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澳博>>长篇小说>> 上善若水

上善若水

作者:罗大神发表于:2016-12-24 00:39:39  长篇玄幻小说关注度:统计中..
玄幻小说:上善若水

新澳博:拉开人与人之间的差距的原因  文/Mr.Snail  小时候我生活的村子里有个邻居刘姨,超能干,经营着一个棉布店,每天早上五点起床去店里做活,晚上十点才回家。她手也巧,做什么都好看,我妈每次从她那改衣服、做被子,回来都赞不绝口。  当时小镇上大概有六七家棉布店,她家人气最旺。  照说这么聪明能干,日子应该过得不错吧?  然而并没有。  她家的房子破烂不堪,窗户玻璃从没完整过,吃的穿的用的,都远不及普通人家。她一直想换个大点的铺面,也始终没能如愿。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她家一直是负债状态。很奇怪,每次省吃俭用攒钱还了债,就会发生要花更多钱的坏事,家里被盗、老公车祸、儿子捣蛋打坏了同学、她自己重病求医,  每回她家出事,人们说起来都是一个字:邪。  有个算命的,说她财运虽好,但八字太凶,容易破财,所以注定过不好。  我那时小,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这样一个心灵手巧、吃苦耐劳、勤俭节约,日子却那么凄惨。  01  直到今年节假日回家,才听妈妈说刘姨的儿子盗窃入狱,她四处求人帮忙却无济于事。很多往事重新浮现,我才终于有点懂了。  她儿子小时候也很聪明,但不爱学习,经常逃课,几乎不写作业,是老师眼里的问题孩子。  老师喊刘姨去学校沟通,她说店里一堆活等着,去不了。老师去家访,她总不在家,有次老师等到晚上十点多才等到她,再三嘱咐她要管好孩子。她答应着,但第二天又是孩子还在睡就走了,孩子睡着了才回来。  她老公又常年奔波在外。可想见的,一个脱离了父母管束的孩子,随意成长,最后成长成什么样?  其实她家里其它所谓,破财好的事情,也都有迹可循:  家里的锁坏了,她顾不上修,于是招了贼;她干活太劳累又顾不上吃饭,所以胃也不好,眼也不好,腰也不好,关节也不好,  细细想来才发现,刘姨的苦命,并非因为八字凶,而是她只顾眼前,忽略了长远。  所谓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一个人如果目光短浅,命是不会太好的。  02  昨天和朋友聚餐,聊着聊着便谈起了我养狗的事情。  朋友疑惑问道:你看你白天工作忙一整天。下班折腾半个多小时回到家,又累又饿,还要照顾这条狗。你不累吗?!养了它,你要给它洗澡,要给她打针,要修剪毛,还要定期买狗粮,麻烦又费钱,哪有这时间和精力。  ,我感觉我自己都难养活,哪有时间和精力养它!好朋友笑着自嘲道。  我笑笑说到:  我是这么想的,我这人缺乏耐心,也需要提升下责任感。所以想养只狗,既然养了这条狗我就无法对它视而不见,就要对它有所担当。就打趣的说到:,你别说,我从养狗的这件小事,真感受到,养狗和养孩子是一样的,现在我用怎样的态度去对它,很有可能我会用什么样的态度去对待将来的孩子。好  出门一趟狗狗把家里弄的一团糟,这件事的主角将来很有可能会是自己的孩子,因为生气把孩子丢出去吗?  养狗提升我的耐心,培养了我的责任感,也丰富了我的生活,让生活多了一份温度。  这件事也许在将来会对我有很大帮助。我这是未雨绸缪哈。我打趣的说道。  其实,生活也是在考验一个人掌控精力和分配的能力,有些事很重要,但由于他不紧急我们很容易把它忽略。  锻炼、保养身体看起来不紧急,你不做,最后落一身病,又痛苦又花钱又耗费精力。  教育、培养孩子看起来不紧急,你不做,最后孩子不走正路,你赚多少钱也挽回不了。  防火容易,救火难。如果你整天只顾救火,不花时间防火,那么这辈子估计就会永远十万火急,焦头烂额,千辛万苦却百般不如意。  别被眼下貌似非做不可、实则并不卵用的事情牵制,腾出更多时间,去做关系长远的、真正的大事,去读书,去锻炼身体,去规划未来,去提升技能,去教育孩子,如此,生活才会越来越美好,越来越轻松。  03  其实生活中我们每天面临的基本上就四件事:  安排好这四种事,生活才会越来越好。  紧急重要的事,比如写毕业论文,重病去医院,领导喊你谈事,这必须第一时间去做,我们也都明白。  不紧急也不重要的事,比如听歌追剧玩游戏,这些事相对其他事最不重要,自然我们会把它放到最后做。当然,做不做得到是另一回事。  可是最让我们最为迷乱的是,紧急不重要好和,重要不紧急好的事情顺序。  紧急不重要的事,比如:朋友突如其来的邀约,陌生人来访,手边待处理的活等。  重要但不紧急的事,比如读书,锻炼身体,提升技能,教育孩子等。  生活中我们往往会把这两者的的轻重颠倒。大部分时候,我们都是刘姨,放下了重要不紧急的事情,去做紧急不重要的事。  说起来貌似很合理:手边这么多活要做,客人一会儿就要来拿衣服了,哪有时间锻炼身体、陪孩子写作业?  但事实是,如果你被紧急的事拖住,忽略了重要的事,那么重要的事迟早变得特别重要特别紧急,让你不得不花费大得多的代价去弥补,而且未必弥补得了。  我想这就是对,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好的最好诠释吧。  《那个杀手不太冷》里有个经典的对白:  小女孩Mathilda 生无可恋加期盼的目光看里昂问:,生活是否永远如此艰辛,还是仅仅童年如此?好  ,总是这样艰辛好里昂肯定答道。  是呀,谁的朋友圈不是岁月静好,谁的生活里不是一地鸡毛。既然生活总是如此,那我们就该这样任凭生活拨弄,随波逐流吗?  我觉得不应该是这样。  如果我们这样随意的过生活,任它泊渡,不去修饰。那我们只能像没有方向的水中浮萍飘到哪算哪。  没有目标的船,又怎能找到那个想要停靠的驿站?  心中没有光,生活里的的阴暗又怎能退去?  正是因为对生活有寄盼,才会促使我们向那个目标进发。  罗素先生曾言:,对于人而言,不加检点的生活不值得一过。好 我觉的认凭泊渡的活着,是对生活的不负责任。而我敢这样叶落浮萍的飘去,因为我怕将来我的我,会瞧不起现在的自己。拽着400块钱出发,我是如何迈开求职生涯第一步的

独孤家族是神域的四大家族之一,十五年前独孤家主独孤靖得一女取名独孤若水,此女有过人的天赋,连皇上也对她另眼相看,只可惜天妒红颜,在她十五岁那年灵力晋升修炼渡劫之时遭人暗算灵力被毁,双腿也落下残疾不能行走,这么一个天才少女就这样渐渐的被世人淡忘,独孤家拥有预测未来的能力,当心狠手辣冷酷无情的墨王得知自己的未来妻子是一个残废之后不屑至极,而她只是淡淡一笑:“你若不信,咱们来日方长。”

    从小他的父王战死沙场,母后又被当朝皇帝逼死,他誓死要毁了这大好河山为母亲报仇!看冷酷墨王是如何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又看一个残废如何的笑看天下,征服堂堂的墨王!

四大家族各有各的天赋,独孤家族所有的天赋是预知未来的本事,而其他的三大家族,贺兰家族擅长的是结界术,形成的结界固若金汤,上官家族,擅长制造兵器,许多人千金难求,而李家,擅长解毒,天下间没有毒是李家人解不了的,四大家族世世代代辅佐皇帝守护百姓,四大家族也是一个整体,齐心协力。

第2章:

第二章初见

独孤若水栗色的眼睛没有一丝感情直勾勾的望着南宫墨,似乎已经把他看穿一般:“墨王,杀鸡儆猴的方法似乎用错地方了。”

南宫墨心中微颤,这个女人也不是个善类,面上却不动声色:“本王不懂独孤小姐在说什么。”

听了这话,独孤杰眼睛一冷,他明白就算自己院子里没有什么经过搜查也会变成有什么的,他冷笑:“家主,这就不必了,账单上所缺的我补过来就好,咱们……来日方长!哼!”说罢便甩袖而去,其实诬陷独孤杰的那份账单才是最真实的,而独孤杰的那份才是假的,独孤若水如此做也是想要给他一个教训,看他下次还敢不敢贪污而已

“回主子,属下打听到那易叶苏正在墨王的府里,据说是几年前一个得道高人给的。”

独孤若水微微皱眉,是谁不好为何偏偏是他?易叶苏是江湖中千金难寻的神药,能够治疗因为灵力损伤留下的后遗症,也只有易叶苏,才能治好她的腿,这也是她专门派人去寻药的缘故。

“母妃!”南宫墨嘶吼一声,他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在母妃的身边,后悔自己成为母妃的软肋!

“噗”独孤若水再次喷出一口鲜血,南宫墨的抗拒让她受到严重的内伤,就如正在修炼的人走火入魔一样,如果不及时治疗危在旦夕,独孤若水默念了一声咒语,南宫墨也苏醒过来,满头大汗,眼睛布满血丝。

“也罢。”宁烁又看向南宫墨:“墨儿可有心上人?”一双眼睛如同鹰一般的锐利,虽然对南宫墨有愧疚,但是他也怕他知道事情的真相会造反,所以他一直都在暗中打压南宫墨的势力。

“回皇上,臣也没有。”漆黑的眸子如一汪死水的平静,嘴角微勾的弧度神秘低调。

宁烁皱眉,这个侄儿子他是越来越看不懂了,也不知道是福是祸。

独孤若水迎上他的目光,嘴角勾起弧度:“墨王,人还是不要太自恋的好。”“我来此也是为了提醒一下墨王,若是有一天会伤害到我独孤家之人,我,定不会放过你。”栗色的眸子闪过一丝嗜血,面无表情,但是却让人感觉到周围的温度下降了好几分,也仅仅几秒钟时间,她又恢复了之前的云淡风轻。

“你,原来你就是独孤家的家主。”闹事的男子从她的绝世容颜中回过神来:“不过就是个残废罢了,你们独孤家是当真没人了吗,哈哈......”男子嘲笑道。

独孤若水眼神微眯,一道黑色的影子划过,原本正在嘲笑的男子此时却倒在地上不能动弹,满头大汗,脸色苍白双手捂着丹田,那道黑影又划到独孤若水身后,细细一看原来是一个暗卫,暗卫面无表情。

“毕竟是我独孤家的人,不如就把他们逐出家门,永远不得回独孤家。”独孤烈的心中还是有亲情的,不似独孤杰那般被权利蒙蔽双眼。

“我也是这个意思,毕竟有着我们独孤家的血统,就依照大伯父的建议做吧。”独孤若水淡淡一笑。“听白虎说蓉城有个生意得由我亲自去一趟,到时候就要麻烦大伯父打理一下独孤家了。”

独孤若水享用着蓉城特有的花茶,白虎坐在一旁谪仙一般的气质不落世俗,素衣在独孤若水的身旁侍候着,屋子里还多了两人,一人是那日给独孤若水报信的阿威,换下了当日的黑衣,此时他一身玉色衣袍,偏偏公子的形象,只是不变的是他那张扑克脸,旁边还有一青衫女子,年龄约三十左右,但是却流露出雍容华贵的气质,,此人便是柳叶门门主君莫。

君若尘面无表情,因为他坐有轮椅不方便所以便不用在梅花桩上,指尖捻着一片竹叶放在唇边流出缓缓地旋律,如同一只翩翩起舞的蝴蝶,忽然,曲子的音律变得急促混成一道风卷向柳树的树叶,一片白色印记的柳叶被卷下来,但是音律卷着风还未停下,继续卷向另一颗柳树,白色印记的树叶再次卷落,大家一时间也被他的音律所折服。

“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捻叶成音。”

“太子不必担心,山人自有妙计。”宁鑫耀眼中写满了自信,在宁洛耳边低语了几句。

宁洛略微思索:“那此事就如此定了吧,现在我们兄弟俩可是一根线上的蚂蚱,二哥可别怀着其他的心思。”他的眼中划过一丝精光。

“这是自然。”兄弟俩各怀鬼胎,想着怎么把南宫墨除掉的同时把对方也拉下水,殊不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他们心中的小九九南宫墨早就掌握的一清二楚。

千黎鹤也见招拆招,一时间也分不出胜负,只是千黎鹤的剑法如神,根本就看不到他出剑的手法,叶婉心也逐渐处于下风,眼看要输了,叶婉心冷笑,指尖注入毒液,随着灵力一同传给千黎鹤,千黎鹤顿时觉得力不从心,不能使用灵力,趁他分心的空档,叶婉心再次聚集灵力一掌把千黎鹤打下擂台。

羽门的弟子赶紧把千黎鹤扶起来。

“该死的女人,你耍诈!”一个羽门的弟子忿忿不平。

“看来我来晚了,错过了什么呢。”富有磁性的声音响起,来的人是一袭红衣似火妖娆,红的张扬,墨色长发被红色发带束起随风飘扬,漆黑的双眼如同太阳一般的闪耀,和南宫墨一样的妖孽长相再次引起现场的骚动。

宫玄知道君若尘的真实身份,站在这里半天倒也看出个名堂,他冷笑一声:“墨王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啊。”南宫墨不过是想利用独孤若水去和皇帝抢那极品晶石从而让独孤家和皇族有隔阂,极品晶石的珍贵是普通晶石不能相比的,它拥有让人晋升修为,甚至浴火重生的能力,所以即使是皇帝他本人也是舍不得用的,更别提送人。

南宫墨知道宁洛没死的消息之后并不惊讶,他也知道那个女人会出手阻止的,只是他还有后招,嘴角勾起危险的弧度,他复仇路上有那个女人应该会很有趣的吧,无垠在他的身边一肚子的疑惑,那个独孤若水坏了自家王爷的事,怎么王爷却没有一点恼怒的样子,而且从种种迹象看来自家王爷对那独孤家主的确是不一样的。

宁鑫耀说的话听着都是为了太子的安危着想,而暗中却含了太子得到盟主之位最先想的不是给他宁烁禀报,而是想先登上盟主的位置,在宁烁看来这就是先斩后奏,这样倒是让宁烁多了一份猜忌,而这恰好是宁鑫耀想要的结果。

“朕知道了。”宁烁漫不经心的说道,右手轻敲着桌面,眼睛里划过一丝精光不知道他心里想些什么。

“当今皇上最宠爱的皇子也就是太子宁洛,二皇子宁鑫耀,五皇子宁熙,五皇子无心朝政,二皇子和太子都有着一股狠劲,论计谋二皇子要略胜一筹,虽然太子近日夺得盟主的位置,但是高处不胜寒,太子他被人利用了恐怕还不自知。”

“小姐。”素衣担心道:“我们这样真的好吗,李家毕竟也是四大家族的人......”

“这次他只所以来到独孤家定是有人煽风点火,若是在平时也就罢了,只是现在民间流传的谣言你们也都知道,我若真的照做了,岂不是坐实了我善妒,把独孤杰一家人赶出去是怕了他们抢这个家主的位置了。”

南宫墨挑眉,轻抿一口茶,脑中出现了那个一身白衣胜雪的女人,云淡风轻的面容好似什么也入不了她的眼,她栗色的眼睛总是平静的不起波澜,忽的一朵梅花飘进茶杯里搅坏了一杯茶水,也打断了他的思绪,微微皱眉,飘落的小雪不知打乱了何人的心扉。

谣言四起,独孤若水也成了宁风国众人的关注对象,茶余饭后的谈论对象,最怕不过以讹传讹,独孤若水就这样被传的大逆不道,善妒的人,已经入冬宁风国也被披上了白色的披风,大雪纷飞如同飘落的羽毛,宁风国的冬天是极冷的,几乎一个冬季都是下着雪的,不管外界如何的谈论,独孤若水始终是独孤若水,她淡然的性格就像是湖里的水,平静的不起波澜。

看到独孤若水不说话,南宫墨加了一剂猛料:“你以为你的母亲当真是被她族人找到的吗,如果没有人通风报信,她的族人怎么可能那么快就找到她?”

栗色的眸子猛地一缩,眼睛微眯藏着一丝怀疑:“墨王知道的可真多。”

“你若不信本王大可放手去查。”丢下这句话,南宫墨便走了,其实南宫墨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是他心里只想着不和独孤若水做对头,他不想伤害她。

远处一队部落服饰的人马浩浩荡荡的行驶而来,蒙古包一样的马车外随行的侍卫披着兽皮制作的上衣和短裤,露出精壮的肌肉,头发在脑后编成一个长长的辫子,脸上带着部落人的粗犷,腰间别着大刀和一块象牙制作的腰牌。

独孤若水面无表情言语之中有几分讽刺的意味:“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墨王把这一招用的倒是淋漓尽致。”

“独孤家主身为家主不以身作则反而知法犯法,该当何罪?”南宫墨漆黑的眼睛仿佛射线一样直直的照到她的心房,让她无处可逃。

“墨王大可以去皇上面前参我一本。”独孤若水眉毛微挑,一点也不在乎的语气。

“那极品晶石你也不在乎了?”

深夜时分,本已经入梦的独孤若水突然感觉到肚子一阵痛随即而来的是腿痛,彻骨的痛,如同千万根针插进去一样一直到骨髓深处也停不下来,此时的她根本没了睡意,豆大的冷汗从她的脸颊滑下,紧紧的咬着嘴唇,脸色发白,她也知道为什么白虎会让她有个心理准备了,吃下这药,不过是脱胎换骨,相当于重新塑造了一双腿,所以才会如此的切肤之痛......

而此时的太子府正如独孤若水说的那样,热闹得很,皇上宁烁,皇后南宫婷,玉妃李玉,宁溪公主,二皇子宁鑫耀,还有部落使者的几个侍卫,个个一脸愤怒,手中拿着大刀,而地上躺着一具尸体,仔细一看原来是部落使者阿古达,本是生机勃勃的他,此时却安静的躺在地上蒙着白布,脸色发紫,全身僵硬。

独孤若水表情淡淡,没有一丝起伏:“当日的事情已经还原,至于其中的隐情,天机不可泄露。”

话已经说到这里,依照独孤若水所言,此事倒真的另有隐情了,不过部落的人却不肯了:“什么另有隐情,你们宁风国就是喜欢装神弄鬼,皇帝若是在下不了决定,我们就只有报告我们的首领了!”

“这一次,多谢独孤家主了。”宁鑫耀有点心虚,毕竟他曾经还联合独孤杰对付独孤若水,但是心里也是怀疑,这个独孤若水来的不早不晚,他有危险的时候她就出现了,难道这些人跟了他一路只为了看他有多落魄从而报复他不成?想到这里他的眼 中划过一丝冷意。

“是是是,奴才遵旨。”桂公公答应着,连滚带爬的跑出去,生怕自己的小命不保。

宁鑫耀低着头假装什么也没看到的样子,独孤若水面不改色的和宁烁对视,有点眼见力的人都心知肚明,宁烁是在杀鸡儆猴,让桂公公小心脑袋说白了是让独孤若水小心自己的脑袋,看样子皇帝是不满意独孤家与南宫家走的太近,栗色的眼睛微眯。

宫玄心中冷哼,眼里的杀意顿显,右手聚集灵力打入独孤杰的胸口处心脏的位置,独孤杰顿时觉得胸口难受,喘不上气,脸色便成青紫色,守门的两个侍卫看到有点不对劲想走近他们,宫玄冷笑着吐出四个字:“不自量力!”左手衣袖一扫,那两个侍卫便如同没了线的风筝一般抛出去了,此时的独孤杰想要反抗却用不上力,宫玄也不再做多停留,再次聚集灵力劈向独孤杰,独孤杰口吐鲜血顿时没了气,瞪大着眼睛,

独孤若水的眼睛里充满戾气,好你个宁烁,为了自己的私利让他们一家人不能团圆,现在自己的父亲又不知下落,枉独孤家一直守护着皇族,结果却换来这样的结果!她一直知道自己的母亲离开与宁烁有关,却不知道竟是因为这个原因!调整了自己的情绪,她淡淡道:“你告诉了我事情的真相,我自会兑现我的承诺,你且安心住下吧。”

独孤若水并没有一丝愧疚的表情,淡淡道:“没有规矩不成方圆,独孤杰想要谋害我在前,我念他是我伯父的份上只将他们一家人赶出家门,没想到他非但不悔改。反而狼狈为奸想要置我于死地,这才将他杀了,李家主认为谋害家主之罪罪不至死么?李静作为他的小妾非但不劝阻反而助纣为虐,我不处置她已经是看在你李家的份上了,李家主还想要怎样!”一番说辞不卑不亢,声音不大但却如同石头重重击在众人的心中。

独孤若水踱步在积雪上一步一个脚印,享受着走路的快乐,此时已经是午夜。大家都已经入梦,她也就不怕有人看到了,心中想着白天发生的事情,许久之前的那个梦至今记忆犹新并且那么真实,南宫墨会杀了宁烁,这是注定的,并且还会杀了自己的大伯父,想到这里不禁皱眉,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她该怎么做,

是夜,雪已经停下了,但是积雪依旧还在,从独孤家的后门中出现三个人影,黑色,红色,白色,悄无声息的在路面上留下脚印,独孤若水为了防止有人认出来戴上了银色面具,一副男儿装扮, 周身环绕的若即若离的气息,云淡风轻,宫玄是标志性的红衣如火,妖孽一般的面容为之倾倒,宿影面无表情,永远的面瘫脸,一身黑衣隐匿雪夜之中。

深夜,四个黑色的影子从客栈窗户跳出来隐匿在了雪夜之中,今夜倒是没有下雪,只是落满了积雪的地面上走起路来很容易暴露,不过对于独孤若水等人来说是小菜一碟。

独孤若水一身夜行衣只露出两个眼睛,朝另外三个人打了手势之后朝着相反的方向走去,宫玄宿影三人则继续往前行走。

外边无人吭声,屋内的人右手将匕首藏于背后,左手慢慢的将门打开,门外却空无一人,只见地上躺着一个人,那人又将地上躺着的人翻过面来,赫然就是刚刚去救火的那其中一人!眼睛瞪大,嘴角残留着鲜血,死不瞑目,男人眼中顿时充满怒气,大吼道:“来人!”

“放肆!”南宫婷也急了:“男人三妻四妾本就正常,你身为王爷,更不可能只娶一个人!”

南宫墨冷笑:“是不是,不是由你说了算,姑姑以后还是不要做些让本王不喜欢的事了!”扔下这句话,扬长而去。

宁鑫耀穿着一身紫色便装,腰间带着一枚莽形玉佩,脸上挂着阴谋的笑容,而独孤琳则是一身水蓝色长裙,眼眸之中尽是得意之色:“大伯父,放心吧,只要你按照我们说的办,表姐和表哥不会有事的。”

独孤烈对上独孤琳,眼中写满了失望之色,声音也带着些许的颤抖:“独孤琳,你还有没有人性,他们可是你的血脉相连的兄弟姐妹啊!”

“什么?您会念术,况且还是栗色的瞳孔,怎么可能不是君家的人?”樵夫的显然不相信。

“无论你信与不信,我的确不是君家的人。”独孤若水眼睛里闪过一丝光芒:“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哦,是这样的大人,因为每个月都会给君家送一些米粮,现在这大雪天,想要点干柴不容易,所以就只有在这山上的山洞或者隐秘的地方找些干柴,本来是大家伙结伴的,而我是中途走散的。”

在蒲云镇外灵兽常出没的森林深处有着一栋大户人家的住宅,远看雾气沼沼,瓦窑四潲,不过是因为设下了结界的缘故,大门上的牌匾“君府”两字写的龙飞凤舞,透露出几分霸气,上好的木质牌匾和千年墨却又显得有几分低调,内部的布局远看与八卦阵有些类似,倒是十分讲究

连载状态:连载中..
审核:bigyao推荐:bigyao
关于长篇连载玄幻小说《上善若水》的编辑点评:

暂无编辑点评


您也许感兴趣的
该周最热小说
小说新作速递
会员评论
回复评论
罗大神〗对原创文学长篇连载玄幻小说《上善若水》发表评论    评论于2017-01-23 20:35:02

希望大家喜欢,多多支持。

回复评论
杨柳依依〗对原创文学长篇连载玄幻小说《上善若水》发表评论    评论于2016-12-28 13:05:57

作者加油

新澳博网络文学网站提供各类网络文学作品、新澳博在线阅读。杨柳岸网络文学版权所有,未经本站或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由提供技术支持。 杨柳岸网络文学竭诚为广大文学爱好者、网络写手提供优质的原创文学创作平台!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ncfl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