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澳博>>小说>>《田宇短篇小说选》>> 第10章:人名教师

《田宇短篇小说选》

第 10 章

人名教师

作者:邓瞻发表于:2017-09-26 10:44:55  长篇另类小说关注度:杨柳岸网络文学为您统计中..

新澳博:周末聚会,一位旧友从美国回来。朋友家境不太好,但本科时拿奖学金出国,如今已博士毕业,被一家研究所聘用。再见到她时,惊讶于她的变化,现在的她,开朗、乐观,脸上洋溢着自信的笑容。但,以前的她,并不是这样的。记得初见面时,她穿着几十元淘来的裙子,站在桌子对面,很腼腆的笑,不太敢看人。那时候,她爸爸妈妈都下岗。爸爸开了一家小店,但经营一般,妈妈在一家公司做保洁。最近这次聚会,我们第一次听到她妈妈的故事。起因是,聚会时,我们在饭桌上聊到育儿。一位朋友说:没钱送孩子念私立,怎么办?英语落后别人一大截,感觉输在起跑线上。她默默听完后,讲了自己和妈妈的故事。初中时,她曾是英文差生,因为起步太晚了,跟不上。但是,她的妈妈身体力行,给她做了榜样。当时,她父母都下岗。妈妈一边在小店打工,一边报名念电大。虽然只有初中学历,可妈妈坚持认为,知识可以改变命运。为了学英文,妈妈每天抄了很多小纸条,碎片时间不断地练习。母女一起背单词,听英语新闻,从美国政治到中东问题。结业时,她的妈妈作为班里年龄最大的学生,考了第一名。那次学习,给妈妈的人生开了一扇门,让她成功进入一家外资酒店做保洁。因为勤劳敬业,英语不错,对一些问题有见解,很快升至领班;不久后,又被酒店的总监,一位美国的女士看中,开了双倍薪水,雇佣到自己家里。美国的总监,很尊重这位保洁阿姨,也给了我的朋友无偿的帮助,送她原版书,指导她参加公益项目。朋友凭借优异的成绩,和丰富的社会实践,拿到美国常青藤学校本科的录取,以及全额奖学金。朋友说,当年面试时,美国的考官问她,谁是让她最佩服的人。她讲了自己的母亲。她说,母亲让她知道,人的尊贵,不在于出身,而在于无论环境如何,永远不要放弃自己,让思维困在金钱和家长里短。不富裕,也可心怀天下,勤奋努力,让生命绽放出光华,并有能力帮助别人。这段话,打动了美国的招生官。朋友的故事,让人感慨,但并不是个例。研究表明,孩子的阶层,并非完全由父母的社会阶层决定。以美国为例,只有40%的穷孩子,长大后仍然留在底层。其他人凭借教育,实现了阶层的跨越。而一部分中产阶级的后代,却因为教育和职业,滑入了社会底层。那些最终突破阶层的孩子,父母往往重视教育,有着坚强的意志,并身体力行引导孩子。穷人的孩子被困在底层,一方面因为父母工作太辛苦,没有时间像一些富裕家庭那样,陪伴子女阅读和课外活动。另一方面,父母精神不稳定,常常抱怨,导致孩子对社会的信任感低,容易滑向社会边缘。研究发现,乐观的父母养育出来的孩子,更加外向。而如果一个人的外向性得分高于平均水平,他的年收入也会高于平均水平。所以,父母付出的时间和他们坚强的内心,是孩子成长的隐形财富。家庭好的孩子,属于,人格富裕好的人,在学业和职场上,有着远高于平均值的表现。孩子小的时候,对物质的敏感度,远远没有对亲人的敏感度强。当父母常常出现在孩子身边,积极乐观,引导他们学习,孩子将收获富裕的人格,日后无论顺境逆境,都有能力照亮自己的人生。如果无法一直给孩子采买新书,不妨把定期陪孩子一起去公立图书馆作为一项长期坚持下来的家庭活动,花钱不多,但让孩子从小体验这样的学习氛围,探索的乐趣,父母自己也能保持不断吸收新知,一举两得。面对困境

一个段子,却不入笑话争宠之流,仅仅是个段子。就如同小孩儿玩的拼图,“哗”扔一地,然后挑拣一下,根据图画的规定再拼凑起来。我要下面说的,正是这样的一天之中的几件事。几件事拼起一个人正常的一天,如同释家的百衲衣一般,缝缝补补地得才凑够一件,倒也不易。

    说的是谁呢,倒也凑巧,正是个学堂里面的故曲。虽没有家长里短的矛盾,也不及那电影电视来得性感。可自己偶尔回想起来,却感到枨触良久,滋味颇多。所以也就不嫌皮厚,略略说出来,与大家开心解闷罢。主人公叫羽,人如其名,性格是像那羽毛一般轻浮。不是下流做作,只是有点不合群而已。别看他是个男身,可成日家行为性情上,却偶见得女儿形容。他因为对于某些事的过分追求,所以自打小学入了学堂起,到大学进了教室止,十分不受认识他的人的待见,无论是男是女、父母亲戚、年轻与否,都认为他十分怪异。幸赖他文笔还好些,平素写下不少东西,可你要与他细讲求某些细节,也难免不有些含糊。他经常与些朋友说:“这个世界遍地都是付出的人,都想为自己的付出找一个合适的礼盒,可惜的是,唯一的遗憾不是找不到恰当的装扮,而是礼物的主人是谁怎么也不知道。”朋友们皆不解其意,好的陪着两句:“是啊,是啊。”不好的,就直接反问他一句:“你有病吧?”时间长了,他也清楚别人不爱他说话,他便渐渐习惯沉默下来。他总在躲着别人,而且见面也不过只是一两句。这蓦然有点抑郁的意思,却不差毫分。

    这不,这一天清早,宿舍里的人正在被闹钟一个个叫起。正在洗漱时,忽而看见下床的那个同学着急忙火地穿了衣服就想走。他问:“哎,你不吃早饭了?”谁想下床的同学回了一句:“七点半了,不吃了。”他感到很奇怪,又问:“这和时间有关系吗?你不饿?”那同学回头看他一眼,“往常这个点儿就饱了,所以现在去教室,肯定不会迟到。”他很奇怪,怎么人的饱饿不由肚子决定而是由时间决定?平常每顿饭,他都是不会缺的,无论时间或早或晚。今早三堂课,下午两堂,其实他心里怪烦的,十分不乐意去教室,但没有办法。用同室的人的话叫:谁让咱没本事托生在富贵家呢。

    第一堂课叫文学鉴赏,就是把中国的外国的作家作品,杂七杂八地合在一起。这书单看就费劲无趣,何况是读与思呢。老师最有办法,用最勤快的方式做了厚厚的一本备案,每次都能在私底下,搏学生个满堂彩。上课更容易了,照本宣讲,下课就让学生硬背死记,这科成绩往往是最高的。这课由一个女教师教,他很厌她,可又不好明说,但老师可敢。每次成绩不好,他都会是课后被留下的人之一。只见那老师经常说,我这儿是真想帮你们,是为你们好。然后画过重点,又问:对我的上课有什么意见吗?他的性格同学都猜得到,往往抢在他先,“老师,是我们的错,是我们没背好,我们下次一定好好地背。”那老师就乐呵呵的,“好,祝你们下次考试成功啊。”这一堂课就算是过去了。他心里很腻,就像是豆腐脑里起了沫。走到一处僻静的地方时,他自言自语地嘟哝:有些东西,就同女孩一般,你当真喜欢她要娶,她还千百般地刁难,看着不情愿;你若说放弃,她却直接或间接地非让你要她才行。如果说在于人叫作“矫情”,那么在于事或物呢?

    第二堂课叫作美学鉴赏,就是一套大话唬人的话的合集,反正在他看来就是如此的。那老师的上课,在他看来,与其说是闲篇扯淡,倒不如说是一个心理有缺陷的人或明或暗地对同行的打击报复才更妥帖。他还记得有一次和这个老师单独谈话,这个老师对他说了很多,可当他说时,他却说了这一段:“福利彩票”之所以称之为“福利”,就是因为买的人多了,给了上层人经济上的福利;然后中的人少了,给了下一层人心理上的福利。同样提及教育,其实每一个人都是“学生”,而不是特定的“彩票”,满足妄图一夜致富的人的意愿。自打这次起,每一回他遇到这个老师,向老师打招呼,老师都只看他一眼就过去。渐渐的,他也怪烦的,就不再打招呼了。

    第三堂课叫作文学写作,最初刚接触这门课程时,因为他爱写作,所以满怀期待与热情。可渐渐地他发现老师在看同学的作品时,经常是总爱挑毛病。而对于同事的某些还不如学生的作品,却大加赞赏。尤其是个女老师,使他从前母亲的形象,一下子犹如帖木儿的脸孔,坍塌大半。这节课要堂上完成一篇习作,要求描写大学校园。他也在写,只是无心,脑中痴痴想着缪斯九女神的问题,想着从前的过往。最后交上,他竟不清楚自己究竟写了些啥。

    午饭他粗粗地吃了,下午的课他不打算去了,只是懒懒地躺在床上,心里想着些天马行空的事情。但是只有一个肯定他是清楚的:这个时代,求的是普遍性,而非“真实的精神”,比如所有人都是傻瓜,而你不傻,反而你更傻。而如果你一块儿傻,那么这就叫“大众智慧”,是最大的“聪明”。

    约摸快到五点时,忽然通知他,说写作老师找你去办公室,他料定不是好事。果然,写作老师板着脸,一个人在办公室等他。等他进去时,便递给他一支笔,问他:“上午的作文你写的啥?”他本来就不知道,这下更蒙了,说不出话来。那老师打书里抽出来他交上去的信纸指给他,他凑前一瞧,只见在一处冒号后,直愣愣地躺着四个字:人名教师。

——————15年11月1日午书

本文标签:

教师

审核:紫雪
关于长篇另类小说《田宇短篇小说选》第10章 人名教师 的编辑点评:

暂无编辑点评


您也许感兴趣的
该周最热小说
小说新作速递
会员评论

暂无会员评论。

新澳博网络文学网站提供各类网络文学作品、新澳博在线阅读。杨柳岸网络文学版权所有,未经本站或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由提供技术支持。 杨柳岸网络文学竭诚为广大文学爱好者、网络写手提供优质的原创文学创作平台!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ncfl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