄改变中。我算是无意间中枪了吗?

第19章:

【十九】

我抓起外衣匆匆穿好,不顾一切地冲了出去。

第20章:

【二十】

折腾了好一会儿,我的伤总算处理完了,我的小命总算保住了。

第21章:

【二十一】

走在回学生寝室的路上,张良面色凝重,我不由得生出了一种惭愧——似乎,总是我在出事,然后惹得他们也跟着受累。

第22章:

【二十二】

课上到一半,突然有人进来通报——“颜先生,相国大人到了!”

第23章:

【二十三】

“子明和子羽,新来的同学。”张良简短回道。

第24章:

【二十四】

荀子起身:“准备一桶热水,用性寒之药来导出他体内的寒毒。”顿了顿,又道:“我们出去详细说。”

第25章:

【二十五】

然后我见他停顿了半秒之后,慢慢地起身,背对着我沉默半晌,却告诉他们:“子荒恐怕不习惯。这样吧,诸位先出去,这里我来处理。”

第26章:

【二十六】

我微怔,一时不知所措——有必要这样疏离吗?

第27章:

【二十七】

突然莞尔:天雨留客住。

第28章:

【二十八】

“三师公,不打算去看看那朵花吗?”我打破沉寂。

第29章:

【二十九】

远远地,我看到一个人趴在青石上……我煞住脚,不敢再上前。

第30章:

【三十】

少羽和天明在房间里有意无意地闲走,我正想着该不该出去避开,让他们方便做事,突然之间觉得身体不对劲。

第31章:

【三十一】

我努力抬头,想表示我没事,但是……估计我的脸色已经苍白得没有人样了——“子荒,你、你怎么了,你没事吧?”天明一脸惊恐。

第32章:

【三十二】

“子荒自从入庄一来,屡陷危机,不断遭人设计,若是将她赶出庄去,恐怕她性命堪虞。依据子房这几日的观察,子荒并非穷凶极恶之人。怎可见死不救?”

第33章:

【三十三】

“不是看出来。”他笑道,“而是知道。”

第34章:

【三十四】

我坦白道:“子尧,对不起,一直瞒着你。我……确实是女的。”

第35章:

【三十五】

“子荒,先把药喝了吧。”张良提醒我。

第36章:

【三十六】

唯一庆幸的,是我还能留在小圣贤庄。

还能在他身边。

第37章:

【三十七】

好吧,早该料到他们的消息相通的。张良去有间客栈也不是一次两次的事情了,何况他也知道我最早是出现在有间客栈。

第38章:

【三十八】

原来,在吵的,是自己脑袋中的那些思绪。

第39章:

【三十八】

原来,在吵的,是自己脑袋中的那些思绪。

第40章:

【三十九】

“哦?”张良有些愣住,渐渐又换上浅浅的笑意,“既然如此,子房今日权当一回东道主,带子荒四处走走。”

第41章:

【四十】

我再次窘迫地低头看着门槛踏了出去,心想这样子一定超级白痴的……

第42章:

【四十一】

我知道在楼中放着那个东西,可能就是我回去的关键。

第43章:

【四十二】

我抬眼示意石兰,石兰心领神会地悄悄跟了上来。

第44章:

【四十三】

“这里不宜久留,换个地方说话。”他冷冷地说了一句,自顾自地往前走。

第45章:

【四十四】

“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他似乎轻叹了一口气。

第46章:

【四十五】

狐狸!居然下个套子让我钻!

第47章:

【四十六】

防身的武器?匕首?还是什么?

第48章:

【四十七】

“你随身带着,也好防身。”他叮嘱道。

第49章:

【四十八】

在前面十五米左右的地方,两个黑影正背对着我。

第50章:

【四十九】

什么!我后面还有一个?

第51章:

【五十】

“唉。”他长叹,却石破天惊地说:“以你的身份,留在小圣贤庄,确实容易连累。”

第52章:

【五十一】

果然,我的身份,他们已经知道了。

第53章:

【五十二】

我愣在原地,只觉得大脑像是被暴风雨洗劫过一样,凌乱。

第54章:

【五十三】

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找出关键。

第55章:

【五十四】

“……”笑话!本姑娘寒窗苦读十二年,到头来成了清洁工?我还要不要脸了?更何况……

第56章:

【五十五】

走进树林的时候,我不由自主地开始回想我以前这个家族的一些事情。

第57章:

【五十六】

我往前走了没多久,就听到前面传来了细碎的脚步声,急促地踏在林中的枯枝落叶上。

第58章:

【五十七】

我眼前一亮——颜路既然这么说,应该是有一些想法才对。

第59章:

【五十八】

也许,从我看到他神一样地出现在地面上时,我就已经无可避免地朝这个结局走了过来。

第60章:

【五十九】

我当时想的不是“这是不是神仙”,而是“我有生之年居然能看到神仙”——虽然慢慢就意识到眼前的人也并不是神仙了。

第61章:

【六十】

惊醒的瞬间我更希望自己在梦里——一条银光凛凛的蛇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了,在我反应过来之前已经在湖的脖子上留下了两个幽暗的洞……

第62章:

【六十一】

那个女子想必是能读懂湖的人。我笑了,又哭了。

第63章:

【六十二】

轻轻地走近,本来只是看看,不料却听到里面有人在说话,对话清清楚楚地传进了我的耳中……

第64章:

【六十三】

我不过是个被设计带到这个世界的人,不小心连累了他,让他也涉险了,我应该尽早帮他解开阴阳咒印,应该设法揭穿子尧的身份,应该离开他,越远越好!

第65章:

【六十四】

“子荒,明白了。”继续笑着,忘了自己是不是想笑了。

第66章:

【六十五】

我一惊,梦境里他说的话在脑海中再度响起:“我会让你知道咒印被催动的效果。”

第67章:

【六十六】

说实话也不知道为什么想见石兰——明明自己比石兰要打上四五岁,可是对她却有莫名的依赖感。果然还是自己太弱了吗?

第68章:

【六十七】

“小人应该不会记错。”那伙计一副热心的样子,“那天这位公子出去了一段时间还没进来,张三先生就急急忙忙地问我们掌柜不知道要了什么,匆匆也出去了。当时我还觉得奇怪。”

第69章:

'【六十八】

看来被子尧跟踪了。现在还无法确定他们知不知道石兰的身份,既然这样,现在恐怕不是和石兰彻谈的好时机。

第70章:

【六十九】

“我希望,你不要逼得我,失去自己的理智。”子尧忽然浅浅地笑着,转身离去。

第71章:

【七十】

看来,不锁门还是有好处的,否则病死了都不知道啊。

第72章:

【七十一】

我睁眼,呆住了——他端着粥是想干嘛?我瞥了一眼颜路:他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

第73章:

【七十二】

我正想给点提示,忽然闭嘴了——子尧出现了。

第74章:

【七十三】

粥还没有喝几口,便看到一个儒家弟子急匆匆地赶来:“三师公……”看到张良正在喂我喝粥,也是一愣。

第75章:

【七十四】

子尧的眼神突然便得冰冷,唇边扬起了诡异的弧度:“我真想知道你到底在想什么。”

第76章:

【七十五】

扫了一眼子尧,他脸上正挂着轻浅的笑,一如一个刚刚做了好事的孩子一样——这个想法让自己倒吸了一口寒气,他的伪装实在太可怕。

第77章:

【七十六】

我躲开他的目光不停地在想要怎么说,要说什么,忽然之间觉得张良的状况不对,似乎有一股邪气自他身上散发出来。

第78章:

【七十七】

我狠下心,将刃尖抵在了张良的脖颈上,不忍地稍稍用了点力气,小心地控制住,尽量让他有所察觉但不伤到。

第79章:

【七十八】

“再者……”他不疾不徐,语气充满调笑的意味,“你这个奸细,一点武功都没有也就罢了,身子还弱成这样,几次差点把自己害死。”

第80章:

【七十九】

“我……以前只是阴阳家的一个小喽啰。别问我为什么会成为阴阳家的叛徒。总之在逃出阴阳家的时候我把所有的技能都还了回去了。”我预先撂下这句话——再补上这个故事我的大脑主板一定会烧掉。

第81章:

【八十】

撒谎的代价果然是巨大的,真耗脑力。

第82章:

【八十一】

张良用一种云淡风轻的语气说:“我告诉师兄,我得对子荒负责。”

第83章:

【八十二】

他轻轻点头,转身离去。我目送着他离去,有一种光线正在消褪的恐惧。

第84章:

【八十三】

将锦帕收进怀中,伸了个懒腰便下床了——今天的“美好生活”开始了。

第85章:

【八十四】

张良从岔开的回廊上走来,淡淡地对子尧说道:“子尧,我刚刚记起,颜师兄那里有一卷《春秋》,麻烦你替我走一趟,送到柳浪居。”

第86章:

【八十五】

“你看看这上面的图案,是否认得。”他淡淡地说道。

第87章:

【八十六】

未及他踏出屋门,张良便低头对我说道:“等一下早膳过后,我们去一趟藏书阁。”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他是故意让子尧听到的。

第88章:

【八十七】

“这些是……”我正想问,却被他打断:“找找看卷中有无相似的符号。”说完,他便从袖中取出了那块竹片还有那方锦帕,摊在桌上。

第89章:

【八十八】

子尧盯着我,勾起唇角,接下来说的话让我从头冷到了脚:“白羽荒,你居然背叛我!”

第90章:

【八十九】

心里忽然空了一般--不断的谎言,终究把我们之间好不容易建立的信任腐蚀干净了?我心酸得不想再开口了。

第91章:

【九十】

此时的子尧,已经全然没有了儒生的青涩感。反而有一种超乎他年龄的成熟。

第92章:

【九十一】

难道就这么坐等着子尧把我带走?

第93章:

【九十二】

有一种预感,他还会回来的。

第94章:

【九十三】

一袭淡蓝色的身影,忽然像是从林间浮现一般,逐渐清晰了起来。

第95章:

【九十四】

“什么另一个人?不是只有你一个人吗?”小默古怪地看着我。

第96章:

【九十五】

“可以说知道,也可以说不知道。”石兰一句话弄得我摸不着头脑——什么意思?

第97章:

【九十六】

熟悉的声音和语气中强压的愤怒,让我的身体不由得一僵。

第98章:

【九十七】

一个邪魅的声音,忽然间闯入:“哥哥,你怎么一个人站在这里?”

第99章:

【九十八】

心里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被渐渐腐蚀。

第100章:

【九十九】

一把半出鞘的剑,正架在他的脖子上。

第101章:

【一百】

嘴角不自觉地扬起——这种有人不声不响地帮你办好了事情的感觉,的确很受用。尤其,你在乎这个人的时候。

第102章:

【一百零一】

果然,他意味深长地看着我说:“至于其他的,他说:‘若是那丫头愿意让你知道,自然会告诉你的。’”顿了顿,他又补充了一句,“这样看来,你们之间的秘密,不少啊?”

第103章:

【一百零二】

他已经处理完了我的手腕,有条不紊地收拾了一下,才抬起头,嘴角噙着笑,若有若无:“他刚才在树林中明显是故意让我把你带走的。难道我不该问一问?”

第104章:

【一百零三】

也许,这就是子尧泄露天机的惩罚?

第105章:

【一百零四】

当颜路看到我和张良一起出现时,先是诧异,继而有些担忧,目光有意无意地扫过了榻上的那个人。

第106章:

【一百零五】

心里再次一堵,我突然觉得很累,只想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好好呆着:“子荒有些累了,不打扰了,先回去了。”一开口,连声音都听得出有些有气无力。

第107章:

【一百零六】

隐约意识到灵狐心窍是一种天成的力量,因而它可以使我具备到达一种与神明相通的,近乎停滞的时间维度,所以我才可以穿越过来。一旦失去它,我也就没有办法继续存在这个于这个时空了。

第108章:

【一百零七】

听到这里,我突然无声地笑开,就像曾经我在高中无数次坐在礼堂的观众席上听着校领导发言时的那种欢脱的笑意。

第109章:

【一百零八】

我知道她没有恶意,但是能不能不要这么准确地戳中我的要害?

第110章:

【一百零九】

“你以为你逃得掉吗?”姬婼冷冷地开口,右手掌心的雾气闪耀着诡异的青光。

第111章:

【一百一十】

我慌张地看向姬婼,她的掌中飞快地腾绕起一阵冰蓝色的烟雾,而她自己的脸色在蓝光的映衬下则白得像一张纸一样。

“子房,姬婼到底是谁?”冷静了下来,我想把事情弄明白。

一片漆黑之中,暗紫色的衣衫忽然浮现。

“你心里难过,想要早点离开这里,我不怪你。但,为什么打算瞒着我?”

我忍不住主动地握住他的手,却又在心里克制自己不想离开的念头。

“我是说,”子尧忽然睁眼看着我,目光深邃恍如黑洞,“如果做完这件事情,你可以留下,你愿不愿意留在这个世界?”

然而我还没来得及好好享受这一刻的美好,子尧忽然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腕,快速而清晰地说:“我们快点离开这里!”

没想到第一次见识到少司命的绝杀之技,竟是对着我使出来的。

“你是说他早就料到我们会被拦住,所以早就和你打算好,由他来拖住其他人,然后你再伺机出动,把我带走?”

我还没想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张良忽然整个人瘫软了下去,勉强用手支撑着半蹲半跪在地面上,而我由于一直紧紧地禁锢着他的手臂,也不由自主地跟着他蹲下。

第121章:

【一百二十】

忽然听到他说:“那我又怎么能眼睁睁看着你消失呢……”

他早就怀疑过,缺的只是一个恰如其分的解释,现在,想必逻辑都通了吧?

我走进一步:“来吧,解除了这个咒印。我会永远记得你的。”

抬手碰了碰自己的脸,发现脸上果然是湿的。

“凭什么你的事情就会让她这样精打细算到每一步?凭什么只是为了让你安心她不惜费心思去想那么多借口,甚至污蔑自己?凭什么我为她做的所有只要伤到了你她就全盘否定?我才是最明白她处境的人!凭什么!”

星魂不想看到让这个人影响了日后的局势——谁让她牵动了自己哥哥的心思?

也许,辰灵在四年的时间里已经习惯了把青芒当成妹妹,才会在看到青芒的变化时觉得有些痛心。

算起来,根本没有休息过啊……哪一个夜晚不是回到了过去的那七天里的呢……

距离我满一千年的刑期,还有几天了。佛说千年轮回,众生便是在那千年的一轮中相遇、相知,一切的因果,便起。

子尧一言不发地随她走过去,接过她递来的茶,看着她笑意浅浅,神色不由得缓和了很多。

“请子荒今日陪子房出庄一趟。”张良浅浅笑道。

小默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居然莫名其妙就成了灵狐。在一个奇怪的地方睡了一段时间以后,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被同族团团围住。灵狐心窍在自己身上的事情,是狐族长老告诉自己的。

两年前,他从月神手里救下这个人;两年后,他又要再次为自己的一时心软而自食苦果?

连载状态:连载中..
审核:bigyao推荐:bigyao
关于长篇连载言情小说《穿越秦时之羽落千机》的编辑点评:

暂无编辑点评


您也许感兴趣的
该周最热小说
小说新作速递
会员评论
回复评论
爱曼陀罗〗对原创文学长篇连载言情小说《穿越秦时之羽落千机》发表评论    评论于2014-05-02 11:44:28

作者加油,文文很哦。。。。。

甘蔗羽荒〗回复于2014-05-02 19:24:14

嗯,会的~

新澳博网络文学网站提供各类网络文学作品、新澳博在线阅读。杨柳岸网络文学版权所有,未经本站或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由提供技术支持。 杨柳岸网络文学竭诚为广大文学爱好者、网络写手提供优质的原创文学创作平台!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ncfl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