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澳博>>小说>>《田宇短篇小说选》>> 第15章:狗的逻辑

《田宇短篇小说选》

第 15 章

狗的逻辑

作者:邓瞻发表于:2017-09-26 10:49:36  长篇另类小说关注度:杨柳岸网络文学为您统计中..

新澳博:傍晚七点了,暮色四合。拥挤不堪的公交车上,黄色的吊环扶手在来回碰撞着,发出了清脆的声音。叮叮当当间车站的人渐渐稀少了,程独伊搭乘的夜车里有无数陌生的人伫立。浮躁的思绪在车厢里来回蹿动,程独伊不安地想着老妈一定很着急,她一定正在家里守着一桌丰盛的晚餐等自己。都七点了,程独伊还没有回到家,心急如焚的是两个人。程独伊不禁甩锅给六十五路公交车,害她在寒风中苦等半个多小时,远远地街灯明了,好像闪着无数的明星。天上的明星现了,好像点着无数的街灯。好程独伊抬头望见这若大城市里有无数的灯在夜风中高举着,心里想着那都是可连缀成项链的明珠。那万家灯火总能温暖人心。敞亮的屋里都是一位位母亲,一桌桌冷了的佳肴,都悬着一颗颗心。扑通声中呼喊着孩子快归,仿佛这颗焦虑的心早就跳到嗓子眼了,望穿一切只为一人。楼道上哒哒脚步声是如此急促,小孩子的书包里发出了文具盒内各色铅笔钢笔的打斗声。一二三四五六七,到了,母亲会激动地打开房门,想要说声回来了,却发现那是别人家的孩子。小孩子奇怪地看着这个阿姨,不管了,回家开心,拿出钥匙打开了对门的房子。啪嗒,门锁了,留下母亲落寞地转身回房,继续独自等待,叮咚,车辆到站,上下车请小心。好程独伊随着人流汇入了夜的城市,成了归家的小孩,背着书包,想着母亲。大城市凭什么鄙视小城市

哈尔罗德养过一条狗,哦是的,我见过他。黄色的毛里偶尔看得出黑的色彩,他的眼神里总是充满了渴望,是食物,还是怜悯,不得知晓。他的躯体不长,但也算得上是中型犬只。我见过他打哈欠时的场景,前爪扒着地,后腿使劲往后伸,仿佛很惬意,而且在他自己可能也算在心理上长高了尺寸,看起来更加强大了。他是大约两个月时被卖到哈尔罗德家的,也就在那时,他暂时成了条孤儿。好在哈尔罗德肯出100克朗收下他,开始也对他不错,他也就顺理成章地又有了家,摘掉了“孤儿”的眼镜,他不管别人是否摘掉这个眼镜,他只知道,他很快乐,这就足够了。我是在那年四月份去拜访哈尔罗德先生的,他那时也在。可能是我过分敏感吧,在与哈尔罗德先生的交谈过程中,我无意间发现了他仿佛哀求的神情。他总是围着我的腿转,不住闻闻,时而舔舔,抬头望望我。我不清楚发生了什么,要知道,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他,他没有咬我,反而对一个陌生的人充满了依恋感,这让我很不可思议。当时我俯下身子摸摸他的头,对哈尔罗德先生说,您的狗真是不错。哈尔罗德先生“嗯”了一声,便领我进了对屋去欣赏他的画作。搞艺术的人脾气总是很怪,我有听说过,只是他静静地坐在门前望着,怎么也不敢进来。在那天傍晚我向哈尔罗德先生告辞,同时也给了他一个飞吻。先生邀请我下周再来陪他聊天,我答应了。

     他是在他一岁多的时候正式到我家的,即使又长了不少但我依然可以辨认他的模样。哈尔罗德先生戴着副眼镜,牵过他来。“哦你知道吗玛德利安老弟,我当初是昏了头才弄回他来,当时是我的该死的朋友尼古拉•邦兹(一个牧场主)给我的,他说100克朗让我白捡个便宜,给我这么一个令我作呕的家伙。我的画作他不但根本无法欣赏,而且他还破坏,我不知教训过他多少次,可他总也不听。我无能为力了,哦上帝,您的子民成为了积雪的古峰。现在我把他给你吧玛德利安,你是个诗人,而且你太太去世以后你就一个人,应该有个伴儿,相信他可以让你更加有诗意地生活下去。”我非常不理解为什么哈尔罗德先生会去强迫一条狗去懂得他的杰作,毕竟他还是一个畜生。我再去看他,他好像知道要发生什么,低着头在嗅那条拴在他脖子上的该死的绳子。自然我不会驳他主人的面子,毕竟是朋友的友谊。我同意了哈尔罗德先生的请求,当然,出于私心,我也的确急需一个活物来陪我。毕竟爱人的过早离开和子女的回归乡下让我承受了太多,屋子除了我的声音外,也该有个陌生点的声音了。从那时起,我们正式成为朋友。他很开心,围着我的脚在叫,摇着他那尾巴,表达着他真实的情感。哈尔罗德先生在第二天花力气搬来了他的木制小屋子,艺术家总是这样,对生活他们可以细致到一分一毫,哪怕对待一条狗。临走前,哈尔罗德先生还要和我谈两句。“真委屈你了朋友,我的玛德利安。你能接受他就是对他最大的恩赐,不然的话,我会宰了这个混球,或者把他给我的弟弟力诺瑞特,他喝醉了可以活吞了这个家伙,哈哈。”哈尔罗德先生是如此高兴,或许是因为终于甩掉了负担罢了。他仍然害怕地呆在屋门那儿望着哈尔罗德先生,直到他离去。于是,他算真正地属于一个家了,尽管这个家里只有我们两个,我还是个人类。

     他初来的时候我们相处得很融洽,他随着前主人去过很多我没去过的地方,因为他们要采风。所以在我们都有空闲的时候,他便带着我去走那些他记忆里的路。时间长了,我回过味儿来,他真的是一条狗,有时千回百转的一条路弄得我晕头转向,可他凭着本性的优势总能带我走出那个“困境”。我发现他真的是一条狗的另外一个理由是偶尔遇到他的旧主哈尔罗德先生的时候,我们在交谈,但他,早没有了两年前的那种畏惧,但也没有陌生,他也在哈尔罗德先生的脚边,摇着尾巴表现出两年前他见我时的那种亲切。先生也很注意,偶尔拿出些曲奇喂给他。吃完后,他也抬着头乞求还有。没有时,也就又跑到我身后去了。

     平时我对他的招呼,总是喊着“Small”这个代称。在某一天晚上,我突发奇想给他取了一个人的名字,叫Frank。这一天,距离他离开我,仅差了两天。其实在前两个星期前我就注意到了他的不对劲,每次我回家,Frank总不像平时一样呆在院子里摇尾等着我回来,而是很晚从后门溜到狗屋里去睡觉。我感到很好奇,但同时也仿佛证实了我前几天的所见——Frank溜到了在我不远处住着的他的旧主哈尔罗德先生那里玩耍,而且好像是先生用美味的曲奇引诱我的小Frank去的,他好像又想明白了Frank对他的重要,但又不好向我再要回。想到这里,我很气愤,我来到院子里弄醒了Frank,对他说:我这里不再需要你,快滚出去吧,下贱胚子。他很害怕,哦是的,我可以清楚地感觉到他的颤抖,就像两年前面对哈尔罗德先生。

      就像我说的,又过了两天,他的主人哈尔罗德先生过来接他。“哦我的玛德利安老弟,我很抱歉我要把他带走了,随着年龄的增大,已经让我不得不考虑一下我独自的生活了,你知道,咱们一样。我想,取报纸、叼奶瓶这些事完全可以交给他来干,你说呢?你还是那么年轻、硬朗,我的玛德利安。如果你还需要一条狗,我可以找我的朋友邦兹先生,你知道的,我们关系很好。”哈尔罗德先生又亲手搬走了那个小木屋,Frank跟着他快活地走了,没有回一次头,对这个曾给他温暖过的家不再有任何留恋。

      后来我又到哈尔罗德先生家做客,与多年前不同,Frank对我又吼又叫,狂吠不止,还好被先生关在了笼子里。我感觉他认识我,却又不再认识我。

      果然狗是人类最好的朋友,他们的情感,太过于丰富,太过于清楚。

——————15年9月16日夜书

本文标签:

逻辑

审核:紫雪
关于长篇另类小说《田宇短篇小说选》第15章 狗的逻辑 的编辑点评:

暂无编辑点评


您也许感兴趣的
该周最热小说
小说新作速递
会员评论

暂无会员评论。

新澳博网络文学网站提供各类网络文学作品、新澳博在线阅读。杨柳岸网络文学版权所有,未经本站或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由提供技术支持。 杨柳岸网络文学竭诚为广大文学爱好者、网络写手提供优质的原创文学创作平台!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ncfl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