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澳博>>小说>>《田宇短篇小说选》>> 第11章:论宠物的栽培

《田宇短篇小说选》

第 11 章

论宠物的栽培

作者:邓瞻发表于:2017-09-26 10:46:01  长篇另类小说关注度:杨柳岸网络文学为您统计中..

新澳博:第一名:巨蟹座。巨蟹座很重感情,初戀的感覺對他來說無可取代,但是他並不會因此而想要跟舊情人重修舊好,他很清楚人隨著歲月的流逝是會轉變的,慢慢他會把這種感情化成親情或友情,初戀對他而言是一種很溫暖的東西,成長之後的巨蟹每每回想起初戀時的單純和甜蜜,甚至包括爭吵在內都是很美好的,巨蟹會把初戀轉化成美好而正面的力量。第二名:水瓶座。水瓶座在戀愛中會記住的都是傷痕,因此每談一次戀愛就好像在身上烙一個疤,這個疤不會太多,但是每一個都很深刻,所以他絕不可能忘記逝去的戀情,但是他決口不提,經過初戀的淬煉之後水瓶座通常會有很極端的反應,例如可能從此就開始遊戲人間,或者以物質來衡量愛情。第三名:射手座。射手座本身的性格很高調,對愛情通常有不切實際的想法,年輕時講究完美的射手座在戀愛當中通常扮演指責以及挑剔的角色,所以他常常會覺得為什麼初戀會莫名其妙的結束,為什麼對方突然就甩了他,若干年後當他成熟之後想起這段就會反省自己當年的態度,對當年自已的不懂事感到很遺憾。第四名:天秤座。天秤座年輕的時候很重朋友,時間分朋友都不夠了,因此常常會忽略情人,所以往往在若干年後都會覺得自己當年對於初戀的對象實在不夠好,因為隨著年齡的成長成熟的天秤對另一半是非常好的,所以他心中會覺得對初戀情人很不公平,因此心中永遠都對對方有一種抱歉。第五名:魔羯座。魔羯座的表達能力不是很好,但是卻是很真心付出,因此通常初戀的時候都會受創,導致對初戀難以忘懷的他會對感情越來越難以付出,越來越冷血,除此之外他也會深切反省,認為戀愛挑對的人是很重要的,於是他會變得不太敢接受人家追求,釋放感情時也不敢太熱情,因此會給人一種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印象那些把事情做到极致的人,最后怎么样了

“我有病”他暗暗念叨着。宿舍过道的灯破了一个洞,泄了元气,于是一个个精神萎靡。“这座楼在晃动”在经过一个又一个宿舍门口。“门的后面站着怪物,他们等着出来吓我,或者干脆吃掉我省事。”他低着头,手里提着暖壶,里面装着新开的热水。他怀疑自己有病,总是安分不下来。终于到了自己宿舍门口的时候,打裤兜里掏钥匙的动作竟然是霹雳舞的格式,战战兢兢,颤颤抖抖,那锁眼与钥匙至少接了三四次吻,才终于亲出了感情。他赶紧走进去,完事儿狠狠地关上门。他想开灯,可惜这是中午。他回头摸一摸自己的屁股后头,还好,尾巴还在,无恙。他又赶紧去照镜子,哦,没事,两边的角还是整整齐齐的,没坏事儿。身为一头牛,顾首顾尾总是很必要的。他始终记着母亲的话,“动物们经常是不讲道理的、没有逻辑的和以自我为中心的。”母亲是奥德莱修女,他始终以母亲为自豪。父亲是一头黄牛,前年在地里干活儿累得去世了。为此,他也掉过不少眼泪。

    这是一座大学殿堂,可不比之前的小学高中。两年前他刚来的时候母亲再三叮嘱他:“要小心你的克星,头一等便是那水中鲸鳄,林中虎狮。他们是最危险的,无论公母,见着还是躲一躲为好。第二等就是那上手犬,下手猫,别看他们有的小、有时温顺,那全是骗人的,狗和猫要是咬起人来,那是丝毫不逊于狮子老虎的。所以,别惹他们,因为这样的动物多,而且他们大多都是宠物,和他们水面儿上接触一下即可。第三等就是和你差不多的牛和羊了,你别以为他们和你一样就放松警惕了,他们一样非常危险。你日常赖以生存的食物、水等等资源,他们有的伶俐的,不等你知道就先抢得不剩了,即使他们用不了他们也知道‘囤积居奇’的道理。所以,饿肚子的常常是像你这样粗粗笨笨的这种,而且还是一小撮。所以,妈妈告诉你这些就是为了帮助你,凡事千万注意就对了。趁着他们有时大病未瘥之际,先下手为强。”这段话他始终记得,也始终放之不下。两年过去了,自己果然像母亲说的那样,伤痕累累,而且困饿得够呛。这学校的领导,都是些鲸鳄狮虎,时不时的突然袭击,不只让草食性的他们受创,有时连宠物们也要遭殃。他记得像母亲那样的人类经常用的一个词,叫“疯狗乱咬人”。然后他周边的动物,无论是侪是长,都属于是宠物类的了。也有像自己一样草食性的,连同那些失了宠的宠物,归并到了另一类。可是少得真是可怜,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若说这三类里面,最让他又恨又怕的,要属得宠的宠物类了。那些猫猫狗狗,别看在狮虎面前乖乖巧巧,可一撒了欢,竟比那天皇老子还厉害。他和他的那些草食性同伴用不同的手段防止与抵抗侵害,可毕竟架不住人家数儿多,咬起来可不分前后,真敢下嘴。这一次,不把你咬得浑身难受他们就不叫“猫狗”了。而且他们是“宠物”,狮虎对他们的所作所为表示看不见,你说怎么办?所以,能忍则忍,得过且过。实在忍不住,你顶了他们或者踢了他们,他们反咬你一口,反是不美。其实,他和他们之所以能说话,全仰仗了自己是杂交出来的品种的缘故,或者父辈,或者母辈,是人类。久而久之,那些受欺负的动物们都羡慕起祖上做人的了。他恨那些猫狗,但也怕那些猫狗。方才说的与他同属另类的那些失了宠的宠物是指望不上的,他们经常挑拨是非,从中作梗,一有机会,立马得宠上位。所以在这种环境下,有的草食性同伴就扛不住了开始变态变异,为了接近狮虎猫狗,学着吃肉饮血,冒着牙被硌掉,胃里不适的风险也去做,终究入了他们一流,变得不伦不类。他很害怕,时刻感觉危机四伏。如此说来,也就算不上是杞人忧天了。

    其实,你当那些狮虎猫狗团体内部就相安无事了,就万事大吉了。错,大错特错。首先在宠物类的内部,矛盾就是巨大的,谁也不希望暂时或者永久的被打入另类行列。既然草食性的牛羊可以通过改变而变异成为“猫狗”,那些失宠的宠物也明白如果自己不努力争取再上位,那么也可能会改了习性,变成不伦不类的“牛羊”,那是他们最不想的。往往“由好变坏”成不伦不类的,大多没有感觉,因为坏的太多了;往往“由坏变好”成不伦不类的,会非常有敏感性,因为好的太少了,而且待遇还不一样。所以,单凭这一条,又要巴结狮虎,保证不受伤害而且永远得宠,又要相互明争暗斗,互打互压,矛盾小得了吗?小不了。这还是故意磕碰的,不故意的呢?都有一副好牙口,过日子难免有铲子碰锅沿的,能不上火视为挑衅,进而大打出手吗?所以宠物想当得好,也是很有学问、很累的,要不怎么说“温故而知新”呢,勤学苦练这门学问,肯定是错不了的。那上层的鲸鳄狮虎团队呢?更是矛盾大大的有啊。他们可都是块儿头大了去的家伙,单看这模样,就足够吓得那些猫儿狗儿三天不想吃食儿了,何况要是发威呢,那是一副“狗咬狗”的难以想象的画面。起码光在“食物饭碗分配”问题上就够他们受的了,谁该吃得多,谁该分得少;谁该做那“正面的矛”,谁该做那“幕后的手”,往往让他们斗得不可开交。血肉模糊,毛发横飞的场景也是有的。所以,这些团队也有自己的一本“难念的经”,也有苦衷。他们又不能把这些说白了,去倾诉,因此经常通过“一级压一级”、“互相间”的欺负来宣泄,大部分的草食性动物表示应该体谅他们,理解。所以,风起一旦成自然,环境就会是皮肉堆积出来的了。在这种情况下他的患得患失、战战兢兢,看来是幼稚愚笨、不明世理的缘故了。他的母亲说得不错,他确实像他爸爸,又粗又笨。他母亲送他来学校,临走时的担心与叮嘱,现在看来,是既妥帖又必要。

    他放下镜子,摸摸自己的牛角,想起母亲说马上到的假期为他报了一个学习“世理”的班,让他去上。还寄过来一本书,让他先看着,说对他会有帮助,前儿他把它扔在柜子里了,现在把它翻出来——《伦宠物的栽培》。他笑了,母亲真是苦心了啊。他把书小心地放在了床上,又去照了一遍镜子。他发现,“完美主义”的他突然感觉自己的角碍事了。

——————15年11月7日晨书

本文标签:

宠物栽培

审核:紫雪
关于长篇另类小说《田宇短篇小说选》第11章 论宠物的栽培 的编辑点评:

暂无编辑点评


您也许感兴趣的
该周最热小说
小说新作速递
会员评论

暂无会员评论。

新澳博网络文学网站提供各类网络文学作品、新澳博在线阅读。杨柳岸网络文学版权所有,未经本站或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由提供技术支持。 杨柳岸网络文学竭诚为广大文学爱好者、网络写手提供优质的原创文学创作平台!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ncfl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