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澳博>>小说>>《浮世三重奏》>> 第9章:第九章 外宿

《浮世三重奏》

第 9 章

第九章 外宿

作者:楚云婷发表于:2017-08-15 16:34:10  长篇生活小说关注度:杨柳岸网络文学为您统计中..

新澳博:如果拉车的是你,上有爹和妈,下有妻和娃,一不小心打个滑,你能给家人留点啥?也许你是别人眼里的草,但你却是家人的天,作为一个男人,要活出担当。作为一个女人,要活出责任。男人累了,那是因为背后沒有助推的女人。女人累了,那是因为没有拉车的男人。父母累了,那是因为没有了能担当的儿女。孩子累了,那是因为没有了该像个家的家。所以你活着,不要让自己太轻松,因为他们需要你的真实存在,而不仅仅是一个称呼而已。别觉得自己活得苦,活得累,活得委屈,其实每个人活得都不容易。只不过别人的难处,别人的辛苦,你没有看到罢了。累就对了,舒坦是留给死人的;苦就对了,谁不是在苦中作乐品尝幸福。所以活着就有疲惫,就有汗水,就要奋斗,就要折腾,就要历经风雨,就要担起肩上的责任!请记住人生中的,三好【男人三大责任】让父母骄傲,让自己的妻子幸福,保持高贵的灵魂【女人三大责任】激励自己的丈夫,让他飞翔照顾好他的家族做气质非凡,独一无二的自己【父母三大责任】成为孩子的榜样,帮孩子建立强大 内在力量和外在习惯,帮孩子实现梦想三样东西毁掉一个人:怒气、傲气、小气三样东西永不放弃:童真、理想、希望三样东西最无常:成功、财富、机遇三样东西最无价:健康、善良、真情三样东西成就人:天时、地利、人和三样东西要珍惜:父母、家庭、健康三样东西助成功:目标、方法、改进三样东西交朋友:诚信、热情、互助三样东西把握好:机会、工作、婚姻三样东西得快乐:知足常乐、助人为乐、自得其乐如果有一天,生你养你的两个人走了

周四的中午与谢立业在雅轩酒店分手后,独自驱车回公司的路上,张宏道心绪很烦乱。谢立业与杨惠芳之间的事既让他吃惊和困惑,又使他感到很担心,他想起尤娜的温厚与善良,心中不由一阵恻然。

    这事可千万不能让江雅婷知道了,否则一定会闹出玄蛾子来!至于尤娜得知了会发生什么事,他想都不敢想。不行!得找个时间与谢立业好好谈谈,一定得叫他终止这段风流韵事!

    不知怎的,他想起了姚丽珍,她是大学中文专业毕业的,两年前在公司的一次招聘会上因出类拔萃而被录用为办公室文员。很快,她的美丽,她的长袖善舞,在陪张宏道与各色人等打交道时,表现得特别出色。她很崇拜张宏道的能力和儒雅博学,对之忠心耿耿,而张宏道也很喜欢她,甚至容忍她在他面前耍点小性子。不过,近来让他觉得有点不对头的是,她对他的态度越来越变得有些暧昧,爱慕之意表现得很明显。且不说张宏道与江雅婷感情很好,就是在他眼里,老板与女秘书搞出绯闻来也是件很没品位的事情,这事已到了不能只装傻充愣的时候了,得找个机会暗示她打消那种想法才是,他苦恼地想。

    下午刚上班,张宏道就打电话给王通,告诉他自己想请市建设局招标办主任周玉林吃晚饭,了解一下工程邀标情况,同时打打招呼,因为他也是评委之一,张宏道邀请王通也参加这个饭局。王通倒爽快,不但答应参加,还主动提出自己代张宏道去通知周玉林。

    王通与张宏道虽是大学同班同学,其实在大学读书时俩人走得并不近,大学的同学往往根据地域,或兴趣爱好,或出身划分圈子,父亲是市粮食局副局长的王通是一个家庭都有着背景的那个圈子的一员,张宏道与他的关系比点头之交好不了多少。毕业后王通分配到当时还叫市城建局的市政处,张宏道在工作中逐渐与他打交道多起来,彼此发现对方都是知情识趣的人,俩人的关系也就越来越好了。下海搞公司后,俩人更是打得火热,互相支持,他固然帮了张宏道不少忙,而在王通提升为市政处处长和市建设局副局长的事情上,张宏道在暗中疏通关系上也出力不小。

    下午五点半钟,张宏道带了姚丽珍和他的工程部部长刘伟,来到了沁香楼名为梅花厅的包厢。不久,王通、周玉林和司机小谭也到了,大家边寒暄边入座后不久,服务生就开始上菜。

    周玉林好酒,所以张宏道这次带了好几瓶茅台酒。姚丽珍伶牙俐齿地频频地劝着酒,重点对着周玉林,表现得风情万种,她满嘴的奉承话和恰到好处的亲热劲,让周玉林很开心。王通是周玉林的上司,此时也摆出一副很随意的架势,与大家频频地干起杯来。酒过三巡后,趁着张宏道与王通俩人交谈热烈之际,一脸通红的刘伟开始向情绪亢奋的周玉林打探此次参加二环路邀标的企业都有哪些?什么背景?周玉林今天喝得挺高兴,他平素与张宏道关系不错,又有姚丽珍在旁软语相求,更加上有上司王通对张宏道明显的关照,就不加隐瞒地把内情全说了出来。

    原来此次邀标到现在已增加邀请到了八位具有一级资质的企业参加,包括省交通厅的路桥公司和本市市政工程公司以及张宏道的宏通路桥公司等。引起张宏道特别注意的是一家名叫世纪道路公司的企业,它虽然比不上张宏道的公司的实力和信誉,但据周玉林所说,这家公司的老板与董副市长的关系非同一般。

    省交通厅的路桥公司和本市市政公司实力强大,且又是国营企业,张宏道的公司是无法与它们竞争的,但除此之外,他自信自己的公司实力在其中就数一数二了,而且信誉很佳,中标的可能性较高,但世纪道路公司与董副市长关系密切,倒是个很大的变数。

    吃完饭后,大家又来到绿岛夜总会唱歌,其间又喝了几瓶啤酒,周玉林在与姚丽珍俩人充满激情地唱了一曲《夫妻双双把家还》后,嘴巴凑到坐在旁边的张宏道耳边表示自己会坚决支持他的。过后王通提议去打牌,一行人又东倒西歪地来到万泉宾馆开了一间房,玩了两个小时的扑克牌。待大伙散去,张宏道累得实在不行了,就一头倒在床上,同王通一起在宾馆里睡了下来。

    ……

    每当丈夫很晚回家,而江雅婷一个人先睡时,总习惯于留着一盏床头灯亮着,等张宏道回家就寝后自己关。张宏道除非去外地出差,也是从来不在外面过夜的,无论多晚,他都要赶回家去睡,这似乎是他向妻子以示忠诚的一种方式。

    可江雅婷今天一早醒来,却发现床头灯仍在亮着,转过身来却不见张宏道。她眉头一拧,起身去了客厅和书房瞅了瞅,也不见他的影子。她心里一阵不安,赶紧拨打他的手机,而张宏道的手机却关机了。一种混合着焦虑和恼火的复杂感情涌上心头,她记起张宏道昨天说是去见同学王通,于是找到王通的手机号码,拨通了电话:

    “喂!哪位?”电话那头传来一个鼻息很重的声音。

    “是王通吧!我是江雅婷,你知道张宏道在哪里吗?”

    “哦!嫂子您好!他就在我身边,还在睡觉。”

    “你们昨晚在干啥?张宏道怎么不回家?”

    “几个朋友在一起打牌,又喝了点酒,就睡在宾馆里了,你放心,他没事!”

    “他睡醒了就叫他给我来个电话!”

    “好!好!”

    放下电话,江雅婷长吁了一口气,尽管她担着的心放了下来,但心头的恼怒却并没消除,在外人面前,他很给丈夫面子,所以刚才在电话里并未抱怨张宏道。不过她不像尤娜,对谢立业的行为只一味迁就,她认为对男人应该软硬兼施,关键是掌握好平衡。这么多年来她分寸拿捏得很好,既没使张宏道感到不自由,也没觉得有多大压力,可这次张宏道夜不归宿使她很不满,认为是一种出格的行为,绝不能纵容,“既不回家睡,也不来个电话,太过份了!”她恨恨地想,寻思着责罚张宏道的方式。

    张宏道第二天醒来后首先感觉的是脑袋胀痛得厉害,而且胃里在翻腾,口里泛着苦水。尽管这段时间张宏道认为自己在做应该做的事,不过,醒来后这种强烈的宿醉感却使他多少有点心生悔意。他虽然早已厌倦了生意场上的拚博,但为了这个项目,他这次下了类似破釜沉舟的决心,以实现俗话所说的功成身退并华丽转身的宿愿。他精明地计算着一切,调动所有在生意场上所建立的人脉网络,使出多年来所练就的交际手腕,迅速地行动着。

    当然,董副市长是其中最重要最关键的人物,这样一项大工程他会特別予以关注的,由谁来承建这个项目他不会不惦量,过去的一些项目运作也说明他喜欢插手这类事。董副市长虽曾在视察工地时好几次在现场表扬过他的施工质量,并同他吃过几次饭,但俩人并无深交。周玉林昨晚提到世纪道路公司的老板与董副市长的关系非比寻常的话,让张宏道异常重视,并为此深感忧虑。鉴于王通与董副市长的关系,他这次全仰仗他了。

    王通见张宏道醒了,就把江雅婷打来电话的事告诉了他。张宏道心里虽有些不安,但也沒马上给江雅婷回电话,而是首先与王通商量如何做董副市长工作的问题。

    “我今天下午要去他办公室汇报工作,见机行事吧,想办法先安排个饭局,拉近一下你们之间的关系。”王通脸色凝重,眉头紧皱在一起。

    “这事我可全靠你这位老同学了!”张宏道扬起头,一脸期盼的神情。

    “你放心,我会尽力而为的!”王通耸耸肩说道。

    张宏道开车送王通去建设局,在回公司的路上,他才给江雅婷打电话,刚接通电话,那头就传来江雅婷语带调侃的声音:

    “张老板睡醒了?还在外面过夜潇洒呀,连电话也没得时间打一个!”江雅婷生气时从不大喊大叫,而是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些讥讽的话。张宏道就怕她这样,如果与她强辨,她就会不理不睬,同你打冷战,弄得你心里七上八下异常沮丧。

    “这确实是我不对!昨晚酒喝得多了一点,人太累了,就倒在床上睡着了,忘了给你打电话,请原谅!以后不再这样了!”他装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说道。

    电话那头的江雅婷沉默了片刻,“你在开车吧,回家再说!”不等他说话就挂了电话。

    张宏道松了口气,看样子江雅婷虽生气,但不大可能与他冷战了,大不了回家后被数落几句,陪几句不是就过去了。在这个节骨眼上他可不想与她闹矛盾,须心无旁鹜,集中全部身心在这个项目上。他思考着采取何种办法来补救妻子的不满,直到车开到了公司所在的大楼下才收回心神。

    张宏道打来电话时,江雅婷正呆在学校图书馆里看书。张宏道在电话里似乎很诚恳的解释,确实让她心中的怒气消了不少。俩人虽然个性都很强,但结婚多年却很少拌嘴。她知道他并不喜欢在生意场上折腾,这一切全都是为了这个家,也为了她能安心做学问。而且张宏道历来在她面前非常坦诚,一副从善如流的样子,这也让她十分欣赏。不过,她虽然气消了一大半,但心里仍有些耿耿于怀,这个先例万万开不得,她忿忿地想。

    图书馆里虽坐满了人, 但四周却是静悄悄的,偶尔一两声咳嗽都被尽量压低了声音。只有在这里江雅婷才强烈地感受到学术的薪火承传生生不息的况味,侧身其间有一种年华未被虚掷的充实感。张宏道夜宿不归虽让她恼火,但她不久就静下心来,埋头在书本里。她下午要给本科生授课,不容她老把心思耗在这上面。

本文标签:

审核:bigyao
关于长篇生活小说《浮世三重奏》第9章 第九章 外宿 的编辑点评:

暂无编辑点评


您也许感兴趣的
该周最热小说
小说新作速递
会员评论

暂无会员评论。

新澳博网络文学网站提供各类网络文学作品、新澳博在线阅读。杨柳岸网络文学版权所有,未经本站或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由提供技术支持。 杨柳岸网络文学竭诚为广大文学爱好者、网络写手提供优质的原创文学创作平台!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ncfl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