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澳博>>小说>>《鞋底的废材魔妃》>> 第1章:第一章 奸夫淫妇

《鞋底的废材魔妃》

第 1 章

第一章 奸夫淫妇

作者:小糖喵发表于:2017-08-27 13:14:18  长篇言情小说关注度:杨柳岸网络文学为您统计中..

新澳博:好的人生,都是从苦里熬出来的  文/李月亮  今天清晨,十点君的朋友圈被九寨沟7.0级地震刷屏。亲爱的大家,你们可还安好?  人生总是不容易的。一面是日复一日的重复生活,一面是明天和意外不知何时先来。  罗曼罗兰曾说:,真正的英雄主义,就是在认清生活真相之后,仍然热爱生活。好我们如何在疲惫的生活里,不忘初心,笑对困难?  让我们为震区人民祈福,也希望这篇文章,能给生活不易的你一些启迪。  01  小妹做销售,昨天,她跟了很久的一单合作泡汤了。  本来胜券在握的,但对方公司毫无预兆地换了老总,之前的规划全部调整,直接把她几个月的心血整没了。  小妹揣着滴血的心去跟经理汇报,又被雪上加霜地一顿痛骂。  从经理办公室出来,她迎面碰上一个死对头同事,对方满脸喜气比过年还开心,又给她加了一层霜。  中午,别人都去吃饭了,小妹一个人坐在工位上对着电脑,沮丧到绝望。  她给我发信息:特别特别想辞职。  我问辞了以后去哪里。  她说不知道,迷茫得要死。  这份工作,已经是小妹毕业四年来的第七份了。之前她做过酒店管理、幼儿园老师、旅行社文员,都是开始有点兴趣,越做越不喜欢,最终一走了之。  她说,不知道这辈子能不能找到一份自己真心喜欢的工作。  我想都没想,回她:哪有那么多喜欢,人生有时就得苦熬。  02  做一份自己喜欢的工作。这是很多人的愿望。  所以当工作变得面目可憎,我们的第一反应往往是,选错了,赶紧走。  可是再换下一份会好些吗?真的做了自己喜欢的职业就没烦恼了吗?未必。  之前在群里聊天,有读者说,她喜欢音乐,但学的是会计,毕业后违逆父母心愿,做了钢琴老师,每天课程满满教孩子学钢琴,现在做了五年,曾经那么爱弹琴的她,一看见钢琴就难受,碰都不想碰。  我感同身受。  大学毕业后,我做过几年杂志编辑。作为一枚文字的死忠粉,也算是找到真爱了。  可是,真正的编辑可不是悠哉悠哉喝着咖啡约个稿看几篇文章就功德圆满了的。  你会找选题找到手抖,看稿子看到想吐,每天一打开邮箱和稿库,铺天盖地的稿子噩梦一样堆在眼前,你机械性地打开,看个开头,不合适,关掉,再打开下一篇,然后从上百篇空洞苍白的文章里勉强选出两篇,绞尽脑汁修改、提升,交给主编,很可能还会被以莫须有的罪名毙掉。  编第一篇稿子时可能兴致盎然,编到第一千篇时早已心如死灰。  做第一个选题时可能激情澎湃,做到第一百个时已如行尸走肉。  还有,每月发稿时会加班到凌晨三点,隔三差五要做你完全不知道意义在哪里的总结或测评,同事打小报告导致领导对你各外,关照好,  这一切,都让你疲惫到崩溃。  大部分工作应该都是如此。当初再怎么喜欢,干上十年二十年,也会进入职业倦怠期,也会烦得要死,想一脚踢开。  它会在某些时候带给你乐趣和快感,但一定还有一些时候,它是压力,是折磨,是一潭死水,是狰狞野兽。  但你依然要坚持。  因为工作从来就不是用来享受的。  它真正的意义,是你安身立命的资本,是你实现自我价值的平台,是让你有钱吃饭养娃孝敬老妈,是让你夜半醒来不害怕。  为了这些,你要熬。  03  麦姐曾在一家外企工作,收入丰厚,但压力巨大,每天都为了业绩焦头烂额。而且公司规矩严苛,变态到女员工的高跟鞋限定三公分,多一分少一分都是违规。  她撑不下去,辞职,换到一家小公司。  这回轻松很多,但是收入骤减到之前的四分之一,负责的工作,也是一些无聊的鸡零狗碎。  前几天聊起来,她说舒服是舒服多了,但是没有价值感,而且钱不够花,还房贷压力好大,想给孩子报个舞蹈班都要算计半天。  生活是平衡的,你不为了赚钱辛苦,就要为了省钱发愁。  04  曾经在微博上看过一组照片,题目是《活着》,记录了一个60岁的男人的工作状态,他每天卸货300吨,每吨赚6毛钱。  是不是蛮震撼?  是不是瞬间觉得自己所有的委屈难过不甘心都特别矫情?  我也曾看过一个环卫工的采访。  凌晨三点,晚睡的年轻人还没回家,他已经开始工作。  记者问:,是不是很辛苦?好  他拎着破旧的大水杯,木然憨笑:,干啥不辛苦?但是总得干点啥啊。好  大白话,也是大实话。  谁愿意凌晨三点就去扫马路,谁愿意烈日下尘土里挥汗如雨。  但是,人活着,总得干点啥啊。喜不喜欢,也得干。  也许我们比他们多一些选择,但我们懒惰和矫情的余地,其实也非常有限。  因为众生皆苦,人生在世,有些苦,谁都躲不了。  没有一份工作是不辛苦的。  没有一种职业是吃着火锅唱着歌就可以开开心心拿到薪水受人尊重的。  做编辑有编辑的苦,做销售有销售的苦。  做老师有老师的苦,做医生有医生的苦。  但是为了生存,或者更好地生存,你必须去做。  哪有那么多喜欢,有些时候,人生就得苦熬。  能苦中作乐最好,能调整状态最好,能自我激励最好,能找到更好的去处最好。  如果都不能,就要熬下去。一步一步,一寸一寸,一天一天。熬住,就是一切。  你若不肯熬,若总想逃,那么,越逃越苦。  好的人生,都是从苦里熬出来的。  熬过了必须的苦,才能过上喜欢的生活。  人在意气风发时,精神抖擞地做成一件事,其实不难。  难的是,在冗长得看不到头的枯燥、烦闷、迷茫、压力、疲惫里,不灰心,不懈怠,坚韧地往前走。  这样的我们,才是大写的英雄。如果你的年龄在35-55之间,就算是哭着也要看这张图

         ——夜国——

  “她死了没?”一道男声说道,听起来只有十四五岁的样子,却极为狠辣 。

  “太子,我们这样做是不是错的,必进紫妹妹没做错什么,如果紫妹妹真的喜欢太子殿下的话,柔儿退出太子的世界方可”。慕容柔一脸娇媚的说道,心里却恨不得把慕容紫千刀万剐了。此时说话的便是慕容紫的姐姐慕容柔。

  “像这种女人,就算我们不杀她,别人也会杀了她。柔儿别自责,不关你的事。谁让她和我有婚约,而且还死皮赖脸的跟着我。像这种人,给本殿下提鞋都不配。她简直就是个丑女,抵不过柔儿一丝一毫”太子温柔的对慕容柔说道。

  听到夜风逸这么说,慕容柔心里舒服多。

  “太子。。。你怎么可以这么说紫妹妹呢?她好歹是我的妹妹”慕容柔假装气愤的对夜风亦说道。

  这时夜风亦对慕容柔的好感又增加了许多,对慕容紫又厌恶了几分,皇祖母当时一定是瞎了眼才会让慕容紫那个贱人嫁给自己,简直就一丑女。

  “柔儿,你就是太善良了,你丈夫都被人家勾走了,你都不吃醋。人有的时候太善良不好,很容易吃亏的,知道了吗?”夜风揽过慕容柔的腰,摸了摸慕容柔的头说道。  “什么和什么呀,太子殿下,你好生讨厌”慕容柔弱弱的说道。

  而早已经有知觉的慕容紫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她本是世界第一杀手,医毒双绝,但因为在一次爆炸中伤亡,没想到竟穿越了,而且名字还一样,不过是个废物。

  脑子里忽然涌出了一大段记忆,都是关于这身体主人的:慕容紫,废柴一个,父亲不疼,母亲死于非命。和太子订过婚,但太子厌恶自己,认为自己长得丑,从而喜欢上了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慕容柔。在自己家里混的连一个下人都不如不高兴就打骂,想到这里慕容紫不经嘴角抽了抽,这具身体的主人也太没用了,真的是多奇葩花。怪不得自己老公都被自己妹妹抢走了,TM,慕容柔就是朵白莲花。

  “啊哟,好生肉麻,你们如果要秀恩爱,到旁边去。我一单身狗禁不起你们这么腻歪”

   “原来你还没死”夜风冷冷的说。

  “嗯,我去阎王爷那,他不收我,说我阳数未尽,我就回来了”慕容紫半开玩笑的说道,“再说你们都未死,我为什么要死呢”

  “紫妹妹,我知道你喜欢太子殿下,其实我可以让出来的,如果妹妹真心喜欢,柔儿甘愿退出,用不打扰太子殿下和紫妹妹”慕容柔一边说,一边哭的梨花带雨。引得夜风一阵心疼。

  “慕容紫,你还想怎样,柔儿都哭了。我今天就要休了你。”夜风气愤的说道。

  而此时的慕容柔还在偷笑着。

  “不用”慕容紫不知道从哪儿拿来了笔和纸,写着休书。

  写完之后,便递给了冷风,冷风看完后,脸青一阵白一阵。

  “慕容紫,你好大的胆子,敢休了本太子”

  “紫妹妹,万万不可”慕容柔脸色也好不到哪儿去

  “我今天慕容紫,休了你这个渣男冷风,从此以后,你我没有任何关系”

   “你说谁是渣男?”冷风好像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样,“你个废柴居然这么说我,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你比我家柔儿,简直是天壤之别”

  慕容柔好像被弄得不好意思了,半遮半掩的说 ,“风哥哥~你。。。你怎么可以这么说紫妹妹呢,她好歹也是我妹妹。虽然说柔儿懂得一些琴棋书画,但。。。紫妹妹也不差呀”

  慕容紫听不下去了,md赤裸裸的秀才能。在现代社会,我可是上的了杀场,下的了厨房。医术好的是没话说。救得了人,杀得了人。上学时还是校花,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起轮的了她在面前造次。

  “什么?_?天壤之别?哦(⊙o⊙)哦,也对 ,我是天,她是壤,确实不一样。妈的,智障”慕容紫反驳道,“好了,休书以写 ,以后我们再无瓜葛”

  说完就走了。。。。

  

  

本文标签:

审核:似婷
关于长篇言情小说《鞋底的废材魔妃》第1章 第一章 奸夫淫妇 的编辑点评:

注意格式,文章不要出现这样的“&#160”。

——似婷
您也许感兴趣的
该周最热小说
小说新作速递
会员评论

暂无会员评论。

新澳博网络文学网站提供各类网络文学作品、新澳博在线阅读。杨柳岸网络文学版权所有,未经本站或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由提供技术支持。 杨柳岸网络文学竭诚为广大文学爱好者、网络写手提供优质的原创文学创作平台!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ncfl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